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市上的情郎马车摇摇晃晃,时不时的能够碰到对方的身体。

  杨易坐在最中间自然是受宠万千,两边美人相伴。

  想杨易在21世纪的时候就是一个处男,莫不成在大唐还没有七天的时间就已经有了一妻一妾。

  尤其是柯凝这丫头,绝对是杨易目前的心头肉。

  晚上自然不说,虽然大唐女子恪守妇道,但与郎君在一起的时候,却从来不拒绝自家男人的要求,床上百依百顺,着实让杨易有些舒畅。

  白天恬静,忙碌干活,尤其是这柯凝出生商家,自幼就劳动。虽然皮肤水灵,但是勤劳的很。

  有些事情根本不用下人干,自己就做成了。

  如此的贤妻是个男人都觉得是一块宝贝,杨易自然也是捧在手里,呵护百般。

  杨易很是舒服的吸了口气,香气很是迷人。

  似乎有点困意,稍稍的眯着眼睛睡着,这脑袋一偏,正好靠在丫头的肩膀上。

  这一下丫头是又喜又惊,难不成侯爷看上我了,愿意和我圆方不成?

  不过一看到柯凝有些淡淡的神色,丫头就有些害怕。

  这夫人什么都好,唯独在这件事情上似乎对自己有些偏见,害怕自己夺去侯爷一般。

  丫头本来还想抱着侯爷的腰,但是一看到柯凝的神色,自然是放弃了这一举动。

  “夫人,这……”丫头轻轻地咬着嘴唇,有些为难的道。

  柯凝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没事,靠着你睡会吧,夫君累了。”

  丫头点了点头,不敢看柯凝和杨易,转头看着窗外,不过眼镜的余光还是时不时的扫一眼杨易沉睡的脸颊。

  柯凝的目光完全的放在杨易的身上,宛如这情郎像是一个香饽饽一般的诱惑。

  小侯爷只是一个爵位,说白了就是一个头衔,没有多大的实权。

  以杨易现在的状态看来,搁到现在也不过是个过气的富二代。

  但是在柯凝看来,这荣誉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

  想来自己嫁入侯府也有两年的时光,唯独这一段时间自己才幸福。

  柯凝其实有些担心,怕杨易一觉醒来性情大变,变成原来那个玩物丧志,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歌。

  所以杨易虽然沉睡着,但是柯凝却紧紧的握着他的双手。

  侯府距离长安城虽然不是很远,但也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

  杨易坐的都有些硬了,撑了撑身子,脑袋微微一转,缓缓额睁开眼睛。

  引入眼帘的竟然是白皙的脖颈。

  咕咚!

  他深深的吞了口口水,迷乱的双眼逐渐的恢复清澈,抬起脑袋一看竟然是脸红的丫头。

  “夫君,醒了?”柯凝连忙抓着杨易的手笑道。

  杨易愣了愣神,转头看着笑吟吟的柯凝拍着她的手笑道:“醒了,这一觉睡得真舒服。”

  丫头坐在一边沉默不语,一个劲的笑,想来也是因为侯爷说了一句睡得舒服,还以为自己伺候的相当好一般。

  这倒好,丫头一笑,柯凝的脸顿时有些寒霜。

  “哼,夫君自然舒服,枕着丫头的肩膀能不舒服吗?”柯凝甩开了杨易的手,转过身看着窗外,微微有些委屈。

  这……

  杨易愣了愣神,瞬间明白了柯凝的神色变化原来是为了争风吃醋啊。

  “夫人,我又没说你不好,悄悄这委屈的样子。”杨易拉着柯凝的手,轻轻转过了有些怄气的柯凝,摸了摸脸颊道:“再说了,我晚上睡得比现在还要好呢。”

  2z酷匠网G;首\发T%

  这不,一句话让柯凝噗嗤一笑,随即捶打着自家男人的肩膀。

  “要死啊,在外面说这种话,害羞不害羞?”

  “嘿嘿,害羞什么,老夫老妻的。”杨易看着柯凝笑意连连,顿时搂着柯凝的肩膀道。

  一边的丫头虽然有些委屈,但也没闹,只是低着头玩弄着衣角。

  “小侯爷,到了西街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从外面传来了一个马夫的声音。

  “行,靠边站着。”杨易朝着外面喊了一句。

  “夫君,到了?”柯凝问。

  “嗯,要不逛逛?”杨易反问了一句。

  柯凝闻言,顿时脸上露出了笑容,拉着杨易的手就下了马车。

  随即丫头也从马车上下来,站在杨易的后边。

  杨易放眼望去,繁花似锦,人来人往,集市异常的热闹。

  吆喝声,耍杂声,嬉戏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杨易捏着从车上拿下来的一把折扇唰的打开,宛如一潘安再世,消散的站在原地。

  远处远远几个美女向这边看了看,羞答答的跑开了。

  柯凝看着杨易潇洒自如扇着扇子悠然自得的样子,脸上多多少少有些痴迷的神色。

  想不到自己的夫君竟然如此的迷人。

  “丫头,你去买些水果来。”杨易看着长安大街上车水马龙的样子,早已经有了逛一圈的想法,自然要将丫头这个电灯泡给支开。

  丫头倒也乖巧,一句话没有说,接过柯凝的碎银子走到了一边的街上,转眼之间就没入了人群之中。

  柯凝看着丫头离开的方向,忽而神色有些闪烁,拉着杨易的胳膊道:“夫君,我们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

  “夫人这是怎么了?”杨易转过身,大为不解的问。

  “夫君还问我,好像是我支开丫头一样。”柯凝撅着嘴巴道,“丫头毕竟才十六岁,一个小丫头独自去街上会不会有危险?”

