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从来没有想过要从酿酒这方面入手赚钱,当初在灵岛的时候,他不缺钱也用不上钱,自然也从未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如今因为成羽卿的事情搞出了这么一个蒸馏酒的玩意儿,风华也不过当作游戏之做,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其中巨大的利益。

  成羽卿深知其中的利益之巨,见风华毫无保留的将全套蒸馏工具及工艺交付给她,心中感动之余不免力邀他以酿酒法入股乾坤商号,风华只是笑笑摇头,坚辞不受。

  成大小姐无奈,只得吩咐成慧芷将之折合成酒楼股份暂且记下,由成家代为保管,以为不时之需。

  风华无可无不可,倒是借此机会提出了一个要求,哪知道这个要求一提出来,又让俩女一阵目瞪口呆。

  风华要去做小二?!

  成羽卿心里固然诧异,却是以为自己先前行事言语过于刻薄冷淡,惹得他用这样的方式来对抗,心里倒是多了几丝歉疚,再想到断酒如此大的事情,几乎将成家送入绝境之际,却被他轻描淡写的破了,反倒是让自己升起一丝看客不过瘾的古怪感觉来。

  纵然见多了尔虞我诈,这一刻念及他的好,不免有些黯然,转而又有些不岔:他宁愿去酒楼做个位分卑下的店小二,都不愿意留在成府吗?

  成慧芷毕竟比大小姐接触风华的时间长了些,多少了解对方骨子里那种固执与倔强,还有一种让人看不清道不明的自矜,淡淡的,却是沁人脑海。

  暗自叹了一声,多少有些猜出风华的想法,只是心底也有些涩然,一个成府的有功之臣,反倒要栖身酒楼操持贱役,知道的人明白是他自己的选择,不知道的还当成府上下刻薄寡恩呢!

  风华倒是没有想到俩人会有如此多的犹疑与感慨,即便知道了,多半也不会当回事,店小二嘛!不就是那世里的酒店服务员?百业千工,总是要有人去操持的,何况自己只是一时无聊,前去混混日子等待着登台演戏大功告成就各奔东西了,留在成府面对大小姐这鲜嫩可口的水蜜桃却是只能看不能吃,猫爪挠心一般,还不如离远些的好。

  再说了,以琼楼如今的声势地位,放在那世里,怎么着也是个五星大酒店吧?五星酒店服务员,有啥不能接受的?

  风华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正所谓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究其原因,无外乎八卦功力深厚,流言蜚语漫天,南来北往的事情见多听多,也正合了他的心意。

  成羽卿和管家无辙,分别表示了一番感激与不安,再带上一丝小小的幽怨,终究还是将风华送到了琼楼,换上了浅蓝色的短衫,头上罩起无耳青帽,成了一名光荣的小二哥。

  当然,其间成大管家免不得要千叮咛万嘱咐琼楼的大掌柜,隐隐的透了下风华的身份,让他不得慢待。却也让老掌柜腹诽之余不免头痛起来。

  这位爷究竟要干什么?

  风华终究没有兴风作浪让人难堪的不良嗜好,在琼楼的日子一晃就是好几天,每日里也是勤快无比,擦桌子抹板凳,端茶送水上菜添饭的做的头头是道,再加上伶牙俐齿的,上上下下的关系处理得很不错,也让一开始就如临大敌的老掌柜彻底放心,看向风华的眼神多了几分赞叹,还有一分惋惜。

  多好的小二苗子啊!你瞧瞧!人家那能说会道的,酒楼生意都跟着上涨了不少!可惜啊,可惜!

  一旁听到掌柜小声嘀咕的帐房心中暗笑,老掌柜怕是老糊涂了,这小子是府里出来历练的管事,哪会在酒楼里干一辈子?再能干的小二……也升不成老大啊!

  为了掩饰身份,风华对外只说是成府的管事,年轻资历难堪大任,因此被管家送来历练,倒也没有人怀疑,整个琼楼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也就一个老掌柜而已。

  这一日正是午后最为清闲的时候,风华瞅个空子,钻到厨房里亲手整治了俩个小菜,又不知道从哪里寻摸出一小坛子酒,就这么正大光明的在后院里找了个石桌子摆了开来,唤上于自己极为相熟的小二阿贵来。

  阿贵看样子也才是十五六的大小子,正是贪吃的年龄,一看风华又开始犒劳上了,不禁吐了下舌头跑过来坐下,急乎乎的挟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风哥,你又偷吃了!”

