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卢照邻所说,长安大道连狭邪,青牛白马七香车。

  杨易隔着帘子放眼望去,整个长安城大道宽阔,却丝毫没有现代社会的拥堵。能够用得起马车之人也熙熙攘攘很少,更不要说自己所做的七香车,上面刻有侯府的字样。

  此时的杨易脸上没有一丝的苦恼,这唐朝之梦乃是每一个现代人向往的地方,虽然没有穿越到杨贵妃的时代,但也差不多哪里去。

  饶是一路上隔着车窗和行色匆匆的杨真交谈,细细听来竟然也了解到这具身体的一些情况。

  不过这名声却着实有些不好。

  家有娇妻刚洞房,离家出走上青楼。把酒言欢日日醉,明月当空抱美睡。

  着实想不到杨易竟然离家一月都不回,娇妻下嫁侯府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愣是没有圆房。

  若非杨真夸奖夫人乃是一个持家的美人,杨易绝对会想到回眸一笑百媚生,五千貂锦丧胡尘的场景。

  “嘶!这货还真是奇葩,有着好好的娇妻不睡,却抱着人人骑的青楼过客夜夜箫歌。”杨易怔怔的坐在车内,暗自嘲讽。

  不过想来也能理解,杨易之父三年前突然离世,匆忙之间竟然从南方寻来一个女子,商家出生。

  正如那句诗歌所言,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在唐朝商家身份低下,还不如农户。况且这女子也是孤家寡人一个,身份自然是低了许多。

  堂堂大唐侯爷自然是看不上这种货色,纵然是再美,想起家世也有些齿寒,更不敢带着她出门访友,久而久之自然是疏远为好。

  不过现在的杨易却不这么想,二十一世纪的思想却没有太多的门户之见,尤其是他向来看女人只要求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按照杨真的说法,侯府守身如玉的那位正是符合自己的诉求。

  P酷m/匠{网;唯A一O正@_版,:其1¤他都是.盗版

  颠颠簸簸的马车经历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终于停了下来。

  杨易缓缓的睁开眼睛,伸了伸懒腰,蓦地就听到杨真的声音。

  “小侯爷,府邸到了,还请下车。”

  杨易整了整衣衫,这次进入可要见娘子的,况且也好歹是侯爷,虽然只有爵位没有官位,但也能让一个现代人好好乐呵乐呵。

  丫头很是懂事的拉开帘子,杨易躬身下了车。

  放眼望去,果然这里竟然不是长安城,似乎是周边乡镇。

  不过杨易也没什么惊讶的,皇城乃是皇亲国戚的住所,侯爷级别的自然是各有领地。

  “这里是什么地界?”杨易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还算是清幽,这侯府大门,宽阔幽静,却不失王者之气,隐隐间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尤其是门口两个大石狮子,似乎是门将一般驻守此地,让杨易小小的满足了一把。

  “这是距离长安十里外的石桥镇,乃是侯府的封地,方圆倒也有一百里。”杨真恭敬道。

  杨易点了点头,瞥了一眼跟在身后一语不发的丫头,挑了挑眼睛,将视线从裹胸中拉出来,干咳了两声,背着手道:“丫头,杨叔,随我回府。不要吆喝了,我脑子有些混乱,先去休息。”

  说话之间三人跨入了大门,果然里面甚至大,四面虽然没有阁楼,倒也是房屋甚多。尤其是转过亭廊进入后院之后,幽静之极,周围各种花卉树木,很是有情调。

  杨易略微的估计了一下,这侯府至少也有一万平米。

  在杨真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一处正堂门口。

  “这是?”杨易指着正堂狐疑道。

  “回侯爷,这里就是您和夫人的寝室。”杨真面色有些尴尬,这寝室也只有夫人一人居住,风流侯爷还是第一次这么早回到家。

  杨易到没有觉得什么,心里竟然有些激动,乃不成今天就要见到自家的美人了?

  “咳咳。知道了,你先下去,丫头跟我进去。”杨易挥了挥宽大的衣袖,带着丫头走了进去。

  “丫头,老子……额,侯爷这身衣服整齐不?”杨易伸开双臂转了个圈。

  “回侯爷,很整齐。”丫头羞答答的点了点头,本来想要叫一声夫君的,但是却硬生生的忍住了,虽然罗公子将自己送给了风流侯爷,但却没有正式的一个名分,一个唐朝女子再怎么开放倒也不会张口闭口叫人家夫君。

  杨易得意的摸了摸脸,侧漏猥琐的表情,转而恢复了正常。

  “丫头,等会进去记得给我装像一点,侯爷可失忆了。”杨易啧啧了一声,嘱咐道。

  丫头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没有丝毫违背的意思。

  杨易嘿嘿一笑,双手袖子一甩,忽然一声哎呦,扶着脑袋靠在丫头的身上颤颤巍巍的走了进去。

  “哎呦,头痛,头痛啊!”

