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闻言,神色一挑,程处默这个家伙现在来干什么?

  难不成是有什么事情不成?

  现在的天色都到了黄昏十分,若不是有急事,大晚上的也不会来石桥镇不是。

  杨易愣了愣神,旋即深深的看了一眼淡定的了尘,道:“了尘,程处默来干什么?”

  “回小侯爷,了尘不知道,杨管家已经让程公子去府上正堂了。”了尘打了一声佛号道。

  杨易眼睛微微眯着,这个了尘说话真是急死人了,每天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一样的淡定。

  做了一个佛手,想找个了尘瞪了一眼道:“赶紧的剃头去,头发长出来了。”

  说着杨易就甩袖钻进了侯府。

  进了侯府,正好遇到了账房的钱叔,还有管家杨叔。

  杨真定眼一看是小侯爷,赶紧的紧几步走上前躬身道:“小侯爷,你回来了啊。”

  杨易本来还在想些事情,却被这突兀的一声吓了一跳,等到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原来是杨叔啊,你和钱叔在干什么?”杨易问道。

  “明日府上的一百亩天地就要灌溉了,我和杨管家算算这次需要多少银两,顺便买点东西给明天的佃户。”钱叔低头道。

  杨易这才想起来明天还有这件事情,不过这杨真和田禾是府上的老奴了,干事自己还是比较放心的,也不用操多少心。

  “行,这件事情就这样,回头就麻烦你们合计合计,然后做的好一些。”杨易道。

  “小侯爷放心,这是我们的分内之事,一定做好。”杨真道。

  杨易点了点头,随即说了一句,然后朝着正堂走去。

  刚进了院子,迎面而来的就是风风火火的丫头。

  屁颠屁颠的像是后面有鬼在追一样。

  杨易干咳了一声,道:“丫头,去哪里?”

  丫头闻声抬起头,看着台阶上的杨易,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

  “夫君,你回来了啊。”丫头高兴的疾步到了杨易的身边,拉着小侯爷的胳膊笑道。

  杨易赶紧的松开了丫头道:“丫头,这么风风火火的去干什么?”

  “还不是去找夫君嘛。”丫头撅着嘴道,“程公子在正堂说是有急事要见你,等了一个时辰了,还没有见到夫君,就让我去找找。”

  杨易闻言,神色一挑,这程处默还真是一个武夫,好歹也算是二嫂子,竟然就这样的被使唤?

  不过一想到程处默这个笨蛋,杨易也觉得有些好笑,这程咬金的儿子还真是和老子有些像。

  “行了,我去看看程处默,你先去后院伺候夫人。”杨易摆了摆手道。

  丫头激灵的点了点头,提着裙子朝着内院跑去。

  杨易收敛了心神,朝着正堂走去。

  刚进了正堂就看到程处默这个家伙已经坐在椅子上弯着脑袋睡着了,身边站着春夏两个丫鬟,看着杨易走了进来,赶紧的拜礼。

  “小侯爷!”两人齐齐的来了一句。

  这倒好,程处默正做着梦,被两个丫鬟的一声小侯爷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旋即从椅子上直勾勾的站了起来,眼神有些迷离,右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谁?”程处默一声怒喝。

  杨易皱了皱眉头,这大胡子还真是有些莽夫的架势。

  “程兄,来我府上大吼大叫的,吓唬兄弟我啊。”杨易笑道。

  程处默闻言,渐渐的神智清晰了起来,看着来人果然是杨易吗,先是一阵愣神,似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旋即眼睛一亮,朝着杨易抱了抱拳道:“杨易,你这小子跑哪里去了?”

