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闻言,心里一紧一松,吓得有点魂飞魄散的感觉。

  这美人竟然来石桥镇是为了找自己,还真是有些恐惧。

  也就是自己今天闲来无事,漫步至此见了小蝶。若是在侯府,让一个华香阁的女子到访,还是自己的旧情人,这不是往自己脖子上架一把刀吗?

  想想府上的柯凝美人,还有丫头这个萝莉,杨易心中就是一个哆嗦。

  虽然小蝶看起来比柯凝要妩媚动人一些,但说实话而今的杨易已然将大多数的心思放在了柯凝的身上,持家操劳的一个美妇。

  对于小蝶的出现,似乎就是婚外一场艳遇一般,他只是将这个女孩当做是地下的情人,甚至是一个暧昧的女人罢了。

  若是让这个女人去了侯府,还不闹翻了天。

  何况堂堂的侯府,又怎么能是风尘女子去的地方。

  虽然杨易对于这么多的门规戒律无所谓,但却要为家里的夫人考虑颜面的问题。

  小蝶看着杨易震惊的模样,心里满满的是无奈,果然这小侯爷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若是放在以前,而今自己和小侯爷早已经在床上欢愉了,哪有什么功夫在这里浪费时间。

  但此时自己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盯着情郎看了许久,自认为那夺魂的双眸早已经包含了浓烈的情欲,但杨易就是视而不见。

  此刻,小蝶的心里面顿时有些慌乱,莫不是小侯爷不要自己了吧。

  虽然自己出入风尘,但却保留自己的完璧之身,不要说是破了红丸,就是自己打的身体都未曾让男子碰过。

  那也却因为迷上了小侯爷,风度翩翩,虽然有些好色,但终究是侯爷,有着一方封地,加上杨易先前的承诺,让小蝶心甘情愿的献出了自己宝贵的那一夜。

  初夜,很疼,但能让自己从华香阁这个淫靡的地方解脱,成为侯府的一个小妾,倒也是一件美事。

  不过此时看来,自己千里迢迢寻情郎而来,竟然落得如此额对待。

  小蝶内心一颤,有些想回华香阁任人糟蹋的冲动。

  小蝶轻咬着嘴唇,看着杨易慌乱的神色,轻声道:“小侯爷,你变了。”

  “变成什么样了?对于眼前这个美人,杨易从心里来将是没有排斥的。

  废话,是个男人都有点色,何况眼前的女人绝对是美人,比起柯凝还要有些修长妩媚,若是以前的杨易肯定会说,这个女人只要稍微的调教一番,肯定是床上的尤物。

  杨易神色一挑,看着有些凄苦的小蝶,道:“小蝶,也不能说我变了。”

  “那应该说什么?”小蝶问道。

  “应该说我失忆了。只是有些想不起你来。”杨易淡淡的道,宛如这一个理由能淹没千军一般的淡然。

  小蝶闻言,双手放在腿上捏着长裙,呼吸有些急促,胸脯一起一伏甚是扎眼。

  也是,情郎若不是因为失去了记忆,肯定不会这样冷着自己。

  竟然有半个月的时间不来看自己,想当初小侯爷几乎和自己每天都在一起,说不出的畅快,虽然自知身在红尘,但挽着杨易的胳膊时,似乎自己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侯爷夫人,心里满满的全是自在。

  小蝶沉吟了一会,抬起头,乌黑发亮的头发有点耀眼。

  加上屋子里面灯火阑珊的跳动,似乎有些暧昧的味道。

  杨易不是君子,看着小蝶的眼神,自然明白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搂着柯凝睡在床上一般。

  不过此刻杨易还在把持自己,今日若是发下错误,恐怕将来对于小蝶真是无法交代。

  此时的杨易不想承诺小蝶什么,迎娶小蝶进门的事还需要好好斟酌。

  家里面有夫人和丫头,若是此刻将小蝶弄进府上,虽然柯凝也只是抱怨一声,但心里肯定会疼。

  杨易对于柯凝的爱,已经超越了男女之情,纵然是自己生死无期,也不能让夫人受到伤害。

  眼前这个女子,总共就见过两次,虽然穿着暴露性感,能让男人放开自己的身体驰骋疆场,但是却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宛如一场镜花水月,看到的是美丽的,但是却没有真实存在的介质。

  “小侯爷,既然如此这般,小蝶就先告辞了。”忽而小蝶竟然站起身,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杨易瞬间回过神,想要站起身拉住这个美人,但是右手却怔怔的停住,眼睁睁看着小蝶拉开门走了出去。

  出了门的小蝶,两股眼泪顺着眼眶打转,终于落泪了。

  撕心裂肺的痛,似乎自己的一辈子都被骗了。

  没有了女人处子之身,将来谁要?

