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程处默的时候,外面早已经黑漆漆的。

  杨易到没有一点点不放心,这程处默虽然没有将自己老爷子的三板斧融会贯通,但是好歹也是豪门之后,加上身板如此的硬朗。

  在这个长安地界也不至于出什么事情。

  伸了一个懒腰,转身向着后院走去。

  刚进了后院的门,就看到卧房的灯火通明,院子里借着灯笼的光芒,能够隐隐间看到一个人影在闪动。

  杨易眯着眼睛瞅了瞅,似乎是个女娃娃。

  上前走了几步,小步子没有任何的动静。

  走近一看果然是丫头。丫头卷起袖头,端着一个木盆子正在向花池里面倒水。

  “丫头?”杨易轻声的叫了一声,拍了拍丫头的肩膀。

  “啊!”丫头浑身一个激灵,显然是被杨易冷不丁的出现吓了一跳,手里端着的木盆子砰的砸在了地上。

  丫头猛的转过身,差点掉进花池里面,却被杨易一把拉住,顺手揽到了怀里。

  “小心些。”杨易看着怀中的小丫头,笑道。

  丫头脸色微红,却不曾被杨易看到,急忙站起身,生怕屋里的夫人看到一般。

  “捡起来捡起来。”杨易指着地上的盆子,“大晚上的不睡觉,拿盆子干什么?”

  “小侯爷,妾身刚给夫人洗完脚。”丫头捏着盆子的边缘有点战战兢兢。

  “洗脚?”杨易挑了挑眉,心里大喊不像话,丫头不过十六岁的样子,竟然还干这种营生。

  摸了摸鼻子,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丫头,杨易摇了摇头,甩袖子钻进了屋子。

  进了屋,一股幽香传来,是焚香的味道。

  杨易嗅了嗅,这淡淡的香味还真是不烂。

  “夫人,干什么呢?”杨易钻进了屋子,看着坐在床上柯凝,笑道。

  柯凝闻言,抬起脑袋,神色惊喜连连,宛如三秋不见一般小步子下了床,欢笑着牵着杨易的手坐在了一边的软榻之上。

  “夫君,马上入秋了,自然是为你新添一件衣裳。”柯凝眼睛微微一抬,笑道,“这长安街上买的物件不仅贵,质量也一般,还不如妾身自己来的快。”

  “哎呀,夫人,别累着。”杨易心里满满的全是欢喜,但看着右手戴着顶针的柯凝,有些心疼。

  “有夫君这句话,妾身已经很满足了。再说了为自家的夫君添一件新衣裳也是妾身分内之事。”柯凝反手和杨易十字相扣,“要不是夫君一夜之间性情大变,妾身恐怕都没有资格为夫君添上一件衣服。”

  说到这里,柯凝的神色有些低迷,似乎有点伤感,眼泪在眼睛中打转。

  杨易低头一看怀中的美人,心疼如针刺一般,赶紧的搂着柯凝,摸着夫人的头发;“夫人,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以前犯的浑自然是过去的事情,从今以后我自然好好对你。本侯爷自然说到做到。”

  “真的?”柯凝眼睛中闪过一道喜色。

  “自然是。”杨易笑道。

  柯凝一句话不说,枕在杨易的胸口,似乎在听自家夫君的心跳与心声。

  这一夜还真是无话不说,两人亲亲我我,说了大半夜才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一缕阳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让沉睡的杨易感觉到一点点刺眼。

  “唔!”杨易呻吟了一声,翻了个身,右手向着床上摸了摸,不过似乎没有自己想要找的。

  杨易睁开了眼睛,揉了揉,抬起脑袋看着床上,柯凝早已不在床上。

  “人呢?”杨易撑起自己的身子,看了看屋内,果然没有柯凝的身影。

  这几日每天早上起来柯凝还在身边,今日怎么就不在了。

  杨易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掀开被子站起身,将衣服刚套在身上。

  “夫君,你起来了啊。”霎时,杨易转过脑袋一看,柯凝一身大红色半臂,两袖宽大平直只到肘部、对襟,长及腰部。双臂搭着白色披帛飘带,上面刻着凤凰的纹路,看起来非常的妩媚漂亮。

  杨易神色一怔,想不到自己的女人还能这么的漂亮。

  “啊!是啊。”杨易狠狠的吞了口口水,嘿嘿一笑。,双手搂着柯凝的腰,身上花香一场醉人。

  “夫君别使坏,妾身服侍你穿衣。”柯凝有些娇羞的看着杨易,然后挣脱开侯爷的怀抱,为杨易穿戴好,端来了洗脸水。

  杨易心里满满的欢喜,如此娇妻,此生无憾啊。

  晌午过后,饭菜吃完,杨易站起身出了门,站在内院扭动着身体吗,随即做着广播体操。

  厨房中的丫头怯生生的在厨房门口看着杨易,看着自家的小侯爷做着奇怪的动作,眼睛忽闪忽闪,有点小孩子好奇的意味。

  蹬蹬蹬!

