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柔和的阳光铺洒进冷冷清清的侯府大院,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卧房之内,床榻之上缓缓翻起一个娇小的身影,嘴角轻扬,右手抚摸着沉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脸颊,有一种似梦似幻的感觉。

  微微扭动自己的娇躯,感觉隐隐有一种撕裂的疼痛。柯凝嘶的一声,忽而将嘴捂上,面色有些娇羞,透过虚掩的床帘,宛如盛开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昨夜疯狂,初为人妇,断断续续竟然有三四次有余,想来竟然身体有些异样。

  不过大唐女人虽然坦胸,短袖,但三从四德,伦理纲常已然恪守城规。纵然是有些小小的满足,却也是心里想想,且不敢主动要求自己夫君做那事。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柯凝穿好了衣服,拉开帘子一拐一拐的坐在铜镜前梳妆打扮。

  却不知此时杨易早已经醒来,脑袋微微一偏,看着柯凝曼妙的后背,想起昨夜的疯狂,他的脸上似乎有一些满足。

  "酷;匠K网首m。发B&

  约莫一个时辰的时间,杨易半醒半睡之间柯凝早已经收拾了房间的东西,吩咐下人端来了洗脸水,漱口水,以及饭餐。

  “夫君,夫君。”柯凝轻轻揭开帘子,摇着杨易的胳膊笑道。

  杨易猛然醒来,双目中满是柯凝的容颜,长呼了口气,好在还是大唐。

  翻起身,一把将柯凝搂在怀里,深深地吸了一口身上的香味,笑道:“夫人,几点了?”

  柯凝埋头在杨易的胸膛,脸上洋溢着一种淡淡娇羞,低沉道:”夫君,几点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又说胡话?”

  “额……”杨易顿了顿,这唐朝还没有几点的说法,“什么时辰了?”

  “呵呵,夫君好能睡,现在都已经辰时了,该起床了。”柯凝脱离了杨易的怀抱笑道。

  杨易舔了舔嘴唇,双目喷火,差点将柯凝给扑上床。

  但是看到柯凝摇摇晃晃的身体却还是忍住了。

  在柯凝的服侍下他终于穿好了衣服,转了一圈打量了一番,果然是一表人才。

  洗漱完毕,丫头走了进来,匆匆将洗漱用品拿了出去。

  杨易深深打量了一番这小丫头,区区十五岁竟然有如此身材,不可多得啊。

  “夫君,人都走远了。”柯凝坐在桌子边捂着嘴笑道。

  杨易恍然一动,暗道自家夫人的厉害,竟然被看出了自己心里的那点猫腻。

  “咳咳,夫人,早餐……早点是什么啊。”杨易转过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做了下来看了看桌子。

  “夫君莫怪,这些不过是一些家常菜而已。”柯凝忙道,“因为……”

  杨易神色一凝,这唐朝竟然没有牛奶鸡蛋?

  虽然是有三四盘菜,却也索然无味,竟然没有一点点肉,清一色的素菜。

  不过看到柯凝有些为难的神色,杨易心口一震,当下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几口,啧啧着嘴唇,笑道:“不错不错,爽口。”

  柯凝双眸迸射出一道狐疑的神色,风流侯爷一向嘴挑,想不到一场大病竟然彻底的改了性子。

  “夫人也吃啊。”杨易亲密的给柯凝喂了一嘴。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将饭菜吃的干干净净。

  收拾完剩菜之后,杨易扶着柯凝坐在了床边笑道:“夫人好好休息,今天看来是没有行动的能力了。”

  柯凝闻言,唰的一下脸红了许多,杨易的话自己还是听得懂的。

  “还不是怪夫君昨夜……哎呀,羞死了。”柯凝捶打着杨易的胸膛,低着脑袋。

  杨易嘿嘿一笑,这大唐的女人果然是尤物啊,疯狂起来还真是让人有些害怕,不过却让人垂怜。

  “好了好了,夫人一边休息一边给我讲讲如今侯府的情况。”杨易忙转移话题道。

  柯凝闻言,这才恢复了一些,忙将侯府近些年来的状况给说了。

  “什么?”杨易听完,猛然站起身,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你说我区区两年之内花了四千两?”

  杨易浑身一颤,这货难道真的是个败家子?两年花了差不多六十万。如今只能靠变卖一些物件度日,前世自己一年才转12万,人比人气死人啊。

  平息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愤怒,杨易坐了下来,抱着柯凝问道:“夫人,现在侯府的情况是不是很不妙?”

  “是啊,去年长安大旱,颗粒无收。”柯凝顿了顿,“我侯府虽然有一百亩田地,却也只有500两的收入,今天更是少之又少,据李叔说而今侯府也不过有一百两而已。”

  杨易闻言,心中一颤,怪不得而今府上粗茶淡饭,丫鬟甚少,竟然是杨易这个家伙所为。

  还在东厢房养了四个歌妓,想想都浑身战栗。

  一百两银子也不过是一万多人民币而已,能干什么?

