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李遂刚醒来没多久,薛智就来敲门了:“师弟,起床练功的。”

  起来洗簌好后,李遂发现薛智三人已经在院子里了。

  “你们开始吧,我先跟师弟说一下要领!”薛智对着罗雪菲和苏城说道。

  李遂听他这么说赶紧站好,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师弟,早上劈柴是我们每天必做的功课,每天六点开始,练一个时辰。其他时间是自由的,当然啦一些安排到的事情还是要完成的。劈材主要的技巧就是根据柴的纹路来判断劈出来的柴是否适中,不允许使用魂气!以这一根为准吧,你劈出来的柴要跟这根的大小和长度都差不多。”薛智在地上随便捡一根已经劈好的柴对李遂说道。

  李遂静心的听着,薛智说了一点之后就没再说了。

  抬头看一下薛智,发现薛智也在看着他:“开始吧!”

  “说完了?”李遂疑惑地问“已经说完啦!你试试吧!”薛智认真的说。

  “呃,技巧就是根据柴的纹路来判断劈出来的柴是否始终?”李遂听他说已经说完,重复一遍他说的那“技巧”。

  “对!”薛智肯定的回道。

  听见薛智的话李遂顿时不淡定了,这技巧未免也太简单了吧。他说的这些好像普通的樵夫都会的,说了等于没说嘛。

  “啪!”

  “啪!”

  这时罗雪菲和苏城已经开始动手了,李遂转身一看,发现两人都是用剑来劈材。

  “用剑来劈柴?”李遂疑惑对大师兄问道。

  “哦,差点忘了这一点,早上修炼的时候必须用平时你使用的剑,如果你没有剑的话,一会可以跟师傅前往门派的兵器库去选一把剑。”薛智说道。

  这是差点忘记了吗,根本就已经忘记了,如果不是我问的话你还没记起来呢,李遂无限的怨念中。大师兄居然继承了师傅白千林的优良传统,记性很不好,李遂都怀疑他说的劈柴技巧是不是有些忘记了而说漏了呢。

  “好了,没有其他的要注意了,你先试试吧,有什么问题的话再喊我,我也开始了。”薛智说着就回到他自己的位置去了。

  李遂发现他们三人都是很认真的在劈柴,脸上认真的表情一点都没有平时那种嘻嘻哈哈的情况。扬起剑不断的往下砍,每砍一次就会看看剩余的那根柴该怎么下手才好。

  看到这里,李遂才确认这是认认真真的在修炼,而不是纯粹的劈柴做饭而已。劈柴做饭只要能烧着就可以了,对于柴的大小和长短都没有限定。

  李遂拿出之前购买的断剑,准备尝试一下这个让师兄师姐那么认真的修炼有什么困难的地方。举起长剑对准地上竖立着的木头劈下去,啪的一声圆圆的木头变成了两半。李遂再看一眼薛智给的那一片柴的形状,看了一下大小。

  心里暗暗计算着怎么才能砍成这样,啪又是一下,木头应声变成两块。李遂发现刚刚已经暗中计算的那一片并没有和自己想象的那样标准。劈出来的柴尾部要小一点,看来是刚刚用力的时候不均衡导致的。

  我就不相信这东西那么难搞定,李遂心里暗想。

  扶起木柴劈,太大。

  再扶起木柴劈,太小。

  又一次扶起木柴,这次又是尾部太小。

  “啪!嘭!”又一次失败,这次不仅柴被劈开了,地上的地板也被劈开两半。

  “噢!完蛋了,又忘记让你先用木头垫着来练习了,这次肯定要被师傅骂死了。”薛智听到有异样的声音,走过来查看。看见李遂居然把青月石地板给劈成两半,脸色有点难看。

  “师弟你用的是什么剑,能给我看看吗?”看见李遂居然把坚硬的青月石地板都劈坏了,对于那边锋利的武器也起了好奇心。

  “好剑!”刚拿上手薛智不禁赞道,很快他就皱起眉头来了,他看见了剑尖部位少了一截。

  “师弟,我觉得你还是换一把剑来用吧,我们门派里面有很多很好的剑,你到里面去选一把吧,这把剑没用的。你应该也知道断剑是不能承受大量的魂气输入的。”薛智皱眉说道,断剑是废品这是大陆广为流传的共识,想不到李遂居然用这样一把断剑。如果是那些普通的剑者用的话还情有可原,但李遂是可以觉醒剑魂的,断剑不能承受魂气输入。不能承受大量魂气输入的话也等于自己的剑魂无法很好的融入武器中,就等于在与人交手的时候没有魂气支持,怎么能打赢呢?

