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遂盘坐在玉石上面,一脸的肃然。他正运转着魂气对任脉中最后一个穴位发起冲击,在达到九级剑者之后他就已经为这次冲击做准备了。首先对穴位周边的经脉进行淬炼加强,防止在冲击的过程中经脉受伤。其次就是积蓄魂气,只有魂气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才能对穴位进行冲击。

  此时,李遂的魂气相比上次受伤之后壮大了许多,之前的魂气用小溪来形容的话,现在的魂气就是大河。任脉其他的穴位周边的经脉都已经被李遂淬炼到极致了,已经不用再消耗魂气来淬炼了。累积的魂气李遂全部都用于对任脉最后一个穴位-会阴穴的冲击,只要打通这个穴位,他就能达到剑士的修为。剑士修为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修炼者,因为剑者人人都可以达到。

  魂气冲击到会阴穴,仿佛响起隆隆的响声,李遂头上已经有汗珠留下来了。这次冲击他从早上就已经开始了,持续到现在没有停止。这一个月以来,这已经是他第8次尝试冲击了,今天再不成功的话就要再次闭关半个月了。

  强忍着刺骨般的痛楚,李遂调动着魂气一次又一次的对会阴穴发起攻击。在李遂的一次次尝试下,会阴穴终于还是抵挡不住了,阻挡魂气的那一层隔膜有了裂痕,渐渐的裂痕扩大。李遂见状调集了全部的魂气,再次狠狠地冲过去。“轰”这一次隔膜没能成功的阻挡魂气的脚步。会阴穴终究还是被冲开了。

  “噗”李遂吐出一口鲜血,这次冲击太狠了,差点把自己弄伤了。

  会阴穴冲开之后李遂并没有马上起来,这可不是庆祝的时候,既然已经打通任脉了。那就把魂气重新淬炼一遍,淬炼之后才算成功晋阶成剑士。气海的魂气都调动起来,慢慢的沿着任脉流动,每经过一个大穴位,魂气的颜色就变多一分绿色。魂气经过会阴穴的时候,已经成为全部都是绿色的了,但原本是波澜壮阔的大河已经变成一条涓涓小溪,魂气只有一条丝线大小了。

  循环一圈之后魂气回归气海,那条丝线大小的魂气勉强把气海的透明剑魂包围着。刚吸收进来的魂气不断重复着循环的动作,魂气不断的注入气海中。气海的绿色魂气也一丝丝慢慢的累积。李遂知道当这些绿色的魂气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对下一条经脉发起进攻了。

  把魂气运转两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李遂就放心下来了。再次把会阴穴周边的经脉淬炼两次,这些经脉淬炼得最少,所以相对来说比较脆弱,现在魂气变成绿色之后淬炼起来比原来要好上不少。给李遂的感觉绿色魂气淬炼的经脉韧性要比白色魂气淬炼的要好得多,淬炼完毕之后已经是晚上了。

  这一个月的闭关终于结束了,不负李振东所望,李遂终于达到剑士级别了。

  出关之后,李遂好好的洗一个澡,吃一顿大餐之后就睡大觉去了。虽然修炼可以代替睡觉,但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和脑力劳动还是让李遂感觉很累,即便他灵魂力量比一般人要强大也承受不了这样的闭关。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李遂感觉浑身舒畅许多,精神也恢复了,没有那种脑子要爆炸的感觉。洗簌完毕之后,李遂就到大厅里吃午饭。

  看着满桌子的菜,李遂向旁边的叶正问道:“今天怎么那么多菜?有客人来吗?”

  叶正笑道:“今天没有客人,但老爷说为了奖励少爷突破剑者达到剑士叫人多做了几个菜。”

  “对,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我的孙儿已经是剑士了,半年时间你从六级剑者恢复到一级剑士的修为,这样的速度并不慢,相信自己,剑尊是难不倒你的!”李振东鼓励道。

  w看正il版‘h章节Z上0酷匠"`网%o

  “放心吧,爷爷!剑尊对我来说只是第一步,我要成为千年来第一个剑神!”李遂自信的说道。对于剑尊这个高度,他暂时只能仰望,何况是剑神呢。但他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的至理名言,只要努力去做总会有希望的。

  听见李遂的话,叶正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这样的光芒一闪即逝,李遂和李振东都没有发现。

