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一亩三分地

  杨易也未曾想到今晚的花前月下竟然变得如此的无助。

  最见不得就是自家的女人受委屈,但是在大唐皇族乃是权利的象征,说上丫头一句,杨易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不是说他懦弱,而是宁可让自家的女人被人鄙视,也不能让她们有生命危险。

  在自尊和生命面前,杨易选择自尊,但是自己的女人必须好好的活下去。

  马车在路上走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除了长安城池的昏暗,只有一轮明月在虚空风暴孤独挂起。

  杨易隔着窗子看着外面的夜色,两遍层林密布,宛如两排将士一样一望无际的守护夜的寂静。

  低头看了看怀中委屈的丫头,杨易心里说不出的不是滋味。

  “柱子。”忽而杨易道。

  柱子闻言,坐在马车上回过头道:“小侯爷,有什么吩咐?”

  “家里有没有酒?”杨易问道。

  “回小侯爷,上次你得了失忆症之后罗公子送来的十年佳酿还没有用过,在酒窖里面藏着。”柱子道。

  =z看T正s7版&章节'。上C!酷匠网Rp

  杨易点了点头,怀里面的丫头微微蠕动,却没有说话。

  “行,回去给我寻来拿卧房来。”杨易扯了一嗓子。

  躺在马车内,杨易没有一丝高兴的神色,这义阳公主果然不是什么好货色,竟然如此的对待自己的女人。

  若是惹不过,那本侯爷就躲起来。

  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马车停在了侯府的门口。

  怀里的丫头早已经睡熟,杨易也没有叫醒,轻轻抱着丫头下了马车,看着侯府外候着的杨真。

  “小侯爷,这是?”杨真看着怀里的丫头道。

  “无妨,睡着了而已。夫人呢?”杨易问道。

  “夫人在卧房等着小侯爷回家呢。”杨真笑道。

  杨易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来说去还是这侯府上上下下对自己好,尤其是柯凝和丫头这两个美娇娘,真是对自己没话说。

  进了院子,轻轻抱着丫头八十多斤的身体进了内院,然后踹开了东厢房的门走了进去。

  这一声自然也惊动了正房的柯凝。

  柯凝美人穿好了鞋子,跑了出来,看着东厢房有一个人影在颤抖,也看出来了是杨易。

  寻着杨易的身子,柯凝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果然是自家的夫君,不过怀里却抱着一个女人。

  柯凝神色一挑,莫不是夫君从外面带来的女人?

  这让柯凝吓了一跳,不过等看清躺在床上的女人面孔时,美人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是丫头。

  丫头就好,是丫头就好,省的夫君在外面鬼混。

  “夫君,丫头这是怎么了?”柯凝上前一步,看着为丫头盖好被子的杨易,轻声问道。

  杨易转过身,看着一脸狐疑的夫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旋即带着柯凝走了出来,关好了门。

  “走,先回房。”杨易小声的道。

  走进了卧房,杨易脱了鞋子坐在床上,一脸的无奈。

  柯凝作为侯爷的妻子,对于杨易心里的想法竟然一概不知,不过看面色却也知道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

  “夫君,怎么了?”柯凝挪着小步子坐在了床边,轻轻地捏着杨易的肩膀道。

  杨易长长的呼了口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妻子,问道:“夫人,为夫待你如何?”

  “夫君为何问这话,自然是百般呵护啊。”柯凝笑道。

  杨易闻言,心里舒服了许多,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就是妻子,这就是自己的妻子啊。

  杨易翻手搂着柯凝的肩膀,亲了亲美人的额头道:“今日丫头遭罪了。”

  “哦?丫头怎么了?你们不是去义阳公主的府上了吗?”柯凝问道。

  杨易嘴角微张,那句话憋在心里却不敢说出来,只能摇了摇头,抱着柯凝躺在了床上道:“算了,不说了,睡吧。”

  柯凝侧着头枕在杨易的肩膀上,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随即乖巧的闭上了双眸。

  翌日清晨,杨易起得很早,看着身边的美人还在沉睡,心里满满的全是暖意。

  忍不住在柯凝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这才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穿好了衣服,转过看了看柯凝,还好,美人还在睡觉。

  出了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清凉舒服的空气。

  杨易活动者身体站在院子中做着运动,忽而想起了什么,眼睛看向了东厢房。

  “丫头起来没?”杨易喃喃了一句,背着手朝着东厢房而去。

  站在门口,杨易侧耳聆听,似乎没有什么动静,莫不是这丫头出去了?

