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断酒

  虽然初见不过几个时辰,如今的成羽卿对风华的了解已经更进了一个层次,要说这人就是天生的贱骨头,不能给他一点点的好脸色,厚着脸皮得寸进尺打蛇随棍上的本事他玩得炉火纯青,最为关键的是,这家伙好像就不知道什么叫分寸。

  听得出来风华话语中带着一丝调笑的调侃,有心要发怒的成羽卿一抬头,却发现风华眼神清明,没有流露出丝毫猥亵之意,不由一怔,随即恍然,这小子嘴皮子利索,口花花的调笑,怕也是习惯使然。

  明白过来的成羽卿也不去计较,浅浅一笑带过话题,倒让风华一时感觉有些无趣。这就如同高手对决,你使出一记妙招,对方却弃剑不战,那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比猫爪挠心还要难过。

  酷s匠网唯‘一正^b版+M,…其'他都AA是L*盗{版(x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灵岛风情,亦或是说说成家行商所至天南地北的各处风土人情,然而俩人终究是初识,又是一对有着这么一个古怪关系的年轻男女,气氛不免有些尴尬,谈论间,渐渐有些词穷起来。

  正左顾右盼间,成府女管家成慧芷忽然匆匆闯了进来,一脸凝重的在成羽卿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见到成管家进来,原本悄悄松了一口气的成羽卿闻言脸色一紧,忍不住开口问道:“此事可能确定?”

  “是的大小姐,”成慧芷郑重的点点头,瞟了一眼风华欲言又止。

  成羽卿眉头一皱,成管家这一手可有些上不得台面了,既然不想让风华知道,你就不该当着他面与自己耳语,即便如此,在自己脱口询问的情况下,你更不该摆出一副法不传六耳的样子,这不让自己为难嘛。

  看了一眼无动于衷反一脸兴趣盎然的风华,成羽卿心中微微有些恚怒,说来你小子也不识趣,看这样子还不知道回避?

  “此间都不是外人,有事但说无妨。”成羽卿无奈的开口吩咐道。

  成慧芷嘴角抽了抽,这一路她是领教过了风华的厚脸皮,见他端坐不动没有丝毫回避的意思,她就知道自己刚才那个眼神是多余的了。

  “回大小姐,琼楼玉液目前存酒已不足百坛,而万老爷子已正式照会成府,自下月始,酒坑不再供应成府酒水……”

  “可曾派人前往查探原因?”

  “方才奴家接到琼楼传来的消息已经亲自去过万家酒坑,万老爷子并未出面,万二爷见了奴家,却未言明原因,口中含糊似有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哼!”成羽卿粉脸一寒:“万家与我成家在酒水供应上可是定了契约的,说不供应就不供应?”

  “万二爷已按契约上割付了违约金……”成慧芷神色黯然的接口道。

  成羽卿闻言一愣,忍不住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来回踱起步子来,心中有些惊叹,这万家好大的手笔!

  万家与成家算得上是世交,万老爷子与如今已然过世的成老爷子年轻时便一起走南闯北,后来成老爷子接掌了成家基业,终日忙得焦头烂额,一起闯荡在外的日子日渐稀少。而万老爷子却不知如何心血来潮,孤身远渡重洋,数年后回来,却学了一身酿酒的绝佳技艺,在大夏朝三年一度的美酒大赛中一举夺得天下第一酒的桂冠,被大夏皇室钦点为贡酒,因此万老爷子也就此创立下了如今号为酒坑的不世基业。

  彼时天下酒水多为曲酒,酒质混浊,味道甘甜,度数很低,入口的感觉有些像是醪糟。时人大碗饮酒以为豪爽,量大者三五碗尚行走自如。

  自万家酒坑出酒后,一改酒水绵软醇和的特质,入口如火烧一般,酒气直冲天灵,量大者也不过碗酒即倒了。

  自此,万家酒坑酒为天下酒中之冠,除了部分供应皇室之外,余酒皆被各大酒楼重金购去,一坛酒坑酒,引得文人墨客、豪侠猛士趋之若鹜,酒楼生意想不火爆都不行。

  因为俩家老爷子有着这么一层关系,万家酒坑的酒一向是优先供应成家琼楼及其余各地几座大酒楼所用,只有不及百分之一流入其他大小商户之手。

  而琼楼也凭借着酒坑酒,后来改名为琼楼玉液酒而名声大噪,再加上皇家御厨坐镇琼楼,双管齐下,华夏第一楼的名头想不戴都不行了。

  如今万家突然停止供应酒坑酒,并不惜为此付出酒价十倍的违约金,这不能不让成羽卿提高了警惕。

  要知道,如今一坛酒坑酒市价已达到十两白银,而一年酒坑供应成家的是一千坛,如今供应过半,还余下五百坛酒未曾供应,按照契约,万家需为此付出未供应酒水市价十倍作为赔偿!

