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暗自沉吟了一声,大为感叹。

  本以为大唐盛世做一个逍遥侯爷是一件非常自得的事情,却不想竟然遭遇了公主这样恶毒的皇族。

  此时,杨易心里也明白了一些。大唐虽然是盛世,但毕竟是封建社会,人人平等简直痴心妄想。

  就连程处默这样的公爷都差点在自己门口惨死,何况自己一个有名无实的小侯爷。

  现在回想昨日那一刀,心里就有些后怕。若是自己被一刀捅了,估摸着现在早已经成了刀下冤魂。更不要说见到夫人和丫头了。

  紧紧的抱着柯凝和丫头,杨易长长吸了口气,庆幸自己还活着。

  忽而杨易的心里一紧,昨夜还有小蝶。若不是小蝶为自己挡下那一刀,恐怕今天就已经完了。

  “小蝶呢?”忽而杨易一把扶起了躺在自己怀里的柯凝和丫头,紧张的问道。

  柯凝一怔,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很快的就明白自家夫君在问那个华香阁的女子。

  淡淡的心里说不出有一点点忧伤,虽说自己知道了前因后果,也明白小蝶对于自己夫君的爱护之心,竟然用生命挡住了那一刀。

  柯凝现在不知道是该感激还是该怨恨。

  杨易真的是个小冤家,明明自己不喜欢华香阁的小蝶,但是晌午去看了昏死过去被包扎成一个活死人小蝶,柯凝心中还是像针刺了一般,仿佛看到了如果不是小蝶舍身挡刀,躺在这里被包裹成这样的就是自己的夫君了。

  此情真是伟大的要命,让柯凝稍微的有些平和的端详这个女子。

  看起来不是那么的风骚,似乎很是恬静的一个姑娘。

  一边的程处默也做了一些说辞,算是给小蝶和杨易澄清了一番,并不是两人约好去那里的,只是公主一前一后的将两人强行带去,才遭到了杀身之祸。

  柯凝一边抹着眼睛一边打量着小蝶的伤口,好严重,前心穿后背,惨不忍睹,恐怕这辈子都会在身上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吧。

  对于一个女人,身体名节最为重要,若是身上有残疾,哪有男人会喜欢。

  此时看着杨易紧张兮兮的样子,柯凝虽然有些痛心疾首,转念一想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唐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是正常,只要真心的对待自己,就算夫君有三宫六院都无妨。

  何况小蝶这个姑娘也是真心待侯爷,不是那种看起来水性杨花的残花败柳。

  侯爷如此的紧张,加上对自己和丫头的关心,可见如今大难不死的侯爷越发的真性情,重感情。

  大唐的侯爷里面如此爱戴女人的能有几个。

  柯凝在想,如果侯爷这般贪恋,将小蝶接到家里面也无妨,不过绝不能金屋藏娇,还是给个名分的好。

  柯凝深深的看了一眼侯爷,笑道:“夫君莫急,小蝶在别院静养,有七八个下人伺候着,还有程老千岁请来的名医,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杨易闻言,转过头看着柯凝,狐疑道:“夫人说的可是真话?”

  “妾身不敢欺瞒夫君,若夫君不信,大可问问程公爷。”柯凝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嘴唇,低着头小声道。

  杨易这才回过神,暗道自己笨蛋,怎么能怀疑自己夫人说的话。

  当下杨易撑起身子,虽然小腹还稍微的有些伤痛,但已经不碍事了。

  “夫人,为夫刚才也是着急,切莫责怪与我。”杨易摸着柯凝的玉手笑道。

  柯凝点了点头,眼睛忽闪忽闪,想要问问对于小蝶的去路,但还是忍住了。

  夫君有伤在身,过几日问也不迟。

  想到这里,柯凝的神色变得比较平静,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和丫头将杨易轻轻的放平躺在床上。

  “夫君,你先好好休息,明儿一早我们就回家养着。今天你就躺在这里好好休息,我们问问程公爷,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夫君昏睡了一天应该饿了吧。”柯凝站起身宛如一个贤惠的妻子,笑道,“丫头,好好照顾夫君,有事赶紧来叫我,我先去去就来。”

