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吴大豪冷笑道:“偷了我东西还想走?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钱袋已经还给你了,还想怎样?”李遂道。

  “少了一万魔石和一个家传玉佩,你们给我乖乖的交出来。”吴大豪面不改色的道。

  “你骗人,你钱袋根本就没有一万魔石,那个玉佩是我爷爷的,你抢我爷爷的玉佩,我现在拿回来,有什么不对!”小乞丐激动的辩驳道。

  周围的群众一片哗然,都对吴大豪指指点点。

  “这位公子,你说那个玉佩是你的,请问玉佩上面有什么图案,有什么刻字,是地方的黄龙玉做成的呢?”李遂笑着问道。

  “这……,是……是狼狮图案,没有刻字,是阴莲山黄龙玉做出的。”吴大豪说道。黄龙玉有两个著名的产地,他随便说了一个。

  “小弟弟把玉佩给大家看看!”李遂低声对小乞丐说。

  小乞丐扬起玉佩,只见玉佩是一个龙的图案,龙形图案的中心位置有一个细小的字,但看不清是什么字,而玉佩并不是黄龙玉雕刻成的。黄龙玉是橙黄色的,这块玉是褐色的。

  李遂就知道那个吴大豪不会仔细研究这块玉的,他只是喜欢抢占别人的东西,看见小乞丐爷孙两人好欺负。

  “这下你看清楚了吧,还想狡辩吗?”李遂露出嘲笑的神色。

  “他偷了我一万魔石,赶紧还我或者用那块玉抵押,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吴大豪说道,看来他准备强行讨要。

  李遂把小乞丐拉到身后护着,戒备着,以免他们伤及小乞丐。

  “抢别人东西还那么不要脸,这种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李遂像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真巧,居然是给自己指路的那两位小兄弟。这时说话的那个小少年也看见了李遂,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接着马上就恢复过来了。

  “你们最好别管我吴大豪的事情,不然的话后果你们承担不了的。上!帮我把玉佩拿回来。”吴大豪说着,手一挥示意手下上前把小乞丐的玉佩抢过来。

  李遂让小乞丐后退几步,正准备迎上去,一个身影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

  “砰!砰!砰!砰!”几下响声,李遂还没看清那人是怎么出手的,吴大豪的手下全部倒地了。

  “啪啪!嘭!”两下耳光的声音响起,接着吴大豪就倒飞出去了。身影回到小少年的身边,拍了拍手掌,就好像刚刚赶走了一群苍蝇一般。

  吴大豪的手下见状,赶紧扶起吴大豪狼狈的逃离而去。

  “多谢两位再次相助!不知两位高姓大名?”李遂上前道。

  “不用谢,我叫莫月,我家小……”

  “咳咳!”小少年刚说道这旁边的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少年就咳起来。

  “我家小公子叫莫名。”那个叫莫月的少年说到。

  “原来是两位莫公子,如果两位不嫌弃的话,两位到前面的酒楼一叙,顺便带这位小弟弟去洗簌一下。”李遂说道。

  “哥哥不用了,我还要回去告诉我爷爷玉佩找回来的好消息。”小乞丐说道。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李遂说道:“两位,你看?”

  “哦,我们要赶路,就先告辞了!”叫莫名的少年说道,听上去声音有一些怪异。

  看着两人离去,李遂也跟着小乞丐前往他爷爷的落脚地。一路上他了解了小乞丐的一些事情,小乞丐叫武奇。自幼就没有父母,被徐爷爷捡到带大的,徐爷爷渐渐年纪大了,武奇就出来乞讨为生。今天武奇的在乞讨的时候遇见了吴大豪,吴大豪看见武奇一副脏兮兮的样子就踹了武奇一脚。武奇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怀里的玉佩掉了出来,吴大豪见了玉佩之后就拿走了,武奇想抢回来抢不过他。只好在身后跟着,找一个机会偷了回来。不想被吴大豪发现,于是就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小乞丐武奇的落脚地是在城南的平民区的一个角落里面,这是一间破败的房子。房檐已经倒塌,四处漏水,一个瘦骨如柴的老人在角落里蜷缩着,身下垫着的是茅草。身上盖着一张茅草和一些不知名的野兽毛混合编制城的“被子”,在这炎炎烈日,老人似乎还是感觉到冷。

  “爷爷,我给你带吃的回来了。”武奇快步上前把路上买的馒头递给爷爷吃。

  听见武奇的声音,老人有了反应,慢慢的把身上的“被子”掀开,缓缓抬起头来渴望的看着武奇手中的馒头。武奇上前把馒头撕成一小块一小块慢慢的喂老人吃下,还不时给老人喂一些水喝下,老人仿佛饿了很久,吃了两个馒头才饱。

  更…'新Oq最qY快f上7酷匠网

  吃完馒头之后老人的似乎有了一点力气,动作没有那么缓慢了。他坐了起来,武奇见状忙扶着他,用那张“被子”垫在老人的身后。

  “哥哥,这就是徐爷爷,是他带大我的。”武奇对李遂说道,接着对徐爷爷说:“爷爷这是我在街上遇见的好心哥哥,他救了我并且帮我们抢回了玉佩,还给我买馒头吃。”

