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计策,还是计策好

  一时间杨易愣住了,半天没有一句话。

  想不到这酒作坊的老板娘如此的霸气,竟然能将程府的小公爷给赶了出来。

  不过此时杨易更加想不通的是,传闻程处默的脾气比程咬金的还要坏,简直就是一个气筒子,没有一个人不怕的。

  但是竟然被心甘情愿的赶了出来,想想都觉得好笑。

  敲打着桌子,杨易看着外面已经变黑的天空,莫不是程处默想要今晚去长安邻家寻那美人吧。

  若是如此自己可不好给夫人交代。

  “杨易兄弟,这个帮你是帮还是不帮?”程处默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道。

  杨易浑身一个激灵,从思考中惊醒,看着程处默瞪大的眼睛,有些后怕。

  这家伙要是一巴掌过来,估计自己的小身板就彻底交代在侯府了。

  “帮,怎么不帮,只是我在想如何帮你。”杨易忙圆场道。

  程处默闻言,脸上有了笑容,看起来甚至欢喜。

  “兄弟,想出什么法子来了没?”程处默道。

  杨易摸着自己的下巴,眼睛微微一转,忽而道:“程兄,这样,容我今晚好好想想。明天我去府上寻你,然后商量一下,再一起去如何?”

  “这不行,必须今晚。”程处默马上回了一句,态度非常的坚决。

  杨易神色一挑,还由着你了?

  “为何不行?莫不是程兄有什么难处?”杨易笑道。

  “明日老头子让我去兵部转转,说是走个后门让我去兵部锻炼锻炼。”程处默有些郁闷的道。

  杨易闻言,这是个好事,若是去了兵部,一去就是半月,倒也落个清闲。

  不过今晚绝对不能去,否则肯定会引来夫人的猜疑。

  “这样,我明早早早去府上见见老千岁,就说让你帮我去府上帮帮忙,酿制女儿红。我想老千岁那么爱酒的人,应该可以通融几天。”杨易眼睛微微一转道,“到时候我们再去酒作坊。今晚不行,我们要想要如何做,这样几率大一些。”

  程处默闻言,眼睛中爆射出一道精光,哈哈大笑一声,站起身狠狠的拍了拍杨易的小肩膀道:“兄弟,还是你有法子,那就走了。”

  说着程处默转身就走出了屋子。

  最新,章节rj上酷%%匠网A

  杨易看着这个来去如风的程处默,着实有些接受不了,现在肩膀有点生疼。

  陪着程处默走出了侯府,看着大胡子骑上了马,旋即抱拳道:“程兄,明早见。”

  “告辞。”程咬金抱了抱拳,皮鞭一挥,策马奔腾而去。

  看着程处默远去,杨易才转身进了院子,迅速的到了内院,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有些困乏的钻进了卧房。

  卧房内柯凝正在和丫头做衣服,看着杨易有些疲惫的走进来,柯凝赶紧放下了手中的活,扶着杨易坐在了椅子上。

  “夫君,看你累的,喝茶。”柯凝倒了一杯茶道。

  杨易点了点头,有些暖意的接过茶水喝了一口道:“丫头,赶紧的给侯爷捏捏肩。”

  “嗯,来了。”丫头穿上了鞋从床上下来,捏着杨易的肩膀,很是轻柔,让杨易肩膀舒服的松懈了下来。

  柯凝拿过来一个凳子坐在杨易的身边,一双明晃晃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夫君的脸颊,神色有些疑惑,微微嗅了嗅。

  杨易闭着眼睛倒是没有注意美人的神色异常,不过此刻的屋子里却有一种诡异的气氛在蔓延。

  站在杨易身后捏着肩膀的丫头手法有些迟疑,不过却在愣神的时候惊醒了小侯爷。

  杨易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了柯凝紧蹙的眉头。

  “夫人,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杨易问道。

  柯凝啊了一声,旋即怔了怔神,咬了咬嘴唇,似乎有点难言之隐。

  “夫君,你的身上是什么味道,怪怪的。”还不等柯凝说什么,站在身后的丫头忽而皱了皱眉,问道。

  杨易闻言,也是愣了愣神,什么味道?