  杨易闻言,神色一挑,看样子柯凝对丫头还是有一点点不舍得,见不得离不得,现在就开始担忧这丫头的安危,果然是贤妻啊。

  “这倒是,要不我们去看看?”杨易折扇刷的合上,怔怔的看着柯凝道。

  “哼,夫君果然还是向着丫头。”柯凝撅着嘴巴有些委屈。

  杨易暗道这女人心海底针啊,说翻脸就翻脸。

  “也罢,就让柱子去看看。”杨易点了点头,向着马夫柱子招了招手,“柱子,去保护二夫人。”

  “得嘞!”柱子是个很是精干的小伙子,杨叔的儿子,转眼钻进了人群中。

  “夫人,这下我们可是逛逛了吧。”杨易扶着柯凝的肩膀,笑道。

  “这么人看着呢。”柯凝脸上微红,扒开了杨易的双手,提着裙子向着一边走去。

  杨易看着柯凝的背影,如此身材果然是倾国倾城,倒是便宜了我。

  因为要去程老千岁家里,自然不能逛得很晚,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杨易和柯凝站在糖人摊前付了银两,为柯凝买了一个小娃娃糖人。

  柯凝很是欢喜的玩捏着这个玩具,非常的喜欢。似乎忘记了时间一般。

  “夫人,时候不早了,还要去程老爷子家里呢。”

  柯凝闻言,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感觉有点怪怪的。

  “哎呀,夫君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柯凝拿好了糖人,转身道:“夫君我们快走吧。”

  “嗯。”杨易点了点头,护着柯凝挤在人群里,好不容易才回到了西街口。

  马车还在,柱子坐在马车边上,看着杨易和柯凝来了,赶紧的跳下马车走上前。

  “小侯爷,夫人,二夫人去买水果的时候滑了一跤,似乎手上擦破点皮。”柱子道。

  “什么?”杨易神色一挑,赶紧的拨开柱子,钻进了马车。

  拉开帘子钻进去,丫头一个人坐在软座上低头看着手。

  杨易定眼一看,心里越发的心疼。

  “你这丫头还真是不注意。”杨易坐在丫头的身边,拉过右手一看,红红的,有几道伤痕。

  丫头被杨易突然的出现吓了一跳,不过看清来人之后顿时眼睛中的泪水汪汪,扑倒在杨易的怀里。

  “呜呜呜呜,小侯爷,丫头的手好疼。”

  杨易看着丫头委屈的神色,自然是一个劲的哄。

  这个时候柯凝也钻进了车坐在了一边,低头看了看丫头红肿的右手,关心道:“丫头,碍不碍事,有没有伤着骨头?”

  杨易一听,坏了,要是伤着骨头就不好了。

  赶紧的检查了一下,还好,只是一点皮外伤。

  “夫人,家里有没有擦伤膏?”

  “好像没有了。”柯凝皱了皱眉道。

  我拍了拍丫头的肩膀,笑道:“行了,丫头乖,别哭了,为夫给你去买药。”

  说着我下了车,给柱子交代了一声,旋即朝着药铺走去。

  进了药店,问大夫买了一些擦伤膏,提着药袋子走了出去。

  刚出了门,碰面就看到罗通。

  “哎呦,杨兄,今天在怎么在这里遇上了?”罗通抱拳道。

  “原来是罗兄啊,这不是去程老爷子的府上嘛。丫头的手不小心擦伤了,我来买点擦伤膏。”杨易解释道。

  罗通神色一挑,道:“严不严重?”

  “无妨,只是一些擦伤罢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那就好。”罗通点了点头道,“对了杨兄,我觉得你应该早些回去。”

  “嗯?”

  罗通欲言又止,忽而神色一凝,转而很是焦急的抱了抱拳:“杨兄,你好自为之啊。我先告辞了。”

  “哎哎,这……”杨易大为不解,看着罗通仓皇奔走的样子,叹了口气,转身就要离开。

  忽而,杨易眼前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长发飘飘,眼睛中含情脉脉朝着自己走来。

  那姿态似乎有些激动,多多少少还有些幽怨。

  “情郎,你怎么不来看我了。”忽而女子站在了杨易的面前,声音有些委屈的哽咽,眼帘闪烁,媚态十足。

  情郎?

  杨易神色一凝,自己堂堂一个侯爷竟然在外面被一个陌生的女子叫做情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