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突然到访倒是让杨易有些惊讶。

  毕竟这是公主,也算是第二次见面,虽然说是认识了,但是却没有达到那种互相叫名字的程度。

  公主虽然是个小丫头,但是却还是有一些皇家的气息。

  杨易这个现代人虽然在西安,北京都去过当年作为都城的皇宫,但是现在在唐朝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版的公主。

  第一次是有罗通在,倒是也没有那么紧张。

  但是这一次却因为称呼的改变让杨易有些紧张。

  杨易双手敲打着桌子,喝着茶,却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

  本来公主来府上就是一件奇事,现在称兄道弟直呼其名却让本来大胆的杨易有些害怕。

  自己是个惜命的人,还有柯凝,丫头,杨叔,了尘等府上的人,条条人命,这一切都拿捏在皇族的手中。

  要是自己不小心得罪了公主,那牵连的人可不少。

  虽说大唐基本上已经尽量避免了死刑和株连九族的罪行,但是却不得不防。

  因为自己的原因,这历史都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杨易心中默念保佑,眼睛忽闪忽闪的大量着公主。

  “杨易,你现在的失忆症怎么样了?”公主喝了口茶,笑道。

  杨易抬起头看了看公主,这丫头虽然是个十七八的姑娘,但行为举止却有着二十七八岁的沉稳。

  “回公主,不,回下玉姑娘的话,草民现在的失忆症有些好转,多谢挂念。”杨易连忙改口道。

  义阳公主眉头微微紧蹙,旋即舒展开来道:“以后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草民,公主的词语就少些出现吧。”

  “是,下玉。”杨易还是有些放不开,谁知道这公主是不是为了整人,和皇族的人说话脑袋都系在裤腰带上,战战兢兢,如坐针毡。

  义阳公主笑了笑道:“好了,不和你玩笑了,本宫今天来是有件事想和你说道说道。”

  “下玉请说。”杨易低着头笑道。

  义阳公主似乎带着一种暧昧的神色看了看杨易,轻笑道:“这事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公主请说,杨易自然遵从。”杨易笑着道。

  “事情是这样的,本宫今晚想请青年才俊去府上聚聚,吟诗作赋,你这诗仙自然不能缺席。”义阳公主长袖捂着嘴巴,轻笑了一声。

  杨易神色一挑,原来是这事?

  瞬间他的心里面松了口气,这感情好,只要不是什么杀头的事情自然做得。

  杨易暗自呼了口气,算是心口的一块石头放了下来。

  自己还是第一次和皇族之人接触,多多少少有些紧张。

  不过看着公主虽然有些正经,但是却有着善良的心底。

  不过在历史的记载中,因为他母亲的缘故,义阳公主却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看着公主俊俏的脸颊,杨易内心微微有些不忍心,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总不能说她的母亲失宠,然后殃及池鱼,连累了她,三十岁了才嫁出去吧。

  酷$(匠yY网8q永)t久:免$(费看"$小说6

  “你意下如何?”义阳公主道。

  杨易眼睛微微一转,这倒是个好事,虽然自己不愿意和皇族打交道,但是公主已经找上了门,要是剥了公主的面子,自然是不好交代。

  这件事已然是没有什么商量的地步了,只能点了点头,面带微笑的抱拳道:“那杨易自然遵从。”

  “这样甚好,今晚我在府上设宴。”义阳公主站起身道,“我在宫外有一处院子,在东街,叫景馨园。到时候你来便可。”

  说着义阳公主摆了摆衣袖,笑道:“那我就先走了,为你们准备一些东西。”

  杨易赶紧的站起身,抱拳道:“那我送下玉。”

  出了门,义阳公主带着两个丫鬟出了门,上了外面的马车。

  杨易双手捅在袖子里看着马车,笑道:“公主以后常来坐坐。”

  车内的公主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打开了帘子,笑道:“自然常来。小碧,走吧。”

  说着马车一转,义阳公主就坐着马车消失在杨易的眼里。

  杨易站在府外,看着公主消失的方向,忽而眼睛一挑。

  莫不是公主看上了我?

  杨易嘿嘿一笑,转身进了院子,然后进了内院。

  刚进了内院,迎面疾步走来了面色紧张的柯凝,还有一无所知的丫头。

  “夫君,夫君,公主找你有什么事情?”柯凝紧蹙这眉头道。

  杨易拉着柯凝的手,摸着肩膀笑道:“无妨,夫人别担心,公主这次找我来是有好事。”

  “好事?”柯凝问道。

  “走,进屋说。”杨易摆了摆手道。

  三人进了卧房,杨易坐在了椅子上,喝了口茶谁,这才抬起头看着站在对面紧张兮兮的夫人和丫头。

  “都坐啊。”杨易指着一边的凳子道。

  两人虽然有些焦急,但是却听了夫君的话,坐下来。

  “夫君,到底什么事情?妾身心里紧张。”柯凝摇着身子道。

  杨易乐呵呵的笑了笑,看着两个美人焦急的神色,这才将刚才义阳公主找他去赏月的事情说了出来。

  柯凝和丫头听的一惊一乍,不过最后两人长长的松了口气。

  尤其是柯凝,心里仿佛解放了一般,顿时松了口气。

  看着自家男人躺在椅子上笑呵呵的样子,柯凝幽怨的瞪了一眼杨易,站起身跑到侯爷的身边,捶打着他的胸脯,道:”叫你制造紧张的气氛,叫你制造紧张的气氛,吓死妾身了。”

  “好了好了,乖啊。”杨易拉住了柯凝的手捧在怀里,笑道,“这不是没事吗?”