  蓦地柯凝美人从内堂中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针线活,看起来很是忙碌的样子。

  “夫君,你这是?”柯凝朝着杨易看了看道。

  杨易正在做伸展运动,听到柯凝的笑声转过脑袋笑道:“夫人,这叫锻炼身体,以后和夫君一起。”

  “锻炼身体?”柯凝捏着手里的针线活,闪烁着眼睛。

  “是啊,赶紧的来和为夫一起。”杨易停下了动作,放下了柯凝手中的针线,拉着夫人的小手站在了院子中。

  柯凝有点好奇,有点惊喜,似乎有点激动的样子。

  柯凝这丫头倒是聪慧,短短的两遍就已经会了,不过做起这个动作的时候有点不伦不类。

  一边藏着的丫头咬了咬嘴唇,右手摸着自己的小辫子,似乎有一种想要冲出去的冲动。

  杨易转过头,眼睛微微一撇就看到了有点怯生生的丫头。

  “来,丫头,赶紧的一起来。”

  丫头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一排洁白的牙齿呲着,看起来非常天真。

  柯凝也转过身,脸上露出了笑容,笑声非常的清澈,似乎很是享受的样子。

  x最N+新j章节上#D酷匠网"x

  “哎呀,夫君,好嘞啊。”柯凝提着自己的裙子。

  杨易做完了最后一套,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丫头像是一个小兔子一般站在了身边,吐了吐舌头,一句话不说的看着柯凝。

  柯凝白了一眼杨易,倒也没有说什么。

  杨易摸了摸鼻子,看着时间已然中午的样子。

  “夫人,昨日程处默大晚上的来找我,说程老千岁想要见见我。”杨易收拾了一下道,“今日我就去拜访一下,夫人去不去?”

  “程老千岁?”柯凝停下了脚步,深深的看了一眼杨易,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好累的样子。

  “嗯。”杨易点了点头。

  “夫君,我一个女人去程老千岁府上,是不是有点……”柯凝捏着自己的手,有些紧张的道。

  杨易自然明白夫人的意思,这女子在大唐虽然没有其他朝代那么的卑微,甚至可以上街赶集。

  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限制,尤其柯凝乃是商家之女,不比文人家的大小姐千金,去达官贵人的府上确实有些为难。

  杨易内心感叹,商家之女自幼就成了女流的鄙视,虽然加入了侯府,在本家能光宗耀祖,但是面对皇族豪人,自然也是有些抹不开面子。

  看着柯凝难为情的样子,杨易眼睛微微一抬,这正室有时候还真不如丫头,没有丫鬟的名义,想要出去逛一圈也有点前狼后虎的感觉。

  “不妨事,程老千岁待我多好。”杨易为了让柯凝宽心,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顺便眨了眨眼睛。

  柯凝被夫君的姿态弄的扑哧一笑,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照样杨易的心怀。

  “行了,赶紧的走吧。”杨易摆了摆手,甩袖出了后院,朝着前院喊了一声:“杨叔,备车,我和夫人要出去一趟。”

  “好嘞。”杨叔弯着腰笑着,宛如看见自己亲儿子一般的好,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等柯凝收拾好走出来之后,丫头也小碎步的跟上,有点偷窥的看了杨易一看。

  杨易咧了咧嘴,挽着柯凝的胳膊走出了侯府。

  大门外,了尘和杨叔站在门外马车旁,看着杨易小侯爷出了府,忙迎了上来。

  “小侯爷,车备好了。”杨叔笑道。

  杨易点了点头,道:“夫人,上车。”

  说着杨易扶着柯凝上了马车,转而又将丫头这个小姑娘给推上了马车,自己才钻了进去。

  “杨叔,好生照看府上,有事让了尘来程老千岁的府上找我。”杨易揭开帘子道。

  杨叔点了点头,看着马车离去,这才转身进了侯府。

  路上马车颠簸,美人左右入怀。

  柯凝还以为自己和杨易独处马车,也有些情调,却不想夫君竟然将丫头给弄了进来。

  本来想要问问,但是一想这些日子杨易的变化还是忍住了。

  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只要自家男人对自己这个正室好,做妾身的自然也不好多干涉。

  相比以前的日子,柯凝很是满足。就算是丫头来了也无妨,至少也是清清白白,规规矩矩的小丫头,比起青楼的妓女不知道强了多少。

  杨易越发的发现车里面的气氛有些不对头,想来也是丫头和柯凝两个人之间有些争宠的小情调。

  这感觉着实让杨易有些舒畅,想来自己在现代社会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是无人问津。想不到来到大唐才七天的时间,就有左妻右妾的格调。

  如此说来,杨易这次穿越绝对是福利。

  “夫人,空手去程老千岁家里是不是有点不妥?”杨易半天憋出了一句。

  “啊!”柯凝回过神,道,“要不我们去集市上买点水果?”

  “如此甚好,甚好。”杨易点了点头,相当的深沉,“丫头,等会下去买些水果,再买点酒。”

  丫头点了点头,很是乖巧的坐在杨易的一边,稍微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