  旋即他自己伸出袖子闻了闻,似乎没什么味道啊。

  “没有啊,难道是汗臭味不成?”杨易问道。

  “夫君,好像是一种奇异的香味,不过府上怎么没有闻见过。”丫头捏着肩膀,无心的道。

  杨易闻言,神色一挑,香味?

  莫不成是和小蝶在一起时候染上的香味?不可能啊,这香味又不是香袋,怎么可能还在自己身上。

  杨易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没有发现什么。

  “夫君,妾身闻闻。”柯凝忽而站起身,一对酒窝看起来很好看,趴在杨易的胸口闻了闻,忽而惊讶道,“夫君,好像在你怀里。”

  “怀里?”杨易狐疑了一声,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柯凝的右手就伸进了他的衣服,旋即拉出了一个紫色的手帕。

  顿时一股香味扑面而来,让杨易的心口说不出的有点悸动。

  “紫兰花的香味?”杨易暗自惊呼一声,这手帕是小蝶的,怎么会在自己身上,莫不成是弹完古筝随手拿的?

  杨易回想了一下,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自己身上的。

  柯凝一看手中的东西就愣住了,明显的就算柯凝是商家之女也明白这是女子的手帕。

  自己夫君为何有女子的手帕?

  一时间柯凝的鼻子酸酸的,似乎泪水开始在眼睛里汇聚,模糊的眼睛却被耀眼的紫色刺得生疼。

  丫头也是一愣,低头看着面色有些呆滞的小侯爷,咬着嘴唇收回了手站在了柯凝的身边。

  “夫人,这是?”丫头低着看着紫色的手帕道。

  柯凝长长的吸了几口气,旋即站起身将手帕递给了丫头,自己坐在了床边一句话不说的缝衣服。

  丫头拿着手帕看了看,上面是一幅画,似乎是世外桃源,不过手帕上面还刻着一个字“易”。

  看着这个粉色的字,丫头瞬间明白这手帕应该说的就是杨易,应该是情人给的。

  霎时,丫头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放在手中的手帕就往外走。

  杨易眼睛微微一扫,瞬间大大的易字映入了眼帘之中。

  顿时他心里一颤,完了,这次让夫人和丫头伤心了,这该如何是好。

  杨易有些无奈,看着走出门的丫头,旋即站起身拿着手帕走到了柯凝的身边坐下。

  “夫人,为夫想和你说说话。”杨易道。

  柯凝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夫君,到现在还没有一点点的悔改之心,心里猛地像是被刀刺了一般的伤痛。

  “夫君,有什么话请说。”柯凝语气略微的有些不高兴道。

  “为夫想送你一件东西。”杨易看着眼睛有些红润的柯凝道,“这个。”

  说着将手中的手帕递给了柯凝。

  柯凝神色动容,这还了得,自己的夫君难道这是为了告诉自己要将外面的那个狐狸精接到家里来不成?

  妾身又有什么话要说?无话可说。

  “夫君,你既然想要接她进府,妾身无话可说。”柯凝微微一笑,有些牵强。

  杨易闻言,暗道夫人的洞察力极为的强大,竟然看出了一些小小的端倪。

  “夫人误会了,今日我去镇上看着手帕不错就找人绣了一个字,你看这字还是新的。”杨易笑道,“为夫刻上自己的名字,自然是想要陪在夫人的身边,哪有什么情人。何况我此去两个时辰,没有马车相随,根本去不得长安,只能去石桥镇。我虽然失忆,但是也知道在石桥镇我还没有什么女人。”

  柯凝闻言,眼睛忽闪忽闪,有些犹豫。

  杨易看着柯凝的神色,暗道这一招有效果,不过还是有些微言。

  “既然夫人不信,那我发誓,若是欺瞒夫人,我天打五雷轰!”杨易信誓旦旦的竖起了手指,朝天一指,厉声道。

  柯凝啊的一声,赶紧的捂住了杨易的嘴巴,咬着牙道:“夫君,我信你便是,切不可胡乱的发誓。”

  “夫人,相信我。”杨易转过头趁机握住柯凝的双手道。

  柯凝神色动容,笑道:“好,妾身信你。”

