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学问。

  所谓鲤鱼跃龙门,在不同的朝代有些不同的定义。

  隋唐交替之际,英雄辈出,自然是能武者打天下,定江山。不过自从大唐稳固,高宗展开了大唐恢弘的画卷之后,太宗贞观之治已然将大唐的繁荣推到了顶峰。

  D酷#^匠%W网g正版Pr首Lj发

  虽然程咬金这些大将还在为大唐的江山付出自己的生命,但是在中唐蛰伏时期,自然是文人的地位比武将的要高一些。

  长孙无忌,李绩辅佐朝政,虽然没有太宗的繁华,但是早年的李治勤勉于政,倒是也创造了一番永徽之治。

  话说这大唐,到了高宗时期基本上就到了文人治理天下的时候,科举制度不断的完善,成为了一个个寒门学子鲤鱼跃龙门的跳板。

  正所谓是寒窗十年苦读,一朝金榜盛世。

  说的就是这科举制度的影响力。

  读书成为了当今社会的主流文化。

  杨易自然没有这个想法,虽然大唐之人说话有些古语,但是好歹还能听得懂,可文章一出,杨易就有些两眼抹黑。

  所以杨易自然没有读书去考取个功名的想法,图个逍遥自在倒也是一桩美事。

  何况身边娇妻如梦,左拥右抱,好生的舒服。

  这日子虽然没有程老千岁家的红火,但是却也差不到哪里去。

  虽说自己这个侯爷没权,但是好歹还有几个靠山。

  在京城这个地方,只要不做出忤逆朝纲的事情,自然没有任何的危险。

  天子脚下,皇城之外,逍遥自在,做一个风流倜傥的诗仙也不错。

  虽然自己的诗歌都是盗用后人的诗句,但是也是一种生活的手段。

  大早上做完广播体操的样子,自然哼着小歌躺在书房的摇椅之上,优哉游哉的看着大唐的丰功伟绩。

  虽然这类书在大唐被誉为是名誉盛典,但是却没有四书五经,文言文这样被人重视。不过是拉拉家常,闲来无事拿出来看看罢了。

  但是杨易却看得静静有味,比起现代社会图书馆的书而言,自然有着很大的不同。

  现在自己身为一个唐人,自然要学学这唐朝的律法之类的,明哲保身的道理自己还是懂的。

  皇族之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家有娇妻相伴,一亩三分地,倒也能简简单单的凑活。

  对于杨易这个胸无大志的男人来说,官道一途自然不是自己的首选,只要有银子,倒是可是试试做个商人。

  不过这件事早上和柯凝提了一句,美人却没有给好脸色,一脸焦急,千推万阻,硬要说什么侯爷经商会被人耻笑。

  杨易倒是能够理解柯凝的心思。

  大唐文人为首,虽然商人不是垫底,但是在社会上的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

  好不容易嫁了一个侯爷,如今要去经商,这自然成为了长安的笑话。

  柯凝不允许侯爷背上这样的笑柄,也不愿意自己在商女之中抬不起头来。

  这件事杨易只能再等等,何况自己现在还真没有一两个好的法子,能够横扫长安的大街小巷。

  杨易捧着书,坐在摇椅上看着这从左向右的竖行子,还真是有些费解。

  大唐之人没有现代的简体字,大多数都是繁体字,有些还能认识个七七八八,但是一些字真是不认识。

  咬了咬牙,杨易转了个方向,双腿搭在桌子上,使劲的瞅,不过就是看不懂什么意思。

  “小侯爷。”忽而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了一声轻叫声。

  “谁啊,进来。”杨易现在看着这本书有些烦躁,没有抬头道。

  门缓缓的开了,丫头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是一盘花生还有一杯茶走了过来,然后放在杨易的书桌上。

  “小侯爷,看了一早上了,喝点茶水吧。”丫头低着头看着杨易皱眉头的样子,转过身走到侯爷的身后,轻轻的捏着肩膀。

  杨易仰头一看,似乎规模变大了一些。

  这丫头还真是女大十八变,看起来绝对能追上柯凝的胸。

  丫头被杨易呆滞的神色弄的满脸通红,不过看起来却很是欢喜。

  只要能博得侯爷的青睐,自然也是一个小丫鬟的福气。

  “小侯爷,要不我再走近些?”丫头红着脸道。

  杨易闻言,浑身一个激灵,从沉思中醒来,干咳了一声:“咳咳,不用了,扶侯爷起来。”

  丫头点了点头,连忙扶着杨易从摇椅上坐起来。

  杨易哎呦了一声,伸了个懒腰,将书反扣在桌子上,然后坐在了椅子上,拍着自己的大腿道:“丫头,过来。”

  丫头定眼一看,这还了得,这大白天的小侯爷想干什么?

  不过想归想,丫头还是扭扭捏捏的走上前去,低头不语。

  杨易内心嘿嘿一笑,这丫头装的还真像。明明就想被本侯爷青睐一番,还装作害羞的模样。

  不过这次确实是杨易想错了,大唐的女人,尤其是丫鬟能够成为夫人绝对是祖上烧了高香,何况这又是大白天的。就算是丫头再想,也只能到了夜深人静的晚上不是。

  “害羞什么,赶紧的过来。”杨易无奈的一把将丫头的手腕一拉,丫头顺势倒在了杨易的怀里。

  “小侯爷,不要。”丫头的双臂撑在杨易的胸前,害怕侯爷大白天的和自己做那事。

  杨易一看,这丫头满脑子想什么呢。

  不过是稍稍的调情罢了,还真当是本侯爷精虫上脑不是?

