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杨易思绪翩飞,自然是因为小蝶的事情发愁。

  这一世的杨易自然是不同花花公子,自己虽然好色,但却不至于去触碰一个处子。

  想不到小蝶竟然被杨易给破了身子,虽说是青楼女子,但也是完璧之人。况且小蝶对自己的情意很是真情,说不感动也不可能。

  不过佳人就在身边,等了自己两年的情意也让人烦恼。

  “算了,不想了。”杨易暗自叹了口气道。

  马车虽然颠簸,但却还是舒服一些。

  程老千岁的府上距离皇城不远,看起来相当的气派。

  这程咬金乃是大唐开过元帅,战功赫赫,坐落造次的府邸自然代表着气派和身份地位。

  这架势,权利自然不是杨易这个小侯爷能够比的。

  开国大臣乃是大唐权威的象征,高宗李治不过刚刚登基五年,虽然勤勉朝政,但是却不及太宗。多数大臣也就是因为太宗的威名还在,对李治忠心耿耿。

  虽然而今贤臣很多,但多数都是开唐大帅的学生,所以程咬金虽然老顽童一个,李治想要除之后快也是一件难事。

  何况杨易知道,太宗死前为了稳固江山,一个个旧臣全部成了什么公。虽然护国公秦琼死了,但是程咬金还在,尉迟恭也在。

  当年的打王金鞭,金斧上打昏君下打奸臣,就算是李治也不可随意造次。这才铸就了高宗早年的安定。

  何况杨易看重的根本不是这个。大唐的元帅自然有着非同寻常的本事,尤其是程咬金的三板斧,绝对桑杨易所佩服的。

  本来觉得无望,但是现在却穿越到了大唐。

  这三板斧自然要学到手。

  何况杨易的父亲和程咬金私交不错,恐怕稍加诱惑就能得到这三板斧的秘诀吧。

  男人都想战场杀敌,虽然高宗时期没有多大的战役,但是文臣武将聚集一身也是相当的荣耀。

  就算是将来出趟远门,为自家的女人保驾护航还是可以的。

  杨易心里打着小算盘,回头问问了尘,他的功夫能不能学。

  马车转过了一个弯就停了下来。杨易被马车的停顿惊醒,学三板斧的好梦也被打扰了。

  揉了揉眼睛,杨易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到哪里?”

  “夫君,应该是到了老千岁的府上了吧。”柯凝笑道。

  杨易点了点头,伸手在丫头的小翘臀上拍了一把。

  “赶紧的下去叫门。”杨易道。

  “哎呀。”丫头叫了一声,脸上红扑扑的下了车,一溜烟的朝着门口走去。

  柯凝有些闺怨的瞪了一眼杨易,似乎在说刚才的动作是不是太亲昵了。

  杨易嘿嘿一笑,下车的时候对在柯凝的耳边吹了口气,低声道:“夫人是不是吃醋了?没事,不是还有晚上吗?”

  柯凝闻言,本来有些埋怨的神色顿时变得娇羞连连,低着头捏着衣角,埋怨了一句:“哎呀,大白天的都不正经,在这样妾身生气了。”

  杨易看着柯凝的媚态,差点把持不住,迅速的在夫人的脸上亲了一口,笑呵呵的下了马车。

  柯凝浑身一个激灵,幽怨的看了看帘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揭开帘子下了车。

  杨易扶着柯凝跳下马车,让柱子将马车停在一边。

  放眼一看,这老千岁的府上果然是气派。

  檐牙高啄,门口两尊大狮子威风凛凛,颇有大将之府的气势。

  杨易啧啧了一声,果然是将军府,比起小小的侯府不知道要大上几倍。

  大门台阶相当的高,代表了老千岁在朝廷的地位,位高权重啊。

  丫头提着自己的长裙走到了府门,轻轻的敲了敲门环。

  “吱!”没一会儿们就开了,走出一个老头子,看起来非常的健壮,似乎是程咬金的部下吧。

  “你是?”老头上下打量了一番丫头道。

  “这位管家,请你禀告程公爷,说杨府的小侯爷杨易到访。”丫头点了点头,非常的谦和。

  “杨府?”管家顿了顿道,“稍等片刻。”

  说着关上门小步子去通报。

  此时杨易和柯凝都上了台阶,站在丫头的后面。

  “丫头,咋样?”杨易指着紧闭的大门问。

  “管家说稍等片刻,应该是去通知了。”丫头道。

  杨易点了点头,和柯凝看着府外的风景。

  忽而就在此时门内传来了一声爽朗的笑声,带着沉重的步伐走来。

  “哈哈,杨易你小子终于来了。”

  这声音很是雄厚,宛如一头狮子,不过一想就知道此时有胆有识,却十分呆傻的那种。

  门梦的被打开,带着一股风,程处默走了出来,朝着杨易抱拳道:“杨易,你小子终于舍得来了啊。”

  “程兄,没有通知来打扰,还请见谅。”杨易抱拳道。

  柯凝和丫头都作揖行礼。

  程处默摆了摆手道:“你小子啥时候这么文绉绉的,可不像你啊。”

  说着眼睛看了看身边的柯凝和丫头,有些惊喜的道:“哎呀,这嫂子都来了啊。”

  杨易搓着手笑道:“程兄,这门是进来是不让进?”

