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他杀

  何胖子姓何,这自然是一句废话。

  风华向来有琢磨废话的习惯,加上如今知道那个满脸不甘、悲愤情绪的胖子叫做何盼志,心头忍不住明朗了些,这名字配上这身材,倒也是契合无比。

  何胖子的兄长却不姓何,这却不是一句废话了。

  那躺在床上早已断气的干瘦男子与何胖子乃是同乡,姓张,具体叫什么,落在后面的风华却也没有听明白,只知道俩人关系极好,乃是杀鸡磕头拜把子的盟兄弟。

  听着何胖子颠三倒四的叙述,风华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何、张俩人乃是茶商,来自云城以西的灵州,往来与各州郡产茶胜地贩卖至其他地方,以获取高额的差价利润,这样的茶商在大夏朝有着数以千计,究其原因,一来是大夏人好茶,日常生活无茶不欢。二来贩茶利润高昂,也是朝廷所允许鼓励的,所以引得众多人趋之若鹜。

  俩人四五年前便开始进入这一行业,凭着一股子倔劲儿,这几年已然混迹成当地数一数二的富商了。即便如今身份见涨,俩人却依旧保留着商人本色,每每新茶上市,俩人从不假手他人,总是不辞辛劳、千里奔波辗转,这一次也不例外。

  这一次俩人将一批新茶倒运至云城交割后,本着犒劳自个儿的心思,也没有急着返乡,遣了各自的伙计回去,就在这名扬天下的琼楼住了下来。

  何、张俩人原本是小农出身,如今成了一方巨富大贾,心态的变化自然显著了些,虽谈不上显摆的意思,终也不想亏了自己,就比如这吃上吧,是什么贵点什么,至于好吃不好吃,那就当别论了。这可真应了那世的暴发户的形象。

  也正因此,风华对这人,多少还是有些印象。

  老掌柜脸色阴沉下来,不管前世今生,这开旅店的最怕的就是出这样的事情,你说死了人的房间谁还肯住?却也没有太过紧张,往年病死猝死的客人也不是没有,见识过了,也就平淡了,只是想着这房子,怕是又得好好拾掇拾掇了。

  摇摇头,老掌柜并没有多话,转身将人全部赶了出来,包括依旧一脸愤然的何胖子。

  “掌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何胖子皱眉,脸上隐隐的不岔之色愈发的浓郁起来。

  老掌柜却没有理会他,转头吩咐手下大管事:“去,府衙报案!”

  大管事躬身应了声,转头下了楼,竟是没有丝毫犹豫。

  何胖子一愣,下意识的松开一直揪住不放的阿贵,似乎没有想到掌柜的如此干脆,眼神中却是掠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这也不怪胖子疑惑,一般遇到这样的事情,主家是万万不想声张的,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能私了的绝不会经官,而老掌柜如今却连丝毫的谈判试探都没有,毅然决然的选择报官,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

  F|更'F新!最快$%上*y酷86匠网

  扫了一下留下的众人,老掌柜这才回身对着何胖子摆出一副职业化的笑脸:“尊客,既然令兄在本楼意外身亡,本楼自该还您一个公道,老朽派人至有司报案,想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至始至终,对于何胖子指责阿贵是凶手的事情,老掌柜没有任何询问、辩驳、分说,仿佛根本就没听到对方的指责。

  风华的心中对老掌柜又高看了几分,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此人已经深得个中三味了!

  至于阿贵,依旧迷迷糊糊懵懂不已,愣愣的上楼,愣愣的进屋,愣愣的出门,愣愣的感觉胖子慢慢松开的手,到这时仿佛才反应过来,嘴巴张了张,任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才茫然想起,这死胖子说我是凶手?

  风华一把扶起阿贵,总觉得这事情透着一丝蹊跷,却又如同乱麻一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理起,干脆安静的站在一边,下意识的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

  老掌柜也不再多话,胖子仿佛心伤过度,垂着眼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楼道间呈现出一片诡异的安静。

  云城府衙的反应速度着实不慢,也就一盏茶的时间,在那大管事的带领下,七八名公人已经吆三喝四的闯了进来。

  领头的黄脸汉子看服色是府衙的一名捕头,和老掌柜是熟人,上来胡乱拱了拱手问道:“怎么回事?”

  老掌柜苦笑道:“这位尊客的把兄不知为何死于楼中客房,因而有劳捕头大驾了。”

  捕头叫做冯凌家,云城府衙五名捕头之一,今儿个正在衙门当值,听了报案,便带人前来勘探,这会儿听得掌柜的一说,转过头来看着何胖子皱眉道:“既然你把兄无端死亡,为何不到衙门报案?”