  也罢,既然情郎如此的不念旧情,自己为了生计也只能任由男人欺辱了。

  下了楼,小蝶的步伐很慢,此时离开恐怕这辈子都难以相见。

  早知道如此,今日就不该前来毁了自己的希冀。

  轰!

  忽而外面虚空电光一闪,一道惊雷落下。

  不是恨繁华的客栈里面传来巨大的响动,让沉思的小蝶吓得尖叫一声,跌倒在地上。

  二楼雅间的杨易被着一声惊叫声吓了一跳,仔细回想,这声音?

  是小蝶!

  杨易拉开门瞬间跑了出去,隔着二楼的凭栏看的清清楚楚,小蝶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浑身颤抖。

  “小蝶!”杨易惊呼一声,快速的下了楼,捞起小蝶的身体抱在怀里朝着二楼走去。

  小蝶象征性的在挣扎,但是感受到这暖暖的胸膛顿时没有了力气,软软的倒在杨易的怀里,脸上红扑扑的媚色不减。

  进了雅间,杨易用脚关上了门,将小蝶放在了床上。

  此时外面凉飕飕的风从门缝钻进来,有些瑟瑟发抖的感觉。

  外面下起了小雨,虽然是小雨,但是因为风声较大,看起来宛如一颗颗的暗器一般激射而来。

  杨易转过身关好了门窗,这才转身提着一个凳子坐在了床的对面。

  看着小蝶低着头一言不发,杨易的眼睛扫视了一眼,果然是美人,双膝紧紧夹着,低头的瞬间胸脯沟壑一眼望去没有底。

  自认为见过柯凝胸脯硕大的杨易却被迷住了,这小蝶看起来和柯凝也就一样的年纪,竟然有如此火爆的身材。

  却不知道为何竟然流落到华香阁这种地方。

  蓦地,杨易的心里竟然有些不舍,这女人还真是有些情谊。

  “我看看脚。”杨易顿了顿道。

  小蝶闻言,唰的一下脸就红了。女孩子的脚怎么能给男人看,虽然眼前的男人已经夺走了自己的处子之身,也算是半个丈夫,但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还真是有些让自己害羞难当。

  “小侯爷,没事。”小蝶蚊子般的声音从嘴唇间挤了出来。

  杨易看着小蝶的样子,倒也没有强制性的要求。

  本来自己刚来大唐的时候,心里满满的全是猥琐,想要娶上三妻四妾好好的过过日子。

  但是遇到一个歌妓竟然让自己有些下不去手,宛如这女人不是自己的就不敢动一样。

  “嗯,行,那你在床上躺会。”杨易说了一句站起身坐在了古筝的面前。

  看着这檀木古筝,似乎有些幽香的问道,在左边还刻着“小蝶”二字,看来是小蝶经常使用的古筝。

  小蝶坐在床边,靠着靠枕,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个有些神秘的男人。

  “小侯爷,你会古筝?”

  “嗯,会一点点。”杨易点了点头,自己在现代社会大学主修的就是古筝,虽然没有很高的造诣,但是却也差不到哪里去。

  小蝶闻言,越发的惊喜,莫不是以前的杨易不见了?

  这小侯爷现在真是让人惊喜连连,出口成章不说,还会做曲子,弹曲子。

  “小侯爷,可否能为小蝶弹上一曲解解闷。”小蝶道。

  杨易闻言,微微思索了一番,也罢,既然小蝶是因为自己摔倒了,就弹上一曲吧。

  心中微微泛起一股思潮,那时自己最喜欢的自然是李煜的小诗《虞美人》,若是用来弹上一曲自然也是一首妙曲。

  何况这首歌在当今社会已经成为了古筝高手每人都必学的曲子。

  杨易眼睛微微闭上,似乎在寻找着当年的感觉。

  忽而,双手搭在了古筝上,右手一捻,顿时第一个音符淡淡的传入了小蝶的耳朵。

  小蝶听得很认真,一个音符落下脸上就有了惊讶的神色。

  轻拢慢捻乃是古筝的意境和手法,想不到小侯爷走音竟然如此的准确。

  杨易双手急转,似乎将音域转到了低音。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一首虞美人将整个房间内的气氛提升到了极致,心疼,哀伤的情怀在两个人的心田游走。

