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兰峰镇陈家,陈建做了一个噩梦惊醒,看着身边熟睡的小妾,陈建知道是自己做噩梦。看外面天已经亮了,陈建起身准备修炼。一起身陈建感觉手碰到一个坚硬的东西,好像是剑柄。陈建拿起一看真是一把剑,而且是他平时用的剑。陈建顿时心生寒意,这把剑睡觉前他会挂在墙上的,现在剑已经出鞘,而且剑上还有一丝血迹。陈建起来环顾房间四周,并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而小妾还在熟睡中,血迹不像是人血。

  突然他看见桌面上的茶壶下压着一封信件,是李家李振东写的信。大意是,李遂打了陈侯是因为陈侯挑事,在此道歉,希望陈建不要追究此事。

  “岂有此理!”陈建怒拍桌子,这算什么道歉,摆明是威胁。今天陈建看见自己儿子被打成这样,怒不可遏想去李家讨回一个公道,但被手下拦着了让他先给陈侯治伤,第二天再去李家。等他处理好儿子的伤势已经是半夜了,想不到他还没准备去李家,李家的人已经找上门来了。

  “老爷!怎么了?”这时,熟睡的小妾被陈建拍桌子的声音吓醒了。

  “没什么,你继续睡吧,我去看看侯儿。”陈建带着剑就出去了。

  刚出到院子陈建就发现下人们都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你们都在干什么?”心情不好的陈建怒问

  更》D新.r最m}快P上#酷》匠网●…

  “老爷早!”

  “老爷少爷最喜欢的大黄狗昨晚被人杀死了,割掉了头,你看在这里!”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指着地上的无头大黄狗说道。

  陈建看见无头大黄狗心里寒意大盛,昨晚那人不仅不知不觉的把自己的剑从剑鞘拔出来,还杀了大黄狗再把剑放到自己的枕边,自己却一丝感觉都没有,他的实力远超自己。难道是李家派来的?应该是李家在外面请了一个高手,但傍晚发生的事情晚上就请到高手应该不会那么快才对,难道李家还隐藏有高手?想到这里陈建冷汗直冒。还好没有特意去挑衅李家,不然的话自己家就完蛋了。

  一大早李家的几个下人早早起来准备干活。他们发现李遂少爷已经起来在林子里的阁楼修炼了,那个阁楼以前是给李遂的父亲修炼用的。

  之前李遂也在上面修炼的,但这样的情况他们已经有四年没有看见过了。看着阁楼上端坐着练气的李遂,几个下人都相对笑了,他们的小少爷终于开始修炼了。在他们心中,小少爷就是天才,这几年魂气没怎么长进是因为他没有进行修炼而已,如果他每天修炼的话到现在一定很厉害。

  李遂昨晚想了一晚,四年以来他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活在这个世界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一直以来,他都没能想明白,昨天他想明白。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就要好好的珍惜。首先帮这具身体的主人照顾好他的爷爷,找到他母亲和找出杀他父亲的凶手,算是作为使用这具身体的报答。原主人的灵魂被吞并了,李遂继承的不仅仅是这个世界的记忆,还有情感在里面。虽然不知道这些目标是否容易达成,李遂只想尽力去做。

  自己的目标就是寻找一个剑神,让他帮助自己回家,自身努力修炼尝试冲击那至高无上的目标-剑神。

  今天早上一起来李遂就想做点什么,但也不知道从何做起。于是他想到了修炼,虽然剑神是一个遥远的目标,但让自己的实力强大一点总是没错的。几千年的文明结论:实力就是一切,只要有强大的实力其他的一切就不成问题了。

  李遂凭着这具身体的记忆,开始到这个世界以来的第一次修炼。感受到身体有某些物质的流动,李遂知道这是就是魂气。魂气的修炼方法是家族留传下来的,沿着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依次打通下去。每打通一条经脉就能晋升一个阶级,直到全部经脉打通就能达到剑神的境界。李遂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修炼奇经八脉的功法,但对于奇经八脉他还是有了解的。地球古代就有:开通奇经人就会感到周身经络气血通畅精力充沛这样的说法,李遂学过一段时间的中医,对于穴位经脉也有深入的了解。

