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皇城一梦

  皇城自有皇城之风,虽然已然到永徽四年高宗李治中唐蛰伏期,但天下祥和,诗词歌赋风风靡一时。

  长安乃是盛唐卧龙之地,繁华长居,河流堤岸俊男美女谈笑风生,身处天子脚下无不畅快。

  熙熙攘攘的长安西街美女来来往往,虽是肥美的年代,但也不乏几个王子皇孙与窈窕淑女共乘一车,隐隐间传来吟诗作赋的声音。

  视线拉近,果然赤色八角楼伫立西街,檐牙高啄,铃铛随风清鸣,偌大的门庭来来往往却也是绫罗绸缎,衣襟繁华的少年俊杰。

  此地就是长安一宝“风月楼”。

  所谓春花秋月何时了,风月楼雅阁之中达官贵人,王子皇孙把酒高歌,琵琶捻转,声声入耳就能迎来门外美妇的秋波连连。

  唐朝诗风盛行,若一公子不懂吟诗作赋也不敢出门显摆。

  若一女子略知诗韵,弹上一首仙曲,自然引来公子哥亲睐,嫁入豪门一举成为人上人也为是不可。

  今日风月楼依然客来客往,三楼天字号雅间门庭轻掩,幽幽传来熏香的味道。

  透过门庭,四道身影围坐一处,把酒高歌,玩着猜枚的游戏。

  屏风一侧一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轻拢慢捻,朱唇轻启,悦耳的声音舒缓在场四位公子撩动的心弦。

  “哈哈哈哈,杨易,你小子又输了。”蓦地一声粗狂的声音炸响,身形扩大的汉子满脸黑胡,捧腹大笑。

  杨易浑身一个激灵,脑海中似乎有一股惊雷炸响,双耳嗡鸣。双手一颤,竟然将掌心的两枚棋子丢在地下,迷离的眼神一惊一乍。

  此人雍容华贵,眉朔之间似有官气,虽然此时眉头紧蹙,却也是丰神俊朗。

  杨易硬生生的定格在那里,一语不发,上下打量。

  眉头一紧一收,格外的异常。

  “这是哪里?”蓦地就在众人屏息凝神之际,他一语惊吓全场,“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导演呢?”

  “杨易,你小子不就是输了吗?装什么失忆。导演是什么东西?”另一男子一身青色劲装,一看就是武将。

  “输了?失忆?”杨易蹬蹬退了两步,迅速的离开了座位。双目朝窗户外面眺望,顿时吓得浑身一颤。

  怎么回事?

  外面竟然全是古代装束?

  女人如此丰满,裹胸包裹半个胸脯,一颤一颤,让杨易着实有些如梦如幻。

  这到底是演戏还是我被时空潜规则了?

  “我说杨易,虽然你侯爷府被你败坏的只剩变卖家产的地步,但是这装疯卖傻也不是你小侯爷的性格啊。”另一公子哥手中折扇一挥,示意身后歌妓停下音乐站起身。

  “小侯爷?”杨易转过头目视三男一女,满脸的不可思议,“这……是什么古镇?”

  “古镇?”全脸胡大汉站起身,大笑道:“杨易,你小子一觉睡得傻了不是。这里自然是我大唐圣都长安城。”

  “什么!”杨易一声惊呼。若非看到如此多的古装人群,他万万不会相信自己竟然穿越了?

  嘶!

  杨易神色一凝,那天……我作为图书管理员在整理书架的时候被倒塌的书架压倒在地……

  难道死了?

  果然离奇的很啊,我堂堂月入万的图书管理员竟然梦回大唐,成了什么小侯爷?

  “嘶!哥们……额……各位兄台,这是什么年代了?”杨易畏畏缩缩,有些不敢言语。

  “杨易,你小子难不成真的失忆了?”手握折扇的男子有些慌乱的站起身,上前两步仔细打量一番杨易,“永徽四年,当今圣上高宗。你乃是一门外姓侯爷,难不成不真不记得了?”

  杨易闻言,大跌眼镜。我去,真的穿越到唐朝了,作为图书管理员自然知道永徽四年正是高宗李治登基第四年。

  隔着屏风旁边铜镜一看,铜黄色的镜子里模模糊糊照应出自己的身形。

  还好,还算是貌若潘安。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此时又有何意?

  既来之则安之吧!

  虽然不是贞观盛唐年间,倒也是太平盛世,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杨易浑身轻松下来,转身抱拳道:“兄弟们……杨易似乎有些失忆。”

  “什么!”蓦地唯一坐着的男子浑身一颤,站起身朝着门外吆喝一声:“速速去杨府请管家来,就说侯爷突然失忆。”

  杨易怔怔的站在原地,仔细打量周围装饰。

  青灯檀木桌,还有大胡子上好的战刀闪闪发光。尤其是半露胸脯的风韵歌妓,眉朔之间暗含秋波,让杨易心口一颤。

  古董,都是宝贝啊!

  尤其是这大唐的女人,更是有一番韵味,比起比基尼的美女还要妩媚。

  若是将这些东西统统带回2013年,那还不发了。

  “杨兄,快快坐下。”折扇男子忙将杨易扶到椅子上坐下,介绍道:“大胡子乃是程处默,这是秦怀玉,我是罗通。”

  杨易一听,唰的一下站起身,目惊口呆的看着三人。

  “我去,你们上面都有人啊!”

