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白狐

  杨易神色动容,这义阳公主到底是何意?

  不是说青年才俊共聚一堂,探讨诗歌旋律吗?

  而今为何这个院子里面静悄悄的只有琴声。虽然杨易不是一个精通音律的人,但好歹能够听出这曲子的味道,青涩的有点欢喜。

  杨易何尝不激动,在过去自己也是一个文人,正如义阳公主所说文人骚客莫不喜欢花前月下,风流倜傥,采菊东篱的日子。而今眼前不远处就有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为自己献上一曲轻摇歌赋。

  自然,作为一个年轻男子,杨易的心口一颤,对于义阳公主的一些敬畏渐渐的淡化,似乎两人心心相印一般。

  站在芙蓉园的入口处,杨易身体微微一颤,莫不成要带着丫头过去?

  杨易能够看得清,这轻纱之后的美人自然是穿着单薄,宛如一个冰雪仙子一般,白皙的脸颊在乌黑的头发先显得无比的清纯。

  眼睛微微眯着,放佛义阳公主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明晃晃宛如珍珠般的眼神让他心里颤巍巍的。

  这去还是不去?

  杨易在犹豫?

  义阳公主骗自己前来到底是何意?

  莫不成真的是为了和自己搞点什么暧昧不成?

  所说十八岁的公主看起来成熟妩媚动人,但毕竟是公主,不是俗家的女子,若是弄不好感情纠葛,到时候自己应该如何是好。

  丫头站在杨易的身后,眼睛微微一抬,看了看里面光亮的轻纱,背影婀娜多姿,仿佛是一块柔水在流动。

  丫头是个聪慧的姑娘,虽然只有十六岁,但依然猜出了一些猫腻。

  “侯爷,还去吗?”丫头小声的问道。

  杨易神色一颤,转过身,低声道:“你说呢?”

  丫头看了看里面,旋即摇了摇头,但是又点了点头。

  杨易皱了皱眉,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和我一样也没有什么主见不成?

  这该如何是好?

  权衡之下杨易咬了咬牙,还是去。否则若是惹恼了公主,一个小小的侯爷,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

  “小侯爷,真的要去?”丫头拉着杨易的袖子道。

  杨易点了点头,低声道:“今日之事莫给夫人说,否则我们两个吃力不讨好。丫头你要明白,这是公主,若是抗旨,恐怕我侯府上下都会有生命危险。”

  丫头闻言,顿时神色有些凝重,说白了是害怕杀头。有些畏畏缩缩的躲在杨易的身后,眼睛偷偷打量着长亭。

  杨易内心嘿嘿一笑,这丫头果然是清纯,被自己一句话就哄住了。

  这是再怎么也不可能到杀头的程度,只是杨易怕惹上公主,遭到不必要的麻烦。

  杨易长长的吸了口气,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一些。

  公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怀着激动的心情,杨易带着丫头走向了长廊,转过两个弯,站在了长亭的外面。

  隔着轻纱杨易能闻到熏香的味道,加上婀娜的背影和优美的旋律,宛如是一次烛光晚餐一般的诱人。

  Au看正+Z版章节b…上7@酷匠'网Q

  威风微微卷起一点点纱帘,隔着缝隙可以看到一双玉足在灯火中闪烁,透露着白皙。

  杨易神色动容,没有穿鞋子?

  好性感的脚踝。

  虽然杨易没有恋足癖,但这大唐女子竟然当着男人的面裸露脚踝,显然已经冲击了杨易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绝对视觉上的冲击。

  丫头也看到了轻纱之后的脚踝,脸上闪过一道怒色,宛如这公主是在勾引自家侯爷一般。

  不过随即多看了一眼,脸上微微有些滚烫的烧红。

  “噔!”蓦地琴声听了,那个背影没有转过来,只是微微一笑,“杨易小侯爷?”

  “杨易参见公主殿下,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杨易这才回过神,仿佛自己的偷窥被发现了一般,忙跪倒在地礼拜。

  丫头也跟着杨易喊着千岁跪倒在地上。

  “不用多礼。起来吧。”里面的义阳公主微微说了一句,隔着纱帘可以看出兰花指做了一个请起的动作,“小侯爷还真是胆小,来我景馨园还带着二夫人。”

  杨易闻言,似乎多多少少有些吃醋的意味,有些不知所措。

  “请问二夫人的芳名。”义阳公主道。

  “回公主,我叫丫头,是侯爷的丫鬟。”丫头忙见礼道。

  不过丫头却没有说自己是二夫人,只称呼自己丫头。

  杨易紧紧盯着这个傻姑娘,刚要辩解一句,忽而义阳公主转身走来,站在帘子里面道:“好一个丫头,你先去车上等着,我与你家侯爷叙叙旧。”

  丫头咬了咬牙,眼睛里满是委屈,似乎有泪花在闪动。

  “怎么?本宫的话你也不听?”忽而义阳公主的声音有些生硬,道。

  杨易闻言,浑身一个激灵,这丫头莫不是不想活了?

