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愣了愣神,这东西的出现绝对是让自己着实有些惊讶。

  早在大学的时候就知道江湖上盛行的片子最早的雏形就是中国的春宫图。

  但却没想到自己在大唐侯爷府自家的寝室中发现了这等的物件。不说好奇绝非是杨易的性格。

  打开一开却让杨易愣在当场。

  “这……”杨易摸了摸鼻子,眼睛瞪得大大的,“这丫头竟然还有这等的嗜好?”

  其实杨易想的也没有错,不过只是猜对了一半而已。

  大唐女子恪守妇道,也尊重三纲五常伦理道德。

  但是让一个出阁的女子两年不曾和自家的男人发生一点故事,空虚寂寞冷自然悠然而成。

  不过值得杨易庆幸的是,柯凝虽然是商家之女,倒也不是什么潘金莲之类的人,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

  这春宫图乃是女子出阁的时候,自己的娘亲送给女儿的御夫之道,虽然不曾流传于世面,但是却绝对是每家妇女必备的东西。

  想来也不过分,杨易两年之内没有和柯凝圆方。前几日突然圆方,性格大变,自然让柯凝欢喜万分。

  这欢喜之际发现杨易小侯爷的欲望着实有点强。

  作为侯爷夫人自然是要抓住夫君的心思,若非如此恐怕也不曾想起这东西来。

  不过这大唐的规矩和思想却着实让杨易有点何乐。

  本来在现代社会这种技术是两口子在实践的过程中慢慢摸索的,却不想柯凝竟然如此的灵巧,背着自己学这么花样。

  怪不得隔三五天总是有新花样让自己如狼似虎。

  扫视一圈春宫图,宣纸做成的,在大唐也算是一种奢侈。

  整个春宫图大大小小竟然有五十种姿势,虽然没有现代社会的片子有立体动态感,但杨易能在大唐见到这种东西也有点心口痒痒。

  摸了摸鼻子,细细观察上面的图案,嘴角洋溢着笑容。

  约莫估计了一番,上面柯凝用过的动作少说也有五种,一想自己以后性福生活,杨易内心大为感概。

  前世今生差距如此之大,上天玩人,却也有点盼头不是。

  如今若是有一根香烟,烟雾缭绕,看柯凝浑身婀娜的舞姿,小日子着实有点不错。

  忽而就在杨易愣神之际,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夫君,夫君,水烧好了。”果然是柯凝的声音,异常的甜美。

  杨易慌忙之际赶紧的收回了春宫图放进小木盒里面压在枕头底下。一副淡然的下了床,迎了上去。

  柯凝笑嘻嘻的冲进了屋子,捂着杨易的手眨了眨眼睛:“夫君,水烧好了。”

  杨易点了点头,越看柯凝越觉得甜美,要不是身后随后进来丫头,估摸着杨易就要好好的疼爱一番了。

  “好嘞,丫头,家里面有没有花瓣?”杨易转头问。

  “侯爷,有。”丫头有点唯唯诺诺的道。

  “给侯爷捧上两把丢在澡盆里面。我和夫人要沐浴。”杨易摆了摆手道。

  “是。”丫头点了点头,退出了房间。

  杨易眼睛微微一转,忽而一把抱起柯凝坐在了床上。一个公主抱着实让柯凝脸红面粗,有点不适应,低着头,宛然娇羞。

  “夫人,你对为夫不薄啊。”杨易捏着柯凝的手,略有深意的道。

  “只要夫君对我好,不再去京城混日子。柯凝自然对侯爷千百好。”柯凝微微抬起脑袋看了一眼杨易。

  杨易被着动人心魄的眼神电了一般,心神激荡。

  紧紧地搂着柯凝,嘴唇对着夫人的耳边,轻轻吐了一口气。

  这呼吸的刺激让柯凝微微一声呻吟,身体有点颤抖。

  “夫人,枕头底下的物件收好了。”杨易对着柯凝的耳朵淡淡的说。

  “啊!”柯凝惊呼一声,连忙跳下了杨易的大腿,伸手摸出枕头下的小盒子抱在怀里冲出了寝室。

  看着柯凝害羞的样子,杨易摸着鼻子,越发的舒畅。

  约莫几分钟的时间,忽而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

  “小侯爷,水烧好了,花瓣也放好了,整个沐浴室香香的。”丫头脸上有点红润,似乎是被杨易这出奇的洗澡法子弄的有点激动。

  杨易却有些无语,这法子早在前秦就有了,何况唐朝这地方。

  不过普通人家还真是用不起高档的花瓣,譬如百合。

  “走,洗澡去。”杨易站起身,朝着丫头的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大笑着走出了房间。