  现在的李遂连任脉都被堵塞住了,所以魂气在气海中流出来不断对堵塞的经脉发起冲击。李遂发现魂气在冲击经脉的时候身体会有一点疼痛的感觉,而冲击的同时魂气不断的在扩充着经脉,经脉越宽魂气累积就越多,冲击起来就越快。就像小溪和大河两者冲击水车的区别一样,李遂原本经脉就经过扩充的,这次再次修炼是进行二次扩充需要的时间肯定比第一次要久上一倍。等经脉扩充完毕,并且任脉的所有穴位都冲击开之后就是进阶之时。

  魂气的雄厚程度是一个人的实力基础,使用剑魂发挥剑技的为威力需要魂气的支持。在厮杀时通过魂气激活剑魂渗入武器当中,操作武器来使用强大的剑技,魂气、剑魂、剑技三者都能影响一个人的实力。

  魂气是靠修炼在空气中吸收通过经脉的吸收转化保留在自己体内,或者吃一些珍贵药材和天才地宝能增加,但大部分都是靠自己的持之以恒的修炼。剑魂的颜色代表这当前的修为,而觉醒时显示的颜色只能说明潜力。

  剑技是三者中最容易获得的,一些大宗教门派都会有剑技阁,让门人选择一些合适的剑技修炼。剑技也有分高低,一般分为:神阶、圣阶、灵阶、宝阶、人阶(也就是普通),每一阶又分上中下三品。现在的剑技大部分都是宝阶跟人阶两种,灵阶的剑技只有那些大势力才可能有,而圣阶和神阶只是存在于传说中。每次有圣阶和神阶的剑技出现都会掀起腥风血雨。

  李遂修炼了片刻之后感觉疲惫之意全部消除了,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这魂气修炼真是太神奇了,能强身健体还能提神,不知道那些高手晚上是不是不用睡觉都可以。

  李振东看见修炼中的李遂,脸色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很快李遂修炼完毕了,看见爷爷在远处就飞掠到爷爷身边。只要修炼魂气就能跟滑翔一样飞掠,练到剑尊的程度就可以御空飞行,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看着飞掠而来的李遂,李振东笑道:“遂儿你终于想通了,我真的很高兴!”

  “嗯!爷....爷,对不起!让您担心了!”李遂说道,要叫这个慈祥的老人为爷爷李遂还是不太习惯,即便心里有身体原主人的情感,但说出口确实比较为难。

  “哈哈!我就知道我们李家的子孙是没那么容易倒下的!”听见李遂叫自己爷爷,李振东异常的高兴,已经很久没听见这个词语了。深皱许久的眉头也展开了些许。

  看着李遂的改变李家上下都高兴起来了,自幼李遂就失去了父母,是李振东和下人们带大的。而李振东也把李遂教育得很好,跟下人很亲近并没有少爷的架子。

  时间飞逝,离李遂重新修炼过去了三个月,闭关三个月的时间李遂重新回到八级剑者的境界,但这对于曾经达到剑师境界的李遂来说远远不够的。不过李遂不得不停止闭关,因为今天就是觉醒的日子了调整好状态之后李遂就跟着爷爷都了小镇广场上,等他到广场的时候,广场上已经挤满人了。虽然有资格觉醒的也只有不到一百个,但很多人都来看看热闹。觉醒仪式可是兰峰镇的一大盛事,如果能亲自看见天才的出现,那也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广场上聚集的人都在等候主持仪式的人出现,主持仪式一般都是镇长主持,因为主持的人还需要有点实力来震慑场面。看见李遂来到广场,本来议论声音不大的广场顿时如炸开锅一般嗡嗡的议论起来。

  “李家的那位少爷怎么也来了,他不是已经觉醒过一次剑魂了吗?”

  “估计上次剑魂被打散了,这次重新试试觉醒吧!”

  “第二次觉醒是那么好觉醒的吗,听说如果被打散过的话二次觉醒成功的不超过万分之一的几率。”

  “有机会好过没机会吧!”

  李遂并没有理会这些人的闲言闲语,直接走到广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