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乃是侯爷,虽然有名无实只是一个爵位罢了,但是却也有着朝廷赐予的皇天百亩。

  虽然不及宰相等一系列大官的俸禄高,亩数多,但是一百亩对于侯府来说基本上成为了现在全部的家当。

  侯府的田园距离侯府也有三里地,自然有些疏远。

  杨易坐着马车,带着两个美人去了一次地上。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柱子朝着马车里面喊了一声,杨易才摇摇晃晃的下了车。

  放眼望去,全部是一片绿油油的麦穗,看起来今年的庄家很是不错的样子。

  一百亩放在现代社会也是一家不小的数目,但是当时侯爷级别的人来说,算是没有多少耕地可言了。

  杨易长长的吸了口子,这空气的质量比起侯府的就好多了。

  而今已经看到些许百姓在自己的田地里忙乎,看着杨易突然出现,一个个吓得赶紧的跑了过来,跪在地上磕头请安。

  杨易愣了愣神,却想不到自己在这里如此的出名。

  “夫君,这石桥镇是你的封地,这些也算是你的子民了,他们拜你是应该的。”柯凝看着杨易愣神的样子,向着侯爷靠了靠,小声的道。

  杨易这才回过神,忙摆手示意不用多礼,随即大发了一些百姓,这才在柱子的带领下,随着两位美人在田地里转了一圈。

  若说不大倒也很大,一百亩的产量绝对是小康的水平。

  但是这大唐中的麦穗产量没有现代社会高,约莫一亩地也就是两三百斤的产量,根本达不到高产优质的水平。

  不过闻着田地里面一股牲畜大便的味道,杨易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莫不是纯绿色天然的麦子?

  想不到我杨易竟然有如此的福气,大唐放眼望去全是纯天然的物件,没有任何危险的元素在里面,想来这也是一种上天的厚爱。

  转了一圈,太阳已经挂在了正中间,炎热的感觉让三人的额头有了些汗水。

  柱子从马车上拿下来早已经熬好的糖水,给每个人盛了一碗。

  杨易坐在农家小凳子上,猛的灌了一碗,心里逐渐的凉快起来。

  “柱子!”忽而杨易朝着一边站着的柱子挥了挥手。

  柱子将手中的马鞭放在马车上,忙跑了过来,道:“侯爷,您有什么吩咐?”

  “这糖水多得很,给那边干活的百姓也分点。”杨易挥了挥手道。

  “夫君,你这是?”柯凝狐疑的问道。

  丫头闻言,赶紧的又倒了一碗喝着,生怕别人抢去了一般。

  杨易擦了擦嘴角的糖水,道:“这百姓将来要为我们灌溉,而且大热天的,我们侯府也没什么其他东西,就给弄点糖水解解暑吧。”

  柯凝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低声道:“夫君,那我们喝啥?”

  “不急不急,柱子刚才说家里面还有一些,到时候让你两个丫头喝个够。”杨易站起身将桌子上的糖水罐子递给了柱子道,“农家没什么吃的,就连着糖块都吃不到多少,拿去吧。”

  柱子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接过罐子朝着一边跑去,嘴里吆喝着小侯爷赏糖水了。

  杨易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却有些不好受。

  想不到这大唐繁荣盛世竟然也有如此凄苦的人,白砂糖对于现代人来说是一件最不稀奇的物件,想不到在大唐竟然成为了奢侈品,真是造化弄人啊。

  在田地里做了约莫一个时辰的时间,杨易眼睛中水汪汪的,哈欠连天,看的柯凝怪心疼的。

  看着别人不注意,柯凝挪移到了夫君的身后,捏着侯爷的肩膀,双手微微用劲,到时让杨易舒服的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柯凝和丫头交换了个眼神,脸上有一丝笑容闪过。

  “夫君,妾身陪你会车上睡会?”柯凝付下头,笑声的道。

  杨易缓缓的睁开眼睛,外面阳光略微的有些刺眼。

  长长的吸了口气,侯爷抓住了柯凝的手,旋即拉着柯凝走到了自己的前面。

  这个美人在阳光下越发的娇美,尤其脸上忽然闪过的一丝红晕,更是承托出了一丝妩媚。

  “也罢,我们回府吧。”杨易站起身,笑道。

  柯凝害羞的赶紧抽回了捏在侯爷手中的小手,有些矜持的提着裙子,转身小步子钻进了马车。

  丫头忽闪着眼睛,偷偷大量了一下小侯爷,暗道这小侯爷怎么如此的不矜持,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虽然心里有些欢喜,但多多少少有点放不开。

  “咋了?丫头?”杨易眯着眼睛笑道。

  “啊,没什么,我和姐姐先进去。”丫头有些着急的道,旋即提着长裙也钻进了马车。

  杨易眼睛直勾勾看着还在晃荡的车帘子,向着一边低头上的柱子吼了一声,这才钻进了马车。

  柱子闻声赶来,询问了一句侯爷,旋即赶着马车朝着侯府的方向驶去。

  下了车,杨易的眼睛还迷迷糊糊的,这大中午不睡觉在地头上转了一圈也有些为难侯爷了。

  被柯凝和丫头左右两边扶着进了内院,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

  “哎呦喂,这天气还真是热。”杨易享受着柯凝怀中手帕擦着自己的额头,一缕幽香从美人高耸的胸脯传来,似乎还带着一丝微微的热浪,着实让侯爷抬头盯着看了一会。

  柯凝眼睛微微一低,将自家夫君的眼神全部看在眼里,心里像是被小鹿撞了一般砰砰砰直跳,宛如自己的胸口被一双大手抓住了一般有些异样的感觉。

  “哎呀,夫君的眼神让妾身有点害怕。”柯凝撒娇一般的捶打了一下杨易的肩膀,撅着嘴巴道。

  vf酷匠Q网,正B版:首:#发(

  “呵呵,害怕啥。”杨易双手放在脑袋后面,眼睛看着顶棚道,“丫头,去给侯爷弄点糖水来解解馋。”

