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他是谁

  黑黝黝的礁石,在雾海浪花里若隐若现,起伏狰狞如怪兽择人而噬一般。

  岸边乱石堆上,风华长身而立,月白色的儒衫已经被频频击打海岸巨石的水雾打湿,腰间扎着一条锦带,脚下却穿着一双阔口草鞋,一头黑发斜斜拢在脑后,松垮垮的用着一根丝带挽住,整个人的装扮说不出的怪异。

  轻轻抚弄着手中碧绿的长箫,风华那俩道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一挑,修长的手指勾起额前散落的一缕乱发,轻轻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启开双唇道:“想我堂堂绝代风华,不料却败倒在这小小玉箫上,可悲可叹!”

  嘴里说着可悲可叹,脸上却没有一星半点悲叹的意思,反倒是竖箫就唇,呜呜咽咽的吹出几个不成调的音符,这才停下露出一脸诡笑嘟囔道:“也罢,这吹箫的技艺本就为女儿家所擅长,我一七尺昂藏男儿,若是整日里弄琴吹箫的,那也忒说不过去了些。”

  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不会吹箫的借口,风华一脸满足的将玉箫插在腰后,转身跃下乱石,方要抬腿前行,岸边巨石后转出一人。

  “少爷,为什么吹箫是女儿家擅长的技艺?”

  那人身高体胖,面色黝黑,往那里一站,整个一堵黑石墙一般,气势丝毫不弱于身边的巨石,此人却是风华的跟班长随雷武,不过风华一般都会称呼他为雷二愣子。

  风华一点都不惊诧于他的出现,这些年早已习惯了他的存在,反被他这句问话逗得一乐。

  “岂不闻: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又有诗云: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二愣子,这吹箫么,自然是玉手紧握,朱唇轻抵来得有韵味些,你看这些诗句里描写的无一不是女子吹箫,其意就在这里了。”

  雷武听不懂那些诗啊词的,自然也不知道其中的意思,更不明白少爷说这话的时候为什么会浮出一脸猥亵至极的笑容,只得挠了挠头,似懂非懂的嘿嘿一乐,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是了少爷,我听老爷说过,咱大夏朝有一位流云大家,便是以箫艺冠绝天下!”

  风华闻言一愣,掂起脚尖费劲的拍了拍雷武宽厚的肩膀笑道:“二愣子,少爷没有看错你,虽长得一副憨样,却如此博闻强记,少爷我不佩服你都不行啊!”

  “少爷过奖了。”雷武咧着大嘴龇着一口大白牙嘿嘿直乐。

  “流云大家,素手弄箫,浅品低吟,此等佳人美事,少爷我有机会定要一亲芳泽!”风华摇晃着脑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脸上再次浮起猥琐至极的表情。

  “芳泽?”雷武笑容一僵,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少爷,流云大家好像……是男的!”

  嘎?风华俊脸一变,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眼睛一瞪,看着雷武悄然后退却是一脸肯定的样子,忍不住火烧双颊:“好好的男人叫什么流云?流云就流云,又称什么大家?呃,二愣子,大家不都是称呼名妓的吗?!”

  “少爷,大家是对任何行业的翘楚都可以用的尊称!”

  “哦……大家就大家吧,一个大男人凄凄哀哀的吹的什么箫?!真是不知所谓!”风华很生气,不为男人吹箫,只为自己意淫了一个男人对自己吹箫!

  雷武下意识的瞄了瞄早已被风华从腰间抽在手中挥舞的玉箫,忍不住再次后退几步,和他拉开些距离。

  “二愣子,看什么呢?”风华眼角跳了跳。

  “没……少爷,今天的天气真不错!”

  “是吗?天气是不错,小雨淅淅沥沥,洗涤万物尘埃啊!”

  “那是,少爷不是教过小的说春雨贵如油嘛!”

  “问题现在好像是夏天?”

  “是……啊!少爷,我错了!我不该误导你……”体壮如熊一般的雷武发出一阵凄惨至极的吼叫声,脚下却是利落至极,在风华伸出玉箫招呼他的时候,已经远远的跑了开去。

  “误导?看来你还是存心看少爷出丑啊!”风华鼻子都气歪了,这二愣子一点也不愣嘛!

  一大一小俩个身影一前一后的追逐起来,浅浅的雨幕中传来俩人的嬉笑声,渐渐远去。

  “少爷,我跑不动了!”雷武躺在湿润的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不远处同样气喘如牛的风华苦笑道:“少爷就此罢手如何?”

  “美得你!”风华也毫无形象的大字型躺了下来,淅淅沥沥的雨水落在身上,激起一片淡淡水气:“少爷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乖乖受死,省的你我都受折磨!”

  雷武嘿嘿笑了俩声,忽然一拍脑袋呼的坐了起来:‘是了!少爷,今儿个可是月中!”

  风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狠狠喘息了几口这才慢慢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雷武一眼:“暂且放过你,以后有机会,少爷我非得让流云大家好好为你吹吹箫!”

  “多谢少爷!”雷武听不明白风华的意思,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儿,却又琢磨不过来,只能干笑着道谢,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吧。

  ……

  大夏崇景年七月,月中。

  往常有些冷清的灵岛上唯一的小码头此刻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这是每月里唯一能与外界通气的一天。

  可今天这架势明显与往常有些不同。

  “二愣子,今天有大官儿来咱灵岛?”风华扫了一下码头四周,疑惑的低声问雷武。

  “没听说啊?”雷武也是一脸的莫名所以。

  这还需要听说?风华看向他的眼神除了鄙视还是鄙视,整个灵岛除了在职的守卫全都聚集而来,就连自己向不轻出的老爷子这会儿也是一脸漠然的站在码头边,这情况可是自己这十年来所没有见过的。

  “或许,有什么重犯到来?”雷武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

  灵岛位于大夏国东海之境,四面环水,乃是一座孤岛,不知从何时起,这里成了大夏国流放重犯的所在,被人刻意经营成一座天然的牢笼。

  灵岛地势独特,周边海域暗礁密布,岛上没有船只,若想离岛,除了外来船只接引外,也只能自己伐木为舟外别无他法。

  且不说岛上驻守了三千久经沙场的百战雄兵日夜巡视,岂会让你有伐木成舟的可能性,即便你有那本事搞到了船只,若不是深知灵岛海域状况的老手,任你神通广大,出海也只是死路一条。

  所以,进了灵岛,也就等于在阎老五那里挂上了号了。

  驻守东海郡的驻军每月中旬会派出船只给岛上送来必须的补给,比如食盐、衣物等等。顺带也会将朝廷流放的重犯押送过来,除此之外,整个这条航线都被封锁起来,再无船只往来。

  当然,能送往灵岛的重犯,那都是重中之重的。

  而这十年来,除了东海郡的驻军登岛外,再无一个非犯人的身份前来,至于所谓大官儿?都将灵岛当作一种禁忌,谁闲的无事往这里跑?

  眼看码头四周布满全副武装的守卫,风华的好奇心越发浓厚起来,既然迎接大官儿的可能性不大,那也只能是重犯中的重犯才能出动如此大的阵势,就连自己这世的便宜老子、灵岛的守卫将军、号称打遍灵岛无敌手的风满楼也阴沉着脸出现了。

  看q正5/版i3章节上酷◇匠网

  这人,究竟是谁?

  远远的,海面上薄雾中一艘五桅大船劈波斩浪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