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短时告一段落了,程处默今日之举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但是好歹那两笔书法还是能够让雪雁看在眼里的。

  不过此刻程处默也回不来府上,出来的时候撒谎称去杨易府上酿制女儿红,此刻却咋长安城,明显的就是招人怀疑。

  程处默咬了咬牙,从程府的门口找了一个信得过的下人从后院偷出一匹马来,旋即拴在杨易马车的后面,自己坐在马车上朝着侯府驶去。

  杨易倒也没有说什么,明摆着程处默在酉时之前是回不来家了,只能去侯府避避风头,虽说这家伙吃得多,但好歹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刀也吃不了多少。

  马车在柱子的驱使下直奔长安城外,刚到了长安城的玄武门,忽而对面迎来了一群官兵,一个个身穿红色铠甲,看起来威风的很,拦住了杨易的马车。

  坐在马车里面的杨易愣了愣神,旋即解开了窗帘道:“哪个在挡路?”

  柱子跳下马车道:“禀告小侯爷,是守城的将士。”

  “什么事?”杨易皱了皱眉问道。自己好像在京城没有惹过什么事端,怎么会招来兵部的官差?

  虽说杨易现在不认识什么兵部的人,但是心里却还是有些惧怕。

  这兵部不像是在其他地方,内部非常的黑暗,若是没有什么大势力的靠山,恐怕自己都很难脱身。

  每一个在朝廷当差的或者是什么侯爷之类的,平时虽然没有什么事端,但是皇帝的亲信总是在监视着一些大臣,若是有风吹草动肯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杨易明白大唐还算是可以,至少没有明朝锦衣卫那样的严厉和狠毒。

  不过此时自己的七香车被将士们给团团围住,自然让他有些心惊肉跳。

  这如同在前世开车的时候遇到了交警一般,心里总是潜在的有些惧怕。

  杨易顿了顿,旋即转过头看着程处默。

  程处默乃是程咬金的儿子,自然不会出什么事情,何况他是习武之人,应该也算是半个兵部的人,若是有什么矛盾,自然能够暂时的压制一下。

  “程兄,这是怎么回事?”杨易问道。

  “这我也不清楚,兵部的人怎么会在城门?”程处默皱了皱眉头,旋即道,“兄弟莫怕,老子出去看看。”

  说着程处默拉开车帘跳下了马车。杨易隔着车帘子看了看外面的阵势,似乎有些强势。

  “不行,不能让程兄去冒险。”杨易咬了咬牙,旋即钻出了马车。

  刚下了马车,就听到程处默一声怒喝,拳头攥的紧紧的,双眸爆射出一道寒光。

  十几个人吓得哆嗦后退,但是却低着头不敢说话。

  为首的似乎是守城的将军,看起来还算是淡定一些。看着杨易走了出来,忙上前几步抱拳道:“末将陈春参见小侯爷。”

  杨易点了点头,淡定的扇着扇子,笑道:“陈将军,莫不是本侯爷犯了什么罪?”

  “不敢,末将不敢。”陈春忙摇了摇头,单膝跪地抱拳道,“小侯爷就算是借微臣豹子胆我也不敢。”

  杨易闻言,眉头舒展了一些,看了看怒气冲冲的程处默,示意程兄不要冲动。

  既然不是犯了什么事,自然是有事求于自己。

  “起来说话。”杨易折扇轻轻一挥道。

  陈春站起身,低着头道:“小侯爷,我们也是奉旨行事,还望侯爷赎罪。”

  奉旨行事?

  杨易眉头紧蹙,奉了谁的旨意?