  丫头点了点头,鬼精灵一般的走出了房间,朝着厨房走去。

  柯凝看着丫头走远,忽而身体一闪,小屁股撅着坐在了杨易的双腿上,胳膊搂着侯爷额脖子,殷虹嘴唇微微张开一些,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杨易咕咚一下,顿觉冲动。

  柯凝轻声的哎呀惊呼一声,旋即将脑袋埋在了杨易的胸口,一句话也不说,不过听起来呼吸有些不畅。

  杨易自然明白柯凝身体的变化,不过这大白天的万一让谁给撞见了多不好。

  忍着,忍着吧。

  杨易暗自告诫了自己一声,赶紧的扶起柯凝,自己也站起身,微微躬了躬身子,装作无知的样子道:“夫人,为夫和你商量一件事。”

  柯凝眼睛中微微闪过一丝失落,不过一纵即逝。

  “夫君何事要与妾身商量。”柯凝笑道,“一切有夫君做主便是了。”

  杨易闻言,暗自感叹这大唐的习惯就是好,自己的女人最多也就是做做饭,家务活,在大事上从来不和男人抢风头。

  不过真心说,杨易还想和自己的女人多分享一些。

  蓦地就在此刻,门突然开了,门帘揭开,丫头端着三碗糖水走了进来,看着柯凝微红的脸颊,似乎有些不解。

  柯凝丫头怔了怔神,旋即转过身侧对着丫头,咬了咬嘴唇。

  “丫头,来的正好,赶紧的给夫君小侯爷盛上一碗。”杨易有些口干舌燥的道。

  丫头很是乖巧的端了一碗递给了侯爷。杨易几口就喝的干干净净,心里凉快的宛如吹了空调一般。

  “夫人,丫头,都喝点吧。”杨易看着站在两边的美人,笑道。

  柯凝一双柳叶眉舒展开来,端起一碗很是淑女的喝着。

  丫头倒也欢喜,咕咚咕咚喝了一碗。

  三人相互看了看,旋即笑了起来。

  “丫头,你先出去,我和夫君有事商量。”忽而柯凝朝着丫头点了点头道。

  丫头脸上的笑容顿时收起来,看了看杨易,端着空碗走了出去。

  杨易坐在床边,双手撑着软榻,笑道:“夫人,什么事?”

  “不是夫君刚才有事情要商量吗?”柯凝走到了杨易的身边坐下,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闪过一丝不解。

  杨易闻言,脸上有些尴尬,刚才不过是权宜之计,想要摆脱柯凝那种情迷的状态,莫不是竟然出了个篓子。

  以后说话做事都要慎言,否则在外面指不定会招来什么杀身之祸。

  眼睛微微转动,脑袋里在想找个什么法子?

  忽而杨易眼睛一闪,盯着门窗不放。、“夫君,你看门窗作甚?”柯凝拉着侯爷的胳膊道。

  “自然是我刚才说的事。”杨易站起身随手就将红漆从窗木上撕下一块,捏在手里道:“这红漆都掉了。堂堂侯府竟然变得如此的凋零。而今皇家已经没有什么俸禄给我了,这侯府的钱又被我用光了。我侯府想要翻新一下却没有银两。”

  柯凝闻言,顿时眼睛中闪过了一道喜色,站起身小跑到侯爷的身边,宛如小鸟一般的笑道:“夫君,莫不是你想翻新府上?”

  “有这个想法。”杨易有些吃惊的看着满脸兴奋的柯凝道。

  “好事,好事啊。赶明儿我让杨叔去集市上问问这些物件多少银两,我们好好装点一下府上。现在看起来多少有些落魄侯爷的感觉。”柯凝笑着道。

  杨易眉头一挑,想不到这大唐的女人也是如此,一听到新房子就很是高兴。

  不过这翻新之事不过是杨易的推托之词,但不想夫人竟然如此的上心。这倒是让杨易有些心动,要不就为了自己的女人好好翻新一把?

  想到这里,杨易忽而搂着柯凝的细腰,缠绵道:“夫人说的是,这翻新的事就有劳夫人了。”

  柯凝闻言,眼角满是激动,抱着侯爷的搂着在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杨易摸着湿润的脸颊,旋即抱着柯凝的脸,嘴唇瞬间压了下去,顿时舌头侵入了柯凝的口腔,缠缠绵绵倒在了床上。

  大白天的,除却巫山不是云,一首男女激情在卧榻之上,迷情一般的上演。

  一下午的时光两个人都缠缠绵绵的在床上度过,起床的时候杨易微微皱了皱眉头。

  看着下了床坐在梳妆台化妆的柯凝,自己轻轻的捏了捏腰。

  杨易心里暗道柯凝这丫头的厉害,想不到短短的几天就让自己感觉到有些亏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