  十倍,算下来也就是五万两白银!

  而这个数字又代表了什么?

  十两白银相当于一个普通五口之家一年的收入总和,相当于一个县衙衙役年半的薪资,如今的县太爷,年俸也不过五十两白银而已。

  万老爷子主动的一下子就赔偿出去县太爷一千年的收入总和,这不让人觉得有些怪异吗?

  一旁的风华也听出来事情的不合情理,忍不住开口道:“既如此,不用他家酒水便是,开酒楼的还怕进不到酒?”

  成府俩人闻言一起转过头来,望向他的那眼神……怎么如同看白痴一般?

  风华瞬间反应过来,暗骂自己猪脑子,要是别家也有这般品质的酒,这酒也就不值钱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风华忽然心中一动,记忆中自己好似喝过不同如今这般的酒,好像就是在那个至今仍让自己分辨不得真假的异世。

  “快取一坛子泥坑酒来!”想到这里,风华有些兴奋起来,自己不但记得那世酒的味道,甚至还知道那种酒的酿造工艺,不如先看看这泥坑酒究竟是个什么样再做定夺!

  成府俩人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吩咐人送上酒来,忍不住对视了一眼,眼神中满是无奈与疑惑,这小子难不成是个酒鬼?还是个没心没肺的酒鬼?

  风华也懒得去理会她们,见酒送了上来,忙拍开酒坛泥封,找了个粗瓷大碗满满的倒上一碗,细细的看了看闻了闻,然后端碗就唇抿了几口,这才喜动颜色哈哈笑道:“果然好酒!”

  俩女闻言绝倒,成管家气得忍不住就要开骂,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这小子还这么不着调?谁不知道酒坑酒好,还要你来赞这么一嗓子?

  正要发怒,不想风华忽然将碗往桌子上一扔,撇着嘴一脸不屑接道:“吾酒不出,谁与争锋?此酒虽好,终究不是酒中至尊矣!”

  话声一落,众人的表情可就丰富起来,成管家是一脸的骇然,知道这小子能吹,却不知道他怎么恬不知耻的吹嘘,堂堂贡酒,天下酒客公认的第一酒咋就不如他的酒了?说来自己在灵岛也喝过岛上的酒啊,感觉比普通酒馆的酒还不如呢。

  成羽卿却是眼神一亮,万家突然来这么一手,确实是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余下的一百坛子酒至多撑上一个月,一个月后琼楼断了琼楼玉液酒,那琼楼又怎么能叫做琼楼?不加盐的美味,烧制得再好终究还是缺了那份感觉。没有了琼楼玉液的琼楼,很快就会从华夏第一楼的宝座上跌落云端。

  这是成羽卿万万不能接受的,且不说成家的面子往哪里搁,但说琼楼每年给成家带来的收益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琼楼是老爷子一手创立而登顶的,如今传到自己手上不过数年就落得败落的惨状,日后九泉之下又如何面对老爷子呢?

  至于成府的下人们听到风华这句狂妄至极的话就没有这么想的多了,不过是信者仰慕,疑者鄙视罢了。

  “风、风兄!你是说你有比酒坑酒更好的酒?”成羽卿俏脸晕红,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满是期盼。

  “呃,我没有!”风华挠挠头,看着成大小姐如此殷切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声回道。

  成慧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心中暗骂这小子会吹牛却不会圆谎,一句话就露了底牌,真比朽木好不到哪里去!

  成大小姐愣了愣,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定定的看着一脸纯洁真诚样儿的风华,嘴唇微微动了动,却是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我虽没有这酒,但我会酿啊!”风华得意洋洋的向着成管家挤了挤眼睛笑着接道。

  成慧芷干脆利落的啐了一声,相信你?岂止母猪能上树,母鸡都能游泳了!

  成羽卿却还是愣愣的,半晌才叹了口气,忽然转身吩咐道:“备车,去万府!”

  说完,也不理风华,径自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