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天策卫中大权在握的千户官儿,本辖区之类的大小事情有哪样不在他范大人的耳目之下?更何况是拥有琼楼的成府如今家主成大小姐呢!

  范山正正眼都不瞧她,倒是给了自己的下属一顿杖责做了回下马威,个中缘由,成大小姐自然是不清不楚的,可也知道这地方不能久呆了,只能怏怏打道回府另寻法子。

  在商界成家是个中翘楚,与官府也打过不少交道,有过往来的大小官员也不是少数,就拿现任知府冯宁来说,当年成老爷子在世的时候,也曾是登堂入室的客人,白花花的银子可没少塞。

  及到老爷子去了,成大小姐接掌了乾坤商号,虽不便过多上门求见,可隔三岔五的孝敬比以往只多不少,情分也算是足够了。

  成羽卿已经先行到冯宁府上求见过,冯宁称病不见,只是打发师爷来敷衍了几句就算全了个情分,至于琼楼一众被关押的人,师爷回得很干脆,天策卫接手的案子,咱也使不上力啊!

  一府之首都这么说了,别的人就更指望不上了,成羽卿心中无悲无喜,这样的情况也算是意料之中吧,人性如此,又怪得谁来?

  好在案子尚未宣判,还有回寰的余地,说不得,只能花高价请个名嘴讼师好好打个擂台了。

  她却是没有想过,这天策卫办事儿,啥时候还开堂问案过?能给你个说法儿就算是不错的了!

  且不说成府一行人回转连夜思谋对策,范山正回了官衙,第一时间就让人将风华给带了上来。对于风华的身份,他始终存着一丝疑虑,一个店小二,再是见多识广,怕也没到一眼分辨复合毒的地步吧?

  风华被天策卫士押了进来,这是官衙中专门署理刑案的地方,看那布置,更像一个刑讯逼供的刑室。风华心头涌起几分怪异的感觉来,岛上自己生活了十几年,这种地方并不陌生,哪知道一朝离了岛,再进刑室,已然对调了身份。

  自打风华一进来,范山正就一直眯眼打量着他的面部表情的变化,越看越是惊疑,这小子进了屋子就东张西望一脸回味的样子,就跟个刑狱老油条一般,丝毫没有紧张害怕的神情。

  进了天策卫的刑房还能这样的,你敢说他是个普通店小二?

  联想到早前在知府衙门的时候,风华一口叫破问心刃的名字,范山正的疑虑就更多了,天策卫用的兵刃虽然不是什么秘密,可常人都觉得拗口,一般都管这叫做心刀,久而久之,还知道这个叫问心刃的普通民众还真是不多,这么年轻的更是凤毛麟角了。

  之所以没有直接栽个杀人甚至谋逆的罪名将成家一举拿下,而是将他和一干人等押入牢中待审,这也是范山正的谨慎之处,派出查探风华来历的暗探们用不了几天就会有消息传来,到时候后就知道根底了。

  “风华?”范山正顺了顺情绪,不咸不淡的开了口。

  风华胡乱行了一礼,也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转而眼神灼灼的看着他。

  “本官甚是好奇,据说在事发前后,你都没有接触过死者,又是如何断定死者是死于所谓的复合毒下的呢?”

  风华垂下眼睑,范山正这话在给他下套儿,他哪会听不出来?心底泛起一丝冷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道:“回大人的话,小人少有奇遇,对于毒物之类颇有了解,死者所中之毒并不难分辨,观色嗅味便可知之,这并不足为奇。”

  少有奇遇?所谓奇遇,无非是孤岛大狱中那个跛足断臂的老汉,也不知道是因为岛上生活孤寂,还是私心底的恶趣味,反正那老头把一身的本事都交给了风华,在毒之一道上,风华也算得上半个宗师了。

  X!酷@I匠。8网c唯一}F正8版%#,{2其v@他f9都I是盗I版j6

  而能教出半个宗师的老头子,自然是用毒的一代宗师了。

  范山正是天策卫的人,天策卫总署六堂,其中之一便是专门研制各类药物的以供卫、军使用的,因此他往日里对此也多有接触,深知此道并非常人眼中想的那么简单,这会儿听风华说的轻描淡写的,忍不住就问道:“哦?你且说说看!”

  “小人虽没有接触到死者,却远远观察到死者眼睑下赤红一片,仵作检查死者口鼻的时候,有一股腥甜的臭味久久不散,俩相验证,因而小人武断认为死者并非死于断肠散,乃是死于复合毒!”

  范山正面上表情古怪,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道,微微转身看了一眼身旁静立一人,见那人微微点头,眉头一挑道:“那依你所见,死者又是死于什么复合毒呢?”

  风华这下很干脆的摇摇头道:“大人,小人虽然看出死因,却没有检验尸体,不敢断言!”

  范山正下意识的摇摇头,检验尸体?开什么玩笑?让嫌疑人检验死者,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要不是因为这小子表现古怪,老子总动刑了!

  “罢了,验毒的事情,本官自有打算!如今我且问你,既是如此,那凶手又是何人呢?”范山正笑着说话,却怎么都让人感觉阴森森的。

  风华哪知道凶手是什么人?要是能亲自检验一番尸体,或许能看出个端倪,如今要凭猜测,怕是难了。

  见风华摇头,范山正嘿嘿一笑,摇摇头不再多话,转身走了出去。

  屋外凉风习习,吹在身子上让人精神一振,身后一名百户服色的武官看了看左右,凑上前来小意问道:“大人,为何不审下去?”

  范山正嗯了一声,想了想反问道:“审?为什么要审?老子只是好奇这小子的来历才多问了几句,至于这案子,老子说谁是凶手,谁就是凶手!”

  这话说得飞扬跋扈,那百户却没有丝毫的诧异,他是范山正的心腹之人,范千户要阴夺成家产业,他心里是清清楚楚的,本来还想由自己人动手栽赃,哪知道半路杀出个毒杀案,这倒是省了自己这边许多心思手段。

  “大人,既然如此,何不早早的了结了此事,需知夜长梦多啊!”

  范山正摇摇头,这道理他明白,不然当初也不会一上场就扣上一顶涉嫌谋逆的大帽子了,速战速决手脚麻利的把事儿栽上,事后就是有人有异议也来不及了,再说了,要是成家已经败落了,还有谁愿意牵扯进所谓的谋逆里面去追究事情的真像?

  可是,也正如他想不到的是,这个叫做风华的店小二,总让他有些看不明白的感觉。他向来以狠辣狡诈闻于天策卫里,一旦有疑而未决的事情,他是轻易不会下决断的。

  “你的意思本官清楚,罢了,且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他们,自然就是调查风华身世来历的暗探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