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爷小心!”

  “李少爷赶紧躲开!”

  村民都惊呼起来,大家都知道李遂上次觉醒的时候受伤了,最近都在养伤而且李遂只是高级剑者的修为,要对付一阶魔兽的话还是很吃力的。平时李家都挺照顾村民的,村民们都不想李遂为了堵这只一阶魔兽而再次受伤。

  S(酷&匠(◇网首5发

  李遂并没有躲开,而是运起魂气准备迎接狮马兽的冲击,由于李遂还没习惯带武器出门,所以没有武器可用,只能空手接狮马兽的撞击。把魂气凝聚右手掌中,对着狮马兽一掌拍去。

  “轰”一声巨响,狮马兽被李遂的一掌击实,头一歪倒在地上,看来是被李遂震晕过去了。

  蹬!蹬!蹬!

  李遂被狮马兽的冲击力撞得连退几步,整只右手都麻痹了,虎口也疼痛异常。

  “李少爷您没事吧!”村民们都围了上来,用大铁叉把狮马兽的头定住,即便它醒来也不能动弹了。

  “李少爷您已经是剑士了?”村民们都很好奇,显然李遂刚刚的表现给了大家一个意外惊喜,如果没达到剑士级别的话是不可能经得住狮马兽的冲击。

  李遂微笑的点点头。

  “欧!李少爷好厉害,那么快又再次恢复剑士的水平了,相信不久之后就能到剑师了,将来一定是我们兰峰镇的第一高手。”有村民说道。

  看着村民们真诚的眼神,李遂心里暖暖的。村民的祝福让他很感动,自己的实力提升了村民好像比李遂自己还高兴。

  “这只魔兽怎么办?它还活着呢!”一个村民的话让众人回过神来,这里还有一只魔兽等候处理呢。

  “狮马兽可以驯服成坐骑,要不李少爷你把它驯服吧,让它成为你的坐骑。”另外有村民说道。

  “你傻啊,狮马兽是一阶魔兽,想要驯服的话起码要剑师级别的人才行,要等一两年李少爷到剑师的时候再驯服的话要养那么久,还不如杀掉等修炼到剑师再去驯服。”有村民反驳道。

  “对,这畜生不仅吃了刘大爷的耕牛,还伤了好几个人,李少爷我们把它宰了卖掉吧,把钱给受伤的村民买点东西补一下。”这是一个带头捕这头狮马兽的村民说道。

  李遂并没有说话,因为李遂发现狮马兽的脖子上有一根类似绳子的东西,上前仔细一看,真是一根绳子。这是有人圈养的魔兽,应该是他的主人不小心把它弄丢了,导致它到处找吃的。狮马兽是肉食魔兽,肚子饿的话肯定不管是什么都吃。

  “你们发现它的时候,它在哪里的?”李遂问道。

  村民们都发现了李遂的异常举动,看见魔兽脖子上有绳子的时候,大家都明白过来李遂的举动。

  “刚开始在我家后院发现的,我家的红尾鸡被吃了好几只,我发现它被一条绳子套着脖子之后就把它绑到村口的千年大树上。但没多久就发现它不见了,绳子也断掉了。”一个村民说道。

  这样的魔兽一般人是不会花那么大力气去驯服的,狮马兽虽然只是一阶魔兽,但要知道要驯服一只一阶魔兽起码要消耗一位剑师的两三个月时间。谁会那么闲去驯服这种速度跟马差不多,只是长得拉风一点的坐骑。

  “让开!让开!”这时外围响起几声惊呼声,似乎有人倒地了。

  包围魔兽的村民被硬生生的挤开一条路,几个人挤了进来。看见这几个人,被推倒的村民都不敢做声,其余村民都自动让开一条路让他进来。因为这几个人是陈凯和陈侯及手下几人,陈凯是陈侯的表哥,跟陈侯一样都是欺行霸市的主。两年前被御剑宗收为弟子之后,陈凯就消失在兰峰镇了,大家本以为就此清静了。想不到他的表弟陈侯继承了他的“优良传统”,今天更是两个人一起出现在兰峰镇。

  陈凯看见躺在地上的狮马兽之后大惊,转身对着周围的村民凶狠的道:“是谁把它杀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坐骑,你们想死吗?”

  “别着急,只是晕倒过去而已,不管谁的坐骑,自己没豢养好能怪谁呢!”李遂接道。

  “哟!这不是李少爷吗?听说您最近修炼到返璞归真的地步了,从剑师变成剑者了?”陈凯怪腔怪调的讽刺道。

  “对啊,表哥你知道吗,李少爷再次觉醒了呢,还是白色剑魂,真是令人羡慕啊!”陈侯接着陈凯的话说道。

  “是吗,李遂,你居然打伤我们少宗主的坐骑,你活得不耐烦了吗?”陈凯厉声喝道。

  面对陈凯大声呵斥李遂并不害怕,淡淡一笑道:“这是你们少宗主的坐骑对吗,那你来得正好,这畜生吃了刘大爷家的耕牛,还伤了几个人。如果你们不赔偿的话,我就把这畜生宰了卖掉抵押赔偿。”