  柯凝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做到了床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置道:“丫头,过来坐下。”

  丫头点了点头,坐在了柯凝的身边,忽闪着眼睛。

  “夫人,夫人他?”丫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夫君现在都不管我们了,在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了义阳公主,你没听到要去赏月吗?”柯凝眼睛微微一撇,看了看杨易,没好气的说。

  丫头闻言,愣了愣神,旋即笑道:“夫人,小侯爷不是那样的人。”

  “就是就是,我怎么是那样的人。”杨易摸了摸鼻子站起身走到了两人的身边挤了进去道,“这公主的事情我实在是不好违背,这可是关系到我们性命啊,我虽然是小侯爷,但是却也不能喝公主唱翻脸不是。”

  柯凝闻言,噗嗤一笑,转过身不理杨易。

  杨易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下好了,没想到义阳公主一来倒是促进了夫人和丫头的和睦相处。

  这才是今天最大的收获。

  下午时分,三人一起吃饭,倒也快快乐乐,只是柯凝再三的叮嘱,不要和义阳公主亲亲我我才好。

  杨易虽然经验公主的美貌,但是还真是没有这个想法。

  自己女人一定要那种百依百顺的,不能要地位比自己高的,否则惹祸上身,尤其是驸马爷,绝对是悲剧。

  约莫酉时,杨易才站起身换上了一身的行头出了门。

  柯凝很是不放心,害怕杨易变成了以前的那个小侯爷,随即让自己信任的丫头跟了上去。

  杨易自然明白柯凝心里的想法,也没有反对,只是好好的安慰了一番柯凝,让她在家等着,早点睡。

  上了马车,刚离开侯府的时候,丫头忽然间冲进了杨易的怀抱。

  “哎呦喂,重死了,你这个丫头赶紧的下来。”杨易抱着丫头,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丫头自从早上抱了一次,这姑娘竟然喜欢上了这一招。

  丫头嘟着嘴就是不下来,一个劲的往怀里蹭。

  杨易自然是享受,但是也不能这样惯着这个丫头。

  “赶紧的下来,不然我带你去了。”杨易故意冷着脸道。

  丫头一看,撅着嘴从杨易的身上下来,很是乖巧的坐在了杨易的身边。

  小侯爷看着这个丫头,眼睛微微闪烁,想要说什么倒也没有说什么。

  算了,这个丫头还不是时候,冷上一冷也有好处。

  一路上摇摇晃晃,天刚黑的时候,马车就到了景馨园的门口。

  丫头的心情也好多了,下了车,扶着杨易跳下车。

  杨易站稳了身体抬头一看,这景馨园倒也不错,院子边上都是灯笼,看起来灯火通明。

  大门敞开,从里面走来了一个太监。

  “是杨小侯爷?”太监道。

  杨易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太监,不自觉的仔细打量了一番,若不是身边的丫头拉了拉让他回神,杨易恐怕就有点过分了。

  “啊!公公,在下杨易。”杨易抱拳道。

  “公主吩咐了,若是杨小侯爷前来,请移驾后花园长廊。”太监尖尖的声音道,“小侯爷,杂家带你去。”

  杨易点了点头,抱拳说了声谢谢,带着好奇的丫头走进了景馨园。

  这院子还真是不一般,虽然是晚上,但是在灯笼的照耀下却也看的很是清楚,芳草萋萋,池塘偌大,隐隐间还有荷花在盛开。

  想不到这大唐的院子真是美妙,冬暖夏凉,赏心悦目,怪不得有钱的王侯都要买上一院子。

  改明儿自己也买一院子试试,瞬间让夫人和丫头过过瘾。

  跟着公公转了个弯,约莫一百米的路程到了一个拱形的门前。

  太监停下了脚步道:“小侯爷,里面不方便洒家进去,还望见谅。”

  “有劳公公了。”杨易抱拳道。

  太监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杨易看着这个院子,上面刻着三个大字“芙蓉园”。

  芙蓉园?

  莫不是现在西安的大唐芙蓉园?

  杨易倒吸了口凉气,这地方难道当年是李下玉的院子?

  进了门,杨易神色微凝,里面千奇百怪的植物盛开,在长廊的尽头是一个亭子,周围轻纱环绕,灯火缭绕,隐隐间能够看清楚里面坐着一个人影。

  忽而一声琴声响起,捻转之间似乎一缕清泉袭来,让杨易浑身一颤。

  好美的乐曲,好美的人。

  莫不是今晚所谓的赏月是两人花前月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