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在向前奔驰,在夜色中宛如一颗流星一样冲刺,行人纷纷躲避,暗骂哪个疯子在赶马车。

  但是现在杨易根本想不了那么多。

  紧紧地抱着小蝶,双手按住她的伤口,鲜血机会将身上白色的纱布全部染红了。

  程处默躺在里面大口大口的喘气,自己的伤口也开始吃痛,呲着牙撑起身子靠在一边。忽而将小蝶的右手腕抓住,静静的听着。

  杨易明白这是在啊看病,莫不是大胡子会看病?

  “呼!还有脉搏。”程处默松了口气,旋即道。

  杨易长长的呼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但是看着美人的伤口,杨易心里全是心疼。

  李下玉,你这个贱人,不就是一个公主吗?竟然能够将一个平明百姓逼到这个程度,只要自己活着一天,绝对要帮小蝶报这个仇。

  今日若不是程处默舍身出手,恐怕今天两个人都死在景馨园了。

  杨易冷静了下来,低头看着紧闭着眼睛的小蝶,摸了摸鼻息,还有点微弱的气息。

  但是要是伤口血流不止,恐怕就没命了。

  这是在大唐,不是在现在三甲医院,风寒病都能要人命,何况是刀伤。

  杨易神色动容,咬着牙,拳头紧紧地攥着。

  “程兄,今天连累你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顶着。”杨易坚定的道。

  程处默犯了个白眼,疲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奶奶的今天算是第一次受伤,练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真刀真枪的干。放心兄弟,你也算是我半个程家的人,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顶上去的。”

  杨易看着程处默宽阔的胸腔一起一伏,身上脸上伤痕累累的样子,心里暖洋洋的。

  兄弟就是兄弟,大唐也罢,现代社会也罢,总有一群为你能卖命的好兄弟。

  忽而就在此时后面传来了一声声马蹄声。

  程处默笑脸一收,手里的大刀紧握着,钻出了车子。

  “照顾好小蝶,老子来回回他们。还有一百米就到程府了,我倒要看看这群牲口能拿我怎么样?”程处默站在外面的车架上,看着惊恐的柱子道,“为了你家侯爷的命,加快速度。”

  柱子一听,这事情似乎非常的严重,皮鞭狠狠的抽着马屁股。

  策马奔腾,一溜烟的向前冲去。

  后面的十几匹马追来,一个个身着铠甲,手里拿着弯刀袭来。

  程处默右手微微一转,握紧了长刀,舔了舔嘴角,忽而哈哈大笑起来:“来吧,让你程大爷会会你们。”、坐在马车里面的杨易紧张的听着外面的声音,心里砰砰砰作响。

  今日若是能大难不死,绝对要出人头地。

  约莫一分钟的时间,忽而几匹战马袭来,直接将马车团团围住。

  “大胆狂徒,竟然在景馨园内大开杀戒,惊吓公主圣驾,快快伏诛!”一匹大马上的汉子提着弯刀怒喝一声,瞪大的眼睛看都不看站在马车上的人是程府的公爷。

  “滚你娘的,在老子家门口吆喝个屁。”程处默怒喝一声,左手扶着马车顶,身上剧痛刺激自己的神经,战斗力直接下降。

  “不管你是何人,皇家权威岂是你等冒犯的,快快下马就地伏诛!”大汉怒喝一声,手中的大刀一挥道,“上,格杀勿论。”

  一时间几匹战马上的武将全部抡起自己的武器,朝着程处默和车内的杨易袭来。

  程处默面色紧张,咬着牙,嘴唇都流血了。

  “来吧,老子就不信弄不死你们。”程处默一声怒喝,手中的大刀一仍,忽而右手虚空一捞。

  不知何时竟然从后面飞来一个巨斧,被程处默一把握住。

  巨斧一处,借着月光一道寒光逼射,刺痛武将的眼睛。

  “哼,何人在我程府门口撒野,程处默,给我剁了马腿。”接着一声怒喝从武将们身后传来。

  杨易一听,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程老千岁终于来了,怪不得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简直就是及时雨。

  “看好了老头子。”程处默提着巨斧,跳下马车,一个大步跨入马屁之间。

  刷刷刷!