  “你敢!”陈凯大声吼道,一挥手,手下都围了上来把李遂包围住。

  “怎么?想群殴?”李遂嘲笑道。

  “哈哈!哈哈!就你也值得我们群殴,我一个人就能把你打趴下。”陈凯大笑道“表哥,小心点,这家伙的魂气有古怪!”陈侯低声提醒道,吃过一次李遂的亏,他至今印象深刻,现在胯下还隐隐作痛。

  “李少爷,我的耕牛就算了,我不要了。你打不过他的。”刘大爷上前小声说道,看见李遂为了自家的耕牛要跟陈凯打架刘大爷心里很忐忑,李家和陈家是镇上的大户,两家起冲突可不是什么好事。。

  “放心吧!”李遂拍拍刘大爷的手安慰道,这断时间的修炼他清楚自己的实力是怎样的,陈凯只是四级剑士的实力奈何不了自己的。自己的魂气比一般人要浑厚,而且自从剑魂再次觉醒之后李遂明显感觉到魂气的持久性更长了些。

  村民们知道李遂和陈凯要打架散开一个地方,村民都担心的看着李遂,李家少爷为了他们的利益才会跟陈凯起冲突的,他们当然担心。

  “来吧,我让你先出手!”陈凯傲然说道。查探发现李遂只是一个一级剑士的时候,陈凯放心下来了,自己是四级剑士相差三个级别可不是那么好超越的,自己在御剑宗修炼两年了才从一级练到四级。

  李遂从村民手中拿来了一个三叉,由于没修炼过掌法,不能空手对敌。他只学过几招剑招和步法,心里清楚自己的实力应该和陈凯是伯仲之间,不敢麻痹大意。

  运起魂气,李遂扬起三叉直挺挺的刺向陈凯,没有一丝章法,只是纯粹的试探,但速度很快。

  看见带着一丝绿芒的三叉快速袭来,陈凯一惊,想不到李遂的出手速度那么快。

  “疾风斩雷!”

  陈凯连忙使出御剑宗御心剑法最强的一式,剑若奔雷斩向李遂的三叉,他知道自己的武器有优势,虽然不是什么宝剑但决定要比村民平时打猎的用具要好很多,只要斩断李遂的三叉自己就胜利一半了。

  李遂也明白自己的武器处于劣势,三叉一收避开斩向三叉的剑,当棍横扫而过。

  “横扫千军!”

  这是前世的基本武功招式,最近自己研究出来使用,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噹!

  一声,三叉和剑第一次相撞,力量不大的相撞,双方没什么损失。李遂和陈凯都各自退一步,都发现对方比想象中的要强一点。

  自己居然被一个一级剑士逼退一步,陈凯战意大盛。抢先进攻。

  拨云瞻日!

  蛟龙搅浪!

  金雁横空!

  一连三招抢先攻击,让李遂疲于应付,漫天剑影,绿色剑芒呼啸袭向李遂。

  李遂避实就虚,不断的用三叉抵挡陈凯的步步紧逼。

  残阳照雪!

  李遂步步退让,而陈凯紧追不舍。剑光飞舞,李遂所有的退路都被封死,周围都是剑影,寒气逼人,知道兵器占优的陈凯并没有放弃这个优势。

  “唉!”李遂叹一声加大注入三叉的魂气量,被逼无奈,只有迎上陈凯的剑光。

  铛!铛!铛!

  连续三下的剑叉碰撞,在场所有人都清晰的听见了。

  铛!一声,第四次碰撞,接着“哐啷”一声铁制东西掉地上的声音。村民们看见李遂手中的三叉变成了两叉了,其中一叉已经被陈凯砍断。

  “认输吧!”陈凯冷笑道,他知道李遂手中的三叉已经经不起几次碰撞了。

  李遂并不答话,手中的叉子再次刺出,速度比刚刚又快上几分。

  陈凯看见李遂突然刺出叉子,转眼间就到眼前了。

  妖星扫日!

  陈凯应变也很迅速,一剑横扫而过,想逼李遂撤叉之后再次进逼。

  看着陈凯横扫而来的剑芒,李遂并没有撤回叉子,而是力道收回几分,只使出2分力道继续向前刺去。

  噗!一声,叉子被从木棍处斩断。

  哐啷!被斩仅剩两个叉的叉头掉到地上,李遂手上仅剩一根木棍了。所有村民都大吃一惊,有点实力的人都知道李遂这次要输了。

  而李遂并没有慌张,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陈凯的横扫剑势未老,李遂已经提棍再加几分力道向他的手腕敲去。本来只用两分力道的,现在直接全力用棍往下敲。

  力道之大,速度之快让陈凯根本没有回撤剑势的时间,想要避开这一棍,只能弃剑收手了。但如果没有剑的话肯定会落入下风,陈凯并没有这样做。

  啪!一声,一棍正中陈凯的手腕。接着,咔嚓,一声细微的声音传来。

  陈凯低估了李遂的力量,巨大的力量从木棍传来,陈凯被一棍打得手腕骨折,虎口渗出血来。

  “啊!”陈凯疼得一声大叫。

  “表哥,你怎样了!”陈侯看见表哥受伤了连忙上前查看。

  “李遂你敢打我表哥,他可是御剑宗的人。”陈侯怒叫道。

  “御剑宗又怎样,难道御剑宗就能蛮不讲理了?”李遂冷笑道。

  “谁在说我御剑宗蛮不讲理?”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