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

  “呕!”

  “呕!”

  三声呕吐声在木屋后方隐秘的树林中响起,敢吃饱的白千林师徒三人正在努力排除刚刚吃下的“晚饭”。

  过来很久,林中不再响起呕吐声。

  “师傅,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每次师妹做饭都要出来!”

  “对!”

  “我也不知道,谁叫你们那么懒!每次都不做饭,难道让你师傅我亲自动手做饭?要是说出去的话,我的脸往哪儿搁啊!”

  “师傅会在乎别人怎么说?再说你哪还有脸啊!不要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输了不认账。”

  “对!”

  “苏城你闭嘴,不会说话就别乱说!薛智啊,我这不是想给你师妹多锻炼一下吗,做多了就会变好吃的了。”

  “师傅,师妹是没那天赋,你让她打架肯定行,做饭就免了,你看她来我们坠星峰也有几年了吧,这做饭的水平有提高过吗?”

  “额,好像没有!算了,以后就让小师弟代替你师妹来做饭吧。两位宝贝徒儿啊,嘿嘿!”

  “师傅,你笑得那么奸炸干什么?”

  “还有没有肉干?分一点给为师呗!”

  “没有!”

  “没!”

  两声果断的拒绝,白千林发现两位徒弟已经逃开了,特别是三师弟苏城已经在二十米开外的地方了。

  *'更i新最N快上$酷QM匠¤网

  “薛智,别跑,分我一点肉干啊!”白千林急忙追上去。

  “为什么又是我?师傅,你就不能有一次是追三师弟的吗?”薛智痛苦的嚎叫。

  “你三师弟的速度比你快多了,追起来费劲!谁叫你当初不好好学身法。”白千林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当白千林和薛智师徒二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只看见小师妹罗雪菲在收拾桌子,李遂不见了。

  “雪菲,你小师弟呢?”白千林问道“他呀,肚子不舒服,去那里了!”罗雪菲指着茅房的方向。

  白千林和薛智两人对视一眼,各自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庆幸的眼神。

  “师傅是不是我做的饭不好吃啊?怎么小师弟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罗雪菲问道。

  “怎么会呢?很好吃啊!我们都吃得很饱。不信你问问你大师兄!”白千林连忙摆手道,被她发现自己把她做的饭菜都吐出来的话那可不得了。

  “嗯!师妹你做的饭菜都很好吃!”薛智马上响应。

  “真的吗?为什么每次吃完我做的饭,你们都会匆匆离开?”罗雪菲很细心的发现了异常。

  “唔……,我们是吃得太饱了去散步!”薛智道“对!对!我们是出去散步!”白千林赞赏的看了薛智一眼。

  这时,李遂从茅房的方向走了回来,白千林马上转移话题:“雪菲啊,你赶紧收拾收拾吧,我和你大师兄跟你小师弟说一下我们坠星峰的情况。”

  说完白千林拉起薛智和李遂就往客厅方向走去。

  “师傅你们这是?”李遂疑惑的问道,他感觉白千林和薛智好像很怕罗雪菲的样子。

  “没什么,薛智给你小师弟说一下我们坠星峰的情况,为师在这里歇歇!”白千林淡淡的说,完全没有刚刚跟罗雪菲说话的那副模样。

  “额!”薛智刚想说什么,看见白千林已经靠在太师椅上睡了就放弃了。

  他开始跟李遂介绍起辰云剑派和坠星峰来。

  辰云剑派有六座山峰,分别是擎天峰、拓蛟峰、静姿峰、万雨峰、平海峰和坠星峰。

  擎天峰由掌门人掌林玄掌管,是最高的一座山峰。山峰上还有辰云剑派的中坚力量——执法队,执法队由各峰的优秀弟子组成。擎天峰还是那些已经在长老位置退下来的长老们闭关的地方,具体有多少这样的长老活着,估计连掌门也不清楚。因为有时候闭关的地方十年都不开一次,有长老在闭关的是挂掉了也不一定。普通的弟子要去擎天峰的话,只能在门派大会、测试、比武的时候才能去。

  拓蛟峰由大长老王松掌管,跟擎天峰相并排这,比擎天峰略矮。大长老是除了掌门之外势力最大的一脉,拓蛟峰是人数最多的一脉,人数还在擎天峰之上。在大长老的掌控下,拓蛟峰的势力发展迅速,有赶超掌门所在的擎天峰的趋势。平常的大多数事物都是大长老帮忙打理,所以连掌门都会给大长老几分面子,即便大长老收钱让资质平庸的弟子进来,掌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静姿峰由二长老傅月掌管,傅月是个女的,所以静姿峰可以说是最多女弟子的一脉,在这一脉女弟子要比男弟子混得好,谁叫当家的是女人呢。