  “丫头,你在我府上多久了?”杨易搂着丫头的肩膀。

  “小侯爷,我来府上已经是十天了。”丫头弯着脑袋,眼睛忽闪忽闪,很是闪亮。

  杨易闻言,心里估摸了一下,自己来大唐已然有十五天左右了。想起时空那边的父母,忽而杨易的心中有些伤感,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搂住了丫头的肩膀。

  丫头咬了咬牙,吃痛的嗯了一声,着实让杨易吓了一跳。

  “咋了?丫头?”杨易翻过丫头的身体,正对着自己道。

  丫头轻咬着嘴唇,有些可怜楚楚的道:“侯爷,你是不是不喜欢丫头?”

  “怎么会呢?”杨易摸了摸丫头翘棱棱的鼻子笑道,”这几天有些事还是丫头帮忙才做成的,本侯爷怎么会嫌弃你呢?”

  “真的?”丫头抬起头忽闪着眼睛,宛如两颗闪亮的宝石。

  杨易点了点头,低头一看,丫头的右手还结着伤疤。

  心疼的刺了一下,小小年纪就受这样的苦,真心的有点舍不得用。

  不过柯凝美人乃是正房,虽然自己心中没有一点点偏心,但是身处大唐,自然也要学会尊卑之分。

  不过杨易对于丫头这个女孩子,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兄妹之情,毕竟只有十六岁,虽然到了出阁的年纪,但是在杨易的心中还是一个小姑娘。

  杨易长长的细了口气,神色有些动容,轻轻的拉着丫头的右手放在自己的眼前看了看。

  触目惊心的伤疤,很可能完了之后有痕迹。

  “侯爷怎么了?”丫头果然还是一个小姑娘,丝毫没有猜出杨易心中的想法,狐疑道。

  杨易吐了口浊气,抬起头笑道:“丫头,疼吗?”

  “现在不疼了。”丫头呲着牙笑着说,忽而双臂搂着杨易的脖子,在侯爷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哎呀,你这丫头小心被夫人发现了。”杨易摸着脸,犯了个白眼,拍了一下丫头的屁股,“在这样我还打。”

  “侯爷,你想打就打呗。”丫头红着脸,胸脯不断的往杨易的怀里凑。

  杨易一看,这还了得,要是让柯凝发现了,今天估计就没好脸色了。

  “赶紧的下来。”杨易摇着丫头的胳膊道。

  “我不嘛。”丫头耍起了小脾气,撅着嘴巴听着胸脯道。

  杨易低头一看,差点起了反应。

  不行,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成年人,这个丫头未成年,再养养。

  “赶紧的下来,夫人来了。”杨易道。

  忽而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自然是柯凝的声音。

  杨易大惊,赶紧的将丫头从身上抱下来,自己喝着茶,慌乱的拿着书装模作样的看着。

  丫头站起身慌慌张张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低着头站在侯爷的对面,不敢看门口。

  “夫君,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柯凝笑着从屋外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赤红色的饭盒。

  刚一进屋就能闻到一股人参的药味。

  杨易抬起头,一副欣喜万分的样子,上前接过柯凝手中的饭盒放在桌子上。

  “哎呀,夫人,你一早上忙活什么呢?”杨易扶着柯凝的肩膀道,“别累着不是。”

  “夫君刚才和丫头在干什么啊,听起来动作很大。”柯凝抬起头抿着嘴巴深深的看了一眼杨易。

  丫头浑身一个哆嗦,赶紧的道:“夫人,我去集市上买菜了。”

  说着丫头转身跑出了房间。

  杨易摸着鼻子,将柯凝搂在怀里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字不认识问问。”

  “哦?丫头认识字?”柯凝挑了挑眉毛,一双丹凤眼亮晶晶的看着我,“要不赶明让丫头也写两个字?”

  “咳咳,这个还是算了吧。对了,夫人,你帮我看看这个字。”说着杨易赶紧的拿起书,指着上面的字道。

  柯凝微微一笑,瞪了一眼杨易,笑声的道:“夫君是不是看着丫头一天天的长大,忍不住了?”

  杨易手一抖,这美人还真是聪慧,怎么知道我心中的想法。

  不过看着夫人的神色,确实有些异样。

  杨易也不是笨蛋,自然是摇了摇头,否定了夫人的看法。

  “哪有,我只是觉得丫头的手擦伤了,我看看怎么样了,毕竟还是个小孩,你这个做姐姐的也稍微让着点。”杨易冠冕堂皇的说了一句,听起来一副热心侯爷的样子。

  柯凝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家夫君,心里暗自叹气,不过却没有发作出来。

  既然是夫妇,自然要忍让,何况而今的侯爷对自己真的无话可说。既然丫头有这个荣幸,自己也不能拦着,背了侯爷的意。

  只要侯爷待自己如初见,三妻四妾倒也无所谓了。

  若是杨易知道此刻柯凝的想法,恐怕顺嘴就能将小蝶的事情给说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