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是你的酒

  祖业之守,在德不在险,在宽不在严。

  这是挂在成府正堂的一副手书,书法遒劲有力,张弛有度,虽不是名家手笔,倒也功力不凡。

  据说这幅字是出自成老爷子之手,成老爷子虽是商贾出身,却自幼酷爱书法,几十年如一日浸淫下来,端的不同凡响。

  风华不懂字,却也看得出好坏,起码看得顺眼不顺眼他是知道的。看着悬挂壁上这幅大气磅礴的书法,风华不禁有些感慨,祖业之守便如同江山之守,宽以待人,以德为先便是其中不二法门,可万事说来容易,做来却是难上加难啊。

  成家的乾坤商号在业内历来有着驭下以宽、德为立身之本的美誉,谁又能想到,表面的风光下却也危机四伏,如今后防洞开,眨眼间到了水深火热之境。

  成羽卿一行去得匆忙,回来得也快。甫一进门,无聊得四处转悠的风华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俩张布满寒霜的俏脸,看来此行并不如人意。

  “嗨!”虽是看出俩人心情不是很美好,风华还是伸出手摇了摇打了个招呼,打小大人就教导我们要懂礼貌不是:“怎么样?还顺利吗?”

  成大小姐瞥了他一眼,面色冷然并不答话,倒是成管家点了点头,看了大小姐一眼,看她没什么表示,这才叹了口气道:“无法挽回,万老爷子避而不见,只给了四个字的答复。”

  “什么?”

  “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难道万家是受人指使?”风华摸了摸鼻子,皱眉喃喃道。

  成慧芷点点头再摇摇头,黛眉皱得更深,成家基业自打老爷子去了之后开始还算顺风顺水,一直没有出现过太大的问题,偶然有之,也被大小姐铁腕施压下去。这年把却大不如前,大大小小的事情接二连三的跳了出来。

  如今这件事分明有着幕后黑手在操纵,目的何在?是要搞垮成家还是别有所图,目前谁都不知道。且不说别的,眼前这一关该如何度过?

  “大小姐,要不……奴家带人出关一趟?”不再理会一脸好奇的风华,成慧芷转头说道。

  成大小姐闻言眸子一亮,脚下一顿急声道:“你是说关外巴哈族人?烈风酒?此酒入口辛辣如火,倒也算得上是天下美酒之一,用来代替……唔!不妥!”

  好像想到些什么,成羽卿摇摇头缓缓坐了下来接着说道:“烈风酒或可与酒坑酒拼上一拼,但世人皆知,烈风酒向不出关,只有每年朝贡我朝才有那么一些流入中原,此其一也。其次,即便你能从巴哈族人手中重金购得烈风酒,可时间不等人啊!”

  大夏王朝地处内陆东部,商队若要出关,一来一去紧着时间来也得俩月之久,琼楼存酒只够支撑一月,如何撑得到俩月之后。而没有了美酒的琼楼又算什么第一名楼?

  成慧芷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话一出口便摇了摇头。

  “两位,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如何?”

  看着一大一小俩位堪称绝色的美女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样子,风华还是忍不住主动开了口,心中虽然依然对她们先前的无视不满,可谁叫咱心肠好,喜欢助人为乐呢。见死不救不道德,见美女有难不援手那就是缺德了。

  你?大小姐和管家对视了一眼,眼中掩饰不住的疑惑:“不知风兄有何妙招?”

  “天下美酒数不胜数,又岂止区区一个酒坑酒?琼楼可以用其他酒来替代嘛!”

  “其他酒?难道是风兄自酿的美酒?”成羽卿显然还记得去拜访万老爷子前风华说的那番狂话,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不错!”风华回答的斩钉截铁。

  成羽卿眼神古怪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脸上似笑非笑道:“也罢,死马暂当活马医吧,风兄尽管一试。却不知风兄还有这般本事,小妹佩服!”

  嘴上说得好听,却哪里是什么佩服啊,成大小姐的眼中分明布满了无奈与怀疑。

  风华也不多说,随意拱手一礼转身而去,正所谓眼见为实,与其在这里吹得天花乱坠,还不如早早的酿出美酒用事实来证明。

  酷√匠网、p正1.版^首#Z发

  他品过酒坑酒,无非是酒质清纯了一些,浓度比如今的酒高了一些,想来是万老爷子在大洋彼岸学了些什么酒水提纯的办法,回来后将原有的酒水经过提纯就变作新的佳酿了。这技术,咱也会,不但会,还比你万老头掌握的好!