  万雨峰由三长老黄道真掌管,平海峰由四长老罗啸掌管,两脉的实力都差不了多少,跟静姿峰一般都是实力相当的。

  坠星峰由五长老白千林掌管,坠星峰是最弱的一脉,算上李遂只有现在名下只有五位弟子。除了已经认识的三人之外还有一个二师兄叫赵若尘,不过此人已经在四年前离开辰云,再也没有消息。至于离开的原因薛智并没有说。

  其实坠星峰以前并不是那么少人的,坠星峰曾经也辉煌过,甚至能跟拓蛟峰平起平坐。坠星峰最出名的人物就是曾经出过一位剑圣,那就是剑圣苏影。苏影的出现让辰云一跃成为了东南域的一流势力,辰云的兴盛一直持续到现在。直到最近几十年,御剑宗的崛起才威胁到辰云的地位。

  坠星峰出现剑圣并没有让坠星峰辉煌多久,剑圣苏影陨落之后坠星峰被打回原形,甚至比以前更没落了。薛智还透露,原本白千林有意恢复坠星峰的辉煌,但二弟子赵若尘的离开深深打击了他,使他无心管理坠星峰,于是就成这样了。

  “那我们平时练功什么的是怎样的?”李遂问起最关键的事情,一切都要以修炼为先。

  “修炼?”薛智听他这么一问,呆了一下,想了想说:“我们坠星峰一脉讲究的是随时随地修炼,没有固定的修炼课程,唯一固定的就是每天要劈柴。”

  “……,师兄我们修炼的剑法那些没有吗?师傅不教我们?”李遂听他这么一说就疑惑的问道。

  “师傅平时都是只在我们有问题的时候指点我们不会一直看着我们的,我们的剑法都是自己看着秘籍理解的,师傅会指正我们的错误,不会手把手的教我们的。所以平时没什么事情的话不要烦着师傅。”薛智说道。

  好家伙,这样的教学方式在这个世界来说太先进的,一般在前世教学才会出现的。这样的方式在这个世界来说可以说是不负责任,想不到白千林教弟子居然是这样教的。没有这个世界主流的古板教法,怪不得这里的弟子都乖乖的,对师傅不是和其他的地方那般的面开始学习?”李遂问道,他对于修炼可以说是比较迷糊的,虽然有这个世界的记忆,但李遂下意识的很少使用这样的记忆,对于修炼他还是需要人指点迷津。

  “呃……,你喜欢吧,从剑法或者魂气都可以。”薛智道。

  “魂气?魂气不是只需要累积就可以了吗,还需要怎么修炼?”李遂惊奇的问道,对于魂气他一直认为有一尊重,而是跟朋友一般的相处着。

  “师兄那我从方种方法修炼,能累积魂气就可以了。

  “当然不是,虽然魂气的累积决定着我们的修为等级,但同等级的情况下呢?大家的魂气数量都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剑法差别又不大的话,你拿什么去打败你的对手呢?”薛智耐心的引导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淬炼魂气就至关重要了,就像同样多的沙子把它做成沙包总比一把沙子扔过去杀伤力大一点。淬炼魂气就有等同于把沙做成沙包的作用。例如魂气在气海穴的周围,如果把魂气练好了变成一堵墙保护着剑魂,即便有人强行打击你的气海穴也不会那么容易能伤害到你的剑魂。”

  “谢师兄的解答,我知道怎么做了。”对于薛智的说法,李遂颇为认同以前没有这样的意思,因为他不知道魂气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的。现在知道能进行这样的修炼,李遂当然激动,或许有一天能把魂气做成一条管道形状附在经脉中,这样的话经脉就能经得住冲击了。

  “师傅告诉你明天要到擎天峰去拿令牌没有?”薛智在临离开的时候问了李遂一句。

  “令牌?”李遂一脸茫然,显然是不知道明天的事情。

  “每个初入门的弟子都会有一块门派令牌的,这块令牌标志着你的地位,辰云很多地方是需要有令牌才能通行的,也就是如果你的等级不够的话,很多地方是去不了的。记得明天早上去领啊,顺便叫上师傅吧。没有师傅在的话我怕你迷路,而且你拿的令牌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可能会为难你。”薛智解释道。

  “好的!”李遂一脸的郁闷,这些事情居然不是师傅通知自己,而是要自己去提醒师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