  “若不是夫君昨日大病之后性情变了,我侯府恐怕终究会落得穷困潦倒。”柯凝神色有些低沉的道。

  杨易回过神,拍着柯凝的肩膀,淡淡笑道:“夫人,以前是我的错,今后我一定努力,赚取大把的银子养夫人,给夫人添几件新衣裳。”

  “夫君……”柯凝双眸水雾笼罩,低沉抽泣。

  杨易紧紧搂着柯凝的肩膀,忽而觉得自己身上满满的全是责任,既然夺取了杨易的肉身,继承了爵位,自然要当家做主。

  思量片刻,杨易慢慢开始有了一丝想法,唐朝侯爷经商却不是一个好计策,毕竟商人低贱皇族高贵乃是唐朝层次法则。

  不过唐朝好诗词,这倒是一条好的路径。

  “夫君想什么呢?”

  “啊!”杨易回过神,嘿嘿一笑道:“夫人,我倒是想到了一件赚钱的好办法。”

  “夫君,莫不是你要去经商?”柯凝神色一凝,忙劝阻道:“堂堂侯爷经商可是会让人笑话的。”

  “不不不,经商的事情以后再说。”杨易暗道柯凝的聪慧,不过却否定了这一个想法,“夫人,你可会诗词歌赋?”

  “这……”柯凝深深地看了一眼杨易,却不知道夫君在想什么,“歌赋倒是会一些,但是这诗词……”

  “呵呵,夫人,既然如此那就有为夫来做了。”杨易站起身笑道,“我倒是想到了一个赚取第一桶金的法子。”

  “什么法子?”柯凝嗖的站起身,夫君竟然要为侯府赚钱?九泉之下的老爷若是知道岂不是高兴坏了。

  “夫人走近一些,我告诉你。”说着杨易伏在了柯凝的耳边,悉悉索索的说了几句。

  柯凝神色一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夫君,你真坏。”

  “呵呵,莫不是现在侯府上下没有银子,我才不会这么做呢。”杨易笑了笑,“夫人就安排下去,让丫头去传信吧。”

  柯凝点了点头,出了门。

  杨易摸着自己的鼻子,啧啧一笑,既然这大唐盛行诗歌,何不利用这一点和自己大病一场的消息呢。

  躺了一会,吩咐丫鬟笔墨伺候,洋洋洒洒的十几篇诗歌出炉,身边的丫鬟虽然不懂诗词,但是却神色一亮,这侯爷竟然有如此的才能,当下有些崇拜之色。

  不过这岂是杨易的功劳,不过是盗版李白,杜甫的一些诗歌而已。

  ……

  “夫君,夫君!”下午,杨易正躺在床上无聊的时候,忽而柯凝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紧接着柯凝就提着裙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兴奋的扑进了刚刚坐起身的杨易怀里。

  “哎呦,夫人,下次你坐的时候给个信号。”杨易吃痛的道。

  “信号?”柯凝狐疑了一声,“那是什么?”

  “额……算了算了。”杨易摆了摆手,忙道:“夫人这么高兴,是不是我的法子奏效了?”

  “是啊,想不到长安这么多世家和皇族还记得我门杨府。”柯凝眉飞色舞的道:“晌午我让丫头带着了尘去传信说侯爷大病一场。想不到下半天就有人前来看望。虽然夫君不曾出去,但一个个公子哥纷纷带了礼金。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就入库了三百两。”

  看着柯凝兴奋的神色,杨易摸了摸夫人的鼻子笑道:“看把你高兴的。”

  “夫君,你还真是厉害,想不到一场大病后竟然有如此的诗歌天赋。”柯凝崇拜的道,“那些达官贵人一看夫君回赠的诗词一个个面色喜悦,畅饮不止啊。”柯凝摇着杨易的脖子忽而撅着嘴道,“夫君,莫不是你忘记了臣妾?也不给我作一首。”

  杨易面色尴尬,这些诗歌不过是盗版李白大叔的而已。

  不过看着柯凝的神色,杨易知道今天是非做不可了。

  站起身,在原地转了几个圈,看似是在思考,但其实却是在思索盗版哪一首。

  “有了。”忽而杨易神色一挑,转身道:“夫人拿笔墨来。”

  柯凝面色喜悦,忙普涨开纸张,递给毛笔,一脸的期待。

  杨易右手一转,顿时宛如青龙逆转一般,大气的几句诗歌跃然纸上,然后盖上自己的名章。

  柯凝满脸娇羞,呼吸急促,心口砰砰作响。

  夫君竟然为自己做了这首诗歌,果然是非凡之笔啊。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柯凝双手轻颤,眼睛中泪水转动,感动至极。

  一首盗版的《秋风词》让柯凝孤单两年的心充满幸福。

  “想当日彼此亲爱相聚,现在分开后何日再相聚,在昨日秋风秋月的夜里,想起来想真是情何以堪;走入相思之门,知道相思之苦,永远的相思永远的的回忆,短暂的相思却也无止境,早知相思如此的在心中牵绊,不如当初就不要相识。”杨易神情一动,轻轻搂着柯凝的细腰,淡淡声音入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