  丫头点了点头,做在了杨易的身边,剥开了一个橘子一片一片的喂杨易吃。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忽而外面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旋即还没有等杨易反应过来门就被打开了,进来的是程咬金夫妇,还有浑身带上缠着白布的程处默。

  杨易转过脑袋一看,这程处默的伤势好严重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木乃伊一样,只露出了眼睛和嘴巴。

  撑起身子,想要做起来,但是小腹却有些坠痛,让杨易咧了咧嘴。

  “你小子,起来干什么,赶紧的躺下。”程咬金笑骂道。

  白夫人赶紧的上前,像是娘亲一样将杨易的头放平,看了看身边的丫头,低声道:“丫头,小侯爷的伤势怎么样了?”

  “夫人,小侯爷的伤势算是稳定,伤口没有崩裂。”丫头很是乖巧的道。

  黑白夫人围上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尤其是这黑夫人竟然给杨易把脉。

  杨易神色内敛,惊喜连连,莫不成自己身上的伤口就是黑夫人给处理的?

  这黑夫人还是一个中医圣手?

  “夫人,如何?”程咬金站在一边小声的问道。

  黑夫人将杨易的手放在了被子里面,站起身笑道:“无妨,幸亏弯刀只刺入了一点点,没有伤及要害。修养一些日子,吃几服药就好了。”

  程咬金闻言,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才坐在了杨易的身边,道:“你小子知不知道多危险,怎么和义阳公主起了纠纷。你和程处默这两个小东西,还真是不让老头子我省心啊。”

  杨易听闻程咬金的话,心里不是滋味。他知道自己和程处默这么一闹,估计在朝廷之中就有一些人趁机想要灭灭程咬金的威名,指不定李治这个昏君还想治罪。

  虽然程老千岁不会背上杀罪,但是却会在政治上受到一些影响。

  “程叔叔,对不起。”杨易长长的吸了几口气,道。

  “无妨,不过以后这样的事可再不能出了,这次老子出面给你们扛着,别到时候以为有了靠山就在外面胡作非为。若不是你黑伯母的医术高明,加上西域传来的一些止血圣药,估计你带来的那个丫头就命丧黄泉了。”程咬金嘱咐道。

  杨易闻言,这才想起还有小蝶,抬起头问道:“程兄,小蝶呢?”

  “兄弟,昨日的事情对不住啊。小蝶我没有保护好,受了伤,现在在二娘的治疗下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因为失血过多,加上伤口很深,需要好生的养些日子。”程处默低着头,老脸一红,有些难为情的道。

  杨易听到这个消息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一切都是幸福。

  看着程处默有些为难的神色额,杨易内心也有些动容。

  此时已经融合了以前这个小侯爷的记忆,对于在场所有人都记忆犹新,那种感情似乎更加贴近了一些。

  .酷(z匠Y网唯6一r}正版*F,!7其N他A都是a!盗\版

  尤其是程处默这个大胡子,和自己小时候可算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人,感情亲如亲兄弟。

  昨日若不是程处默舍命相救,估计现在自己早已经入土了。

  此番又怎么能谈得上是什么对不住,该说谢谢的是自己。

  “没事,兄弟之间说什么对不住。”杨易一脸轻松的样子笑道。

  程处默闻言,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惊呼道:“杨易,你小子记忆恢复了?”

  杨易闻言,暗自称奇,这程处默是怎么看出来的?

  程咬金等人也是一愣,旋即脸上闪过一道怪异的神色。

  莫不是他们在想杨易又要出去花天酒地了不成?

  杨易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道:“嗯,恢复了。”

  啪!

  忽而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了一声碟子摔碎的声音,清晰入耳,宛如是谁的心碎了一般。

  众人纷纷转身寻去,竟然是柯凝。

  程咬金等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起来。

  坏了,竟然忘记了还有柯凝。

  此时柯凝脸上顿时两行清泪留下,怪不得这次夫君醒来有些不同,眼眸中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样子,竟然是记忆恢复了。

  刚才睁开眼睛就问小蝶的事情,难不成这几日的相处成了自己永久的梦?