  何胖子愣了愣,忽然想起什么来,眼睛一扫看到傻愣愣杵在那里的阿贵,牙齿一咬再次上前揪住,这才愁眉苦脸的告罪道:“大人明鉴,非是小人不去报案,只是小人心伤盟兄之死,又知凶手其人,因而失了分寸,还望大人恕罪!”

  “凶手就是他?”冯捕头看了看面色苍白的阿贵,撇撇嘴道:“你亲眼所见?”

  “不不!”何胖子怔了怔忙摆手道:“小人并未亲见!”

  冯捕头面色变得难看起来,眉头一挑喝道:“大胆!正所谓捉奸捉双、拿贼拿脏!你既未亲见,怎可胡乱断言?你可有证据?”

  “小人也无证据!”何胖子摇摇头,偷眼看捕头脸色更加阴郁,忙快言快语的接口道:“只是,早间把兄尚安然无事,这午间小憩便一睡不醒,此间别无他人进出,就是这个小二来过!凶手不是他是谁!”

  风华一怔,忍不住摇摇头,心中直喊荒唐!

  冯捕头毕竟是职业关系,眼神锐利至极,眼角看到风华摇头,嘴角蔑笑,偏了偏脑袋闷声问道:“那小二,你摇头做什么?”

  风华有些诧异于对方的敏锐,却不是个怕事的人,既然人家问,自己有啥不好说的?

  “回这位大人,小子只是听闻这位客人言语好笑,一时不敢苟同而已。”

  不卑不亢的态度让对方眼前一亮,冯捕头下意识的放缓声音问道:“你且说说哪里可笑?”

  风华点点头,看了一眼皱眉不语的何胖子,飒然一笑慢声说道:“世人皆知,人之生老病死乃是天地间不可逆转的规律,而这位客人的把兄死在小憩之后的床上,至少表面没有任何伤痕,客人也未做过任何检查,却是一口断定乃是他杀,岂不好笑?”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即便是冯捕头也向胖子投去疑惑的目光。

  何胖子脸色却未有丝毫变化,只是眉头挑了挑,深深看了风华一眼,转身对着捕头一揖道:“是小人孟浪了,只是心伤于把兄身死,且数年交往间并未曾闻及把兄患有任何疾病,因而草率断言把兄乃是为人所害。大人恕罪!”

  何胖子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风华一怔不再多言,冯捕头摇摇头,思索片刻才说道:“且莫要妄下断言,看仵作验尸结果再说吧。”

  在众人说话的时候,早有捕快带着仵作进入房间验尸,勘察房内痕迹。众人默然不再多话,只能静静候着。

  不多时,仵作出门对着捕头一礼道:“大人,验尸已毕!”说着,递上尸格。

  风华远远瞟了一眼,自然知道所谓尸格,也就是那世的尸体检验报告单了。

  冯捕头接过细细看了片刻,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忽而摇摇头吐气开声道:“李仵作,可能确定?”

  李仵作点点头道:“尸体外无伤痕,口鼻间却有已然干涸的血迹,呈黑褐色,并有极淡的腥臭味!因此可以断定,死者乃是中毒而亡!”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张姓男子果然是非正常死亡!众人一时面面相觑,阿贵更是吓得直接瘫软在地上。

  “来啊!将尸体与苦主,还有疑犯全部押回府衙候审!”冯捕头脸色一黑下了命令,待手下人将锁链套上瘫软的阿贵后,忽然皱眉伸手点了点风华道:“这位小二哥,一同前去候审吧!”

  风华眉眼一跳,忽然笑道:“大人此乃何意?莫不是以为我琼楼伙计下毒害了这位客人?”

  不耐烦的挥挥手,冯捕头冷冷的说道:“既然有人举首,本捕头自然要查个分明,至于你,且随本捕走上一趟,是非清白,自有大人公断!”

  风华明白,自己方才的多话,让这个捕头多少生出了一丝疑虑,这会儿仵作验出死者是被毒死的,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疑点了。

  默然点头,风华也不多话。倒是冯捕头不知道想些什么,阻止了手下要将他也锁上的动作,又转头对着老掌柜笑道:“事发你琼楼之中,掌柜的也随我等走上一趟吧!”

  掌柜点头暗叹,回身对着几位管事交代了几句,知道这趟衙门是非去不可了。

  “带一众人等回衙!留人看守此房,若有硬闯此地着,一律拿下下狱!走!”

  一句断喝,琼楼上下笼罩起一丝乌云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