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李遂一大早起来就出去了,在这大山里面呼吸新鲜空气还是不错的,他走到接待处不远的山坡上透气。这里能看见附近山沟的风景,树木成荫,枝繁叶茂,进山的大道在林间时隐时现。还能看到不时有人在大道上奔驰赶路,李遂知道辰云这次招收的弟子有很多,不仅仅是古姆城一个地方。在其他的城也招收了不少的人,这些人正在陆续的赶来,怪不得门派接待处有那么多的房子,而且还需要在这里等三天的时间。

  看着那些背着剑赶路的人,李遂想起自己还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呢,在魔宝斋买的断剑还在空间戒指里面呆着。想到这里,李遂把那把断剑拿了出来。

  仔细端详着这把断剑,剑三指宽属于比较细的,剑长三尺不到,剑尖已然消失。剑从剑尖处断裂,从剑的整体来看,李遂能判断出这个把剑断掉的地方应该不足三寸。能从里剑尖不足三寸的地方把剑弄断,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剑在阳光下显得寒光闪闪,用手抚摸剑身,一股寒意从手中直透心里,入侵速度之快令人反应都有点不及。运起魂气才把入侵的寒气驱赶出来,李遂心里暗惊,好厉害的剑。

  李遂运起魂气输入这断剑中,仔细用魂气在断剑中运行一遍,发现这断剑确实不能承受大量的魂气输入,每当魂气到达剑尖的时候就会从断裂的地方消散在空气中。李遂想通过控制魂气尽量不靠近断剑的地方,这样来防止魂气的消散,但效果并不大。

  “看来要找一把武器才行,这把武器明显没什么作用,怪不得圣级的断剑比一般完整的要便宜那么多。”李遂喃喃自语,断了的武器承受不了魂气的输入,威力方面就大打折扣了。

  “哎哟!”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李遂。在不远处的山林中,一位老伯在打柴的时候摔倒了。李遂不及多想,连忙上去去查看。原来老伯背着柴下山,本想拉一把前面的树来消除一下冲力的,谁知道树已经腐烂了,老伯一用力就断掉了。措手不及的老伯连人带树一起摔倒在地上,那颗树也断得只剩一个树头。

  “老伯,您没事吧!”李遂扶起老伯问道,这老伯头发已经开始花白了,但看样子还很健壮,眼睛炯炯有神的。

  “没事,小伙子感谢你啊!”老伯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草屑道。

  “小伙子我的刀掉了,能不能借你这把刀用一下,我把这个树头砍掉,以免以后有人踢中树头掉到山沟里面。”老伯指了指李遂手上的圣剑道。

  “……,老伯这是一把宝剑!”李遂对于这位老伯的请求一时无言。

  “这不是断的了吗,断剑难续啊,只是借用一下,不要你的。年轻人大方点嘛,刀剑用来砍人和砍柴都是砍,用一下又不会弄坏你的。”打柴的老伯对着李遂就一顿说,不知什么时候李遂手中的剑已经被砍柴的老伯拿在手上了。

  李遂想拿回来,但被老伯扬手阻止说道:“看好咯,在老伯我怎么砍柴,砍柴也是一门学问啊。”

  说完举起李遂的剑就砍向远处已经腐朽的树头,李遂一看这老伯明显是老眼昏花,树头离老伯有点远,这样砍下去的话剑可定够不着树头。因为这把剑的剑尖已经断掉了,如果剑尖没断的话还有可能划到树皮。

  但让李遂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剑的断裂处在一瞬间仿佛喷出一截剑尖。

  “刷!”一声树头应声被断,断口处非常平整,树的年轮清晰可见。

  “好了,剑还给你!”老伯说道,但李遂并没有反应,他还沉浸在刚刚看见的景象中,这一切都好像白日做梦一般清晰。回想刚刚的景象,剑确实吐出了剑尖,剑尖爆射出来的光芒很刺眼。

  李遂蹲下抚摸一下平整的树头:“这是真的,不是在做梦,这把剑能这样用的!”这时他才想起打柴的老伯,回头寻找,那位老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对!他在附近打柴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打柴的老伯最开始出现的时候在李遂不到20米的地方,这个范围内有人出现的话李遂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李遂知道自己的感觉有多敏锐,不仅打柴的老伯来的时候自己没察觉到,连他走的时候自己都一无所知。这已经远远的超出李遂的认知范围,打柴的老伯给他的感觉就是深不可测。

  这老伯是哪里来的呢?难道是辰云的人?打柴的都是一个高手,辰云的高手已经泛滥到这个程度了?一肚子的疑问,李遂没能得到解答。很快他有沉浸在刚刚打柴老伯展示的运剑技巧当中了,能让这把断掉的圣剑恢复光芒,肯定是有一些其他的办法。

