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神色动容,莫不成和这首曲子有关系?

  义阳公主看着杨易异样的神色,喝了口茶,淡淡的道:“想不到小侯爷还真是多情,前些日子刚在本宫这里做了一曲《白狐》,昨日就给小蝶赠了一首《虞美人》,真可谓是青年才俊啊,名动长安。”

  杨易闻言,心里面满满的全是不解。

  这义阳公主是怎么了?前些日子来府上说是参加什么青年才俊诗歌宴会,却不想来了之后只有自己一个人。那日公主穿着相当的暴露,几乎赤身裸体。

  还让自己不小心唱了一首《白狐》。无心之举竟然让义阳公主将这首曲子给散布到了整个长安。

  这不能怪自己不是。

  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

  昨日给小蝶赠送了一首《虞美人》这曲子有些古典味道,词句读起来非常的优美哀伤,竟然因为小蝶这个华香阁的头牌传遍了长安。

  义阳公主为何将小蝶弄到这里,难道就是想要听听这首曲子不成?

  不过若是如此这般,为何要将自己弄到这里。

  看起来事情不是这么的简单。

  杨易沉吟了一声,看着义阳公主抱拳道:“公主,这实在是无心之举。莫不是这首曲子冒犯了殿下?”

  义阳公主闻言,面色有些不悦,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这首曲子。

  杨易也闭着眼睛听着,小蝶的声音非常的清脆空灵,宛如是一个仙子在弹唱爱情悲剧,有些令人心碎的声音。

  程处默虽然不懂乐曲,但是却被这首曲子勾住了心神,静静的沉思,一瞬间竟然想起了尤怜。

  四个人在一个亭子里面心中各有所思,沉默不语。

  一首曲子终将落下帷幕,小蝶双手一按,整个古筝陷入了沉静。

  四个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尤其是杨易竟然站起身走到了小蝶的面前,低头一看。

  小蝶的双眸包含着泪水,在杨易走过来的一瞬间落下,滴答在琴弦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杨易神色动容,心口一颤。

  这姑娘肯定是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

  义阳公主在历史上是一个非常软弱的女人,却不想自己穿越之后改变了她的性格,恰似有太平公主一样的心计,甚至有些毒辣。

  公主的意思杨易到现在不明白,但是他却晓得小蝶的眼泪。

  这曲子是自己送给小蝶的,也算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小蝶除了用它赚钱之外,更多的则是寄托自己的相思之情。

  莫不想今天晌午十分被兵部的人强行带到了这里,一看是公主,先是荣幸,后来则是心力憔悴。

  义阳公主每听着一首曲子,都会让下人赏自己一个嘴巴,到现在为止左右脸已经被打了十个嘴巴。

  谁承想杨易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本来有些红肿的面颊被看得清清楚楚。作为一个女人,都想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这次算是丢尽了人。

  小蝶瞬间低下了头,双手拂面,瑟瑟发抖,喉咙中发出一丝哭泣的声音。

  杨易眼睛瞬间捕捉到小蝶脸上的红肿,神色一沉,上前拉住了小蝶的胳膊。

  “小蝶,你的脸怎么了?”杨易有些焦急的问。

  小蝶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委屈,羞辱却有一种身世浮沉的苍凉。

  莫名的心痛在杨易心中宛如划过一道般真真切切。

  “公子,不要。”小蝶死死的遮住自己的面颊,不让杨易拉开。

  杨易心中莫名升起一团怒火,一把拉开了小蝶的双手。

  看着小蝶红肿的脸颊和两行清泪,杨易明白了这一切应该就是义阳公主的杰作。

  “小蝶,不哭。在哭就不美了。”杨易擦了擦小蝶的眼角,微微触碰了一下她的脸颊,痛的让她倒吸了口凉气。

  杨易神色动容,尽量让自己的怒气平息下来。

  最新5章节:上`4酷u匠6E网+

  这也就是在大唐,如果在现代社会,杨易肯定一巴掌闪飞这个贱女人,贱公主。小小年纪,竟然心如蛇蝎,下此毒手。

  小蝶迅速的低下了头,低声的哭泣。

  杨易松开了手,看着放在美人面前的古筝,忽而双手抓住了一根琴弦,双手一用力断成了两节。

  “不要!”小蝶惊呼一声,整个人趴在了琴上,“侯爷不要,不要毁了它。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