  风华斜了他一眼,不慌不忙的一杯酒入喉,这才不怀好意的笑道:“好像你也有份儿吧?”

  阿贵嘿嘿一乐,话是这么说,却是压根儿不怕,他心里也清楚,虽说也隐约听说他是成府一个不入流的管事送来历练的,可按道理也不该这么嚣张的大模大样隔三岔五的弄菜治酒,可也就邪门了,这老掌柜不管不问也就罢了,几个酒楼里平日阴酸刻薄的大管事也愣是装作看不见。

  这小子还有事无事的叫上这个邀上那位的,也不知道一个小二哥哪里来这么大的底气。

  阿贵是个疏懒的性子,左右想不明白,干脆也不多想,每每风华叫上他的时候,他倒是显得极为自在,吃喝一点都不比别人慢。

  风华也是喜欢这小子纯性子,因而在这琼楼里,倒和阿贵处得很是不错。

  俩人正美滋滋的吃喝着,就听到前院大堂里发了一声喊,忽然间就嘈杂起来。

  风华一愣,皱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叹着气好笑的看着还在胡吃海塞的阿贵道:“吃这么快也不怕噎死你!看午间你也没少吃啊,怎么总一副饿死鬼投胎似的?”

  阿贵依旧傻傻一乐,倒了一杯酒将口中肉食咽了下去,颇为机灵的站了起来笑着说:“谁知道呢,这年把总觉得老是吃不饱,可咋吃都不胖……前面这么怎么了?”

  风华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收拾好杯盏,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能有啥事?左右不过哪个客人不满意了,楼上雅间不是还有几位客人一直没有下来吗?估摸着喝到这会儿也醉得不成样子了,怕是和楼里的伙计们起了什么冲突吧?”

  阿贵习惯性的点头,也不多话,快步冲到了大堂。

  “就是他!”

  还没等反应过来,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就冲到了阿贵的身前,一把抓住阿贵的胳膊叫嚷起来:“凶手肯定就是这小子!”

  落在后面的风华眉头一皱,凶手?本以为是酒后失德的客人闹事,这会子怎么扯上了凶手了?

  此时老掌柜也被惊动了,一边安抚着那个满脸悲愤的胖子,一边示意围观的活计们往后靠了靠,这才轻言细语满面带笑的问道:“尊客,老朽忝为本楼的掌柜,要是小子们有什么冲撞无礼的地方,老朽代为赔罪!”

  “赔罪?”那胖子满面涨红,恨恨的嚷道:“人死了赔罪就有用了?”

  风华心里一咯噔,这才模糊想起,这胖子前日和一人同住琼楼,如今此人满面悲愤,又说什么死了人,那同伴却又不见,莫不是……

  老掌柜显然也没有想到出了这么回事,好在也是见多识广的老家伙,面色一凝沉声说道:“尊客且慢,何人死了?”

  “我那兄长!如今突然死在你家客房之中!”

  老掌柜心头一寒,自己酒楼打尖住宿皆有,按这么说,胖子所谓兄长死于琼楼,这乐子可就大了。

  {R酷匠;网Js永{P久i免|费SM看小说

  “尊客少怒节哀!”老掌柜微驼的后背挺了挺,扫了一眼满脸迷茫惊愕的阿贵皱眉道:“老朽昏聩,但不知令兄何时身亡?如今尸体安在?却又为何指认我楼中伙计为凶手?”

  风华心中暗赞一声老掌柜果然厉害,闻听这么大事,依然不慌不乱,问话条理分明。

  胖子手上紧了紧,拽起阿贵就往楼上走去:“且随我来!”

  众人鼓噪的就要上楼,老掌柜抬手压了压,眼光扫过一众伙计管事,伸手点了几个大管事,犹疑了下又小声请风华一同上楼,其余众人,且各按职司,不得有丝毫混乱。

  风华也是好奇,老掌柜让自己一同上去,自然乐得应承,随着众人就来到了那客人居住的房间。

  胖子和那兄长居住的是一件甲字房,室内布置豪奢,乃是独门独院的三进套房,搁那世总也算的上五星酒店豪华套房的意思了。

  打开东进房门,只见一个身材瘦弱、面目黝黑的中年汉子躺在床上不言不动,以风华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