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的饭菜绝对是一门艺术,虽然口味不怎么好,平平淡淡,但是花样甚多,而且全部绿色纯天然。

  这着实让一向嘴挑的杨易也有点胃口大增的感觉。

  晚饭时分,杨易和柯凝舒舒服的坐在餐桌上。

  春夏秋冬四位姑娘端着盘子盛饭上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眼睛微微一抬,有些害羞的看着小侯爷。

  “谢谢。”杨易看着四餐一汤,转头向着四位姑娘点了点头。

  这一笑着实让四位姑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一个个脸上退了出去,面色潮红,宛如杨易调戏了一番。

  柯凝有些玩味的看着杨易,眼睛微微一瞪,有些惊艳百芳的感觉。

  杨易心口一颤,实在是想要高歌一曲。

  来到大唐约莫也有七天的时间了,这娇妻入怀,还有丫头这个潜力股的小老婆伺候在身旁,若说前世今生比起来,恐怕这穿越大唐的美事还真是有点狗屎运。

  杨易却不知道,自己这几日在大唐西街早已经出了名。

  虽然现在没人前来打扰,不过自己盗版的诗歌早已经在大街小巷传遍,尤其是诗仙的名号。

  杨易异常的低调,却因为家里揭不开锅稍微的高调了一把,正中大唐文人的意,这不,还没有等杨易熟悉这大唐的地理布局,人文气息,甚至是因为自己穿越而来改变历史的程度,自己就已经闻名大唐帝都了。

  “夫君,先前你对自己的丫鬟可不是这个态度啊。”柯凝微微笑了笑,将一块豆腐放进了小嘴之中。

  “啊,那是什么态度?”杨易讪讪的笑道。

  “自然不是骂就是责罚了。”柯凝淡淡的说。

  “哦?还有这等不尊重女性的事情?”杨易挑了挑眉,放下筷子,“想不到我以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不过杨易心里面早已经对这个祸害骂的狗血喷头。

  想不到这贱人先前竟然如此的无耻,虽然春夏秋冬四个丫鬟长相一般,但也不至于反胃,更不要说是责骂了。

  柯凝看着自己夫君一副尴尬的神色,噗嗤一笑,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一样,让杨易看着如痴如醉。

  柯凝神色一凝,怔怔的看着自己男人痴醉的神色,心里慢慢全是欢喜。

  想不到自家的夫君一场大病之后,竟然性情大变,非但对家里上上下下的人好,对自己更是好得不得了。

  作为一个商家女子,本以为在侯爷府也就比下人稍微的好一些,却想不到现在自己过的日子竟然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柯凝的眼眸微微一转,含情脉脉的看着杨易:“夫君,想不到我等待的两年竟然能换来妾身这般的幸福。”

  “呵呵,傻女人不是,你是本侯爷的夫人,在家里自然是你说了算。”杨易放下筷子,轻轻握着柯凝的手,“夫人可听过一句话?”

  “夫君说来听听。”柯凝左手轻轻的擦了擦泪眼,破涕而笑。

  “夫人,你可听过男主外女主内?“杨易笑道。

  “夫君,听说过。”柯凝笑了笑,“不过妾身知道,在侯爷府妾身是最幸福的。妾身是商家之女,没有达官贵人显赫的地位,能够得到夫君如此疼爱,妾身现在死而无憾。”

  “胡说。”杨易一把拉着柯凝的手,右手拦腰抱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莫要说这种昏话,我和你都要长命百岁,生死相依。”

  “夫君!”柯凝眼睛在颤抖,泪水在眼眶内打转,感动的稀里哗啦,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杨易心头甜甜的,有此娇妻夫复何求。

  柯凝闻言,神色闪烁着一道精光,好一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夫人。以后家里大事小事自然是你做主。”杨易摸着柯凝的头发笑道,“在家里别生分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赶明儿我去西街买几斤肉来为夫人解解馋。”

  “嗯,听夫君的。”柯凝的脑袋靠在杨易的肩膀上,双手抱着他的腰,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幸福。

  “行,下来吃饭。”杨易轻轻的拍了一下柯凝的翘臀,放了下来。

  “哎呀,夫君又使坏。”柯凝面色潮红,有点害羞的坐在杨易身边的位子上,低头吃着饭菜。

  杨易摸着鼻子,心情极好。

  “侯爷,夫人,饭后茶点。”蓦地,门里钻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自然是丫头。

  丫头手里端着一个盘子,放着两杯茶水。

  “嗯,行,一起吃饭。”杨易看着丫头将茶水放在桌子上,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子道。

  “侯爷,我……”丫头低着头,有些难为情,眼睛偷偷的看了一眼柯凝。

  柯凝咬着筷子,看着丫头,又看了看摸鼻子的样子,白了一眼。

  “行了,坐下吃饭吧。”柯凝用筷子指着对面道。

  丫头闻言,抬起头看着杨易和柯凝,鬼精灵一般的笑容:“谢谢侯爷,谢谢夫人。”

  “赶紧的吃饭,看起瘦不拉几的,多吃点,十六岁正长身体呢。”杨易很是热情的向着丫头的碗里面盛了一碗米饭,然后捡了几筷子菜。

  “谢谢侯爷。”丫头满脸的欢喜,也不看柯凝杀人的眼神,低头吃饭。

  杨易眼睛微微一撇,自然是看到了柯凝的神色,却迅速的转过了脑袋。

  柯凝撅着嘴哼了一声,低头吃饭不语。

  饭后,丫头主动端着剩饭剩菜走了出去。

  杨易躺在自己书桌的椅子上喝着茶。

  柯凝收拾了一番饭桌,走了过来,顺势被杨易拉近了怀里。

  “夫人,今天有啥事?”

