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虽然已是七月,也不过是孩子大了一些,调皮的性子却依旧没有变。

  刚才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的雨,此刻已经渐渐停了下来,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薄雾已然散得干干净净,雨后的空气带着湿咸的海风扑面而来,虽然依旧没有阳光,却少了一份压抑感。

  风满楼依旧一身居家闲衫,双手负在身后,一张胡子拉碴的黑脸面沉似水。

  “若是无事,你最好离开这里。”感觉到儿子来到他的身后,风满楼不咸不淡的说道。

  风华一怔,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来。

  十年了,至今他依旧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世界的记忆究竟是梦是真?记忆是如此的清晰,十年之久没有丝毫淡忘,以至于自己一度怀疑是落入庄周梦蝶之境。

  这十年里,他也渐渐习惯了这个世界的生活,习惯了这个整日冷着脸不修边幅的父亲,也正是因为习惯,他知道,那艘船上不管来的是官是犯,都不简单。

  自称‘绝代风华’的他,称霸灵岛十年的被人唤作‘疯子’的他,这一刻敏锐的从老爷子的眼神中看出一丝不安。

  这丝一闪即逝的不安让他困惑起来。

  因为他知道,岛上关押的不仅仅是朝廷犯官,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江湖中人,甚至是他国密谍等机要人物。

  说是藏龙卧虎丝毫不为过,而风华以弱冠之龄在这样的凶险之地却如鱼得水活得潇洒异常,虽有风满楼这个灵岛守将的身份为后盾,然而更多的却是靠着自己的那份能力。

  灵岛之上手眼通天、穷凶极恶、心机深沉之辈比比皆是,双方说是监与囚的关系,不如说是互为牵制,保持着那一份微妙的平衡而已。

  若是压制过了头,拼个鱼死网破,岛上关押的人犯没有活路,这三千守军恐怕也要以身相殉了。

  这是一个独立的王国,一个天然的小江湖。

  由此可见风华的强悍。

  即便如此,这十年何曾有过今天这般如临大敌的状况?甚至向来对他放心至极的老爷子都试图让他回避。

  老爷子不怕惹事,却不想多事。

  老爷子是他对他的称呼,尽管十年之久,他还是不习惯称呼他为父亲。

  “左右无事,陪你这里站站也好。”

  风华笑嘻嘻的靠近老爷子,抬手搭了个凉棚看了看道:“快要靠岸了。”

  风满楼没有回头看他,顿了顿才看似随意的吩咐了一句:“带好雷武。”

  风华心里咯噔一下,看着他状似悠闲的背影轻轻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雷武,铁布衫横练十三层,正常情况下,几乎就是一个打不死的肉盾,当年大夏第一刺客黑水,如今的灵岛普通一囚犯就曾经说过,如果不知道雷武的罩门所在,杀雷武犹如登天!

  带好雷武,又岂是简单的字面意思?实则是怕风华有什么危险预做措施。

  这人究竟是谁?尚未下船便让众人如此忌惮?

  风华紧张之余,好奇心越发的浓厚了。

  ……

  再远的路终有尽头,船行再慢也始终要靠岸。

  这是一艘大夏水军常规配置的军用五桅船,如今用来输送物资及押送犯人,自然做了一些必要的改动。就比如说船舱,拇指粗细钢条代替了原来的木门,仓壁内外填充了数层钢板等等措施,足以说明了问题。

  船终于靠上了码头,风华眺目四顾,赫然发现高高的桅杆之上居然盘踞了数名弓箭手,手持的居然是军中所用劲弩!这显然是为押解而来的人配置的。

  风华越发疑惑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关押之中还让众人如临大敌?

  船舱之中有一个经过特殊改造的舱室,和别的舱室不一样的是,这个舱室只有一扇封闭的铁门,这是用来关押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的。

  沉重的铁门缓缓被拉开,一直上油保养着的机枢并没有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但这种无声的压力,却让守在门外的众人开始紧张起来。

  风华微微眯了眯眼,眼皮不自觉的跳了两下。他感觉到铁门后面隐隐传来的气息有些寒冷,那种阴寒的感觉打骨子里散发出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一阵铁索撞击声在门内响起,声音有些刺耳,却越来越大,意味着里面那个人离这扇大铁门也越来越近。

  风满楼依旧平静的站在那里,不言不语,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有在他身后的风华才能注意到,他背负身后的双手居然轻微的颤抖起来。

  害怕?恐惧?风华摇摇脑袋,将这荒唐的想法驱逐出去,这个世界能让风满楼引颈受死的人也许不少,但是能让他害怕的恐怕就凤毛麟角了。

  以风华这十年来与他朝夕相处所知,风满楼……兴奋了!

