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看着吃不着

  成家乃是商界翘楚,成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就极重享受,因此成府内外布置的极为豪奢,一切建筑装饰在不逾制的前提下都做到了极致,用穷奢极欲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风华倒不想评价别人的生活该当如何,只是呆惯了孤岛,所见所想自然与此无法相比,一时间有些惊诧,有些感慨而已。

  转过前厅,又七拐八绕的行了片刻,成慧芷才带着他进了一间不大不小的会客厅。与正堂的会客厅不同的是,这间小了许多的厅堂明显的更加符合主人、或者说成大小姐的气质,简洁明朗,庄重大气,并没有正堂会客大厅那许多附庸风雅的豪奢布置,却更让人感觉自在许多。

  风华心中了然,成大小姐将会面的地点放在了小会客厅里,其实是变相的表明了一种诚意。一般来说,大户人家的会客地点都有好几个,一般来往拜访的场面人物自然是放在正厅大堂,而小会客厅往往在庭院深处,更具私密性,能在这里会面的,都是一些至亲好友。

  成大小姐在这里会面,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风华心中暗叹,果然是个玲珑至极的女子,仅仅一个会客地点的选择,便明白这个女子的七巧心肝儿,温润得如春风细雨一般。

  下人上了茶,成管家略坐了片刻便推脱有事告辞出去,至于成二小姐,扬着脑袋看都不看风华一眼,和姐姐打了个招呼,蹦蹦跳跳的转进内院而去。

  看着风华有些诧异的目光随着远去的二小姐的背影,成羽卿忽然开口道:“风公子是否有话要说?”

  风华一愕,没想到成羽卿的反应如此的敏锐,自己的眼神不过多停留了片刻,她便察觉到了。斟酌了下词语,这才缓缓开口道:“也没什么,大小姐知道在下久居荒岛,在许多事情上都有些懵懂无知,适才见二小姐行走……”

  成羽卿恍然,原来是因为见小妹行路带风,身形跳脱,故而面带疑惑。

  这倒不怪风华疑惑,成家虽是商贾,却也是响当当的大户人家,筵上往来,不乏公卿。对于儿女,特别是女孩子的教育,应该是极其严格的。

  “舍妹年幼,少读经书,失礼之处还望公子海涵。”这里所说的经书自然不是佛门经卷之类的,而泛指的《女戒》、《闺训》一类的女子学习仪容德性的书文。

  成羽卿避重而就轻,妹妹丝毫没有一个女孩子该有的矜持与文静,整天蹦蹦跳跳的,虽是少女的活泼天性,可终究有违女仪之说,这也让成羽卿颇为头疼。

  母亲病逝的早,父亲常年累月经商在外,虽曾请过官府中的女教习隔三岔五的入府教化,但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十来岁的少女性格活泼好动,行走间无不带着一份青春洋溢的气息,孩子天性,又岂是一时半会儿能改得了的。

  随后成老爷子仙逝,二小姐更是没了拘束,虽还是整日里随着府中老嬷嬷学习些女子规仪,然而活泼的天性却越发张扬起来。

  “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语莫掀唇。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女论语》中自有女子处世立身之典范,然舍妹……我这个做姐姐的,终究舍不得让自己的妹妹变作一个木偶般毫无生气的人儿,教之不严,倒是小女子的过错了。”

  风华这才明白成羽卿为何对自己的眼神如此敏感,毕竟这个时代再如何开明,终究不如后世那般,女子言行坐卧自有一套仪范,逾越了,可是关系门风的大问题了。

  “大小姐此言差矣,人之天性,岂能受后天成规死律束缚?二小姐年幼,正是天真好动的年龄,不过是行走间快了些,步伐迈得急了些,实乃人之常情,说来又不是什么辱没门楣宗族的事情,当不得如此认真。”

  成羽卿点点头,心道:这丫头又岂止是走得快了些,步子大了些?整日里跳上蹿下的比男孩子还淘气些!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说,纤手微抬请茶,轻描淡写的转过了话题:“公子此次愿离岛施以援手,奴家感铭五内。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用到我乾坤商号的地方,成家上下静候差遣!”