  进了沐浴室,果然雾气腾腾,一个大木圆桶里面花瓣飘荡,不错,还真是百合。

  这浑身上下都臭了,难不成大唐的人不爱洗澡?

  “夫人呢?”杨易顺手解开了衣服搭在了一边的衣架上。

  转过身上身赤裸的看着丫头。

  丫头顿时愣住了,随即捂着眼睛惊呼一声跑了出去。

  “哈哈,这丫头还害羞?”杨易眯着眼睛笑了笑,随即钻进了大圆筒中,舒舒服服的呻吟了一声。

  “夫君?”蓦地一声轻轻的呼叫声传来。

  杨易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果然是柯凝这丫头。

  “夫人,你怎么才来啊,快点进来。”杨易伸了个懒腰道。

  “我进来?”柯凝有些狐疑的道。

  “嗯,是啊。和为夫来一场鸳鸯浴岂不是更好?”杨易眨着眼睛猛的从水中站起身,顿时全身赤裸的站在了柯凝的面前。

  柯凝惊呼一声,捂住了眼睛,想要转身离开却被杨易抓住了胳膊,三下五除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用力一抱,丢进了木桶中。

  “啊!夫君,莫要使坏!”

  “夫人,你就从了夫君吧。这才是正宗的鸳鸯浴。”

  沐浴室玩玩闹闹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果然是美人怀,温柔乡。

  两小时的时间,约莫一个时辰吗,在杨易的眼中却是稍纵即逝。

  丫头一个人站在门外面,侧着耳朵,听里面传来的声音,脸上红扑扑的。双手紧紧地捏着衣角,似乎有点害羞,却更多的是一种惊喜。

  啊!

  蓦地里面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叫声,随即就听到了杨易长长的叹息声。

  不用想,自然是事情完了。

  “夫人,我帮你更衣。”杨易套好了自己的衣服,随即帮柯凝穿好了外套。

  柯凝头发湿漉漉的,自然是有一种美人出浴的情怀,着实让杨易有点扎眼。

  撑起柯凝的头发,湿漉漉在手,尽快的让它挥发干。

  “夫君,我自己来。”柯凝有点害羞,在浴室里面做这种事情还真是第一次,小小的有点害羞,不过那种感觉却和床上不一样。

  微微回味一下,似乎身体多多少少还有点异样的感觉。

  :5酷…$匠i&网#正M版首发

  柯凝吓了一跳,难不成自己真的是一个荡妇?

  收敛心神,尽量的不去想那种事情,用木梳子竖着自己的头发,细腰被杨易搂在怀里,相互依偎。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柯凝的发丝终于恢复了柔顺乌黑的样子,盘好了头,站在铜镜面前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夫君,妾身好不好看?”

  “好看。夫人绝对是大唐第一美人,正所谓是回眸一笑百美神,六宫粉黛无颜色。”杨易摸着柯凝的双手笑道。

  “哪有。”柯凝低着头,脸上欢喜连连。

  站在门外的丫头神色有些精光闪闪,想不到侯爷竟然如此的会红夫人开心。

  若是现在被搂着的是自己,那该有多好。

  想到这,丫头面色越发的涨红,像是发烧了一般。

  “夫人,什么时辰了?”杨易看了看天外,似乎有点昏暗。

  “夫君,酉时了。”柯凝抬头看了看天外,“晚饭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夫君,我们去吃饭吧。”

  “正和为夫的意思。”杨易笑着在柯凝的脸上亲了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