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就杨易自然是有话要说。

  这大唐的酒多数就是米酒,度数低,毫无味道。

  若说喝酒,自然杨易知道的比较多。虽然喝不起什么路易十三,拉菲,但是就算是红星二锅头都比这米酒好要很多。

  在杨易心中,喝酒就是两个目的,第一喝醉,第二是让别人喝醉。

  这大唐的米酒虽然是台子,但是多数桑水,自然没有味道。

  以杨易两厢啤酒的量来说这点酒自然入不了法眼。

  程咬金也是一个硬茬,莫不想杨易竟然看不上这府上的美酒。要知道这酒水可是皇上御赐的宫廷黄酒,比起外面的那些高档了不少。

  若不是杨易这样亲近的人来,恐怕程咬金还不想拿出来。

  老头子想要好好的显摆一番,但是却被杨易一句话给顶住了。爱面子的老头子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杨易。

  不过嗜酒如命的他一听杨易有好酒,自然是有了兴趣。

  酷匠\网◎6正●版jO首发.

  摇摇晃晃的将程处默拉开,自己坐在了杨易的身边,道:“你小子倒是说说有什么酒能比得上我府上的御赐黄酒。”

  “老头子,此言差矣啊,想当年我喝的最低档次的女儿红都比你这就强上一千倍。”杨易竖起了一个指头,眯着眼睛到。

  程咬金闻言,大惊,这女儿红是什么酒水,自己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莫不是这小子糊弄自己。

  饶是如此,坐在一边的柯凝等人也一惊。

  虽然女人一般不出门,但是这酒还是知道了。黄酒都是大唐的最好御赐酒水了,这女儿红又是啥东西。

  杨易喝了一口茶,让自己清醒一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到了内堂中央。

  柯凝一看,有些惊慌,赶紧的给丫头递了个眼色。

  丫头站起身抛下了台阶,扶着有些醉意的杨易。

  “老头子,这女儿红绝对是好酒。”杨易竖起了大拇指道,“要是不信,等赶明我给你送来几台尝尝?”

  “你小子可别骗我这个老头子。”程咬金指着杨易道。

  杨易点了点头,嘿嘿一笑:“我是谁?我可是聪明的小侯爷,区区女儿红不在话下,给我十天的时间,我自然为老头子送来几台。”

  程咬金站起身,端着酒杯,吼了一句:“好。老子等着。”

  杨易嘿嘿一笑,大脑有点不听使唤,扶着丫头嘿嘿发笑。

  “老千岁,夫人,夫君醉了,今天就先告辞了。”柯凝有些心疼的看着杨易,站起身行礼道。

  黑白夫人倒是没有喝酒,清醒的很,挽留了一下然后送柯凝和丫头带着杨易走出了府。

  上了马车,杨易醉汹汹的躺在柯凝的腿上,朝着车帘外摆了摆手道:“老头子,伯母,杨易告辞。拜拜。”

  “柱子,开车!”杨易早已经分不清大唐和现代社会的话语区别了,只觉得鼻子里面传来幽香的味道,翻身将脑袋埋在柯凝的双腿之间沉沉睡去。

  双脚不自觉的搭在丫头的腿上,看起来相当的舒服。

  马车摇摇晃晃,杨易倒是没有吐,紧紧地抱着柯凝的细腰睡着。

  柯凝面色娇羞,抬起头看了一眼丫头,然后丢下了头。

  自家夫君还真是不害羞,竟然将脑袋放在自己双腿根部,羞死人了。

  丫头倒是没有任何异样,只是将车窗链子拉上,生怕夫君得了风寒病。

  约莫一个时辰的时间,按照现在算,也就是十点钟的时候,马车才摇摇晃晃的停了下来。

  “夫人,到了。”丫头轻轻的摇着睡着的柯凝道。

  柯凝呻吟了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解开窗帘看了看外面,果然是侯府。

  杨真听到马车的声音赶紧的走上前来,将凳子放好。

  “杨叔,了尘,过来搭把手。小侯爷喝醉了。”柯凝揭开帘子道。

  杨真和了尘赶紧的跑了过来,从车里将醉汹汹的杨易扶下车。

  柯凝甩了甩衣袖,一股酒味,被丫头扶着下了车。

  “夫人,现在送小侯爷回房吗?”杨真问道。

  柯凝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低着头睡着了杨易,蔓延的心疼。

  紧跟着了尘两人,将杨易抬到了卧房。

  柯凝才让了尘和杨真退下。

  柯凝跪在地上,将杨易的鞋子脱掉,然后脱了外衣。

  站在身后的丫头面色潮红,有点不自然的捏着自己的双手。

  自己还从未见过男子脱去衣服,好生的羞涩。

  柯凝将衣服挂起来之后,才看到满脸通红的丫头,笑道:“害羞什么,早晚是小侯爷的人。来搭把手,帮我将小侯爷抬上去睡好。”

  丫头点了点头,和柯凝两人用力的将睡死的杨易弄到了床上,然后盖上了被子。

  “行了,你去睡吧。”柯凝长长的出了口气道。

  丫头点了点头,越发感觉自己的脸滚烫,捏着衣角小步子跑出了卧房。

  柯凝看着丫头消失的门口,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关上了门。坐在化妆台前卸了自己头上,手上,脖子里的物件,脱去了外衣。

