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李遂的担心是应该的,因为这个一般情况他一个下午都没遇见。

  “小师弟,欢迎你加入我们坠星峰,坠星峰已经很久没有新人加入了,我去帮你弄一顿好吃的为你接风洗尘。”李遂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薛智就拉着他的收热情的道。

  “薛师兄不用了吧!这样太麻烦了!”看薛智那么热情李遂都不好意思了。

  “要的,要的,你看这样,这药园子的草还有一小片没清完。你就帮我清两下,只需要清理药草行间的杂草就可以了,我去做饭很快就回来!”薛智接着露出了狐狸尾巴,不等李遂答应他就匆匆的走了,瞬间出现在十米开外。

  “额!薛师兄我的行囊还没放下呢!”李遂看见薛智走的那么快就知道不妥,连忙喊道。

  “这是小意思,我帮你放好,吃完饭之后我再带你去看我们的住处。”说着薛智很快出现在李遂的眼前,一把夺走他的包裹之后又很快消失了。

  李遂看了看四周,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师傅和师姐都已经消失了。再看看薛师兄说的“一小片”,李遂不禁苦笑起来,这“一小片”起码有半亩地。虽说只是清理陇间的杂草,但这么大一片也需要不少时间才能完成。

  无奈的李遂开始清理起来,睡觉自己是小师弟呢。新人就要有新人的觉悟吧,反正平时的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大门派都会有不少日常工作需要普通弟子去完成的,这些工作轻重不一,分配给普通弟子。至于那些天才级别的弟子当然可以免除这些繁琐的日常工作,他们只需努力的修炼,让自己的实力更强就可以了。

  李遂看坠星峰就没有人有天才弟子的待遇,按照白千林的介绍坠星峰加上白千林和新加入的自己也就五个人。五个人日常工作肯定是这五个人承担,门派肯定不会为了这五个人特意派人前来打扫做饭什么的。

  “师傅你真的觉得小师弟适合呆在我们坠星峰吗?”坠星峰的一处断崖上,薛智在距离断崖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看着远处山腰在药园忙碌的李遂说道。

  “适不适合要看过才知道,他挺勤奋的,而且也不是一个固执的人,再说我们不要他的话,他就要下山回去了。你大师伯那里怎么对人交待!”白千林出现在薛智旁边,跟薛智一样站在悬崖前,半只脚站在悬崖上,另外半只脚已经悬空非常酷的站在那里。

  “我只是觉得小师弟的包袱太重,他未必能适合我们坠星峰的修行环境,您也知道我们这里的环境大多数人都适应不了。”薛智说着向前踏一步,跟白千林一般,前半只脚掌悬空。不过很明显他在运行魂气使自己悬空,并没有跟白千林一般脚踩在悬崖的岩石上。

  “我感觉他可以适应,他对环境好像有特别的感觉,他对周围的事物变化很敏锐。”白千林说出自己对李遂的感受。

  “那好吧,反正不用我教。对了!师傅你刚说你负责做饭的,怎么还在这里?”薛智疑惑的问道。

  “已经让你小师妹去做了,我去看看做得怎样了!”白千林看了一眼薛智的叫下,说着就转身离开了悬崖。

  “额!小师妹做的饭您敢吃吗?师傅你怎么能那么无赖呢,输了就找小师妹帮你!”薛智鄙视道,一点都没有徒弟跟师傅说话要礼貌的觉悟。

  “反正做出来就可以了,又没规定要我自己做,下次我找你小师弟做,看看他做的饭味道怎样!对了,你脚下的岩石上次我踩上去的时候有点松的,你踩实的话估计承受不了。”远处白千林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啊!”一声尖叫响起,薛智刚想停止魂气运行,试试踩实地是什么感觉。白千林的一番话吓得他脸都白了,连忙退后几步。这处断崖是师傅经常来的地方,看见是否半角悬空的样子非常潇洒,本来今天想学学的,不料出师不利。看着断崖那高达十几丈的落差,薛智暗暗庆幸,如果不甚摔下去的话肯定会断手断脚。想到这里他远远的离开断崖,还是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好一点。

  在清理杂草间,时间飞快的过去,坠星峰很安静,除了中间好像听见有人尖叫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吵闹的声音,全都是动物的鸣叫和风吹树的响声。

  到了傍晚时分薛师兄再次出现了。

  “小师弟,幸苦了!真不好意思让你帮我清理杂草,我带你回住处休息一下吧,一会该吃饭了!”薛智很客气的笑道。

  看着薛智的笑容,李遂有种背后凉飕飕的感觉。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薛智去。

  很快李遂跟着薛智来到了坠星峰仅有的几栋木屋前,薛智走进左边的一片木屋。李遂跟进去,发现这里的木屋很别致,有北京四合院的风格。中间一个院子,四周都是房间,一共有八间房。

