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出来房间后我姐就像疯子一样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把自己的头发抓乱后她又拿起被子把整个头盖住,躲在被窝里叫了几声,接着又起手机在QQ签名上写了一句话,“总是把真心话当玩笑说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是陪着我姐逛街,吃,喝,玩,乐,不知不觉间新春已经过去了,寒假也只剩下最后一天了,当我还在被窝里享受最后一次赖床的时候,突然一阵熟悉的铃声响起,(시끄러듣기조차싫어눈물이마르도록빌어,끝까지갈게두고봐넌날잘못건드렸어,사랑했던우린데그녀뿐인나인데,왜넌왜넌내여잘건드려Noway),一首激情的音乐(是战争啊)把我从睡梦中拉了出来。

  听到铃声后我伸手摸了摸床头,拿起手机后很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哎哟我去,是我的美女干姐姐打来的电话,看到是曹碧瑶的电话后我赶紧就接起电话,“喂,干姐姐,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想我了吧!”我闭着眼睛笑着对她说道。

  “是啊,一个月不见,姐姐我可是真的很想我的乖弟弟呢!不知道是不是又变帅了啊。”曹碧瑶回答道,我还未说话她接着又说:“姐姐就快要到威海市了,你还不赶紧来接我。”

  因为还睡的很迷糊,脑袋也还没清醒,运转的比较慢,听完曹碧瑶说的话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顿了一下,曹碧瑶快要到威海市了?我猛地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问道:“干姐姐,你刚刚是不是说你快要到威海市了。”

  “是啊,学校明天都要开学了,我还能不回来吗?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的路程车就要到站了,你快点来车站吧!”曹碧瑶回答道。

  酷匠j网正版ZJ首5B发#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我回答道,也不知道哪来的激情,我姐和林凌儿叫我,我都不一定能马上起床,可能是太久没见到曹碧瑶了,一听到她回来了我便立马就睡意全无精神了起来,挂了电话后我便立即起床穿衣服。

  出门的时候没有看到我姐,她估计还有赖床吧!因为要去接曹碧瑶,想到她有行李所以我没有开车,直接打的去车站,还真是可惜了,要不是因为她有行李我就可以开着我的战车去接她,不仅可以在她面前耍酷,而且还可以让她抱一下我。

  因为是她打电话叫我起床的,起床后穿衣服刷牙洗脸吃晚餐就已经浪费了一些时间,等我坐车到车站走进下车区时曹碧瑶就已经下车了,我看到她时她正拉着行李箱在人群中向我走来,“干姐姐,我在这里呢!”我冲着曹碧瑶喊道。

  走在人群中的曹碧瑶听到我的叫喊声就抬起头来顺着我的声音看来,当她看到我时便露出她那久违了的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然后就向我走来。

  虽然不知道和她已经有过多少次近距离接触了,即使对她袭过胸,接过吻,而且还一起睡过,但是当我看到她那迷人的微笑时心神还是开始荡漾了。

  我加快了步伐走进人群,硬是挤到了曹碧瑶的身边,先是伸手接过她左手的行李箱,接着又拿过她肩膀上的包包,然后才调戏着她说:“干姐姐,才一个月不见,你可是变得更加漂亮了,笑容也是越来越迷人了。”

  “干弟弟,才一个月不见你可是变得越来越会哄女生了,才刚刚见面,你的嘴就跟抹了蜜似的,没个正经。”曹碧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这就尴尬了,才调戏她两句就被她说是是不正经,搞得我想继续调戏她都说不出口了,“干姐姐,你这样说可就贬低你自己的颜值了,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要是不信你就喊一声,就说你长的不漂亮,看看这里这么多人有没有人相信。”我没再调戏,反口恭维道。

  她怎么可能敢这么喊,这里这么多人,而且她还长的这么漂亮,她要是真这么喊了还不得马上成为焦点,在这个网络横行的时代,她要是真这么喊了,难保她明天不会上新闻,到时候说不定就有嫉妒她美貌的网络键盘手喷子出来喷她了,虽然这么想就有点严重了,但是我话刚说完曹碧瑶突然娇声对我说:“你再贫嘴我可就不理你了。”

  我去,这声音听着,酥酥的,麻麻地,怎么感觉她好像在对我撒娇,“对了干姐姐,你假期回家是回哪里了啊?我都还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呢!”我转移话题问道。

  “你可是一点都不关心你干姐姐我啊,都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姐姐我是哪里人。”曹碧瑶假装生气的娇嗔道。

  “干姐姐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你呢!我只是一直以为你是威海市的,直到你一个月前你突然说要回家我才知道你不是威海的,当时我也忘了问了,不过这跟关不关心你无关,只是我没太在意这些细节而已。”我连忙解释道。

  “瞧你紧张的,姐姐又不会吃了你。”曹碧瑶笑呵呵的说道,笑着她就告诉我说:“姐姐可不是威海市的,姐姐是南方人,我过年回家可不单单是去过年的,更是去过冬的,这里的冬天真的是太冷了。”

  说着话就已经走出车站了,找了一辆的士,我先是把行李放好后才和曹碧瑶一起坐上车,两个人坐在车上闲聊着我才知道,原来她是广东人,她是因为她的那个初恋男友的原因才会来到威海一中当老师的,刚开始她还想可以再次遇到她,打算原谅他然后重新跟她在一起,等到后来她的前男友告诉她自己要结婚了,她才发现自己是在犯傻。

  车子开到曹碧瑶宿舍楼下停了下来,我帮着她把行李箱搬到了楼上,站在宿舍门口曹碧瑶打开了宿舍门,走进去后就闻到了一股味道,地板和沙发等地方也都是灰尘,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客厅的玻璃桌上还是可以清楚的看见薄薄一层,“唔~味道好重,干弟弟,帮姐姐一起收拾一下吧!”曹碧瑶语气有些调皮的对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妹妹控说:

砸没有期待接下来发生什么意外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