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是一个小手段,我前段时间领悟的。虽然能短暂的得到剑尖的能力,也能使魂气全力输入剑中,但以我的修为只能坚持片刻的功夫。想要用这样的手段来弥补断剑的缺陷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有剑圣级别的实力,或许能维持久一点的时间。如果你想学的话过段时间我教你。”白千林说的话严重打击了李遂的信心,本以为找到了使用断剑的方法,想不到这是一种临时的措施。

  李遂对着把断剑确实喜欢,自从购买了这把断剑之后,他经常拿出来擦拭。经常抚摸这把剑,越亲近这把剑就越觉得这把剑有魔力一般吸引着自己。至于是什么方面吸引自己,李遂也说不清道不明。只是感觉只要手握着这把剑就很舒服,不想松开了。

  “好了,早上的修炼不可荒废,你们继续修炼吧。”说完白千林离开了,也不看几人修炼得怎样。

  李遂继续着他的劈柴生涯,在不断的尝试。李遂发现这样劈柴确实很有难度,一般只是劈开的话可以说完全没有难度,但现在要求大小和长短都一样难道高了无数倍。至今李遂还没有劈出跟指定柴相似的木柴呢。

  感受到了难度,李遂收起之前的轻视态度,认真的研究起来。每次的回想自己每次的用力情况,不断改变自己的力道,很快李遂渐入佳境。每次劈出来的才已经是正常的长度了,不会出现少一截得现象了。但大小方面还是没能把控好,每次不是头大就是尾大。

  在看看薛智和罗雪菲几人的情况,薛智可以说是老手了,每一根柴的大小和长度都一样。罗雪菲和苏城两人的水平差不多,两人都偶尔会出现失误。劈柴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三人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看他们的汗水李遂就知道他们都在很认真的完成劈柴这件事,不像自己刚开始还很不认真。

  “不用着急,慢慢来吧,我来的时候都学了三个月的时间才达到现在他们两个的水平,他们一个月就达到了,我相信你肯定会更快达到的。其实你也应该能猜到把劈柴当做修炼的原因。”看见李遂有点沮丧,薛智安慰道。

  “嗯,我知道!应该是为了能更好的掌控自己的力量,让我们能更细腻的处理剑招。”李遂说出自己的猜测。

  “嗯,不错!证明你还是很认真在思考的。”薛智赞道。

  “师弟不要灰心,慢慢来!以前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但现在我已经开看了许多,你看我在这里过得多开心。”罗雪菲说道。

  酷匠》网&e首发lG

  听见罗雪菲这么说,薛智默默的走开了。罗雪菲到了坠星峰之后确实是最开心的,倒霉的是自己,三师弟苏城是一个木讷的人,罗雪菲不喜欢跟他玩。每次都是缠着自己,稍有不如意的话就遭殃了。一次由于自己没帮他抓到兔子,结果三天的时间他被下了6次泻药。对于罗雪菲这个小魔女,连白千林都远远的避开。薛智就成了挡箭牌了,李遂的到来让他喜出望外,终于有人来解救自己了。

  继续着自己的劈柴生涯,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李遂已经劈坏三块用来垫柴的木桩了。

  看得薛智心惊肉跳地,还好李遂没有再劈坏地板,不然的话自己下周又有得忙了。

  青月石地板可是白千林为了几人的早课专门准备的,对于能承受普通的武器攻击。但李遂的武器可不是普通武器,虽然已经断了但终究还是一把圣器级别的宝剑。即便不用魂气,对青月石也有较大的破坏。

  青月石被损坏,修补的工作当然会落到他这个大师兄的头上。青月石并不好找而且,找到之后还要打磨平之后铺回去,以薛智的速度一块石头起码也要两三天的功夫。

  “师弟,休息一下吧!修炼一下魂气,这样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看着又一块木桩报废,薛智连忙上前说道。

  李遂闻言回房开始静坐修炼起来,而此时其他三人也已经完成了今天的修炼,都一一回房去了。

  盘坐在床上,李遂开始运行起李家的家传修炼功法。这套没有名字的功法从自己认字开始就学习,已经十几年的时间,功法的运行李遂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只要安静下来很快就能进入修炼状态。感受到身体周边的魂气不断的涌入,李遂调动起这些新进来魂气开始在经脉中进行漫长的远征。

  从任脉的会阴穴开始魂气不断的在流动,沿着曲骨、中极、关元、石门、气海等穴不断的向上,气海穴也分出一条魂气丝线,带领这新来的“伙伴”逛新家。直到魂气环绕任脉一圈,达到承浆之后,又开始从承浆回归气海,如此循环几次。在不断的有新魂气加入,在经脉中不断的吸纳新魂气的过程中,气海分出来的那一丝魂气逐渐的壮大。原本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的魂气,渐渐成长成头发丝大小。

  李遂惊奇的发现,原本需要循环三四圈才能把新吸收的魂气收服的,现在基本循环两圈就够了。这样一来时间消耗就小了,效率高上不少。

  “啪!啪!啪!”一连串的骨骼响声,李遂刚刚劈柴的劳累感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伸了伸懒腰,李遂开门出去了。

  刚出门口就撞见了正在晒太阳的薛智,薛智看见李遂一惊:“你怎么还在这里?昨晚不是告诉你要去领门派令牌的吗?”

  听薛智一说,李遂顿时响起自己还要去擎天峰呢,修炼一阵子就把事情给忘了。

  “我现在马上去!”说完李遂就往外跑。

  “别急啊,你要叫上师傅!”薛智再次提醒。

  李遂匆匆来到白千林的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房间里面的白千林并没有在睡懒觉,听见敲门声之后就让李遂进去了。

  进入房内,白千林正在看书。看见李遂进来,他把书放下问道:“李遂你有什么事情吗?”

  果然跟大师兄说的一般,白千林已经忘记了要跟李遂一起去取门派令牌的事情了。

  “师傅,师兄说今天要取门派令牌,让我通知您一声。”李遂无奈的说明来意。

  “噢!看我这记性,走吧,现在去!”经过李遂的提醒,白千林才想起入门第二天要跟新弟子去拿门派令牌的。说走就走,李遂只好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

  心里很郁闷,白千林这个师傅简直就是一个甩手掌柜。练功不用教,繁琐的事情徒弟做,连门派的事情都让大弟子操心,这简直就是不作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