  “你瞧瞧我这脑子,赶紧的进来。”程处默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胡管家,速速去通知我老子,说杨易来了。”

  管家点了点头,弯着腰跑向了内院。

  程府果然是大,里面花团锦簇,虽然比不上御花园,但是比起杨易的府上那真是好得不得了。

  清一色的窑砖铺好的院子,看起来异常的干净。

  何况在刚进内院的时候,两边还摆着兵器架子,十八般武器样样都有。

  习武之人的家里果然不一样,一个个看起来精神抖擞,状如牛。

  进了内堂,程处默很是热情的三人坐下,然后吩咐下人倒上了茶水,点心啥的。自己坐在对面的软榻上。

  “杨兄,你艳福不浅啊。”程处默深深的看了一眼柯凝和丫头道。

  杨易干咳了两声,摆了摆手道:“哪里哪里,不过是我运气好一些罢了。”

  程处默嘿嘿一笑,朝着柯凝笑道:“嫂夫人,进来杨兄对你可好?有没有再去华香阁?”

  “回程公爷,一切都好。”柯凝微微有些紧张的道。

  程处默哈哈一笑,举起杯子道:“来,以茶代酒,先干一个。”

  四人举起杯子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杨易小子,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啊。”忽而就在此时,从内堂外面传来了一声爽朗的笑声。

  杨易几人站起身,果然从门外走进来一帮子人,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衫的老头,白发苍苍,看起来精神抖擞。

  杨易看着这个老头,似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战场杀敌的人就是不一样,浑身上下煞气十足,走路的时候八字步迈开,脚步沉稳,身后左右两边各是一个老妪。

  一黑一白夫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黑白夫人?

  杨易愣了愣神,还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头冲上前来抱着杨易的肩膀狠狠的拍了几下。

  杨易嘴角咧了咧嘴,生疼生疼的感觉。

  这千岁果然是拿天罡斧头的人,手劲还是如此大。

  身后的黑白夫人倒是比较柔和,但是身体非常的硬朗,虽然看似六十岁的样子,不过行为举止恰似一般四十五岁的女人。

  “你小子,还知道来看你程伯伯啊。”程咬金松开了杨易,笑道。

  杨易这才回过神,忙抱拳道:“程伯伯,伯母安好。”

  “哎呦,你瞧瞧老婆子,这小子失忆之后似乎有样子了。原来见了我可是叫老头子的。”程咬金转过身看着黑白夫人笑道。

  一时间内堂之人无不笑意连连。

  杨易抹着鼻子嘿嘿一笑,原以为程咬金大将风范,家规甚严,想不到竟然如此的放荡不羁,自然也迎合了杨易的个性。

  “哈哈,那我就按照以前的叫法吧,咋样?老头子。”杨易笑道。

  程咬金给了杨易胸口一拳,笑骂道:“你这小子,还是叫老头子的时候亲切不是?回头让你黑白两位伯母找来当年瓦岗寨存下的那点人参给这臭小子带去,补补身子。”

  “哎呀,这感情好。”杨易嘿嘿一笑,看着慈祥的伯母,“伯母,那就多谢了。”

  “你这孩子,别见外,从小在府上长大的,和我亲生的也没啥区别。”黑夫人说。

  “就是,你小子要是这么的谦虚,你白伯母用鞭子抽你啊。”白夫人犯了个白眼道。

  杨易心里暖暖的,自然能够感觉到程老千岁一家对自己的喜爱。

  看来这偷学三板斧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对了,这两位是?”白夫人看着杨易身后的柯凝和丫头道。

  “大娘,这是杨兄的内人,夫人柯凝,还有二夫人丫头。”程处默忙介绍道。

  “赶紧的见过老千岁和伯母。”杨易差点忘了身后的柯凝两人,忙道。

  柯凝和丫头上前作揖行礼,却被两位夫人给拉住。

  “怪俊俏的,瞧着小脸长的就是水灵。”两位夫人看着柯凝和丫头,转过身笑道,“杨易啊,这以后就安心在家,别出去乱搞。”

  杨易闻言,面色微微有些尴尬,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行了,都坐下了吧,今晚不醉不归啊。”程咬金大手一招,坐在了主位上,两位夫人拉着柯凝和丫头的手坐在一边。

  杨易和程处默坐在了一起,盘膝而坐,一家人其乐融融。

  别说,这老千岁的府上还真是山珍海味无数。

  杨易估摸了一下,这一顿也相当于现代的一桌酒席。

  不过这酒水的确不咋滴,米酒的劲道显然没滋没味。

  饭后已经天黑了,程咬金笑的最都合不住,叫来了府上的歌女,好好庆祝了一番,还让杨易好生的对待两位夫人。

  柯凝不愧是商家之女,虽然地位不高,但做事稳重,不一会儿就和黑白夫人谈笑自如,倒是丫头时不时的吐吐舌头,有些拘谨。

  杨易虽然见不得这酒水,但好歹也是有些酒精度,一个时辰之后却也有些眩晕。说话的时候有点吐字不清。

  “杨易,我府上的饭菜可合你胃口?”程咬金摇摇晃晃的走下台阶,撑着桌子看着杨易道。

  酷。e匠#网√1首发$

  “老头子,你还真别说,大唐的酒真心的不咋滴。”杨易有些大舌头的说。

  “你小子还真是吃枣闲辣,找着挨骂不是?”程咬金吼了一句,嘿嘿一笑,和杨易喝了一个。

  “老千岁,要不我给你说说这好酒?”杨易脑子一热,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