  “那一间就是你的房间,你的行囊就在里面。”薛智指着右边第二间房间说道。

  李遂走进自己的房间,房间很干净。有一张床,被子枕头什么的都齐全,房间还有一张桌子和一个放衣服的柜子。窗对着的是一片菜园子,园子里种着绿油油的青菜。

  稍微看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李遂离开房间来到院子里。院子里放满了已经劈好的木柴,还有很多没有劈的树在一旁堆放着。一眼看去,李遂就知道这些劈好的柴分别出自三个不同人的手。有三堆柴,同一堆柴,柴的大小都差不多。三堆柴一堆长一点,一堆大一点,一堆则细很多。

  “没什么好看的,以后这里的柴就会变成四堆。该吃饭了!”大师兄薛智从厨房走出来说道。

  这是白千林和叫雪菲的女孩各自端着一盘黑乎乎的东西走了出来,薛智也跑进去,很快他同样端着一盘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出来走向吃饭的地方。

  “三师兄吃饭啦!”雪菲把盘子端进去之后,跑出来对着四周一顿大叫。

  “……”看着这些不正常的行为,李遂渐渐发觉自己选择坠星峰似乎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好了!小师弟没吓着你吧!”叫雪菲的女孩子转身对已经目瞪口呆的李遂笑问。

  “平时就是这样叫吃饭的?三师兄好像没回应!”李遂指了指刚刚她站着大喊的地方问道。

  “不用的,我们去吃饭吧,说不定他已经在饭桌上了!”雪菲说着转身回去了。

  李遂疑惑的看着四周,也跟着回去了。

  1E最l新e章v节@X上qP酷9,匠f网M

  到了吃饭的地方一看,好家伙,饭桌上已经坐着四个人了。除了白千林、薛智和雪菲的之外还有一个看上去年龄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李遂走进来朝李遂点点头。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三师兄苏城,你的师姐你应该知道了罗雪菲,大师兄薛智。这是李遂,是你们的小师弟。”看见李遂进来,白千林指着那位年轻人说道。

  “三师兄好!”李遂礼貌的跟对方打了一个招呼,对方又点了点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不过在李遂看来这笑容比哭还难看。

  “不用理他,三师兄是这样的,话少,连面部表情也很少。我来那么久听他说的话还不超过二十句。”罗雪菲对着李遂解释道。

  李遂释然,怪不得笑得那么难看,原来是一个铁面人啊。

  “以后有的是时间了解,大家都先吃饭吧!”白千林道。

  李遂早就肚子咕咕叫了,白千林发话哪敢不从,拿起碗筷快速的扒几口饭。嚼着嚼着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饭好像不怎么熟。他抬头看大师兄几人吃得津津有味,心想,难道就自己的饭是不熟的?

  既然饭不好吃,那就吃点菜吧,李遂心想幸好还有菜可以补救。但他一看桌子上的菜,食欲顿时消失了。三盘菜,每一盘都各有特色,但也有共同点就是都煮焦了!

  夹起一块一面已经焦了另外一面好像不怎么熟的牛肉,李遂许久都能能下定决心咬下去。

  “唔唔!师妹做的饭很不错!咦,师弟你怎么不吃?饭菜不好吃还是不合胃口?”大师兄薛智称赞罗雪菲的做饭水平,看见李遂没有吃不禁问道。

  “哦,我在吃!唔!很好吃!”在罗雪菲那“注视”的目光下,李遂连忙把牛肉放进嘴里嚼了嚼。艰难的咽下那块“好吃的牛肉”,李遂发现相对来说饭确实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几块!”罗雪菲说道,说完在李遂惊恐的目光中往李遂的碗里夹了几块牛肉。

  李遂暗暗叫苦,用手煽了自己一个嘴巴,这臭嘴吃就吃说什么话啊!

  “师弟你怎么打自己嘴巴啊?”敏感的罗雪菲发现了李遂抽了自己一嘴巴。

  “没什么!刚刚有吸血蚊虫,我在打蚊虫呢!”李遂说道。

  “我吃饱了!小师弟吃多点!”很快薛智就宣布吃饱了,离开之前还往李遂的碗里夹了几块牛肉。

  “我也吃饱了!徒儿你多吃点!”白千林也宣布吃饱了,离开之前也做着和薛智一样的动作。

  “噔!”一个放碗的声音响起,三师兄苏城也吃饱了,优良传统,他也给李遂夹了几块牛肉。

  看着碗里的牛肉和离去的几人,李遂欲哭无泪。

  “我也吃饱了,小师弟你多吃点!”罗雪菲也吃饱了,但她没有离开的意思,一直盯着李遂。看样子是不看李遂吃完就不罢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