  据说有剑圣级别的高手曾经尝试过修复断掉的圣级断剑,但都没能成功。圣级断剑可以说只有收藏价值,没有其他的价值了,但神之大陆的人并没有收藏的习惯。因此圣级断剑可以说是珍稀的廉价物品,跟珍稀物品的高价格完全相反。

  李遂再次尝试输入魂气到断剑中,魂气还是一样流失。减少魂气的输入也是如此,最多能把魂气控制在离端口还有半寸的地方,再往前的话就魂气就会涌出去了。李遂又尝试全力输入魂气,但魂气都从断口出流失。

  M:酷D匠@网$永久!@免r费c#看_m小说

  难道是因为修为不够?实在找不到诀窍,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不够高,打柴那个老伯的修为自己都看不透,肯定是比爷爷还要高。

  思前想后,李遂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看来只有去打听打听看看那个打柴的老伯是什么人。修炼完毕之后,李遂离开了山坡,回道门派接待处。

  这时其他人已经在门派接待处聊起天来了,而门派接待处的长老严新已经到来,许多新人正在询问长老问题。严新长老比较和善,没有什么架子,很多新人都喜欢,李遂曾暗中查探过他的实力,这位接待的长老居然都有中级剑宗的实力。

  看见大家都在议论纷纷,李遂在旁边听着,他不喜欢参与这些讨论。

  众人讨论的对象好像是两个新人,李遂听到的信息一点点组织起来,慢慢了知道整件事的大概情况。原来新人中有两个被调查出有其他门派的背景,因此两人被送回去了,大家正在为这事议论纷纷呢。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说好的考核也没有来临,据严新长老说是改为进入门派之后再考核。三天的时间内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发生,只是又有一个人被送了回去。而李遂则每天都到山坡上去带一会,希望能重新遇见那个老伯,但都无功而返。李遂还特意到后厨去找,看看打柴的老伯是不是门派接待处的。接待处确实有一个打柴的老伯,不过不是那天见到的那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恭喜各位,成功的度过了接待处的三天,你们没被送走证明你们达到门派的基本要求。只要你们通过接下来的一关,你们就能正式成为辰云的一员了。”严新长老微笑着说道,“这一关很简单,就是单独击杀一只一阶的魔兽。”

  这样的条件确实很简单,但李遂有些紧张,因为他从来就没有经历过杀戮。想要击杀一阶魔兽还是需要一些实力的,李遂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是否能应付。

  “身后这座山就是你们的猎场,只要你们在里面击杀一只一阶魔兽就可以直接穿过山的那一边到达门派驻地了。在这里有几点要提醒大家:不允许自相残杀,不允许互相帮助,不允许抢夺他人战利品,凡触犯这几点的都视为失败。还有你们的时间只有三天,三天之后还没达到门派驻地的话就视为失败。”严新警告道。

  “好了,每人来我这里那一个牌子,有危险的时候魂气输入牌子就行了,有人会来救你们的,不过魂气输入牌子之后就等于失去入门资格了,所以大家要慎重!虽然森林里没有多强悍的魔兽,但也不排除会有二阶的魔兽,所以你们还是要小心一些,如果遇见二阶魔兽的话就绕道走吧,以免出什么意外。”严新说完拿出一大串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牌子。

  李遂也上前领取一个,仔细观察这种非木非铁材料做的牌子,拿在手里很坠手。把牌子收进怀里,李遂准备出发。已经有很多人等不及,迅速消失在山林之间了。

  李遂还是习惯性的来到之前的山坡上呆了一会,还是没有等来打柴的老伯,摇了摇头离开了。或许上次只是那位老人家路过而已,有可能不是居住在附近的。

  看着茂密的森林,李遂一头扎了进去。时间有限,三天的时间是赶路加上战斗的时间。根据严新长老的信息来看,赶路到门派驻地需要一天多的时间,只要不迷路时间还是很充沛的。一天的时间怎么都能遇见一只一阶的魔兽解决掉,只是希望不要遇见二阶的魔兽就好,李遂有自知之明,在二阶魔兽的面前自己基本没有什么招架之力。

  李遂一路沿着樵夫走出的山路往门派驻地方向行去,偶尔能见到几只野兽。走路半天李遂居然很“走运”的没见过一只魔兽,都是一些野猪和野鸡之类的野兽。野兽和魔兽的最大区别就是智力和武力,野兽在神之大陆基本就是一种待宰的生物。在这个尚武的大陆谁没一点实力,只要是野兽基本都不是人类的对手。

  魔兽的智商远远超过一般的野兽,它们知道怎么才能更好的使用力量,有些魔兽甚至还能修炼。它们在森林间互相战斗蚕食,魔兽是靠吃其他的魔兽增加修为的,这一点李遂在书上也看见过。只要智商够高,吃的魔兽够多,魔兽也能无限的增加修为。魔兽天生比野兽强大,皮厚力大对危险敏锐。有些魔兽还有特殊的能力,例如速度特别快的旋风兔、例如会喷火和施毒的火毒莽蛛等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