  成家也有自己的小规模酿酒作坊,酒水也是供应酒楼和府中所用,虽与酒坑酒相去甚远,却也担负着酒楼平民档次供酒的重任。按着风华的要求,成管家便将他安排至酒坊住下,并且吩咐了下去,除正常酿酒工作外,一切行止皆听他调派。

  花了七八天的时间,依着记忆中的方法,风华找铁匠打造了一套酒具,然后再蒸煮粮食,拌匀酒曲,密封好,等待发酵。每日查看酒糟温度,时时关注酒糟情况。

  终于过了数日,那酒糟吃起来略带甜味,便又将酒糟蒸煮。一根铁皮管子在锅盖顶上接通,蒸出来的蒸汽便顺着铁管子到冷却罐中,在冷却罐中冷却之后,便化作美酒汩汩流出。

  这便是后世以蒸馏法提纯的粮食酒了,倒入碗中细看晶莹如水,酒香醇厚,喝在嘴中,犹如烈火,估摸着比得上后世四五十度的酒了。

  初时还日日前来关注风华的成大小姐来了俩次之后便不再踏足其间,看着初始一直无事可做,负手晃荡的风华,大小姐唯有叹气的份儿,也不再将原本就渺茫的希望放在他身上了。

  等到接到下人来报,匆忙出来正看到风华抱着个小酒坛子一摇一摆的进了成府大厅,成羽卿终究还是忍不住刺了他一句:“风兄可是为小妹送酒而来?”

  “咦?大小姐果然聪慧,也不用掐指便能算到我的来意,了不得!不得了!”风华故作惊讶的一挑大拇指,笑嘻嘻的将坛子放到茶案上,一撩衣袂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成羽卿一脸无奈,哭笑不得,明明知道他是个油盐不进的厚脸皮,自己这不没事找事吗?还掐指,自己又不是算命先生!

  风华扫了一眼满脸郁闷无奈的成大小姐,心中暗笑,小丫头和我斗,非整的你没了脾气不可!

  “大小姐且先来尝尝我酿的酒再做道理。”风华揭开坛口的泥封,瞬间一股浓烈的酒香弥漫了整个大厅。

  成羽卿悚然动容,忽的站了起来,顺手取过案上的茶盏,泼去里面的残茶,快步走了过来。

  “这,这是酒?”轻轻的倒下一茶盏酒出来,看着透明如水的酒,成大小姐不由吃惊的问道。

  看见风华点点头,成羽卿急忙的端起茶盏,脖子一扬灌了一口,但觉口中全是火辣辣的感觉,酒水顺着咽喉而下,犹如一团烈火冲入胃中,整个胃忽地灼热起来,俏脸霎时飞起一片嫣红,一直身子,只觉酒气反冲而上,直达天灵,整个身体都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好烈的酒!”终究还是忍不住呛咳起来,带着一抹泪花,成羽卿轻轻抚了抚颤巍巍的胸口,狠狠喘了几口气才说道:“果然好酒!风兄,你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风华含笑不语,成羽卿明白过来似的拍拍前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风兄勿怪,小妹是喜蒙了心,唐突了!”

  风华摇摇头笑道:“依大小姐看,这酒比酒坑酒如何?”

  “一脉相承!”成羽卿一扬袖子,目射异彩道:“却胜它多矣!”

  “可能代替琼楼玉液?”

  “自然!正如风兄所言,此酒一出,谁与争锋!”

  “那便好!”风华耸耸肩,转身大步而去。

  “风兄!”成羽卿一愣,急忙追了上去:“这、这……你的酒!”

  开了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如此佳酿,相信得之便能成就一番大事业,琼楼危机自然也就过去了,可是,这可恶的家伙居然一言不发转头就走,这要自己怎么办?难不成还要自己求他不成?

  成羽卿急了,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幸好临机一动,抱起案上酒坛喊道:“你的酒!”

  风华不紧不慢的走到照壁旁,耳闻大小姐呼喊,这才慢悠悠的转过头来,露出一口白牙对着她笑道:“是你的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