  莫不是皇上?不可能啊,自己还不认识李治呢。

  “你奶奶的,老子的兄弟做了什么事了,哪个王八蛋叫你们来的。”程处默怒喝一声,一把提着陈春道。

  陈春吓得浑身哆嗦,程处默的名头自己可是听说过,在京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官二代公子哥,小小的守城将士自然做不了主。

  不过今日是奉旨前来,纵然是程处默将自己砸扁了,自己也要将杨易带去。

  “程公爷,莫要吓小的。”陈春抱拳道,整个人的身体竟然被程处默给提了起来。

  “程兄,不要冲动,这里是京城。”杨易这才回过神,看着程处默提着陈春,忙阻止道。

  “哼,最好给老子说清楚,否则我让老子用金斧劈了你。”程处默怒喝了一声,站在了一边。

  杨易看着陈春瑟瑟发抖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心。

  这守城的将士自然没有多少地位,也就比普通的百姓好一些,不过却比不上自己这样有名无实的人,何况是程家。

  想来没有后面的人撑腰,陈春这些人也不敢阻拦自己的去路。

  “说吧,是谁让你们来的。”杨易问道。

  陈春面色惨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抱拳道:“末将,末将是奉了公主的旨意请小侯爷去景馨园一叙的。”

  公主?

  景馨园?

  杨易神色一凝,竟然是义阳公主。

  这女人到底要干什么?莫不是我上次得罪了她,想要报复吧。

  皇族的人果然是可恶至极,一个二十岁的女人就如此的狠毒。

  “公主?”程处默皱了皱眉,“她找我兄弟干什么?”

  “微臣不知,不过公主说,说。”陈春有些不敢言,唯唯诺诺的看着程处默。

  杨易神色变了几变道:“你且说来听,不必害怕。”

  “是,多谢小侯爷。”陈春点了点头,咬了咬嘴唇道,“公主说若是小侯爷不去,就让我们绑着去。”

  滚!

  程处默闻言,还不等陈春说完,上前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肩膀上。

  陈春惨叫一声被踹出了五米,趴在地上,旋即撑起身子跪在地上磕头。

  “程公爷饶命啊,卑职也是奉命行事,要是带不到小侯爷,恐怕我们全家性命不保啊。”陈春哭泣道。

  “程兄,住手。”杨易看着还想上前踹一脚的程处默,忙拉住了他的胳膊,摇了摇头,低声道;“这是京城,不要大打出手,被人抓住了小辫子,恐怕程叔叔都不能保你,现在的皇帝是高宗,不是太宗。”

  程处默闻言,瞳孔微微一缩,紧握的双拳松了下来,长长的出了口怒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好了,我随你去便是。”杨易紧几步走上前扶起了陈春道,“刚才是程公爷有些性子急了,你莫要怪罪。”

  说着杨易从腰间拿出了一颗碎银子塞进了陈春的手里。

  “这些银子拿去买点擦伤膏。”杨易笑道。

  “小侯爷,我不能要。”陈春忙要将手里的银子还给杨易,面色激动,充满感激,宛如这个侯爷并不是传闻中的不可一世。

  杨易摆了摆手,道:“行了,这是命令,收下吧。赶紧带路。”

  陈春神色动容,抱拳道了声谢,旋即转过身带着十几个士兵两排站在七香车边上,很是威武。

  过往行人一看是杨易和程处默,还有兵部的人,吓得赶紧逃窜,生怕自己得罪兵部的人。

  杨易神色内敛,没有说话,看着这阵势就知道公主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程兄,要不你先回去,我去公主那里看看就回府,你在府上等我。”杨易转身抱拳笑道。

  心里虽说有些紧张,但是还要装作轻松的样子。

  程处默闻言,瞪大了眼睛,一句话都不说,拉着杨易钻进了马车坐下。

  杨易不解的看着这个怪人大胡子,皱了皱眉道:“程兄,你?”

  “奶奶的,虽然她是公主,但是也不能随便就动用军部的人来要挟我的兄弟。你从小在我程府长大,我们亲如兄弟,现在自然是同时去面对。这样老头子救我门的时候大不了提着金斧。”程处默道。

  杨易看着程处默坚定的神色,心里暖暖的,果然是兄弟,虽说和自己的感情不是很深,但是前世的杨易能遇到这样一个兄弟,此生无憾啊。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去。”杨易拍了拍程处默的肩膀道。

  程处默点了点头,朝着外面扯了一嗓子:“外面的,走还是不走。别他妈在路边吓人。”

  陈春闻言,这程处默果然是个莽夫,还是少得罪的好。

  在陈春的开路下,杨易的马车算是有了一些名堂,杨府的字样刻在马车上,加上兵部的几个人,让行人不知觉得多看了几眼。

  不过百姓不知道,还以为是杨易有了身份地位和权利,出门的时候都有兵部的人保护。

  坐在车内的杨易摇着扇子一句话不说,透过是不是飘起的车窗帘子看着外面,脑海中一直思索着义阳公主的意思。

  莫不是这公主犯了什么病?想要找自己发泄发泄?