  雨后的阳光终于穿破云层,洒向那扇铁门,在门上烙下斑驳的光痕,同时也轻印在一张如花似玉的容颜上,铁链拖地的声音嘎然而止,一声无奈的叹息响了起来。

  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风华愕然,他想了无数遍铁门之后会走出什么样的惊艳绝世的人物,偏偏没有想到会走出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来。

  铁门外随船而来的押解官兵如临大敌,刀枪并举,远远斜指着套在枷中的女人,就连桅杆上的弩手们也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的弩箭,屏息而待。

  那声无奈的叹息,就是从这个女人略显干枯的唇中发出的,叹息之后。只听这位女人幽幽再叹道:“昨日太阳落下,今天依旧升起,世间万物自有它所遵循的定律,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啊!”

  说完,缓缓伸了个懒腰,样子慵懒至极,居然透着一丝别样的诱惑。

  四周负责戒卫的军士无来由地紧张起来,似乎嗅到了空气中开始弥漫着血腥那种微甜的味道,风华微微皱眉,觉得这个女人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气息真的容易令人发狂。

  众人手中握紧了腰刀,或是指头抠紧了劲弩的扳机,瞄准了那个看似柔弱无害的女人。

  绷地一声闷响!

  桅杆上的一名弩手受不了这古怪压抑的气氛,手指一颤,精钢打制的箭枝电射而出,幸亏他也是久经战阵的老兵,电光石火之间奋力一抬胳膊,那箭枝稍稍偏了点方向,夺!一声轻响射进了船沿之中!

  女子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什么,缓缓转头看了一眼码头上静候的众人,轻轻吐了口气。吹散面前乱发,露出那双幽深妩媚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风满楼半晌,忽然展颜一笑:“老对手,二十年了,我们又一次见面了。”

  风满楼缓缓踏前一步,虎目中寒光一闪,深深地呼吸了两口腥咸的海风说道:“是,我以为此生不会再见,不想,你居然会有今天。”

  女子眨了一下眼睛,目光投向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嘴角绽开一丝浅笑。

  风华发现对方在看自己,强行稳住心神,微微一笑相应。

  那女子似乎有些意外,一个年轻的后辈,竟然心神如此镇定,倒是让她出乎意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目光转向风满楼,微一摇头,对他说道:“此时君为刀俎,我为鱼肉,相见……何如不见……”

  风满楼默然,良久才开口道:“既然来了,就好生的待着,莫要让我手下儿郎难做……你要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

  “诚然!”女子露出一丝讽笑道:“若说血狮风满楼是大夏第一高手,没有多少人会怀疑这个说法,要说风满楼惜花怜花,恐怕也没几个人会同意这个说法。”

  一直沉默不语的风华似乎看出些道道来,这女人难不成和自己的老爷子还有那么一腿儿?怎么话里话外这么幽怨呢?

  风满楼面无表情:“下船吧,何苦要劳动大家为你一人费神呢。”

  女子不再说话,缓缓迈着步子下了船,只是眸子里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众人紧张无比,只有风华察觉出对方眼神中的怨毒,微微紧张之外,眯起了眼睛,依然十分不解这个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码头上的空气紧张而压抑,似乎感觉到隐隐有血光正从那个枷中之人的身上散发开来。

  便在此时,风华突兀的一步三摇的缓缓靠近了那个女人。

  “你喜欢他?”风华很不礼貌的指了指风满楼。

  女子脚步一顿,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正一脸好奇的问自己话的风华,再加略带疑惑的目光投向风满楼。

  确定对方是问自己,而指的正是风满楼,不由好奇起来。

  “你……不是他的野种?”她的疑问不奇怪,这个世界没有多少人敢当着自己父亲的面称之为老爷子,尽管这个称呼并没有不尊重的意思。

  ‘啪!’清脆而响亮的掌掴声传来。

  所有知道这个女人身份的人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就连风满楼也微微皱眉,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女人似乎想不到眼前这个长得干净帅气而又显得有些文弱的大男孩儿会出手给了自己狠狠一耳光,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打我?”

