来到擎天峰,辰云殿门前。李遂发现这里已经站满人了,看上去起码有六七百人。大部分都是跟自己一般十四五岁的样子,还有一些是更小的只有十岁左右。

  李遂和白千林姗姗来迟,现场静悄悄的两人的步行声音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在台上的掌门人听见脚步声,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他到来的时候发现五长老白千林不在,心里就知道这个五师弟肯定又忘记了。随后他发现连白千林收的徒弟也不在场,对于李遂他还算有点印象,李遂也没来让他很恼火。白千林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事情让他很失望,坠星峰原本发展得很好的,现在变成这样林玄心里很不是滋味。其他的几脉不说发扬光大,但起码没有没落下去。而坠星峰这一脉可以说让他操碎心了,无奈白千林不紧张。

  李遂来到辰云殿前,发现大家都往自己这边看,心里很紧张。在看看身旁的白千林,白千林脸色一点也没有迟到的羞愧,反而是对着大家一脸的微笑。

  到了队伍的最右边站定,最右边是坠星峰弟子站的地方,但现在坠星峰只有李遂一人。白千林在李遂的前面,就像队长一般站着,两人一支队伍显得异常突兀。

  白千林对着掌门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掌门人林玄站起身来,清了清喉咙说道:“很高兴大家能来到我们辰云剑派,选择我们辰云证明大家认可辰云过去的地位和成就。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辰云的一员的,辰云的未来掌握在你们的手中。只要大家努力修炼,为辰云做出贡献的人会得到相应的奖励。你们初进门派,你们的令牌将是最开始的弟子令牌。只要你们努力,后续会为表现优秀的人升级成为精英弟子、堂主甚至是长老。韩大伟长老给大家说一下有关门派令牌的事情。”

  掌门人说完之后,韩大伟站了出来。韩大伟是首席执法长老名叫韩大伟,辰云有各种长老,让人都数不过来,于是令牌成了辨认的好帮手。

  “欢迎你们成为辰云的第256代弟子。门派令牌是我们的标志,大家一定要注意随身携带,在门派中随时都有可能要检查你的门派令牌,如果发现没有随身携带的我们会进行相应的处罚。下面我来给你们说一下门派令牌的辨别。”说完韩大伟拿出几块令牌,五颜六色的都有。

  大概讲了20分钟,长老韩大伟终于把令牌介绍完毕了,让李遂听得昏昏欲睡,想不到只是区区一个门派令牌就搞出那么多花样来。再看看在前面的白千林一动不动的,看着师傅都在认真听,他也不好乱动强忍睡意听完了。

  复杂的门派令牌分为长老、堂主、弟子三种六种颜色。

  弟子的令牌分为普通弟子和精英弟子,普通弟子是绿色的令牌,精英弟子是蓝色的令牌。堂主的令牌只有一种,紫色令牌。

  长老的令牌有四种,紫色有一个长字的是普通长老。红色的则为擎天峰旗下的执行长老,属于特殊的一个类别。橙色的就是五大长老,橙色的令牌只有五块。赤色的是一些在闭关,或者常年在外的长老。

  令牌的左上角和右上角还有相应的字,左上角的数字就是代表着第几代弟子,右上角的字表示属于哪一脉。例如拓蛟峰的弟子,令牌的右上角会有一个“拓”字。

  掌门人的令牌最为特殊,是一种珍稀的材料特制的,掌门的令牌也是赤色的。

  很快韩大伟就介绍完毕了,介绍完毕之后就是令牌发放的环节。由于所有人都属于最开始的弟子阶段,所以发放很简单长老把自己一脉的令牌领取回去发放给弟子就可以了。

  看着一个个长老上去领取令牌,李遂发现白千林笔直的站在那里居然没有一丝要上去的一丝。

  “师傅!”李遂不禁轻声提醒一下他。但白千林还是没有反应,李遂再次喊了两声还是一样。无奈李遂只好侧身上前一步看看白千林什么情况,上前发现白千林正睁大眼睛看着台上的方向,眼睛都不眨一下。李遂沿着白千林的目光望去,只有长老领取令牌,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看见这个情况李遂不禁用手推了推白千林。

  “啊!”被李遂一推,白千林的反应很大,整身一抖回头疑惑的看着李遂。

  “开完会了?”白千林问道。

  李遂一时没反应过来,答道:“还没,不过要快了,现在要上去拿令牌了!”