  杨易长长的吸了几口气,看着手中的琴弦,笑道:“放心,我不会毁了它,只是今天它不适合发出声音。”

  杨易明白,若是断不了线,小蝶还是要受着罪的。

  “杨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坏了本宫的兴致。”忽而身后的义阳公主脸上怒气冲冲,拍案而起,指着杨易怒喝一声。

  程处默被吓了一跳,迅速的站在了杨易的身边,双拳紧紧握在一起,咬着牙。

  杨易将小蝶扶到椅子上坐下,这才转身道:“公主殿下,你贵为公主,莫不成就是以报复为兴致,乐趣?”

  “杨易,本宫做事需要你教?”义阳公主怒喝一声。

  杨易越看越是不顺眼,忽而心里的怒气再也憋不住了,指着义阳公主的鼻子道:“李下玉,你给老子挺好了。不要以为你是公主我就怕你,杀人不过头点地,莫要认为自己就吃定本侯爷了,你想要动本侯爷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义阳公主被杨易的一声怒喝震住了,就连程处默也被吓着了。

  这还能了得,小侯爷竟然冲撞了公主,这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程处默虽然鲁莽,但是也不敢这样做啊。

  身后的小蝶闻言,面色惨白,决不能让小侯爷为了自己掉了脑袋。

  “噗通!”小蝶猛的跪在地上磕头,“公主,公主请你息怒,放过小侯爷,奴婢定当为公主弹上一晚上。”

  “滚开!”义阳公主猛的上前几步,一个巴掌就掴上去。

  杨易神色一凝,既然你如此的泼妇,老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杨易的右手一抬,折扇猛的砸在了公主举起的右手上。

  啊!

  义阳公主的胳膊被扇子一敲,瞬间缩了回去,惨痛一声。

  “公主!”忽而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呼,接着进来了十几个侍卫,一个个手里提着明晃晃的刀,将杨易三人团团围住。

  杨易神色一挑,果然今天是来找茬的。

  不过此刻杨易心中一点点都不怕,如此恶毒的公主怎么配掌管国家皇族大权。

  此刻杨易心中竟然有了一个想法,若是自己这次能活着出去,定当去做官,一步步的攀升,将公主都踩在脚下。

  看着杨易狠毒的神色,义阳公主心里很不是滋味,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的眼神,难道自己就比不上一个歌妓,竟然能为这个歌妓作一首曲子。

  今日将小蝶撸来,也就是想让杨易臣服自己,离开小蝶。

  谁承想杨易竟然如此的倔强,惊动了侍卫,打了自己。

  既然自己得不到这个男人,那么别人也别想得到。

  “来人,给我拉出去交到刑部,我要告诉父皇,将他们全部处斩!”义阳公主挥了挥手道。

  “是!”将士们抱拳道,旋即向着杨易三人扑来。

  杨易没有一点点反抗的本事,只是护着小蝶退到了程处默的身后。

  “程兄,今天算是连累你了,不要抵抗了。”杨易道。

  “滚蛋,老子可不是吃素的。小小的义阳公主又不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女儿。皇权我是没有本事去挑战,但我老子的金斧当今哪个不怕。”程处默怒喝一声,脚下生风,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一拳下去,扑来的几个侍卫竟然被打飞出去,砸在了院子里。

  啊!

  顿时剩余的护卫冲了上来,将程处默团团围住,手里的大刀起落,没有一点点余地。

  杨易看着这一切,心里紧张的要死。自己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挥刀见血的场面,深深的看了一眼面色愤怒的义阳公主,心里的最后一点点好感也荡然无存。

  面色平淡,神色全是恨意。

  义阳公主一看杨易眼神的变化,内心一沉,莫不成做的太过分了?