  杨易长长的松了口气,心里暗自惊喜,大唐的女人果然还是有些单纯,区区发誓就能信,不过对于此事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杨易连忙将手帕递给了柯凝,旋即道:“我为你选的紫兰花香味,因为我喜欢这个味道。夫人拿久了,身上自然有了紫兰花的味道。”

  柯凝被杨易对在耳边的热气弄的耳朵痒痒,心里更是痒痒,嘤咛一声倒在了侯爷的怀里,手里紧紧握着手帕,脸上满满额全是幸福。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丫头被柯凝叫了进来。

  撅着嘴,低着头,似乎很委屈的样子。

  站在桌边,看都没看杨易,双手玩捏着衣角。

  杨易坐在椅子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吃醋的小丫头,笑道:“夫人,你给这丫头说说,省的经常挂个油瓶在嘴边,也不怕把嘴给拉长了。”

  “哪有!”丫头有些哼哼的道。

  柯凝咯咯一笑,宛如东风拂面般轻柔爽朗。

  “丫头。”柯凝拉着丫头的手,侧着头看了看丫头的脸,笑道:“别低着头了,刚才是我们误会夫君了。”

  “嗯?”丫头缓缓的抬起头,忽而在柯凝的手里发现了紫色的手帕,道:“夫人,这是?”

  “这是夫君为我买的手帕,找人刺得字,不是外面的狐狸精送的。”柯凝笑道,“刚才我们都误会夫君了,若不是夫君大度,今晚我们就要受到家法严惩了。”

  丫头闻言,浑身一个哆嗦,大唐的家法自然严厉。不过看着杨易笑容满面的模样,心里松了口气。

  这个侯爷和其他的王公贵族不同,似乎更加的随和,没有一点点的架子,更不要说是家法了。

  “丫头,这下满意了吧。”杨易站起身走到了丫头的身边摸了摸她的脑袋道,“若不是因为身上的银子不够,我也为你弄一个手帕,赶明儿我一定和夫人去给你也刺一个,如何?”

  “嘿嘿,夫君莫不要欺骗丫头才好。”丫头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两排牙呲着,看起来有些傻样。

  杨易摸了摸丫头的脑袋,道:“行了,为夫记着就成,赶紧的回去睡觉。”

  丫头点了点头,像是小鸟一般钻出了屋子,躲在门外发笑。

  此刻杨易的心口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坐在一边看去,美人还是如此的娇美,低头摆弄着为自己准备的新衣裳,甚至欢喜。

  尤其是放在腿上的手帕,上面大大的绣着一个“易”字,看起来非常的温馨甜美。

  但是杨易的心里却不是滋味,明明这个手帕是小蝶的,但是却装作是自己的给了夫人柯凝。

  柯凝美人看起来甚是欢喜,仿佛放在腿上的不是一块手帕,而是杨易一样。

  坐在一边的杨易虽然拿着书,但是心里却在想着今晚一定要将这个手帕的样子记下,赶明儿重新弄两个,一个给夫人,一个给丫头。将这个还给小蝶。

  呼!

  杨易长长的出了口气,低头看着书,一语不发。

  时间静静的流淌,忽而杨易的心中闪过一丝念头,对了,还有程处默的事情。

  “夫人,和你商量一件事情。”杨易站起身坐在床上道。

  “夫君,还有什么事啊?”柯凝笑道,脸上芙蓉花盛开一般,融化杨易的心。

  杨易顿了顿道:“今天程处默来找我,是因为看上了一家姑娘,说是让我做媒。可是我未曾做过这等事情,却不知道夫人有什么法子?”

  “做媒?”柯凝脸色一惊一乍,忽而笑道:“哈哈,夫君现在都能做媒人了啊。”

  “你这妮子,敢笑你夫君,看我怎么收拾你!”杨易看着柯凝,扭动的细腰欲折,宛如一个仙子坐在自己身边,妩媚动人又甜美。

  猛的杨易将柯凝手中的针线拿过,连同衣服丢在了桌子上,整个人抱着柯凝扑上了床。

  “夫君,不要,我还要给你……唔……”

  床帘拉下,短短几息两人便是赤裸相拥。

  一时间一股浴火在床上弥漫,而今两人还管什么程处默的事儿,巫山云雨,翻转几次,呻吟不断,唯有仙境可以比得这等的幸福美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