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杨易赖在睡梦中,柯凝就早早了起了床。

  昨夜自家夫君竟然和自己来了两次,虽然很是舒服,但是看着此时夫君有些疲惫的神色,柯凝轻轻地咬着牙,暗道从今以后决不能这样放纵小侯爷作践自己的身体。

  将被子给杨易盖好,柯凝悄悄的出了门。

  外面已然升起了骄阳,暖暖的很是舒服。

  刚出了门就看到丫头从东厢房走了出来,还伸着懒腰。

  “夫人,起来了?”看着出门的是柯凝,丫头紧几步走了过来笑道。

  “嗯,走,给夫君弄点人参汤补补。”柯凝道。

  丫头忽闪着眼睛,有些狐疑的朝着卧房内看了看,旋即恍然大悟,脸上闪过一丝羞涩。

  柯凝看着丫头的神色,莫不是这个鬼精灵知道了昨夜的事情?

  想到这里,柯凝再也忍不住了,脸上闪过一道娇羞,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丫头,笑骂道:“笑什么笑,快点走。”

  说着自己率先一个人拉开了步子朝着厨房走去。

  丫头在后面轻笑,赶紧的跟了上去。

  进了厨房,柯凝让春儿和冬儿出去,这才从怀里掏出一根拇指大小的人参。

  “夫人,这一根够吗?”丫头看着这么点人参狐疑道。

  柯凝摇了摇头,一看丫头就没什么经验。

  这人参可是宝贝,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但是好歹成色也有五六十年的样子,若是一个小孩子吃了恐怕也会流鼻血。

  补肾的东西自然是烈的,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但是其效果绝对比一般的大人参有过之而无不及。

  “够了,这可是程老千岁给夫君送的人参,各个都有五十年的样子,甚至还有三四根是百年的。这东西虽然能补身子,但是也不能过量吃,否则体内的虚火过盛,会流鼻血的。”柯凝嘱咐道,“若是以后我不在夫君身边,你定当记住我说的,别让夫君吃多了。”

  丫头闻言,乖巧了点了点头,打了把手升起了火。

  柯凝卷起袖子露出了白皙的胳膊,将人参和一些药材丢进了罐子里面开始熬制人参汤。

  约莫半个时辰的样子,两个美人有些闷热的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丫头端着盘子盛着药碗跟在柯凝的后面,从长廊走来,转而进了卧房。

  刚进了卧房,柯凝抬头一看,杨易已经穿好了衣服,不过看起来神色有些低迷。

  杨易转身一看,是夫人和丫头。

  “夫人,丫头,你们干什么去了,为夫醒来都没人。”杨易问道,旋即眼睛一转,看着放在桌子上冒着热气的碗问道,“丫头,什么东西?”

  “夫君,这是臣妾为夫君熬制的人参汤。”柯凝笑着将杨易拉到了桌边做在凳子上道。

  “嗯,夫君趁热喝。”丫头呲着牙将碗端给了杨易,笑道,“好好补补身子,可别累坏了。”

  虽然丫头是无心之语,但是听者有意,顿时让柯凝脸上有些挂不住,侧着身子别过脸。

  杨易神色一怔,干咳了两声,这丫头莫不是昨晚上听墙根子了?

  “嗯,丫头,去弄点早点,我等会要出去。”杨易忙摆了摆手道。

  丫头闻言,撅了撅嘴,不过还是转身走出了卧房。

  杨易端起碗美美的喝完,虽然味道不是很好,但是毕竟是补品,自己还是得喝着。

  柯凝看着杨易擦嘴的样子,幽怨的瞪了一眼自家夫君,若不是这几晚看夫君有些吃不住,自己才不愿意让丫头知道自己的房事呢。

  “夫人,看什么呢?”杨易一把拉着柯凝坐在了自己的腿上道。

  柯凝瞪了一眼小侯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没好气的道:“夫君倒是知道乐和欺负妾身,这身体坏了我可没办法给杨家的祖宗交代,还让丫头说中了,羞死妾身了。以后夫君可不能这样了。”

  杨易看着夫人娇羞的模样,宛如熟透的苹果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不过却忍住了。

  “行行行,为夫以后注意就是了。”杨易道,“这不是还有老千岁的人参嘛,以后我每日喝两次。”

  “这还差不多。”柯凝撅着嘴巴,旋即站起身给杨易捏着肩膀道,“夫君,今日干什么去?”