  “哦!”白千林应了一声径直走上台去。

  “呃!”李遂莫名其妙,很快他反应过来了。

  \酷HD匠$$网wx正a;版首'发《

  白千林刚刚走神了,根本就没有在听掌门和长老说什么。再结合一直以来他都是一动不动的情况,白千林是趁着开会在睡觉啊!这个师傅真强大,那么吵得场合也能睡着,而且叫几声都没有醒,真不知道他如何防范别人偷袭的。

  其他长老都领取到令牌教给徒弟去发放了,而白千林由于是最后一个领取还在跟韩大伟聊着什么。韩大伟的表情非常严肃,不知道一直如此还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忽然李遂发现白千林跟韩大伟说得很激动,像是在对着韩大伟怒吼。李遂也隐约听见上面传来的声音,似乎为令牌吵起来了。

  “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他一个资质平庸的弟子,你收他为徒?如果我发255的令牌给他,外面的人看见了还不笑掉大牙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辰云的弟子都那么差呢。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你的徒弟收他,做你的徒孙不也一样是你那一脉的吗!”韩大伟的声音传来。

  “这是我的弟子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我收弟子还需要你来批准?我就喜欢收他为徒,你管得着吗?”白千林愤怒的声音传来,让李遂很是惊讶。经过昨天一天的接触和师兄的口述,李遂知道白千林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并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想不到为了自己的事情他居然跟首席执法长老吵了起来。

  看着台上激烈的争吵,台下的众人都关切的望着台上,有些人则看向李遂。从争吵中可以了解到,这次争吵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坠星峰的掌管人五长老白千林要收边上站着的那位为徒。应该是一些规定原因,导致韩大伟不肯发放令牌。于是白长老就跟他争吵起来了。

  这时大家看李遂的眼神顿时复杂了起来,大家都知道如果李遂被白千林收为弟子的话,那就等于是自己的师叔了。普通弟子和精英弟子遇见比自己高一代的必须要按照师叔师伯这样来称呼,只有长老才可以避免这样的称呼。看见一个资质比自己差,和自己同时入门的人当了自己的师叔,无论是谁心情都难免会复杂起来。

  “几位长老留下,其余人都各自回去吧,李遂也留下!”看见争吵中的韩大伟和白千林各不相让,掌门人只好先让弟子回去。两人在这里被人看笑话也不是办法。

  李遂听说自己要留下就自动的上前去,站在师傅白千林的旁边。

  “我知道你很不爽我,但你这样的行为就是不顾我们辰云的名誉!”韩大伟大声说道。

  “我怎么不顾辰云的名誉了?如果不顾辰云的名誉上次我会让你做出那样的事来?”白千林激动的对着韩大伟怒吼。

  “五师弟你先冷静一下,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现在说的是李遂这件事。”掌门温和的说道。

  “好!之前的事情不说,就说现在的!我收徒弟关他屁事,他凭什么来管我的事情。”掌门开口让白千林稍微冷静了一点。

  “只要有损门派声誉的我都要管!”韩大伟还是不依不饶。

  “损个屁,我收个弟子就损门派声誉,那王松每年收那么多弟子怎么不见你把他列为门派罪人?说到底你就是看我不爽,见不到我收弟子。不要以为你是首席执法长老我就怕了你,你看看门规哪一条规定我白千林不允许收弟子的?”白千林对着韩大伟一顿狂喷,连李遂看了都不禁咋舌。

  “你也不要以为你掌管坠星峰我就怕了你,大长老收的是什么样的弟子,你收的是什么样的弟子?”韩大伟也越来越强硬。

  轰!

  忽然李遂感受到了周围环境的不一样,周围的魂气紊乱起来了。

  能清晰的感受到,魂气不断的朝着白千林和韩大伟两人的方向涌去。两人的气势越来越强盛,首席执法长老一般来说都是门派中实力强悍的人担任的,所以韩大伟的强大李遂并不吃惊。他吃惊的是自己的师傅白千林面对首席执法长老居然也一点没有退缩跟他抗衡起来,而且并没有落下风。

  气势越来越强盛的两人把实力稍弱的长老都逼退到以便,而李遂更是退出到三丈开外的地方才能勉强站着。这还是因为他在白千林的后面,大部分的压力都被白千林抵住的情况下。前方在比拼的两人仿若两座就在自己眼前的大山,压得李遂透不过气来。

  铮!

  铮!

  两声犹如长剑出鞘的声音响起,两把淡淡的巨剑虚影从两人背后升起。两把巨剑直透长空,要将天空刺破一般。韩大伟身后的剑影气势逼人,光芒四射像要斩尽一切,周围的长老们都感受到阵阵寒意。白千林身后的巨剑则更像一片树林,韩大伟那四射的光芒照进树林之后石沉大海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