  乾坤商号,也就是成家行商对外打出的名号了。

  风华也不跟她矫情,这时候说什么客气话实在没有意义,要不是老爷子说风家欠了成家天大的人情,风华才不想来趟这门子莫名其妙的浑水,如今他只想早些完事早些离开,虽然成大小姐国色天香、美艳不似凡尘中人,但这终究不是自己的菜,一起待久了,难免生出些依依不舍的感觉,何苦呢?

  更何况人家大小姐把话说得漂亮至极,风华还能说什么呢。

  “大小姐,说来你我俩家不是外人,无须客套,若是大小姐此刻不忙,不妨将你的计划细细告诉于我,我也好有个准备。”深知打蛇随棍上的道理,风华言语间已经不着痕迹的将自称改成了我字,他不喜欢那种自谦的过份的自称。

  成羽卿面色不变,却暗自点了点头,这个男人看上去有些不着调,却能很好的掌握分寸,这未尝不是一种本事。

  顿了片刻,成大小姐似乎在考虑如何组织言语,眼神凝于一隅,脸色也有些沉重起来。

  风华暗暗叹了口气,这样的女人虽是天之娇女,容貌财富集于一身,可毕竟是个女子,很多地方比不得男人,却终究活的太累啊。

  成羽卿对于史沛这一手的破局是中规中矩,并没有剑走偏锋,用了一个大家都看得出来却又行之有效的办法:身有所属。

  而这个所属人,自然就是风华了。

  依着成羽卿的想法,史沛或者说史家此刻怕是多多少少收到了一些风声,毕竟史家就是云城的实际主宰,就是云城的土皇帝,对于成家的这些小动作,他们又如何不会明白。

  而成大小姐要的也不过是个过场,一个含蓄表达自己意愿和想法的借口而已。

  我成大小姐为了躲避你史沛,连找人冒充未婚夫的手法都玩出来了,若是再不知趣,他也不配称做云城大公子了。

  E酷匠网"@首发

  “好吧,既然大小姐都安排好了,我照领吩咐就是,只不知道这史大公子什么时候登门?”风华有些无奈,这法子看着有些儿戏,他却知道极为管用,闹这么一出,不管史家为了面子还是里子的都不会再与成家结百年之好了,这事儿场面上也就算过去了。

  史家或许一时半会儿顾及着成家在云城的影响力而强咽苦果,但是风华绝对会成为史家恨之入骨而除之后快的人。

  要知道,史家想联姻成府,又岂是完全为了成大小姐的美色?成羽卿艳绝天下固然是其一,成家富可敌国的资产和人脉才是史家眼中的重中之重!

  这些,初入内陆的风华自然是不清楚的,虽然也知道得罪一个有着如此强硬背景的花花公子是如何的不明智,可已经答应人家了,还能怎么办呢?人无信不立,这是他秉持的为人基准。

  “史大公子月前入了京师拜寿,算着行程,这旬日内多半是会回来的。”成羽卿朱唇微微一抿,一抹粉色流光溢彩,看得风华一阵口干舌燥的。

  “这么说,自己还得呆上一段时日?”风华有些郁闷,闷在灵岛十年了,如今脚踏实地上了岸,本以为天空海阔,却不想还得羁绊一段时间。

  成羽卿看出风华脸色中小小的抗拒,心中不由有些好奇,这个男子终究是与别人不同的,虽也对着自己的容貌不时露出迷乱之色,却又好似巴不得早日离开一般……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心中疑惑着,嘴上忍不住抛出一块香饵:“这段时日,便请风兄安歇成府,风兄乃是人中之龙,小妹有幸,必将早晚讨教,以受益于万分。”

  耍了个小心眼儿,成羽卿也悄悄的改变了称呼。与如此国色朝夕相处,这小子岂不是要欣喜若狂?

  不想,风华听到这么一说,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嘴里嘀嘀咕咕道:“端碗红烧肉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却不让你吃,这不是折磨人嘛!还不如眼不见心不乱呢!”

  敢情,这小子郁闷的是看着吃不着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