  “我去石桥镇转了转,怎么?来府上多久了。”杨易指着旁边的椅子道,“请坐。”

  “春儿,去弄点茶水点心来。”杨易摆了摆手道。

  春儿很是乖巧的出了门,开始置办一些吃食。

  程处默看着走出门的春儿,朝着杨易点了点头道:“你小子倒是会享受,除了管家和和尚,其他的都是美人。”

  杨易闻言,看着程处默有些色眯眯的神色,脸上有些挂不住。

  眼睛微微一抬,果然站在一边的夏儿听到了,满脸的娇红。

  “程兄,你想多了。”杨易摸着自己右手上的翡翠戒指道,“程兄,先吃点点心。夏儿,去后院看看饭菜好了没,给程公爷也添上。”

  “是,小侯爷。”夏儿低着头退出了正堂,杨易才松了口气。

  这程处默来一次就败坏自己一次名声,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程处默磕着桌子上瓜子道:“杨易,我等你可一个多时辰了。”

  “知道知道,今天是程兄来的有点不凑巧,我正好出去转了转。”杨易拿着一边的折扇扇着,装作很是淡雅的样子,“若是我知道程兄前来,肯定就不出去了。”

  “你小子的德行我不知道,是不是去华香阁了?”程处默低声的道,眼睛中透露了一种猥琐的神色。

  杨易暗道冤枉,莫不是自己在这些人的心里也是一个整天混迹在青楼的男人?

  虽然今天自己见到了小蝶,不过确实没有去华香阁,说起话来自然理直气壮。

  “哪有,不信的话,你赶明儿去华香阁问问就知道了。”杨易犯了个白眼道。

  程处默看着杨易淡淡的神色,似乎没有一丝虚假,心里倒是奇怪这小子这段时间是怎么了?

  莫不是一场失忆症让杨易失去了男人本色,或者是有什么生理的疾病?

  若是杨易知道程处默此时心中所想,恐怕一脚就踹飞了这个牲口。

  S最.新…章aq节1E上J%酷匠{网。

  就在此时,春儿端着茶水和点心走了进来,上好的桂花糕。

  程处默看起来是饿坏了,连续的吃了五个桂花糕才舔了舔嘴唇,喝了一杯热茶,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杨易神色一挑,这家伙莫不是是来败坏自己侯府的?这样的吃法随便一个月的时间就将侯府吃穷了。

  怪不得程处默身强体壮,这般吃法不胖就对不起吃进肚子里的五谷杂粮了。

  程处默并没有将杨易惊讶的神色看在眼里,转眼就将一盘子桂花糕吃完,这才擦了擦嘴角的残渣,咧着嘴笑道:“奶奶的,饿死老子了。”

  杨易闻言,差点站起身一脚。

  这大唐之人不是文明崇尚礼仪吗?程处默竟然爆粗口?

  “程兄,吃的如何?”杨易忍着自己心里的冲动,笑道。

  “还不错,就是少了点。”程处默将嘴边的残渣放进嘴里,含糊不清的道,“对了,几时开饭?”

  杨易闻言,有些坐不住了,似乎自己也有些饿。

  话音刚落,夏儿就走了进来,道:“小侯爷,二夫人说饭菜好了,请你和程公爷去内院。”

  杨易拍了一下大腿,站起身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旋即转头看着程处默道:“程兄,走吧。”

  程处默脸上洋溢着笑容,和杨易出了正堂,转眼间就进了内院。

  跟着杨易走进了屋子,里面只有丫头和柯凝。

  看着程处默大块头走了进来,丫头和柯凝赶紧站起身,拜礼道:“妾身参见程公爷。”

  “哎呀,行了,又没外人就不拜了。”程处默笑道。

  柯凝站直了身子,让丫头搬出了椅子,这才让程处默坐下。

  杨易坐在程处默的对面,身边丫头和柯凝坐着。

  桌子上的饭菜很是清淡,四菜一汤,三素一荤。

  不过此时的程处默也顾不上许多,端着米饭就开吃。

  杨易有些尴尬的看了看一脸惊讶的柯凝和丫头,示意吃饭。

  四人吃完,程处默早已经摸着肚子打嗝。

  柯凝和丫头收拾掉了餐盘走了出去,整个屋子里面只有杨易和程处默两人。

  秋儿端进来了饭后茶便走了出去。

  杨易喝了一口,旋即看着有点吃撑的程处默道:“程兄,吃的可好?”

  “不错不错,非常可口。”程处默竖起了大拇指,“你小子好福气,竟然将罗通身边的丫头收了。”

  杨易摸了摸鼻子,这程处默莫不是一个色狼?一天到晚就是女人。

  “呵呵,还好,还好。”杨易打着哈哈,转而语气一变道,“不知道程兄今天来府上有什么急事需要兄弟帮忙?”