  “好!好!好!这才是我李振东的孙子!”李振东听见李遂的话之后连说三个好字,开怀大笑。

  “来吃饭吧,老叶让他们也来一起吃饭吧,今天那么高兴大家都不要再拘束了。”李振东用不可置疑的口吻说道。

  “是!”叶正说道,他知道李振东今天很高兴所以没有拒绝他,以往李振东都想让下人们跟他和李遂一起同桌吃饭,但下人都觉得这样不合规矩都不愿意。李振东见勉强不了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但有值得庆祝或者大的节日都会让他们一起同桌吃饭的。

  几天时间李遂在努力研究,李家的家传剑法,李家有一套家传剑法,只有八招,但作为旁支的李家只有两招的修炼秘籍。这两招剑法可以说是李家的传家之宝,名叫神风剑法。剑法的秘籍李振东一直都藏到箱子里保管着,连李遂想拿来看都必须爷爷李振东在场。可见这本剑法秘籍的重要性,尽管剑法只有两招,但剑法过于复杂,李遂从第一次剑魂觉醒开始学习都没能学习会。

  现在的李遂重新看一遍剑法秘籍,也没能理清楚头绪,看着那繁杂的剑法,李遂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按照上面的招式修炼的话,好像怎么练都对,又好像怎么练都不对,搞得李遂都不知道怎样练才是真正正确的。

  思考这两招剑法让李遂觉得脑袋沉重,满脑子都是剑法。无奈他只好放下思考,他知道这样一直想的话肯定会进入思维的死胡同,还不如先放松一下。把刚刚思考的都放弃掉,等平静下心再从新开始,这样的话才有可能获得新的突破。

  想到这里,李遂就不再思考剑法的事情了。他把秘籍放下,对爷爷说:“爷爷,我出去走走,这剑法越想越不对,我出去静一静再说。”

  李振东道:“也好!这剑法确实复杂,当初我和你父亲也研究过,都没能达成一致的结果,虽然都从中学习到了一招半式,但风格却是千差万别。希望你能从中领悟到我们李家的剑法精髓。”

  李遂独自一人出门去了,天气很不错,没有前世的环境污染,蓝天白云看上去很舒服。在这里李遂感觉民风淳朴,没有前世的尔虞我诈,没有随处的坑蒙拐骗,没有那冷漠的人情世故。这个世界真的不错,可惜我来自异界,注定难以融入这个世界。虽然李遂积极接受这个世界,但他还是发现自己有一些不同,思维方式的不同。

  例如陈侯那件事来说,李遂以为陈侯的父亲陈建会趁着剑魂觉醒的时候假公济私一番,但陈建并没有在觉醒的时候给李遂使绊子。这点就能说明这个世界跟李遂想象的不一样,这个世界的人会有一种集体优先的感觉,私人恩怨就是私人恩怨,不会牵扯到集体利益上。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不能改变世界的话,就要让世界改变自己,除非你离开这个世界。

  此刻的李遂就正在为这个世界改变自己,让自己能尽量的融入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虽然他还奢望有机会回到原来的世界,然而他自己心里也知道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期盼。

  “快抓住它,不要让它跑了,刘大爷家的耕牛被吃了。”

  “快,它往右边去了,大家分头包抄。”

  李遂正思考着,忽然传来吵杂的声音,似乎在围捕着什么。李遂抬头看去,只见一群村民正拿着围捕猎物的三叉之类的工具,向李遂这边跑来。

  村民们看见李遂,大声叫喊着:“李少爷小心后面,有一只狮马兽跑进村子里吃家畜,还伤了不少人。”

  李遂听见村民的呼喊声,回头看。一只狮身马尾的怪物正朝自己冲来,怪物的头类似传说中的独角兽,头顶有一只长长的角。这就是村民口中的狮马兽,这种魔兽是一阶魔兽。一般情况下魔兽会远离人类的聚集地,除非是魔兽暴动攻城才会出现魔兽进村子攻击人类的情况。李遂不禁好奇,这只狮马兽活得不耐烦了吗?跑到人类活动的地方来,要知道它虽然是一阶魔兽,但一群高级剑者围捕它的话,它是必死无疑的。

  狮马兽被追得到处乱蹿,只有李遂旁边有一条路可以走,其他地方都被村民围堵上了,而狮马兽身后更是一大群人在追着。看见这样的情况,李遂马上闪到一旁,正好堵住了狮马兽唯一的去路。

  狮马兽见唯一的去路被堵住了急躁起来,一阶魔兽已经有一些智力了,知道其他几条道路被人群封锁住了,只有李遂这里是一个人而已。在狮马兽看来这是最容易突破的一条路,所以当李遂出现在它逃跑的路上时,它想到不想低头起角朝李遂冲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