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慧芷很是认真的道了歉,虽然那一脸的笑意看不出任何道歉的含义。

  风华郁闷着坐了一路的海船,再次郁闷的坐了一路的马车,此起彼伏的颠簸让他最终忍不住竖出了中指骂了一句,却随着马车停顿,尘埃落定而无话可说。

  “成姐,这就是目的地?”风华下了马车,深深呼吸了一口终于不带海风咸湿的气息的空气,转头问道。

  “公子!奴家可担不得如此称呼!”成慧芷黛眉微皱,自己比他大了好几岁,叫一声姐姐也不为过,然而对方却是大小姐的未婚夫婿,自己却是成家的管家,主仆有别。虽然这个未婚夫只是权宜上的称呼,但也不能乱了套啊。

  “那?”风华一脸为难的咂了咂嘴,小心翼翼的说道:“成姨?”

  D酷0匠p}网《永}l久免。W费z看7小2`说A

  成慧芷一窒,自己有这么老吗?不说是含苞待放的年纪,起码自己也是如花似玉的青春啊。而风华呢?看上去总也是个弱冠之年吧?比自己小不到哪里去,却称呼自己为姨,这小子真有点损了!

  看到成慧芷一脸的憋屈样子,风华没来由的心里一阵舒坦,一路上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问啥啥不知道,当少爷好欺负不是?那好吧,咱也欺负欺负你!

  风华窃笑着甩了甩额前足够长的头发,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以一种自以为帅气无比的姿势再毒蛇的加了一句:“要是您还是不喜欢这个称呼,小子我总不能叫您成奶奶吧?”

  成慧芷气得要吐血,好看至极的樱桃小嘴张了张,还没有说话,风华就一副惫懒的样子,笑的可恶至极:“还是叫你成姐吧。”

  有心想告诉他可以直接称呼自己成管家,成慧芷却不知道为什么生生压住要到嘴边的话,心中还在自我安慰着,姐姐么,倒也可以接受,毕竟自己比他长了几岁。

  想法是不错,却浑然忘记了这彼此的称呼是否合适。

  嘴角绽开一丝微笑,正要谦逊一番,不想风华又接了一句话:“你倒是无所谓,我怕把自己叫老了。”

  刀呢?!成慧芷一愣,牙根气得直痒痒,这家伙就是来消遣人的是吧?

  成慧芷如今终于知道,自己压根儿就不是眼前这个一脸腼腆假象的男子的对手,这是一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家伙,自己不过是习惯性的损了他几句,他却不依不饶的一直打击着自己,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说说不过他,不咸不淡、信手拈来的几句就让自己溃不成军,直至哑口无言,自己还说什么?要说打,成慧芷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这个依旧笑容满面的男孩子,虽然清秀俊朗一如邻家孩子,但是聪明如她又怎会忽略到他的来历?

  灵岛出来的,就是一个普通小兵,谁又敢小视于他?更何况这家伙是风满楼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风满楼是何许人?灵岛又是什么地方?也许这个大陆有太多太多人不知道,可是偏偏她成慧芷就很清楚,这是一个禁忌,一个足以让整个大夏王朝缄默的禁忌之所。

  成慧芷暗自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招惹上这个家伙?

  风华依旧一副一无所觉的样子,歪着脑袋浅浅的笑着,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丝戏谑之外莫名的意思。

  ……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成家大院儿到了。

  大院门外挺胸凸肚的站了两列青衣小帽的家丁,眼神凌厉,脸色傲然,要是腰间再悬上一把钢刀,风华甚至会以为到了哪里的衙门。一个商户人家的家丁也有如此气势,意料之外也让风华兴致大增。

  “公子可记住奴家的嘱咐?”下了马车,成慧芷有些不放心的再次回头确认了一下。

  “知道。”风华咧嘴露出一口的白牙笑道:“我只是来客串的,不会逾规的,这个你要相信我的职业道德。”