  其实杨易现在还在沉静中,双手在古筝上游刃有余,第二次弹唱。

  此时杨易的脑海中全是和自己有过交集的女人,似乎也只有柯凝这个丫头才深入人心,挥之不去。

  一首曲子落下,半柱香的时间已然过去,外面的小雨渐渐的听了,有一股芳草萋萋的味道。

  杨易长呼了口气,站起身道:“见笑了。”

  “小侯爷,这首曲子来自哪里?”小蝶竟然下了床,有些激动的道。

  杨易闻言,似乎有些难言。这曲子自然是现代人谱写的,里面的词句是南唐后主李煜的《虞美人》,这叫自己如何说得。

  “难不成是小侯爷你写的曲子?”小蝶问道。

  “嗯,算是吧。”杨易也不愿意多说,随即点了点头。

  小蝶看着杨易摸鼻子的样子,还以为真是情郎所写,心里满是佩服和自豪。

  这等的君子竟然被自己碰上了,刚才那首曲子自己在长安还未曾听人传唱,若是自己学会了,到时候肯定会名满长安城。

  小蝶越想越发的欢喜,躬了躬身子道:“小侯爷,小蝶有一事请求。”

  “什么事,说吧。”杨易坐在了凳子上,喝了一杯酒暖了暖身子道。

  “可否将这首曲子转增与我,我很喜欢。”小蝶低着头偷偷的打量着杨易的面色,生怕引来情郎的怒骂。

  杨易闻言,淡淡的点了点头。这倒没什么,既然她喜欢就让她弹唱就是,何况这曲子又不是自己做的。

  不过小蝶却不知道杨易心中的想法,看着小侯爷点头的样子,似乎还有些怀疑。

  “小侯爷,当真送我了?”小蝶问。

  “自然,你喜欢拿去就是了。”杨易道。

  (更}新a最。快T上F酷☆匠"?网6

  小蝶满脸的欢喜,不过旋即却想到了一个问题,这曲子自己只是听了一遍就记住了韵调,但是这词却没有记住。

  “小侯爷,刚才小蝶听得入神,忘记了词句,还望你帮小蝶写下来。”小蝶道。

  杨易闻言,一脸的尴尬,若是说自己倒是能说多少,但是拿起毛笔来写就不是自己的强项了。

  这毛笔字着实有些拿不出手来。

  “这个。行,笔墨伺候,我说你写。”杨易道。

  “多谢小侯爷。”小蝶高兴的拜了拜,从一边的书桌上铺好了宣纸,旋即研磨提笔。

  杨易走到小蝶的身边,低头看着白净的宣纸,随即神色一边。

  这样一看,还真是透过抹胸将小蝶的乳沟看的一清二楚,白白的耀眼的很。

  杨易顿了顿,慢慢的将李煜的《虞美人》念了两遍。

  小蝶很是聪慧,一字不差的写了下来,然后等墨水干了后卷起来放在自己的衣袖里面。

  “小侯爷,谢谢你的曲子。”小蝶站起身道。

  杨易看了看外面,已然是酉时了,侯府柯凝夫人还等着自己吃饭呢。

  “无妨,曲子本来就是传唱的嘛。”杨易笑了笑,忽而转移话题道:“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今日就到这。赶明儿我去华香阁看你。”

  小蝶闻言,自然明白杨易的意思,心里虽然有些不舍,但是却没有多做挽留。

  自己一个青楼女子哪有挽留侯爷的权利,只好微微点了点颔首。

  杨易内心一松,旋即和小蝶说了几句,转身出了客栈。

  客栈外杨易长长的松了口气,回头一看,小蝶还在窗边看着自己。

  杨易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到了侯府的时候,杨易的裤腿都泥泞了,全是路上的泥巴。

  了尘看着杨易远远的走来,迎了上去。

  “小侯爷。”了尘道。

  “有事?”杨易一边擦着脸上被打落的水珠子,一边问。

  “回小侯爷,程公子来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