  “嗯?”罗通和两人交换了个眼神,满眼的不解。

  p、最新@g章;节上…T酷匠,网

  倒是程处默大大咧咧笑骂道:“我说杨易,你小子不会是失忆了说胡话吧。我去是什么意思?”

  “什么又是上面有人?”秦怀玉调侃道。

  杨易一阵无语,这2013年专业网络用语岂是三个老怪物能够知道了。

  “没什么没什么。”杨易坐了下来打着哈哈,眼睛撇了撇嘴旁边的歌妓,有些神色异常。

  想不到这三人都是大有来历啊,程处默乃是程咬金之子,秦怀玉更是护国公秦叔宝之子,至于罗通那可是罗成之子啊。这《隋唐演义》中的名人一次性就碰到了三四个,而且称兄道弟。要是这件事发到微信上,那果断席卷网络界。

  正在杨易暗自赞叹的时候,忽而门外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参见三位公子,我乃是杨府管家杨真,前来接侯爷回府。”蓦地一声苍老又有些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丫头,带管家进来。”罗通挥了挥手道。

  “是!”门外一声黄鹂般的声音响起,转而一个身穿鹅黄色绸缎的十五六岁女子率先进了雅间,身后碎步子进来一个灰麻衣男子,约莫五十多岁的样子,苍老的面色凝重无比,一眼看到杨易的时候就冲上前去,抱拳道:“侯爷,你这是怎么了?”

  “这是……”杨易的神色刚从丫头的身上瞥过,只见杨真已然冲到了自己面前。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向着丫头靠了靠,躲开老男人的搞基行为。

  “侯爷,我是杨真啊。”杨真一脸惊恐,莫不是侯爷遇到了什么伤害?

  “杨真?”杨易皱了皱眉,转而问道:“罗兄,这是……”

  “看来杨易这小子真是病了,竟然不认识自家的老管家。”程处默站起身挺了挺大肚子咧着嘴解释道:“这是你府上的管家,快随管家回去看看,莫不是真失忆了?”

  “杨兄,这失忆症可是一件大事,切不可耽误。”秦怀玉劝说道。

  杨易点了点头,表面上算是同意三人的说辞,但是心里却在暗笑,自己哪里是失忆,这就是现实版的夺舍嘛。

  若不是装作失忆的样子,说不定还会被说出什么事情来。

  “侯爷,老奴惊不起这等惊吓,还是随我回府邸,招来京城名医看看。”杨真有些疼惜的道。

  “好。”杨易点了点头,此时不走更待可时。

  大唐的历史自己虽然有些了解,但这杨家却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看来自己的穿越也有些改变历史。

  “三位……兄台。留下手机号,我们常联系。”杨易神经大条,下意识的朝着自己口袋中掏手机。

  嘶!蓦地他脑子有些清楚,这年头哪来的手机。

  讪讪的将右手放在身前,看着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目光,干咳了两声道:“呵呵,这……有些混乱,看来兄弟我的记忆还是有些……”

  “无妨无妨。”众人闻言,纷纷松了口气,倒也没问手机是什么物件。

  “杨兄弟看我丫头做什么?难不成是看上了这个丫头,想要收个小妾不成?”罗通虽然手握折扇像是书生,但却是文武双全之人,眼力相当的好,一眼就看出了杨易在偷偷打量丫头。

  杨易那个郁闷啊,他不过是想看看这唐朝的女人带不带文胸而已,竟然被认为是要收小妾?

  虽然自己有些猥琐,但这萝莉也实在是太小了,这群衣冠禽兽啊!

  “NO!NO!NO!”杨易忙摆手道。英文一出口,果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着实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咳咳,这是西域传来的语言,意思是不。”杨易忙解释道,脸有些烧红。

  这现代人和大唐人交流还真是费事。

  刚才差点就要丫头的飞信号,qq号和微博号了。

  “呵呵,杨兄弟还有这等的奇学。”罗通挥了挥折扇指着丫头道:“丫头,小侯爷有些不舒服,从今以后你就跟随杨兄弟吧。也算是你的一门幸事,服侍好了虽然不能成为正房,却也能做个侧室。”

  “多谢老爷成全。”丫头声音有些颤抖,感激拜礼。

  “可是……”杨易内心只喊“蛋疼”,但是却被程处默一句话给堵上了。

  “杨兄弟就不要装作谦谦君子了。给你个丫头以后好好对待嫂子和丫头,莫要去长安青楼养狐狸精了。弄得满城风雨,侯府的人都丢光了。”

  杨易闻言,直翻白眼。

  我去,难道这货前世是一个饥不择食的采花贼?

  顿时杨易的脸上有些烧红,当着“小妾”的面揭露自己以前的罪恶,还真是有些无语。

  杨易啊杨易,你小子还真是无耻啊,要不是我来了,你小子这辈子就死在千人斩上了。

  “咳咳!”回过神,杨易干咳了两声,向着杨真递了个眼色道:“杨叔,我们还是走吧。身子有些不舒服。”

  “好好好,侯爷回府,备车。”杨真向门外吆喝一声,忙扶着杨易,后面跟着低着头满脸娇羞的丫头,拜别了三人,颤颤巍巍的下了楼,疯了一样钻进了马车,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简直就是皇城一梦啊,装失忆还能骗一个小丫头。

  杨易眼睛微微一撇,这小丫头发育的还挺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