  “夫君是不是想要让妾身离开侯府,好和丫头好好谈谈心啊。”柯凝抱着杨易的脖子,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家的男人笑道。

  “哪有的事。”杨易嘿嘿一笑,有点尴尬。

  “哼,分明就是嘛。”柯凝摇着杨易的肩膀,撅着性感的红唇,“刚才你看看你对丫头的那个样子,你都没有那么殷勤的给妾身夹菜呢。”

  “哎呀,你看看你。”杨易支起了身体,将柯凝紧紧抱住,“丫头不过十六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然要吃好一些。你都二十了,说来也算是姐姐了,还不能让着一些。”

  柯凝怔怔的看着杨易,忽而扑哧一笑:“夫君真是太好玩了。这么认真的给妾身将道理。”

  杨易真是搞不懂这些女人在想什么,想不到大唐和现在的女人都是一个样子,女人心海底针,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侯爷。”忽而门外传来一个很是淡然缓慢的声音。

  柯凝吓得赶紧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了尘,什么事情?”杨易朝着外面喊了一声,甩袖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回小侯爷,程公子来访。”

  “哪个程公子?”

  “是程处默公子。”

  杨易闻言,瞬间想起了那天在宝月楼的魁梧大汉,前几日一别还真是没有见过。

  这家伙如今上门难道也是给我送些银两来的?

  摸着自己手上的翡翠戒指,杨易转身向着柯凝点了点头,小声道:“夫人,我去去就来。”

  “夫君一切小心。程公子力大无穷,不要在玩弄的时候受了伤。”柯凝嘱咐道。

  杨易点了点头,揭开门帘走了出去。

  门口自然是像老佛爷一般的了尘。

  杨易深深的看了一眼,卷了卷袖子道:“程处默在哪?”

  “侯爷,程公子在正堂。”

  “嗯,你下回去吧。”杨易摆了摆手,眼睛微微一转,朝着正堂走去。

  刚站在正堂门口的时候,杨易就听到了一种饮牛的声音。

  难道是程处默?

  想不到程咬金之子竟然如此的霸气?

  正所谓是力拔山河气盖世啊。

  “哎呀,程兄,稀客稀客啊。”杨易扯了一句,笑呵呵的疾步走进了正堂。

  正好看到程处默在大碗喝水,旁边还站着春夏两位丫鬟。

  “小侯爷!”两位丫鬟作揖道。

  “没事,下去吧。”杨易摆了摆手道。

  酷r`匠网唯一J正版|,=其{他iP都…●是)盗6版…“

  程处默闻言,放下手中的大碗,抬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哈哈,杨兄,看来恢复的不错啊。”说话之际,程处默站起身,朝着杨易的肩膀拍了拍。

  大手一压,杨易的嘴角微咧,真是力大无穷,好生的疼。

  “程兄请坐。”杨易赶紧的躲开了程处默的大手,坐在左边的座子上笑道。

  程处默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拨了一个香蕉吃着。

  杨易看着程处默的吃手着实有点心惊胆颤,要是侯爷府来上这么一个亲戚住上三五天,估计侯府不出几日就仓库无粮了。

  好在程处默也只是一时间到访,不碍事不碍事。

  程处默好歹也就三十岁的样子,行为举止却宛如十七八岁的孩童,大大咧咧,简直就是程咬金的翻版。

  杨易喝着茶,欲言又止。

  咯!

  蓦地,一声饱嗝传来。

  程处默抹着嘴巴笑呵呵的道:“杨兄。你侯府的伙食还真是不错。”

  杨易皱了皱眉,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估摸着杨易前世与程处默的关系交情甚好,才有这样的大话。

  “呵呵,程兄,你到我府上来不会就是为了吃香蕉吧。”杨易搓着手笑道。

  “哎呀,你看看我,怎么把正事给忘了。”程处默拍了拍脑袋,干咳了一声道,“是这样的,杨兄前些日子不是失忆了吗?所以家父想请你过去一趟,叙叙旧。”

  “原来是老千岁找我,荣幸,荣幸啊。”杨易敲打着桌子抱拳道。

  “没啥,你小子小时候经常去我家,不过过了这么多年,我家老爷子对你比对我都好。感觉你像是他亲生的一般,我倒想个外人。”程处默面色有些尴尬与无奈,叹了口气。

  杨易眼睛微微一转,想不到自己前世竟然深得程千金的喜爱。若是自己想学这三板斧,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杨易心里已经有了些盘算,满脸笑意的看着程处默,连声发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