  成慧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还职业道德呢,你当你是舞台上的戏子?再说了,若是说你也有道德的话,自己岂不是圣人了?好在这些话只是自己想想而已,成慧芷明智的没有说出口,天知道这家伙的报复心有多重。

  收起脸上有些异样的神色,成慧芷神情一肃,领着风华旁若无人的自院门那块硕大的刻着‘成府’俩个黑底泥金大字的牌匾下走了进去。

  一路上遇到的家丁和丫鬟们无一不躬身施礼,没有丝毫懈怠之色,而成慧芷却是一脸淡然,仿佛没有看到一般昂首而去。这让风华心中有了一丝感慨,这女人,还是挺有范儿的嘛,当然,这个范儿,成大管家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是什么意思。

  绕过影壁直入大堂,风华还在东张西望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的时候,一声突兀至极的娇叱声传来:“你是谁?”

  风华吓了一跳,忙收回目光循声望去,一个梳着垂练髻的娇俏少女正站在正厅前歪着脑袋打量着他。

  风华顿感眼前一亮,只见这少女一身鹅黄色烟罗纱裙,裙裾上绣着雪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腰带下围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粉嘟嘟的俏脸上未施粉黛,眼睛大大的圆圆的,顾盼间灵动如春水。以风华眼神之好,甚至能看到光线下她脸上那淡粉色细细的绒毛,这还是个未长大的孩子啊!

  “你又是谁?”风华并未回答她的话,从对方的打扮与口气上隐约已经猜到眼前这个少女的身份,却还是故作茫然的问道。

  少女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丢了个眼色给一旁欲言又止的成慧芷,歪着脑袋双手负在背后,一对初具规模的小山丘顿显踪迹。迈着八字步,有一下没一下的踱着步子来到风华面前,温润如玉的小鼻子轻轻的皱了下,脸上似笑非笑的说道:“连我是谁你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应该知道的。”风华眉毛一挑:“显然,你不在其中。”

  “有点意思。”少女不紧不慢的绕着风华走了俩圈儿,忽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就是我未来的姐夫吧?”

  如今的风华知道,这个世界的礼教、男女之防并没有后世受到程朱理学影响,明清那般苛刻至变态的程度。女子并没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说法,抛头露面并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酒肆茶楼女子的身影也不为少。

  就如同成大小姐执掌整个成家商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也不见的有谁因为她的性别而说三道四。再说成慧芷,成家历兴衰五代的老家人,甚至比有些旁系成家宗族更为权势的成家一员,不也是以女子之身出任管家一职,抛头露面且不说,其中种种龌蹉又何足为外人道?

  这是一个开明的时代,有着封建王朝的固执,也有着后世六七十年代的摸石头过河式的探索与实践,这个时代,是大家的时代,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时代。

  可是,即便如此,固有的观念下,一个未出阁的千金小姐如此随意的拍打一个陌生男子的肩膀,这算不上骇人听闻,却也能让人目瞪口呆了。

  风华也是一愣,没想到这少女如此的大大咧咧,好在前世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也仅仅是愣了一下,随即恢复自然,笑了笑道:“成二小姐?”

  成二小姐点点头:“还不算笨!”

  风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你都喊姐夫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那不是笨,那是白痴。

  “未来的妻妹?”

  成二小姐显然还不适应,或者压根儿就有些排斥这个称呼,好看的柳叶黛眉皱了起来,还未开口,风华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二小姐可知道乡下人家对于妻妹还有一种称呼吗?”

  “哦?这却不知。”

  “乡下人家也叫小姨子。”

  成二小姐点点头,这称呼并非罕见,她自然是听说过的。

  “那二小姐可曾听说一句俚语?”

  “什么?”成二小姐的兴致来了,眼神亮了起来。

  直觉的,成慧芷有种不好的感觉,这小子那双贼眼似笑非笑的,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儿来,正要阻止,风华已经笑嘻嘻的开了口。

  “人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姨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成二小姐呆住了,成慧芷也愣住了,就连伺候在旁的家丁丫鬟们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初次见面就调戏未来的妻妹,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