  “夫君,你,你的记忆恢复了?”柯凝站在原地,身体有些颤抖,双拳紧紧握在一起。

  杨易眉头一挑,肯定是夫人想到自己花天酒地的生活了。

  虽然自己是名义上恢复了记忆,不过却只是继承罢了,思想却还是自己的思想,做不得假。

  “夫人,为夫的记忆恢复了,不过夫人放心,为夫自知以前的错误,定当好好待你。”杨易下不了床,伸出了手,向着柯凝招了招手道。

  柯凝低迷的神色精光一闪,心里有些希望在冉冉升起。

  一步步走进杨易,却有些害怕。

  那些日子被小侯爷责打,甚至说是凌辱,想起来都是噩梦。

  每夜听着东厢房传来粗壮的呼吸声,呻吟声,而自己作为夫人独守空房,这样的屈辱想起来都有些令人发指。

  还能相信小侯爷吗?柯凝的内心在挣扎。

  终于,柯凝站在了杨易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看。

  清澈,没有一点点玩味,似乎不是在骗自己。

  “夫人,为夫饿了。”杨易拉着柯凝的手笑道。

  柯凝的内心仿佛是一块冰遇到了火焰瞬间融化,破涕而笑,点了点头笑道:“夫君稍等,妾身给你去煮面。”

  说着柯凝脸上盛开一朵美丽的芙蓉花,转身提着裙子跑了出去。

  黑白夫人相互一笑,道:“我们去给柯凝帮帮忙,晚上一起吃写好的补补。”

  看着几人走了出去,整个房间就剩下程咬金父子,还有杨易三人。

  杨易偷偷的大量了一番程老千岁,似乎眉头紧蹙,旋即有舒展,再紧蹙,翻来覆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程叔叔,是不是我们这次惹得麻烦大了。”杨易问道。

  程咬金闻言,啊了一声从沉思中惊醒,愣了愣神笑道:“没事,老子可是开国功臣,当今圣上再无知,也不会在我的头上动土。”

  杨易没有言语,直勾勾的盯着程咬金,仿佛在说程叔叔,你大可说实话。

  被小侯爷这样盯着,程咬金终于叹了口气,面色有些凝重,站起身道:“事情确实有些棘手,尤其是你。”

  “杨易咋了?”程处默猛的站起身,紧张道。

  “你给老子坐下,别他妈插嘴。”程咬金怒喝一声,气的差点一巴掌掴上去。

  程处默被程老千岁一声怒喝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咧了咧嘴坐了下来一句话不说。

  “程叔叔,有什么难言之隐还请直说,我杨易不能做连累你们的事。”杨易抱拳道。

  程咬金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侄子,原本以为老家伙临死之前托付给自己的侄子今生也就碌碌无为了,莫不想竟然有如此的魄力,难道真是老天开眼了不成,这段失忆症虽然来得甚是蹊跷,不过却让杨易性情大变。

  冷静,城府极深,果然是一个干大事的料。

  不过这关系到杨家的存亡,既然杨易身为杨家的独子,自然也有权利知道。

  “杨易啊,我待你如亲生儿子,甚至有时候比程处默还要好,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我兄弟的儿子。”程咬金顿了顿,接着道,“这还关系到一个秘密,当年的军师徐茂公藏下的秘密,为的就是将来的祸事。若是你出事了,将来这涉及社稷千秋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杨易点了点头,刷虽说自己不知道这祸事是什么,但是继承了记忆,也知道老侯爷曾经交代过一件事。

  想来程叔叔想要说的也就是那件事了,不过如今还不算是性命攸关的时刻,自然不是去寻找那人的时候。

  “程叔叔,是不是公主派人来了?”杨易问。

  “嗯,来了,而且是皇帝的亲信。”程咬金坐在凳子上,看了看杨易道,“我拿着金斧替你做了保证。暂时恕你无罪,并且严惩义阳公主,但是毕竟是皇帝的女儿,高宗不可能向着你杨家。如今之计只能你自己请辞,去小县城做一个县令,一边赎罪,一边躲开公主。”

  杨易闻言,心神一动,这么说就是暂时要收回侯爷的名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