  身上只穿着裹胸,盯着铜镜里面的自己看了看,满脸的笑容,然后上了床,钻进了被子,侧身抱着杨易。

  沉睡的杨易自然是赤裸上身,柯凝的肩膀嫩滑无比,靠在他的身上,一股幽香传入了人他的鼻子。

  本能的杨易突然转身抱住了柯凝,吓得美人差点惊呼一声。

  杨易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神色迷茫,欲望恒生。

  柯凝一看杨易的神色,自然知道要干什么,顿时羞得钻进了被子,随即右手伸出,白皙的胳膊轻轻一拉,粉色的床帘拉下。

  杨易只觉得自己怀里抱着一个柔嫩的身体,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抚摸起来,嘴唇在肌肤上游走。

  一声女子的呻吟声传来,彻底让杨易迷失了自己······

  巫山云雨,夜半三更,上演一出美妙的乐章。

  翌日清晨,卧房之内,窗帘之后,一男一女盖着被子安静的躺着。

  柯凝白嫩的脸颊安静的放在杨易的胸口,双手钻进被子搂着夫君的腰。

  一股阳光散射进来,透过床帘照射出格子一样的光点,让正在沉睡的杨易皱了皱眉头,旋即从被子中拿出了胳膊,挡在自己的眼睛上。

  没一会儿,柯凝的神色微微动容,嘴角微张,呻吟了一声,徐徐睁开了眼睛。

  一双丹凤眼逐渐的清晰,昨夜的疯狂让柯凝既兴奋满足,又有点累,今日竟然睡到了这个时候。

  脑袋微微一转,看到的是杨易的侧脸。

  柯凝似乎有些沉醉,直勾勾的盯着看。忽而美人的眼睛一亮,拿着自己的头发稍钻进了杨易的鼻孔一点点。

  杨易浑身一颤,摸了摸鼻子,转了个身抱着柯凝赤裸的身体。

  也许是美人滚烫的身体吧,杨易猛的睁开了眼睛,但是被强光一次瞬间又闭上,然后才缓缓的睁开,有点佘登登的。

  “夫人?”杨易狐疑了一声,有点头疼,“我们在哪里?”

  “夫君睡傻了不是,自然是家里。”柯凝笑道。

  杨易闻言,回想了一下昨日,似乎有些印象。

  不过此时有些头疼脑热。

  “哎呀,有点头疼。”杨易转身抱着柯凝,忽而感觉到了什么,又起了反应。

  柯凝被小杨易突然的钻入吓了一跳,旋即脸上红彤彤的,低声娇羞道:“夫君,头疼还使坏。时候不早了,我们起床吧。”

  杨易自然不会这样放过柯凝,他能感觉到美人身体的异样,自然是有了一些情欲。

  “嘿嘿,夫人不要着急。再睡会。”杨易诡异一笑,猛的翻身将柯凝抱在肚子上,盖上了被子,“夫人,我们试试春宫图上的那个姿势?”

  “哎呀,夫君轻点。”柯凝惊呼一声,然后就被杨易堵住了嘴巴。

  等到两人起床的时候已然是晌午了。

  柯凝服侍侯爷洗漱完毕,打扮好了自己的装束,然后打开了窗户透透风。房间内一股淫靡的味道,让柯凝身体时不时的传来异样。

  杨易很是满足的从后面抱着柯凝,笑道:“夫人真厉害。”

  柯凝戴好了手势转过身,笑骂道:“夫君莫要取笑妾身。”

  杨易嘿嘿一笑,拉着柯凝出了门,然后做起了广播体操。

  不过还没有到跳远运动,竟然腿脚不稳,摔倒在地上。

  这倒是吓坏了柯凝和刚刚从厨房出来的丫头,两人惊呼一声跑上前去,拉着杨易站起身,上下打量,满眼的担忧。

  “夫君,怎么了?”柯凝检查着杨易的腿道。

  “无妨,只是有点腿软。”杨易面色有些尴尬的道。

  “怎么会呢?这几天吃的还行啊。”柯凝道,“丫头,是不是饭菜不合夫君的胃口啊。”

  “夫人,应该符合啊,侯爷吃的很多的。”丫头道。

  杨易有些尴尬的看着柯凝和丫头,忽而拉着柯凝的手走过了一些,避开了丫头,笑道:“我知道原因。”

  “夫君,是不是你失忆症导致的?”柯凝有些惊慌的道,“要不要请大夫?”

  “夫人莫急,听我说。”杨易抹着鼻子,然后向着柯凝勾了勾手指,示意耳朵递来。

  柯凝有些狐疑的伸出耳朵,贴在杨易的嘴边。

  杨易顿了顿,鼓捣了一句:“自然是晚上运动过量,有点吃不消,赶明儿给我弄点人参来。”

  柯凝闻言,顿时脸上娇羞一片,抬起头瞪了一眼杨易,笑骂道:“哪有,夫君真坏,调戏妾身,不理你了。”

  说着柯凝提着长裙钻进了屋子。

  杨易抹着鼻子嘿嘿一笑,道:“丫头,我们继续。”

  丫头虽然有些疑惑夫人的神色为何娇羞,但是多多少少也想到了一些,有些害羞的紧,吞吐了一句要去看看餐饭,一溜烟的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