  不过此刻早已经晚了,覆水难收。

  打斗声终于引来了景馨园内所有将士守卫,足足有三十多人一排排的被程处默给打倒在地上。

  程处默抬起头,舔了舔崩裂的户口,面色阴寒的看着义阳公主:“李下玉,你要是敢动杨易一下子,你就等死吧。你的父皇都救不了你,别忘了,他姓杨。”

  义阳公主闻言,猛的看了一眼杨易,忽而想起了什么。

  但是就在此刻,忽而一把大刀竟然躲过了程处默直逼杨易的胸口而去。

  “不要!”义阳公主惊呼一声,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兄弟!啊!”程处默扭颈瞠目,怒发冲冠一声厉色。

  程处默拼尽了自己最后的力气,右脚领口踢来,已经触碰到了那个侍卫的腰。

  不过此刻杨易早已经没有了神智,瞳孔不断的放大,一把剪刀直逼自己而来。

  剑锋带着血腥味,好强大的血腥味。

  “不要!”忽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小蝶紫色的身影扑到了杨易的面前,抱着他的脖子,一声惨叫,张口就是一嘴鲜血喷在了杨易的脸上。

  杨易震住了,嘴角是血腥味,眼睛看去一片的猩红。

  一脚,程处默将那个侍卫踢飞了,自己倒在地上,旋即翻起身震退了几个侍卫,转头一看。

  小蝶的背后插着一把尖刀,鲜血狂涌,软软的倒在杨易的怀里。

  “杨易,带小蝶走!”程处默一声怒喝,转身再次冲进了护卫之中,这次一定要将公主擒住才行。

  杨易被程处默的一声怒喝震醒,低头一看,小蝶面色惨白无力,嘴角的鲜血狂涌不止。

  身后明晃晃的尖刀在小蝶身体极度颤抖的时候掉了下去,半截被染红了。

  “不!”杨易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双手紧紧地按住小蝶背后的伤口。

  “不要,不要,小蝶,你怎么这么傻!”杨易怒吼一声,三下五除撕下了长亭的轻纱,跪在地上向着小蝶的腰间一圈一圈缠住。

  一定要挺住,挺住。

  小蝶的手紧紧地握着杨易的手心,脸上吃痛的表情中带着一点点的笑容。

  “易,对,对不起。小蝶,小蝶,咳咳,可能要,要先走一步了。”小蝶惨笑一声,左手颤颤的升起,还没有接近杨易的脸颊,突然重重的垂下。

  不!不!

  杨易仰头一声惨叫,血色的双眸直勾勾看着义阳公主这个恶毒的女人。

  义阳公主浑身一个哆嗦,竟然死了,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死人。不过更为之恐惧的是杨易的眼神,死亡的神色瞬间笼罩自己,让义阳公主惊呼一声,撒腿就跑。

  程处默转身一看,一声怒喝,不管身上被砍了几刀,夺过一把大刀几下子让冲上来的几个护卫失去了战斗力。

  “杨易,带着小蝶走,快点,小蝶还没死!”程处默怒喝一声,“给老子滚回马车,回程府,快点啊。”

  杨易一听,整个人宛如打了鸡血一样抱着小蝶往外面冲去。

  杨易不怕死了,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不小心落下的长刀,本以为自己身上会有几道清凉的伤口,不过却全被程处默挡住了。

  抱着小蝶,杨易冲出了景馨园。

  柱子一看自家侯爷抱着一个喷血的女人,吓了一跳,赶紧的冲上前来。

  “柱子,快,去程府,快点。”杨易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抱着小蝶爬上了马车,怒吼一声。

  柱子没有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以最快的速度赶马车向着程府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后面就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旋即一个大汉跳上车,钻进了马车。

  程处默一进马车,顿时身上所有的力气都没有了,重重的砸在了车背上。

  “给,金疮药,快,止血。”程处默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

  杨易浑身哆嗦,半天拔不掉塞子,最后还是用牙才去掉,这才紧张的将金疮药全部倒在了小蝶的伤口上。

  “小蝶,小蝶你不要睡,给本侯爷起来,本侯爷娶你,娶你!”杨易歇斯底里的一声惨叫,抱紧小蝶,尽量不要马车的颠簸挣裂伤口,“柱子,快点,给老子快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