  “哎呀,你瞧瞧我这个猪脑子,怎么将这事儿给忘了。”程处默看了看外面,已然过了酉时,天色笼上了一层暗黑,“不过还好,来得及,来得及。”

  杨易看着程处默一惊一乍的样子,心里很是不解,这大胡子咋了?

  鲁莽的个性自己明白,这历史也有些记载,但是却没有记载程处默的事迹,所以杨易还真是不知道这大胡子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因为自己的穿越大唐的历史早已经改变了许多,永徽年间,程处默才26岁,这根本不符合历史的轨迹,但是既然自己碰上的历史已经推进了年成,自然要好好看看到底能变成什么样子。

  “杨易,你小子刚成为了诗仙,现在又做了一首罕见的曲调,而今王公贵族已经对你赞不绝口了,整个长安城人人都会唱《白狐》,其中的味道就算是我一个武夫也能听出个七七八八,绝对是神作。”程处默有些羡慕的竖起了大拇指道。

  杨易一听,又是这件事?

  不过此时和程处默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这才是杨易最为不解的地方。

  “谬赞谬赞。”杨易敲打着桌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不知道程兄说这件事情干什么?”

  程处默点着手指看了看杨易,扫视了一眼屋子,确定没有人才小声的道。

  “不瞒兄弟,我前几日去逛街,看上了一个美人。”程处默说到这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这美人虽然是个酒坊的老板娘的女儿,但是长得绝对标志,而且没有婚配。所以想请你去帮我做做媒。”

  说话间程处默的脸上竟然闪过了一丝尴尬和羞愧,低着头喝着茶,一句话不说。

  杨易半天才回过神,自认为自己没有听错。

  没错,程处默竟然看上了一个女人,看神情似乎很是认真的样子。

  不过这做媒的事情杨易还真是没有做过。

  且不说自己不知道对方女子的性格,就算是知道了,这媒人的差事还有点不能胜任。

  “程兄,你没有开玩笑吧,你竟然动了真心?”杨易询问了一句。

  程处默的胸口一起一伏,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头鼓起勇气道:“是,这次我是看上了这个姑娘。”

  “程兄,这酒作坊的美人你怎么碰上的?”杨易好奇道。

  程处默一般常去的地方无非是王公贵族家里吃些酒,或者去宝月楼等一些高雅的地方。未曾听说他有去酒作坊的习惯,这让杨易有些疑惑。

  “其实这也是缘分,前几日家里的酒被我偷喝了一坛子。我想若是让老子发现就完了,只好去找些酒来顶上,路过府上不远处新开的一个酒作坊闻着酒水不错,进去吃了几杯,然后就遇上了。”程处默的声音越发的小,右手狠狠的捏着自己左手背的肉,让自己镇定一些。

  “邻家有女初长成?”杨易闻言,惊讶道。

  莫不想程处默竟然还有这等的机缘,竟然在自己门口遇上了美人。

  程处默闻言,愣了愣神,着实有些郁闷。

  “你小子说的什么话,别欺负我听不懂。”程处默确实听不懂这些文绉绉的话,有些小小的恼火。

  杨易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程兄莫要生气,这是好事啊。”

  “你也认为是好事?”程公爷眼睛一亮,趴在桌子上低声道。

  “难道还有人这样认为不成?”

  “自然,我给罗通,秦怀玉这两个家伙都说了。他们也这样说。”程处默顿了顿,道,“不过我想来想去还是找你可靠些。”

  可靠?

  杨易狐疑的看着程处默,有些不解。

  “自然你可靠。”程处默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激动,拉了拉凳子靠近了杨易一些,“你现在是长安的风云人物,诗仙,又能写出曲子,可谓是一表人才,就算是王公贵族都知道你的名号。若是你和我前去,老板娘自然也不好将我们两个赶出来。”

  “赶出来?”杨易笑容顿时凝结了,深深的看了一眼程处默道:“你被赶了出来?”

  程处默闻言,自知说漏了嘴,不过此时已然败露了,老脸一红,微微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