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出了风月楼站在长安大街,虽然不曾有前两日的迷茫,却也有点往事一无所知,前程迷茫无期的感觉。

  倒是罗通,大有一种佩服的神色,目不转睛的看着双手互相套在宽大衣袖中的杨易,欲言又止。

  跟在身边的丫头,神色多多少少有点崇拜和得意。十五六岁正是顽皮年少花季,虽然大唐十四岁成人礼出阁,但说来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

  在大唐如此盛行文风的时候,自家男人有如此的出口成章,能不崇拜吗?

  “杨兄,好文采啊。”罗通终于忍不住了,抱拳道。

  “哪里哪里,随口一说罢了。”杨易搓着手,脸上淡淡的笑容,戒骄戒躁,仿佛在谈笑风生一样。

  高雅的境界还真是有点出尘的诗仙一般消散自然,这一行为着实让罗通有点眼前一亮。

  “杨兄谦虚了不是,这出口成章四首诗歌,可绝对不是抄袭默背的,况且这些诗歌风格不同,就算是初唐四杰也不比你啊。”罗通笑了笑,赞扬了一番。

  杨易心口一颤,莫名的一种高兴。

  在现代社会被誉为是抄袭抄袭争取一切的唐诗三百首放眼大唐竟然有超越初唐四杰的趋势,不敢当,真是不敢当啊。

  “罗兄过奖了不是,我们区区小人物怎么能与出初唐四杰相比。实在是愧不敢当啊。”杨易抱拳乐了乐,“罗兄今日可有事?”

  “事倒是没有,难不成杨兄有什么事情?”罗通不愧是大将之子,看杨易脸上略显为难之色,低声道。

  “这……”杨易嘿嘿一笑,抱着罗通的肩膀向一边靠了靠道,“兄台也知道我杨易有些失忆症的迹象,过去的事情也忘得差不多了,作为晚辈自然是要去看望一下罗姨,再者还望罗兄引见一下,好让我见见程咬金叔叔。”

  杨易这话说得相当的冠冕堂皇,任谁都不会感觉有些不妥当。

  不过此刻在杨易的心里,倒不是为了老幼尊卑的观念,只是想目睹一下这隋唐中的一些厉害人物。

  尤其是程咬金,若是能将这三板斧学到手,加上罗家枪法,倒也能够在家里杀杀鸡之类的。

  若是罗通知道杨易此刻心中的想法,估计一招就劈了这货。

  罗家枪法风靡一时,拿来杀鸡宰牛,传出去还不笑掉大牙。

  “这个自然好说,正好家母听说你病了,想要来看看你。”罗通道。

  “哎呦喂,那怎么好意思。这样,赶明我去府上亲自拜访一下罗姨,絮叨絮叨。”杨易一脸的惊讶和受宠若惊道。

  “那行,若是杨兄再没什么事情,我们就赶明见?”罗通问道。

  “那就多谢罗兄了,再见。”杨易大脑一热,伸出了右手,却迎来罗通无奈的叹息,抱了抱拳转身上了自己的马车。

  杨易抹着鼻子,看了看一边有些偷笑的丫头,伸手就是轻轻一巴掌打在丫头的屁股上。

  “哎呀!”丫头惊呼一声,小嘴微张,脸刷的红了。

  “哎呦喂,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这种叫声,还真是不简单。走,回府。”杨易上下打量了一番丫头,长发飘飘,什么时候才能弄成髻。

  上了七香车,杨易靠在软垫子上,眼睛微咪,打量着窗外的丫头。

  妈的,这丫头一个人跑路是不是有点残忍。

  “丫头?丫头!”杨易敲了敲车窗叫了两声。

  “啊!侯爷有什么吩咐?”丫头回过神,轻咬着嘴唇,清纯却有点小小的媚态。

  “上车。”杨易招了招手,笑着说。

  丫头愣了愣神,忽然脸上芙蓉盛开一般笑得异常甜蜜,提着长裙上了车,被杨易拉着胳膊拽进了马车。

  一路上丫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杨易,那种神色宛如见到了美味可口的事物一样,流连忘返,恨不得一口吃下。

  还在杨易确实被着马车颠簸的有点累,早已经进入了梦乡之中。

  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马车骤然停下,这停停晃晃的惯性着实让正在做梦的杨易吓了一跳,浑身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咋了?”

  “小侯爷,到家了。”一边的丫头轻轻揭开窗帘看了看外面,果然是侯府。

  “呼!”杨易长长的出了几口气,奶奶的,刚才吓死老子了,还以为又被图书馆的架子给砸死了。

  下了车,门口站着光头了尘,手里拿着佛珠似乎是肉桩一样纹丝不动。

  杨易深深的看了一眼了尘,全府上下话最少的秃头。

  “小侯爷。”了尘缓缓的睁开眼睛,做了个礼。

  “嗯,不用站着,回头让杨叔给你弄个警卫岗。”杨易摆了摆手,钻进了侯府。

  身后跟着的丫头一进侯府就乖巧了许多,低着脑袋,小碎步跟着侯爷进了后院。

  “夫人,我回来了。”杨易刚进后院的大门,就朝着对面的卧房扯了一句。

  “夫君,夫君。”柯凝的声音很是细腻,转眼出了房门,提着罗纱裙小跑过来,挽着杨易的胳膊,一双眼睛含情脉脉,“夫君一路上可辛苦了?”

  “呵呵,夫人放心,不是还有我侯爷的七香车嘛,不辛苦不辛苦。”杨易摆了摆手,右手搂着柯凝的细腰,还扣了扣。

  柯凝哎呀一声,赶紧抓住了杨易捣乱的右手,轻轻拍打了一下侯爷的胸口:“夫君别这样,还有人。”

  “嗯,我们进去。”杨易摸了摸鼻子,眼睛微微一扫,果然春夏秋冬四个丫头捂着嘴站在一边发笑,看到杨易的眼神后赶紧各自忙起来,“对了丫头,去给本侯爷烧点热水,等会洗澡。”

  “洗澡?”丫头有点不解,这侯爷的话怎么都这么奇怪。

  “额,就是,就是沐浴。”杨易憋了半天才说出一个符合大唐的词,这才搂着柯凝钻进了卧房。

  丫头愣了愣神,眼睛中略微的有点小嫉妒,却不敢作声,钻进了一边的伙房。

  刚进卧房,杨易右手一捞,抱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柯凝就倒在了床上,大嘴一张印了上去。

  “咯咯,夫君,夫君我痒。”柯凝半推半就,翻转着脑袋不让杨易轻吻。

  “嘿嘿,夫人,要不我们……”杨易舔了舔嘴唇,有点激动,类似新婚燕尔的这对夫妻自然是好奇心甚多。

  “哎呀,夫君别说了,羞死了。”柯凝推开了杨易,站在铜镜前整理着衣服,“哪有半天做,做那事的。”

  杨易躺在床上,一股香气钻进自己的鼻子。

  “夫君先睡会,我去看看水开了没有?”柯凝提着裙子赶紧的出了房门。

  看着柯凝消失的方向,杨易摸了摸鼻子,神色越发的精神。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忽而右手一抹,竟然从枕头下面摸到一卷硬邦邦的东西。

  Z酷匠U网}D唯一正。版/o,,-其^他》都q是盗V版3

  杨易翻起身从枕头下拿出一看,竟然是个檀木小盒子。

  “这是……”随手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卷宣纸。

  杨易越发的好奇,索性翻起身坐在床上,普张开宣纸。

  嘶!

  春宫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