  “感谢小哥的救命大恩!”徐爷爷一字一顿的说道,说起话来还不是很利索,他挣扎着想起来给李遂行礼。

  “徐爷爷您坐好,只是一些小事不足挂齿,况且帮武奇的还有两位姓莫的公子。”李遂连忙阻止徐爷爷起来,看老爷爷的样子是病了好久了。

  “徐老,看看我给您带什么回来了?馒头,哈哈今天走运讨到了一个馒头。”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

  “是韩叔叔回来了!我讨不到东西吃的时候,他经常自己不吃给我和爷爷吃。”武奇开心的道。

  一个瘦小的汉子出现在眼前,这人很高站在那里想一根竹竿一般,很难想象那么爽朗的声音居然是从这个瘦小的身体里发出来的。

  “哟?武奇这是?”看见李遂被武奇成为韩叔叔的人疑惑道。

  “韩叔叔,这是我在街到遇到的好心哥哥,是他救了我并且我抢回了爷爷的玉佩。”武奇看见开心的说道。

  “谢谢你救了武奇!”瘦小的汉子说道。

  “不用谢!”李遂连连摆手道。

  忽然,他想起今天还要报到呢,这可不能耽误。

  “呃……,武奇、徐爷爷、韩叔叔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这里有2000魔石,你们收好找个好点的房子给徐爷爷养伤,剩余的做点小买卖也可以。”说完李遂拿出两张面额一千的魔石卡和50个魔石给韩叔叔。

  “这怎么行呢,您救了武奇我们还没报答您呢!怎么能再收您的钱呢。”韩叔叔推辞“这是给武奇和徐爷爷养病的,徐爷爷的病拖不得,要不当我借给你的,以后你还给我就可以了。”李遂说道。

  韩叔叔还是一再推辞。

  “这钱,当我借给武奇的,我要去辰云剑派修炼,离古姆城很近的,以后我来这里的时候你们还我,这样可以把,每年还一点。”李遂说道。

  最终韩叔叔收下了这笔钱。

  “感谢小哥的帮助,这份恩情我们永生难忘!敢问小哥尊姓大名?”韩叔叔激动的说道。

  “我叫李遂,我要去报到了,就现在了麻烦您照顾他们爷孙二人了。”李遂说道。

  “李哥哥,这个玉佩送给你,谢谢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个人肯定会打死我的。”武奇递给李遂一个玉佩。

  李遂蹲下身子摸着武奇的头说道:“这是你爷爷给你的玉佩,哥哥不能要的。”

  “爷爷说了这个玉佩给你,这个玉佩是爷爷很久以前捡到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们没什么给哥哥,哥哥就收好吧。”武奇眼泪汪汪的说道。

  “好好!哥哥一定收好。”李遂看见武奇就要哭的样子连忙道。

  “好了,别哭了,哥哥走了。”李遂摆手给三人道别,离开了。

  反复翻着武奇给自己的玉佩,李遂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吴大豪居然为了这一块玉佩打人,真是贱人啊!

  忽然李遂响起了什么!

  龙!

  这个世界好像没有龙这种东西,怎么这个玉佩会有龙形的图案呢。在仔细看龙形图案中间的字,这分明是一个繁体的龍字。这块玉佩是哪里来的?怎么会有前世的图案和字体的呢?一系列的疑问萦绕在李遂的脑海,他反复观察玉佩都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现象。

  尝试着用魂气去探测,玉佩也没有反应。难道这只是巧合?这时李遂想起了自己的特殊能力-灵魂之力。用灵魂之力慢慢向玉佩侵蚀过去,原本没有一丝反应的玉佩终于有了反应。原来褐色外形的玉佩,外面的褐色一层层脱落,变成翠绿色的外形。看着玉佩有了变化李遂继续加强了,灵魂之力的探测,但无论怎么加强玉佩再也没有变化了。

  难道是因为灵魂之力不足的原因?

  由于昨天刚刚消耗了不少灵魂之力,现在又再次使用,李遂明显感受到灵魂之力弱了不少,头已经有点痛了。无奈只好暂时放弃查探的想法,撤回灵魂之力。等以后有机会再看看,这是什么宝贝吧。

  当李遂撤去灵魂之力的时候,玉佩好像黏上了灵魂之力一般,跟着李遂的灵魂之力一起从他的额头进入脑海里了。

  李遂大惊,大脑可是人类最复杂的组织,如果脑有什么问题的话对身体的影响很大的。他连忙再次放出灵魂之力,但玉佩还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李遂进最大努力释放灵魂之力,但是还是没能找到玉佩,灵魂之力使用过度头疼得很,李遂无奈只好不再做无用功了。

  他还是能隐约的感应到玉佩位于脑海中,但是无法完全的掌控玉佩,李遂心里就没底,就像脑里面有一个肿瘤一般让人心里不踏实。怀着忐忑的心情,李遂离开了平民区。每个繁华的城市里面总有一些肮脏的角落,平民区就想前世大城市的城中村一般。他们支撑着城里的大部分劳力输出,却栖息在最破烂的住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