  “这我知道,但我很喜欢这把断剑,难道没有人成功的把断剑修复或者是使用断剑来与人交手的吗?”李遂不禁问道,虽然他知道江湖广为流传的事情,但辰云可不是一般的门派,有可能会有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消息也说不定。

  “断剑难续,想要把断剑接回去基本是不肯能的,因为还没听说有人成功过。不过使用断剑来战斗的人倒是不少,那些人都是一些特殊的原因。例如剑者,他们不能觉醒剑魂的,用一把上好的断剑跟同级别的人战斗还是会占据一定的优势,还有一些人是手中的剑跟随自己很久了,意外断掉但不舍得换的。但这些都是一些实力不怎么高的人,作为辰云剑派的人我可不想你像他们一样。”薛智说道。

  “实力强大又用断剑的人一个都没有?”李遂不死心问道。

  “有,但是情况很特殊!”回答李遂的不是薛智,而是白千林。

  “师傅早!”

  “师傅早!”

  “师傅早!”

  “师傅早!”

  四人陆续跟白千林打招呼,李遂迫不及待的问道:“师傅您说的那个特殊情况是怎么回事?”其他几人也围了上来,显然他们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件事情。

  “很久以前人用过断剑来做武器,他叫残剑圣者!”白千林一字一句的说道。

  “残剑圣者!剑圣强者?”

  “对!这人在还没成为剑圣的时候手中的剑也是一把残缺的剑。后来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把自己的剑魂融入了剑中,最终他成功了。剑魂融入之后他的实力突飞猛进,最终成为一代剑圣。”白千林说道。

  “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也就是这种方法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咯,那后来有没人模仿他的?”李遂问道,有人成功的话应该会有人跟风才对。

  酷=F匠网X正版,首发

  “有,很多,死了!”几个字从白千林口中吐出,让人感受到飕飕凉意。

  “师傅那人是多少年前的?这么久以来就只有他成功过?”李遂很关心这个问题。

  “大概七百年前吧,他成功之后有大批的人模仿他,但渐渐的大家发现剑魂融合到剑中是很难的,而且即便融合成功了也是很脆弱的。因为剑魂关联着气海穴和我们经脉中魂气的稳定性,气海少了剑魂就等于少了支柱。剑魂融入剑中,每次这把剑战斗的话都会关联你体内的魂气,如果剑遭受剧烈碰撞的话那么自身的魂气就会不稳定。你们可以想象这样的情况跟找死有什么区别?”白千林解释道。

  “那么多模仿者中就没有稍微厉害一点的吗?活得久一点的!”罗雪菲也皱眉问道,大家对于这个残剑圣者的事情还是很感兴趣的。

  “没有,所有模仿的人,只要是剑魂融入剑中的,没有一个是活过三年的,而且绝大部分人都是被修为比自己低一两阶的人打败的。据说跟这些人交手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可能跟对方对了一剑之后,对方会完全停止或者呆住直到被人杀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股模仿的风潮一直持续了一百多年,最终再也没人敢尝试。”白千林叹道。

  “那么恐怖!”李遂听了之后顿时觉得后背冷冷地。打着打着突然不动,这确实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难道就没有人知道那位残剑圣者是怎么成功的吗?”罗雪菲的好奇心也很重。

  “有人知道的话,还用死那么多人吗!”李遂不禁白了罗雪菲一眼,一副你是白痴的样子。

  “小师弟,你是不是很不舒服啊!”被李遂白了一眼,罗雪菲微笑着问道。

  “师姐我错了!”李遂看着罗雪菲的笑容莫名的恐惧起来,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妥协,用屁股都能想到罗雪菲笑成那样肯定有问题。

  “嗯,确实没人知道这位残剑圣者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但大家有几种猜测,一种说是这位残剑圣者有两个剑魂所以能成功,一种说这位残剑圣者原本就是剑圣强者因为想要研究短剑的秘密才会自废修为的。”白千林无视两人的打闹说出了江湖上传闻的两种可能性。更多的人偏向的是第一种可能,毕竟自废剑圣级别的修为这样的情况太不可想象了。

  “这么说断剑基本是不可能使用的?但是师傅您上次用我的断剑砍树头用的是什么剑法?我看见断剑断开的部分短暂的出现了一截剑尖。”李遂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其实李遂肯来坠星峰一半的原因是因为那天看见的情景,毕竟在其他的弟子看来来坠星峰还不如下山,可见坠星峰在弟子心中是多么的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