  “丫头,你先回车上,本侯爷等会就来。”杨易忙推着丫头转身就走。

  丫头转过脑袋看着杨易,神色动容,似乎在哽咽。

  十六岁的丫头第一次尝到了被皇族欺负,被自认为是夫君的侯爷推搡。

  丫头低声哽咽了一声,蒙着眼睛跑出了芙蓉园。

  杨易皱了皱眉,神色有些不悦,看着丫头消失的方向,差点把腿追上去。

  “怎么?小侯爷心疼了?”忽而帘子缓缓的打开了,穿着白色轻纱裙的义阳公主走了出来,双脚没有穿鞋,洁白,修长,透露着一种骨感。

  杨易深深的吸了口气,这女人之间还真是天生的敌人,想不到义阳公主竟然连丫头都容不下。

  杨易转过身,笑道:“哪里,只是工作刚才做的让我有点不适应。”

  说话之间,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下玉,果然是个美人,不过要是你遇不上我,估计过段时间就冷落了。

  李下玉,也就是义阳公主被杨易炙热的目光一看,浑身有些火热,似乎一双有魔力的手抚摸了一般,有些异样。

  “大胆杨易,竟然敢这么看着本宫。”义阳公主低喝一声。

  此刻杨易不怕,你穿成这样自然是为了给我看,现在又说我大胆,我倒是大胆给你看看。

  杨易咧了咧嘴,竟然擦肩而过,进了长亭,坐在座子上,看着这美味吃了起来。

  “杨易,本宫和你说话呢。”义阳公主转过身,站在了杨易的身边,白色纱裙下粉色的肚兜在上下颤抖。

  “哦?”杨易笑了笑,擦了擦嘴巴抬起头道:“李下玉,坐下一起吃。”

  “你敢直呼我的名字,不怕杀头?”李下玉笑道。竟然坐在了我的身边,裸露的肩膀性感的很,肌肤嫩滑,拿着筷子稍稍的吃了一口。

  “自然不怕,这是公主特许的。”杨易吃着酒水道,“莫不成公主说话不算数?”

  “好你个杨易,竟然敢调侃本宫。这大唐也只有你一个人敢这样和我说话。”李下玉笑道。

  杨易没有说话,自顾着吃完,然后抬起头看着没有月亮的天空。

  忽而杨易站起身走到了古筝面前,这古筝自己倒是玩过几天,不过却真的不登大雅。

  “怎么?想要弹上一曲?”李下玉端着两个酒杯缓缓走上前去道。

  杨易吸了口李下玉身上的香气,负手而立道:“哪里,我自然没有这样的才华。不过喝酒还行。”

  说着他拿过了李下玉手中的酒杯,捎带着摸了摸公主的手指。

  义阳公主身体一颤,竟然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杨易示意了一番,随即一饮而尽。

  “李下玉,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不是说和青年才俊赏月作诗吗?其他人呢?”杨易笑道。

  “难道我一个不够?”李下玉似乎有些幽怨的瞪了一眼杨易,放下了酒杯,坐在凳子上,双手兰花指轻捻,随即一首清淡的古筝奏上。

  杨易看着虚空,忽而一道明月竟然悄然从乌云后出现,和李下玉身上的白色裙子遥相呼应。

  那一刻,他的心中莫名的有些惆怅。

  今天竟然是十五,虽然不是中秋,但相思之情满满的灌注着杨易的思绪。

  尤其是前世那个爱恋的女孩,现在又在哪里?

  蓦地杨易竟然开唱,那一首歌在唐朝显得异常格格不入,但是此情此景的韵味却让李下玉双眼充满好奇。

  一首《白狐》翻来覆去,杨易的神色动容,眼角竟然有了一丝泪花。

  长长的歌曲翻来覆去的两遍,让李下玉有些痴迷。

  蓦地下玉手中的古筝断了一根弦,这才让沉迷的一男一女回过神。

  杨易长长的吸了几口气,背着李下玉擦干了眼泪,随即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李下玉站起身,看着断了线的古筝,转过身顿了顿,道:“杨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为何这么说?”杨易转过身笑道。

  “刚才那首曲子虽然音色怪异,但是本宫能感觉到惆怅与思绪。”李下玉顿了顿,轻咬着嘴唇上前两步,基本上靠在了杨易的身上,“莫不是你的新欢旧爱?”

  “闭嘴!”杨易忽而神色一凝,一声怒喝,眼睛中闪过一道冷光,“我不准你这么说,就像刚才对待丫头的态度,我不喜欢。”

  “杨易,你!”李下玉气的胸脯一起一伏,怒骂一声。

  “公主,今日杨易多有得罪,若是以后要治罪还请不要难为我的家人。今日就先行告辞!”杨易抱了抱拳,转身离开了长廊。

  义阳公主看着走过长廊,出了院子的杨易,忽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出了门,杨易浑身不自在,钻进了马车,看到的是丫头红扑扑的眼睛。

  “丫头,本侯爷来了。”杨易坐在马车上,一把搂着丫头。

  丫头被杨易的双臂一搂,顿时眼睛里面的泪水洒落,泣不成声。

  “丫头,别伤心了,是夫君的错。”杨易摸着丫头的长发,“以后夫君好好待你和夫人便是,今日的事情以后绝不会发生。”

  丫头趴在杨易的怀里抽泣,泪水打湿了杨易的衣衫,但是此时却是暖暖的感动。

  终于,侯爷自称是丫头的夫君了,丫头好高兴,真的好高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