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终究还是坐上了离岛的船,虽然他口口声声的父在不远离,不过还是在老爷子一瞪眼间彻底的瓦解了。

  成管家依旧笑的云淡风轻,仿佛求人办事的不是她,这让风华很是郁闷,难免就慷慨激昂起来。

  “不去,正所谓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在灵岛咱好歹也是一小衙内,凭啥巴巴的跑去做人家官人?再说了,这上杆子的买卖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说不准儿新娘子就有什么暗疾,或者是无盐之貌,又或者玩一出冲喜的戏码,自己这一去可不亏大了?要我去,没门儿!”

  风华梗着脖子,一副大义凛然恨不得上刑场的架势。

  老爷子一句话直接终结了他:“你顶多是一鸡脖子,鸡首还轮不到你。”

  说完,脖子一扬,很是嚣张的点了点头,意思自己还坐在这里呢。

  风华汗然,老爷子越来越像小孩子了,争宠的把戏都玩出来了。

  最终,美艳的成管家没有说服风华去做一个人人艳羡的新郎官儿,倒是风满楼一句话解决了问题:“咱风家欠人家的。”

  风华愕然,却也没有多问,只是一脸凝重的点点头,对着成管家抱拳施礼,转身收拾行李而去。

  风华走的时候,风满楼并没有去送他,只是临走之前站在门前看着他收拾着衣物,等到风华背着蓝布包袱踏出房门的时候,老爷子才一脸不自在的说了一句:“学着照顾自己。”

  仅仅这么一句,却让风华忽然泪流满面,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的坚强,无法言语的孤独时刻伴随着自己,以为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却不知道,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还是那一份浓浓的血脉之情。

  风华狠狠的点点头,狠狠的抱了抱显然不适应如此亲热,身体略显僵硬的老爷子.再狠狠的吼了一句:“少喝酒!再这么滥喝,回头我砸了这里所有的酒坛子!”

  说完,依然狠狠的甩着袖子大步而去。

  风满楼一怔,笑了起来,看着远去的风华,忽然提高声音道:“等你回来,带着孙儿陪我喝!”

  云城。

  大夏国的东部屏障。

  琼楼号称大夏第一楼,却并非建筑宏伟无匹,扬名立万的就是个酒菜上,据说楼主掌厨的三位大师都是御膳房退下来的人,就连打下手的二厨们也是三人的嫡传弟子,随便拎出一个放在别的酒楼,可也算得上镇店大师了。而在琼楼,他们只是一个小厨子。

  琼楼是个酒楼,天下第一酒楼。

  风华经过琼楼前的时候,成慧芷不无得意的介绍着琼楼的历史,眉眼之中透着一丝骄傲与自豪。

  成慧芷便是成管家了。

  成家经商已有百年历史,如今成家的掌舵人便是年仅双十的成家大小姐。

  在成大小姐接掌成家之前,一直都是成老爷子打理着成家的生意,一度带领成家商号数次问鼎南六省商会之首。叱咤商界的成老爷子终究抵不过自然更迭的万物规律,说倒下就倒下了,整个成家商业帝国,短短半月的时间就随着老爷子的离世而支离破碎。

  好在成大小姐力挽狂澜,危难之中挺身而上,短短半年就将成家商号整合的井井有条,如此的她自然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确切的来说,她是一个女强人,而且为了保护自己,她熟悉各种各样的男人,也熟悉各种各样的目光,她对自己的眼光很有把握。

  m看正l版t》章:4节上z,酷匠w网

  也正因为有所了解,她才肯定的知道,自己的危机悄然而来。

  云城大公子不知如何看上了她。

  “云城大公子?”风华揉了揉眉头,不免有些郁闷,这事儿看来牵涉挺广啊。

  成慧芷瞥眼扫了一下风华,知道一直在海岛上的他并不清楚这里面的厉害关系,想了想还是对他解释了一番。

  云城大公子其实只是一个私下的说法,他叫史沛,云城史家大公子,云城人喜欢简称云城大公子。

  史沛没有官身,却甚似官身。

  史家一门百年来出了一相四郎十几位四品上大员,还有军中大小几十位的将军,如今的史家家主正是左相史玉林。

  史家,无疑是如今的大夏第一门阀。

  而史沛正是史玉林的嫡孙。

  史家大公子,于朝于野,谁敢小视?

  然而就是这个眼高于顶,予夺予求的云城大公子,却看上了一个小小的商户之女。再牛叉的商家千金,终究还是上不了台面的。

  史家明白这一点,成大小姐也明白,如果俩情相悦,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闲言碎语终究只是乡野村民调剂时光的过客,堂堂相府不会也不屑在乎这一点。

  然而,如果史家未来的接班人喜欢的是一个已有了婚约的商户之女呢?那情况又不一样了。

  风华很是了解的点点头,原来这成大小姐是拿自己当做挡箭牌啊,史沛作为云城第一公子,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和别人争夺一个有了名分的女子。

  “好算计!”风华笑了笑,却是有些冷淡,作了别人的棋子,换谁都不会开心的。

  成慧芷抚了下散落额前的乱发,那一抹的风情让风华怔了怔,随即赫然。

  “别试图勾引我,我会害羞的。”风华一脸小男孩的神情,眼神却多是戏谑之意。

  成慧芷一怔,随即苦笑,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小男孩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如果能够勾引到你,我乐意为之,可惜,你不是我要勾引的人。”

  反击来得很凌厉,风华有些诧异,这个一脸风情万种的女人,不想却有着自己的小智慧。

  “岛上我没有问过,我相信如今你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做成家名义上的姑爷。”

  “为什么是我?”

  “别人不敢,也没有资格!”

  别人不敢,即便久居海岛的风华也很清楚,对上一个如此身家权势的男人,要承担怎样的压力,付出怎样的魄力。至于没有资格,风华眯眼笑道:“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称赞,告诉我实话。”

  成慧芷笑了,为了这个男孩的聪慧而开心:“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人配得上我家小姐,那也只有风家的男人了。”

  顿了顿,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虽然这是大家的想法,但这其中并不包括我和小姐。”

  打脸啊,赤*裸*裸的打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