  “今日自然是去长安,帮程处默解决一下那事。”杨易捏了自己的太阳穴道,“还真是有些无奈,丝毫没有什么头绪。”

  “夫君不用着急,这里距离长安也要半个时辰的路途,在车上慢慢想就是了。何况若是想不出来就以不变应万变呗。”柯凝很是懂事的道。

  杨易缓缓点了点头,看来也只能听夫人的话了,到时候自己随机应变就行。

  不一会儿丫头端着早饭走了进来,鸡蛋加素材,还有一杯茶。

  杨易吃惯了豆浆油条,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但这是大唐,还没有这些物件,只能将就着吃上一些。

  饭后,杨易穿着一套黑色的劲装绕着镜子转了一圈,手里捏着一把折扇,看起来甚是潇洒英俊。

  柯凝和丫头站在一边,宛如患了花痴病一样半天没有回过神。

  这衣服是柯凝一年前买的料子做的,那个时候杨易天天花天酒地自然不屑于穿柯凝做的衣服。

  不过今日一穿,果然杨易变得越发的精神了。

  柯凝轻轻咬着红唇,上前整理了一番杨易的衣服,嘱咐道:“夫君,你去长安之后记得不能去华香阁。”

  “夫人放心,你都说了十遍了。我今日去长安无非是要帮程兄做一些事情,哪有时间去。何况我家有娇妻,哪有什么心情去寻花问柳。”杨易笑道。、柯凝一听家有娇妻四个字,心里满满的全是欢喜。

  夫君竟然说自己是娇妻?真的是娇妻!

  丫头有些幽怨的打量了一下杨易,似乎有些羡慕柯凝,不过聪慧的丫头倒也没有在这个时候争宠。

  “谁知道呢!”柯凝虽然已然相信了杨易的话,不过嘴上却没有承认,别过脸没好气的道。

  “呵呵,夫人就安心在家里为我做衣服。为夫酉时回来。”杨易捏着扇子,旋即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卧房。

  “杨叔,备车去长安程府。”杨易朝着前院扯了一句。

  杨真赶紧的让柱子备车,旋即站在门口等着杨易出来。

  柯凝和丫头送杨易出了侯府,上了马车,这才回到府上。

  杨易隔着窗帘看着空无一人的侯府门口,长长的松了口气,坐在了马车上。

  不过一想到去长安,杨易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小蝶的身影。

  这个美人虽然是个青楼歌妓,但是对于自己的感情却真真切切,甚至有些感动。

  虽说除了惊艳之外,有些感动和好感,但是却还谈不上什么朝夕相处,谈婚论嫁的地步。

  现在杨易只能敬而远之,一般不要去招惹便是。

  马车摇摇晃晃,杨易坐在马车内吃着临上车前拿的一个苹果,靠在车厢上,哼着《白狐》。

  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七香车驶入了长安城。

  刚到了东街马车就被拦住了。杨易听着外面的吵闹声,揭开了帘子一看,竟然是程府的人,胸口都有程字。

  “参见小侯爷。”几个人看着马车里面的杨易抱拳道。

  “不用多礼了,你们可是程公爷的人?”杨易问道。

  “是,程公爷让我们去寻小侯爷。”其中一个下人道。

  “嗯,知道了。你们先回去禀告,我马上到。”杨易摆了摆手,折扇轻轻扇着坐进了马车。

  柱子赶着马车没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程府的门口。

  刚刚跳下了马车,迎面就疾步走来了大胡子。

  “杨易,你小子终于来了,不是说大早上来吗?”程处默有些焦急的道。

  杨易尴尬的笑了笑,向着程处默眨了眨眼睛,捏着自己的腰,笑道:“嘿嘿,程兄莫怪,你懂得,我腰酸背痛的。”

  程处默闻言,摸了摸脑袋,就是不知道杨易要表达什么,索性装作知道一般,点了点头道:“赶紧的进去救命,老爷子要让我去兵部。”

  “别急别急,这就去,程兄带路。”杨易合上了折扇道。

  程处默点了点头,让下人带着柱子和马车从后门进府,自己带着杨易从大门走了进去。

  走过长廊百米,进了一个院子,看起来是演武场。

  只见程咬金提着一把大斧操练着,虎虎生威,根本不像是一个五六十岁的人。

  “老头子,早啊。”杨易隔着十米就喊了一句。

  程咬金顿时停下了动作,转过头一看,见来人是杨易和程处默,气喘吁吁的将斧头插在了地上,擦着汗迎了上去。

  “哈哈,你小子怎么来了?”程咬金笑道。

  “呵呵,我来看看你啊。”杨易调笑一句。

  “屁话,老子不知道你,小兔崽子。说吧,啥事?”程咬金瞪了一眼杨易道。

  “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来府上喝酒不是说女儿红的事情嘛。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杨易扇着扇子,很是淡定的道。

  果然不出杨易所料,笑呵呵的程咬金一听到女儿红三个字,顿时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莫不是你已经弄来了两三坛子?”程咬金问道。

  “别急啊,还没有弄出来呢,这不是想问你借点东西嘛。”杨易笑道。

  程咬金听杨易将女儿红说的如此好,自然要好好尝一尝,若是真有这种酒水,借什么都行啊。

  OA看-q正版)a章节/u上ec酷e匠●网Vz

  “说,借什么?”程咬金慷慨的道。

  “没啥,就是想要程兄搭把手,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白天去我府上帮帮忙。”杨易指着一边的程处默道。

  程处默闻言,一句话不说,偷偷打量着自己的老子。

  “这,也罢,就去两三天吧。回来后赶紧的去兵部。”程咬金顿了顿,为了自己的美酒,迟几天去兵部也行。

  程处默闻言,激动的神色动容,却被一边的杨易踢了一下脚,示意不要露馅了。

  “那行,我带着程兄先去府上。”杨易抱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