  几斧子下去,顿时战马一声痛叫,倒在地上。战马上的武将全部被扔到了地上,甚至被战马压在身下,张口就是鲜血。

  程处默长长的呼了口气,战斧斧柄撑地,大口大口的呼吸,额头的汗水滴答滴答的流。

  “看好了,这是先皇御赐金斧,上斩昏君,下诛奸臣。”程咬金大马金刀的走上前,指着程处默手中的斧子道,“先皇有名命,程府门外凡有打斗,一律杀无赦。我看在你们是公主的奴才就饶你们一次,滚!”

  说着程咬金眼睛中爆射出一道怒火,一脚踢在其中一个武将的身上。

  武将们纷纷面色惨白,翻起身摇摇晃晃的逃窜。

  “程处默,你这小子这是怎么了?”看着武将全部逃窜,程咬金一声惊呼,扶住了程处默,“来人,来人。传大夫。”

  顿时从门内走出了几个侍卫和下人,将奄奄一息的程处默抬了进去。

  临进门的时候,程处默忽而一把抓住了老子的袖子,低声道:“杨易,快,杨易在车里。”

  程咬金闻言,浑身一个激灵,杨易千万不能出事啊。

  “杨易,杨易!”程咬金一个小跑朝着马车走去。

  程咬金瞬间扯开了帘子,鲜血从车上流了一地。

  杨易面色惨白,嘴角干裂,看着程咬金才露出了一丝笑容:“程叔叔,快,救救小蝶。”

  “小蝶?”程咬金看着杨易血腥的手按着小蝶的流血的背,连忙招呼上下人将小蝶轻轻抬了出去。

  杨易笑了,美人,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砰!

  杨易已经听不清程咬金的话了,朦胧中看到下人将小蝶给抬进了程府,紧张的神经瞬间舒缓下来。

  一场生死在短短的一炷香之内颠覆了杨易的三观,再也忍受不了那种恐惧和无助了。沉重的眼睛缓缓闭上。

  杨易不想睡,但是却忍不住昏死过去,静静的躺在车里,左手握着右手,也许是以为自己手里握着的是小蝶吧。

  大唐,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传说安居乐业,官民友情常在,却不想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杨易沉睡在床上,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高烧不退。

  床榻边缘是哭的泪人一样的柯凝和丫头。两人的双眸直勾勾盯着小侯爷惨白的脸颊,眼泪哗哗哗的留下。

  柯凝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侯爷竟然一去不复返,大晚上的都没有回家。

  桌上的饭菜热了一次又一次,翻来覆去的站在侯府外面张望,也不曾看到自己夫君回来。

  那一刻柯凝的眼睛满是眼泪,想来也是侯爷厌倦了自己的身体,厌倦了自己的容颜,重新去了华香阁那个地方。

  丫头虽然不知道杨易为何不回来,但看着夫人大晚上以泪洗面多多少少也想到了一些。

  丫头虽然小,但是也有感情。自己还没有和夫君做那事,就已经让夫君离家寻欢作乐,莫不是自己伺候的不好?