  皇族的人脑子都不合适,随便触犯一下就动气,怪不得皇帝活不过六十岁的居多,大多数都是被自己气死的。

  马车从西街到了东街,行人纷纷躲避,看起来倒是不错,不过越是逼近景馨园,杨易的心里越发的不好受。

  %A更B7新E最k快yn上、酷匠v`网6

  不一会儿,马车就到了景馨园的门口。

  陈春走了过来,恭敬的道:“小侯爷,程公爷,到了。”

  杨易率先下了车,然后是程处默从车上跳下来,提了提腰间拖着大肚子的腰带,环视了一圈:“这就是景馨园?不错啊。”

  杨易点了点头,随着陈春向着院内走去。

  刚进了门,迎面就走来了一个老翁。

  老翁认识杨易,忙跪倒在地上道:“老奴见过小侯爷,程公爷。”

  陈春让老翁站起身,低声道:“公主要的人我带来了。”

  “嗯,公主交代你先回去。”老翁道。

  陈春点了点头,巴不得早些离开这里,这样的差事很是让人受罪。

  “小侯爷,程公爷,卑职告退。”陈春抱拳道,旋即小跑出了门。

  杨易回头看了看院子外面,柱子正盯着自己看。

  “柱子,回头找个地方让马好好歇歇,你也歇歇。公主的院子应该管饭。”杨易笑道。

  “小侯爷,这件事老奴安排。公主殿下让你去那天你去的芙蓉园。”老翁道。

  杨易点了点头,示意老翁你去忙吧。

  看着老翁走出了门,杨易才紧了口气,看了看打量着院子里美景的程处默笑道:“程兄,走吧。这前院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假山,石桥。芙蓉园的景色比这里好多了。”

  程处默听不出杨易的苦涩,点了点头,跟着杨易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芙蓉园的拱门前。

  这个拱门没有门扇,石雕在两边浮动,似乎是仙女飞天的图案吧。

  杨易瞥了一眼,旋即走了进去。

  刚进了院子,还不等程处默看完美景,突然从右侧窜出两个婢女。

  “参见小侯爷。公主让你去亭子。”其中一个婢女道。

  杨易手中的折扇唰的合上,旋即和程处默进了长廊,向着长亭走去。

  长亭依旧笼罩着一层白色的轻纱,看起来犹如雾里看花,竟然能看到两个人的身影。

  不过却看不清容貌。

  杨易心里在盘算,这两个人是谁?背对着自己,背影非常的熟悉,尤其其中一个是义阳公主的背影,不过另一个是谁呢?

  紧几步就站在了长亭轻纱外面,杨易不敢抬头,和程处默交换了个眼神,跪倒在地:“草民杨易(程处默)参见公主殿下,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程公爷也来了?”忽而从里面传来了义阳公主的笑声,“平身,进来吧。”

  “多谢公主殿下。”杨易和程处默看起身,两人揭开轻纱走了进去。

  杨易定眼一看,转过身的是义阳公主,但是背对着自己坐着的竟然是小蝶,那古筝自己太熟悉了,是刻有字的。

  “小蝶?”杨易惊呼一声,脚步微微挪了挪,但是却忍住了。

  “杨易,你认识这个歌妓?”义阳公主笑道。

  杨易眼睛微咪,义阳公主明显的就是在明知故问。自己和小蝶的事情恐怕也瞒不住公主,想不到她竟然将小蝶给弄来,莫不是为了威胁自己?

  “认识,这是华香阁小蝶。”杨易抱拳道。

  “小蝶,再弹弹你刚才的曲子。”义阳公主轻轻的坐在了凳子上,示意了一下杨易两人,“坐下听听。”

  杨易两人道了声谢,坐了下来。

  刚刚坐定,忽然古筝一捻,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

  《虞美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