  杨易顿了顿,旋即轻轻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很是简单,没有自己和柯凝卧房的繁华,一床被子虽然看起来很是艳丽,但明显是床旧的物件。

  杨易眼睛微微一探,果然丫头还在睡觉,正对着自己的是后脑勺。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坐在了床边,看着有些微颤的丫头,心里早已经明白这丫头已经醒来了。

  “丫头,起床了,别睡了。”杨易隔着被子拍了一下丫头的屁屁道。

  丫头啊的一声,旋即翻起身一把抱住了杨易的脖子,狠狠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夫君,夫君,你给我穿衣服。”丫头撅着嘴道。

  杨易被丫头的行为给吓住了,旋即嘿嘿一笑,帮丫头穿好了衣服。

  丫头红着脸穿上了鞋子,转手把被子什么的叠好,这才站在了镜子前开始化妆。

  “嗯,丫头,今天你把长发弄成髻吧。”杨易顿了顿道。

  丫头闻言,猛的转过头,一脸激动的看着侯爷。

  那日侯爷第一次说的时候,丫头虽然激动,但是却没有敢。今日侯爷的脸上写满了认真,丫头心里怎么能不激动。

  “谢谢夫君。”丫头站起身就要搂住杨易的脖子。

  忽而门外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自然是柯凝。

  杨易赶紧的给丫头递了个眼色,躲到了一边。

  丫头明白来人是夫人,低着头拘谨的站在一边。

  柯凝走了进来,看着杨易和丫头的样子,忽而噗嗤一笑道:“行了,夫君,丫头,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丫头以后叫我姐姐吧。”

  “谢谢夫人,啊,不姐姐。”丫头呲着牙奔奔跳跳的拉着柯凝的手道。

  “给,这是簪子,梳头弄成髻的时候插上。”柯凝道。

  丫头看着银色的宝珠簪子,爱不释手的看着,宛如一件珍宝一样。

  杨易看着柯凝的目光,含着一丝疼爱,心里也有些高兴。

  还好,自家的两个美人能够和睦相处,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三人吃完早饭已经晌午十分了,杨易钻进了书房,享受着丫头的按摩,看着大唐的风趣历史,时不时的发笑。

  忽而外面柯凝端着茶水走了进来,放在了桌子上。

  “夫君,看了一个时辰了,休息一下。”柯凝为杨易沏茶倒水,脸上甜蜜蜜的。

  小侯爷应了一声,喝着茶水,和两人说着话,仿佛昨夜发生的一切都不曾想起一般。

  忽而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钱叔的声音。

  “小侯爷,夫人,二夫人,老奴有事要说。”

  杨易闻言,旋即给柯凝递了个眼色。

  美人站起身朝着门外喊了一声:“钱叔,进来说。”

  “哎!”钱叔应了一声走了进来,向着杨易三人行了礼,这才道:“小侯爷,今日是府上田地灌水的日子,想来问问侯爷是自己去,还是雇佣别人?”

  杨易闻言,微微皱了皱眉,灌溉的日子到了?

  “钱叔,这自己去或者雇佣别人有什么区别?”杨易问道。

  “夫君,你装什么糊涂啊。”柯凝轻笑道,“这雇用别人是要给银子的。”

  银子?

  杨易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如此,怪不得是账房的钱叔来询问。

  杨易转头看了看柯凝三人,站起身转了一圈道:“钱叔,目前账房还有多少银子。”

  “夫君,我看了看,还有五百两。”丫头很是激灵的道。

  “侯爷,二夫人说的没错,还有五百两。恐怕撑不到今年年底。”钱叔有些担忧的道。

  杨易估摸算了一下,回头问道:“钱叔,雇佣需要多少银子?”

  “一百亩地需要灌溉三天,每天需要二十个壮丁,酬劳加上吃喝管够,少说也要二十两。”钱叔道。

  杨易眼睛微微一转,心里已然打定了主意。

  “夫君,要不我们自己去吧。”忽而一边的柯凝道,“往年都是我们自己去的,加上五六个壮丁也能节省一些开支。”

  杨易深深的看了一眼白雪肌肤的柯凝和忽闪着眼睛的丫头。

  这两个美人怎么能受这样的苦,这样辛苦恐怕不出几年就人老珠黄了。

  “不要。”杨易摆了摆手,道,“钱叔,招呼上了尘和柱子,寻来二十个壮丁,好生的骨头汤煮上,别出什么篓子。”

  “是,侯爷。我这就去办。”钱叔抱拳道,然后转身出了门。

  柯凝看着钱叔走了出去,脸上焦急的神色一片,拉着自己夫君的手道:“夫君,你莫要意气用事啊。府上的库存本来就不够,若是雇佣下人,侯府王侯的日子怎么过?”

  杨易呵呵一笑,转身抱着柯凝的细腰道:“夫人莫急,听我慢慢说。”

  杨易将柯凝扶到椅子上坐下,拿着扇着右手拍打着左手,道:“夫人,我手上还有四百两银子。”

  “四百两?”柯凝闻言惊呼一声,捂着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夫君莫要骗妾身。”

  杨易坐在座子上,顺手弹了一下丫头的脸蛋,道:“夫人看记得我和义阳公主在风月楼吟诗作赋?那可是有公主提名的,若是卖了,至少也有四百两。”

  “真的?”柯凝转过头问道,“丫头,是不是?”

  “夫人,夫君和公主是这样说的。”丫头很是乖巧的道。

  柯凝闻言,顿时脸上有了笑容,激动的站起身搂着杨易的胳膊,狠狠的在自家夫君的脸上亲了一口。

  杨易摸了摸脸颊,似乎有些羞涩一般,这动作却引来了柯凝和丫头的笑声。

  “走,随为夫去看看我府上的一亩三分地。”杨易袖子一甩,搂着两个女人走出了房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