  不过两人都想错了,虽然一夜未眠,但是翌日清晨太阳刚刚升起,程府就派人前来报信。

  柯凝不肯接待,还说下狠话,让杨易和程公爷去外面寻欢作乐就好。

  谁承想这小厮硬闯了进来,张口就来了一句:小侯爷和程公爷重伤躺在程府。

  当下柯凝知道自己误会杨易了,心里宛如刀刺一般的痛苦,换上了衣服,带着丫头乘着马车前往长安。

  一进了程府,柯凝就看到满脸伤痕,还有白布裹着胳膊的程处默,心里顿时吓了一跳。

  程处默是武将都受了重伤,难不成自己夫君……

  柯凝浑身一软,差点当院子倒下。

  丫头与眼疾手快扶住了夫人,不过眼神焦虑极了。

  还好程老千岁闻声赶来,安慰了几句,说小侯爷只是有些惊吓,还有些疲惫,沉睡罢了。

  柯凝闻言,这才松了口气,想来老千岁一把大年纪的人也不会骗自己一个弱女子。

  在程处默的带领下,柯凝两人寻到了杨易养病的卧房,旋即走了进去。

  柯凝定眼一看,自己夫君浑身是血,都没有来得及换下来,心里更加的慌张。

  连忙和丫头上下摸索,看看伤口。

  不过幸好没有受伤,只是小腹有一个小伤口,只有指甲盖深,倒也不严重。

  这自然是小蝶在挡下弯刀后,弯刀穿过小蝶的身体,顶在杨易的肚子上留下的小伤痕罢了。

  柯凝看着这个伤口,眼睛里的泪水刷刷刷的落下,趴在杨易的胳膊边痛哭不已。

  丫头站在一边看着自己的男人,心都碎了。

  好好的出去,怎么会是这般的情形。

  程处默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若不是自己要求兄弟前来给自己拉拉媒,倒也不至于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两天整个京城都被震动了,义阳公主的景馨园竟然遭遇了刺客。

  大早上程府门口好几批短腿的死马。

  程咬金气的在内堂只嚷嚷,自己的儿子和杨易竟然被人差点抹杀了,这还是自己开辟大唐江山以后受到了第一次侮辱。

  若不是黑白夫人相劝,恐怕此刻早已经进皇宫面圣,问问这皇帝如何管教自己女儿的。

  倒是杨易现在表面上在沉睡着,但是脑海里却浮现着零零碎碎的记忆,缓缓的凭借,成了自己的一段记忆。

  这着实有些神奇,本来夺舍的杨易竟然有了小侯爷的记忆,莫不是造化弄人是什么?

  尤其是和小蝶在华香阁缠缠绵绵,鸳鸯戏水的那段,宛如美梦一般让他久久不能出来。

  I看正~$版章节R上8酷匠…1网3.

  还有自己对于柯凝以前的虐待,东厢房圈养一群妓女玩弄的荒唐。

  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杨易此刻的一部分,大唐的律法,大唐的一切,甚至还有杨家的一些隐秘事情都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此刻,杨易只有一个想法,若是将自己逼到了绝路上,自己只能拿出家父留给自己的镇家之宝,怪不得程处默朝着义阳公主怒喝一声:他姓杨。

  外面的柯凝自然不知道此番杨易醒来,肯定会更加的珍惜自己。

  只是在一味的哽咽抽泣。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约莫到了申时,柯凝再也忍不住了,趴在杨易的身边睡着了。

  丫头也靠在椅子上守护着夫人和侯爷,闭上了眼睛。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杨易的眼睛微微一颤,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先是一阵愣神,看着屋顶,记忆渐渐的清晰。

  “想不到我竟然继承了杨易的记忆?”杨易嘴角咧了咧,能算是因祸得福吗?

  这侯爷小时候的四书五经还真是没有白读,有些学问。尤其是认识一些有道的商人和当官的,最为可耻的是竟然还有一本私密账本,记载了一些官员的不耻之事,本想用作以后弄点银子光妓院的资本,却不想被现代人杨易夺舍重生。

  而今既然继承了他的记忆,倒也正好用用,为杨家积累点钱财。

  忽而杨易右手传来一阵酸麻的感觉,转头一看,竟然是柯凝丫头迷人的脸颊。

  杨易愣住了,莫不成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夫人?

  杨易悄悄的伸出手,想要不惊动夫人翻起身,不过还是让柯凝微微一颤,旋即睁开了眼睛。

  柯凝看着杨易坐起身来,瞬间脸上露出了笑容,一声惊喜的笑声惊醒了一边的丫头。

  “夫君,夫君,你醒了啊,太好了,太好了。”柯凝眼睛中泪花转圈,抱着杨易的脖子狠狠的在脸上亲了一口。

  杨易看着为之哭泣的柯凝,心里却不是滋味。

  前些日子这个侯爷是怎么对待柯凝的,他现在清清楚楚。而今第一眼就能看到娇妻在身边哭泣,心里顿时有了一些愧疚。

  “夫人不哭,本侯爷好好地。”杨易搂着柯凝的腰,缓缓的梳理着她的头发。

  丫头站在一边,咬着牙,想要扑上去,但是却忍住了。

  杨易眼睛微微一撇,旋即向着丫头招了招手。

  丫头脸上噗嗤一笑,鬼精灵般钻进了杨易的怀里靠在胸口,舒舒服服的找了个姿势,暖暖的好安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