  ‘啪!啪!’又是俩声。

  “一巴掌是告诉你你答对了,另外一巴掌是提醒你,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风华依旧一脸腼腆无害的笑容,仿佛正和她争论着太阳是圆的还是方的一般。

  “我……”

  略一犹豫,女子忽然镇定下来,脸上再次恢复了那种淡淡的讥讽神色:“喜欢他?他也配?”

  ‘啪!’又是一巴掌,众人的神经都快崩溃了,这小祖宗,敢情不知道自己打的是谁,怎么就这么肆无忌惮呢?

  “你说谎,我不喜欢说谎的孩子。”风华甩了甩手,仿佛弄疼了自己一般:“更何况,你早已不是孩子了。”

  这一瞬间,女子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以自己当年叱咤风云的身份,天下谁能、谁敢动自己一个指头?就算如今沦落为阶下囚,天下人依旧忌惮如斯,自己也不曾受到一丝半点的肉刑。如今倒好,甫一下船,就被这个乳臭未干的半大小子连扇了四记耳光,自己这一世英名算是毁掉了。

  “友情提醒,我不介意打出第五个耳光,如果你愿意的话。”风华一本正经的说道。

  女子犹豫了,对于这种毫无顾忌而又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谓无知者无畏,若是他知道自己是谁,恐怕不会轻易挥出那一巴掌吧?

  “曾经……”识时务者为俊杰,女子妥协了。

  Rm酷*A匠…网Q…首发X

  风华点点头,明白她说曾经的意思,满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如同大人训斥孩子一般笑道:“这世上总有些人喜欢挑战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就比如你在我面前说谎,虽然我不确定你是否真的喜欢过我家老爷子,不过,你的答案我很满意。”

  众人绝倒,女子更是气得恨不得一口老血吐他个满头,敢情这小子是在诈人家,诈的是这么一个极度无聊的问题,诈的还是这样一个女人,而结果还真被他给蒙住了。

  风华却不理会众人怪异的目光,盯住一脸愤恨欲狂的女子轻笑着说道:“辱人者人恒辱之,你若不出口伤人,我也不会出手打你,我没有不打女人的信奉,更何况,看得出来,这个世界恐怕没有多少人把你当作过一个女人。”

  众人中知道她底细的不禁暗自点头,谁要真把这个女人当作了‘女人’,那他就准备做死人吧。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不管你曾经的身份如何显赫,既然到了这里,就得学会摆正自己的位置。”见她皱眉,风华补了一句:“这就是我打了你,你却无可奈何的道理。”

  众人再次点头,心中原本的恐惧紧张缓解了不少,小少爷说得不错,这里是灵岛,是咱们的地盘儿,一个阶下囚,再厉害还是个阶下囚,嚣张什么?

  女子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闻言居然笑了笑接道:“我现在相信你绝对是他的儿子了。”

  风华皱眉,看了看满脸黝黑死气沉沉的风满楼,忍不住叹息道:“其实,我真的羡慕老爷子有我这样一个值得他骄傲的好儿子,我甚至一度怀疑,就老爷子那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样子,怎会培育出我这么优良的品种?当然,儿子怀疑老子,这不好,很不好。”

  岛上众人包括那些押送军人已经习惯了有着小疯子绰号的风华这般说话的语调,闻言并没有任何不妥的感觉,倒是那女子,一副见鬼的样子,半晌才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嘴张了张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不认同?”风华耸耸肩,笑眯眯的问道。

  “不,我想我没有不认同的权利。”

  “不不,我从来不强迫别人认同自己的意见,充其量我会去纠正。”风华依旧一本正经。

  女子眼角扫过他白嫩的右手,下意识的摇摇头,再点点头:“我想……你是对的。”

  “我也这么认为……”风华摆摆手,转身潇洒而去,海风送来他最后一句话:“日出日落已成定律,入我灵岛再无生天,也是定律,希望你记住了。”

  风华离开了,带着众人羡慕的目光一摇三摆的走了,留下了依旧一脸深思的女子与满面默然的风满楼,还有一众呆立如木鸡的守卫们。

  良久,女子的嘴角再次绽开微笑,口中喃喃道:“以后的日子不会寂寞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