  “夫君,夫君!”屋内的娇妻闻声,顿时听到一阵脚步声,在杨易刚刚进入门庭的时候,一身粉色罗裙的女子扑面而来,香味浓郁,清幽而带着一股处子之香。

  嘶!果真是美人啊。

  一绺波浪般的长发挽成云髻,如淡烟般的凤眉,一双美眸顾盼生辉,挺秀的瑶鼻,吐气如兰的朱唇,如雪的脸蛋红晕片片,雪肌如冰似雪,身姿苗条。

  杨易眯着眼睛,脸上故作疼痛之状,但神色已然注意到伸手将自己扶过去,轻轻放在床上的女人。

  “嘶!杨易这货还真是瞎了狗眼了。闪人眼睛的胸脯,苗条的人才,竟然愣是没有动。你小子还真行,至少给我留下了一个原装货。”暗自啧啧一声,右手抱头,左手故意放在了娇妻的腰间,似乎像个孩子一样上下抚摸。

  站在一边的丫头早已经看出了侯爷的行为,脑袋一低,差点掉进裹胸之中。

  这让杨易着实一阵惊艳,但此时还不是征服丫头的时候,既然成了美人的夫君,自然要装得像一些,不能漏了破绽。

  “夫君,夫君你不要吓臣妾啊,你这是怎么了?快!快找大夫啊!”柯凝来不及想丫头的身份来历,一心只为夫君照想。

  眼睛刷刷刷的落下来,双手紧紧地握着杨易的右手,任凭他左手在腰间摸索,虽然有些异样,但却无暇顾及。

  这侯爷虽然生性风流,但却也不是坏人,对自己没有过分之举。

  况且唐朝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虽然没有圆房,却也对杨易忠心耿耿。

  见到自家夫君去了一趟长安城竟然成了这个样子,心中慌乱如麻,哪里还顾得上问及去了哪里?

  “不用不用,哎呦,丫头,你先出去。侯爷头疼,先睡会。”杨易摆了摆手,似乎很是狰狞的样子。

  丫头眼睛咕噜噜一转,点了点头就要退下。

  “你回来。”忽然慌乱之中的柯凝似乎有些明了,虽然自己是商家之女,但好歹读过一些书,如今夫君的病情恐怕也只有这丫头知道,“你可知道侯爷为何如此头疼?”

  “回夫人的话,侯爷在风月楼和程公子,罗公子,秦公子猜枚时好像受了惊吓,一时间有些失忆。”丫头瞥了一眼杨易,不慌不忙的恭敬道。

  “失忆症?”柯凝一声惊呼,右手随即捂住了红唇,不可思议的看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只喊头疼的杨易,面色一紧,满脸的惊慌,“对了,请大夫了没?”

  “这个……”丫头抬头看了看杨易,咬着嘴唇沉吟了一声:“侯爷说不用。”

  “对……丫头你先出去,夫人……我休息会。”杨易向着丫头眨了眨眼睛道。

  丫头心领神会,向着杨易和柯凝拜礼,转身带上门走了出去。

  直到现在柯凝才回过神,忙抱着杨易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口,双手轻柔的按着太阳穴。

  杨易内心疾呼痛快啊,似乎全身血液沸腾。前世的自己还真是没有这样接近一个女人,想不到今天竟然在大唐实现了。

  不过这柯凝的按摩手法还真不是盖的,竟然将一心枕在胸脯的杨易弄得还没一柱香的功夫就沉沉睡去。

  整整三个时辰的时间,杨易双手搂着柯凝的纤纤细腰,头枕在双腿上,嘴角挂着一丝口水,翻了个身。

  柯凝修长的眉毛微微一颤,说不出的激动。

  下嫁两年之久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自家的夫君。虽然这失忆症来得蹊跷,但看起来侯爷的行为变了不少,此时似乎就是一个还未满月的孩童一般,睡得极为甜美。

  柯凝神情颤抖,竟然有泪水在眼睛中打转,旋即滴落下来,一股冰凉的感觉惊醒杨易。

  睁开眼,杨易神色微凝,转而舒展开来。

  好在这还是大唐,这不是梦。

  头下枕的竟然是柯凝柔软的大腿根部,身上幽香幽幽传来,让杨易不自觉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声顿时将沉静在喜极而泣中的柯凝惊醒。

  柯凝忙擦干泪水,笑道:“夫君,你醒了啊?头还痛不痛,要不要找大夫?”

  “嘶!”看着柯凝近在咫尺的红唇,杨易双手支起身子缓缓接近,一股纳兰香气传来,着实令人心神激荡。

  也不枉来一次大唐,竟然有如此娇妻。

  柯凝浑身一颤,面色娇羞如红晕,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双手捏着衣角:“夫君,你这是作甚?”

  “以前是我不对,没有好好待你。今后我一定珍惜你。”杨易越发的深情,却也是一见钟情的由衷感慨。

  一语惊人。柯凝猛然间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易,满脸的不可思议:“夫君,可是真的?”

  “真的。我虽然失忆了,记不得以前做了什么,但唯一没有忘记的也就是你。”杨易双手搂着柯凝的腰,用力将美人抱在了自己腿上。

  柯凝神情颤抖,呼吸急促,眼角的泪水不断的外流。

  整整两年的时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失忆也好,也好啊。侯爷终于不在风花雪月了,一心一意待自己。上天果然有眼。

  “夫君。”柯凝面色潮红,向着杨易的身上靠了靠,柯凝浑身一颤,脸红的像是苹果一样:“夫君,你……不要使坏,这是……白天。”

  “咳咳。”杨易干咳了两声,靠近柯凝的耳朵,猥琐一笑:“夫人,那就晚上……”

  “嗯……”柯凝脑袋都低到胸口了,蚊子般的答应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