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列夫现在正坐在教皇的办公室里,他的身后,马尔科与希尔正站在他的左右。

  而他的正对面,以为老人正在那里倒着茶,他的身上的白金色调的修道服标志了他的身份。

  “也就是说,现在因为一些原因需要由教廷以政治交流的方式去寻求其他国家的协助是吗?”

  面对着教皇的啰嗦,科列夫强忍着心头的怒火,交流的时候最让他讨厌的就是啰嗦,这种浪费时间的行为对于注重效率的科列夫实在是火大。

  “就是这样,那么,我想请问现在的话可以直接联系德国政府了吗?”

  “不要着急,科列夫,这样的问题很快就可以解决。”

  “我的年龄比你大上几轮,即使现在用人类的年龄衡量,你都要喊我一声老大哥,圣奥斯汀教皇阁下。”

  面对科列夫几乎露骨的焦急,圣奥斯汀却丝毫不着急,将手中刚刚调制好的红茶端到了科列夫的面前。

  “中国的祁门红茶,从茶质最好的贵溪那里出产的,来尝尝看吧。”

  科列夫的神经此刻仿佛要爆炸了一样,对于教廷本身就存在着极大偏见的他来说,这样看上去十分优雅礼貌的行为与挑衅无异。

  “我想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你应该是清楚我的脾气的,虽然我一直都不喜欢教廷,但是,我至少不想让只存在与我想象中的在教皇办公室揍一顿教皇这样的事情变成现实。”

  “很好,那么,既然你已经等不及了,我们就来谈谈吧。”

  圣奥斯汀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科列夫的面前。

  “政治的问题没有问题,只是我一个电话的事情,但是,同样的,既然我们有求于别人,那么对方有条件这样的事情,就在所难免。”

  “这么说来,想要寻求教皇阁下,我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了?”

  “不不不,科列夫先生的忙,对于教廷来说可是十分乐意帮忙的,代价什么的说的实在是太见外了。”

  在圣奥斯汀说出了这句话之后,科列夫才开始紧张了起来。

  如果只是直接说出需要什么样的对换条件,科列夫还是有办法和对方讨价还价的,但是,这样什么都不要只是卖人情的方法反而让这个代价不再是一个固定的数值,这个数值的不稳定性,才是最让科列夫头疼的。

  “我没时间在讨论这件事情,时间很紧,我不明白你是如何想的,这件事情现在我必须尽快完成,不过,这笔帐由我一个人结。”

  科列夫说着,端起了桌上的红茶,喝了一口然后放下了。

  “之前联系的东南亚分部关于那里的异端动向,一直都没给出回应,我还要回去再做一次确认,就先告辞了。”

  科列夫起身之后,转身就离开了,马尔科也跟上前去,希尔在和教皇说明去送送两人的意思之后也随即离开了。

  诺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圣奥斯汀一个人。

  “只算在你一个人头上......这样啊......”

  圣奥斯汀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那还真的是太好了啊。”

  酒吧的后巷里,卓维拉正被男人拿着银锥盯着胸口,而梅菲斯特则是站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艾莫斯的弱点?”

  “没错,你们之间那场惊天动地的婚礼我可是十分清楚的,既然你可以将他重伤,那么,他的弱点,你也应该知道。”

  梅菲斯特正说着,卓维拉突然间笑了起来。

  “你冒着危险把我威胁下来就是为了知道这个?”

  卓维拉说着,突然右手将男人整个人都举了起来,接着,男人的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入了一样,整个都扭曲了起来,而很快,男人的全身都像被扔进了绞肉机里一样只剩下了一滩血水。

  “首先,我之前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酒吧里的人太多。而且,虽然我们害怕银锥,不过.....”

  卓维拉说着将地上那把沾满了血的银锥捡了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面的血。

  “这种没有经过洗礼的银锥,对于我这种世代的吸血鬼,和玩具没有什么区别。”

  卓维拉说完将银锥扔向了梅菲斯特,梅菲斯特还未来得及反应就直接被银锥刺中,并且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按在了墙上。

  “你们这些恶魔对于这些东西可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啊。”

  如同卓维拉所说,在银锥刺入到了梅菲斯特身体的一瞬间,犹如被火直接灌入身体的剧痛便直接传遍了梅菲斯特全身,只是动一下都会加剧这种疼痛。

  “契约恶魔这种像是寄生虫一样的种族还真是可悲呢。”

  卓维拉上前直接掐住了梅菲斯特的脖子,血红的双眼紧盯着她。

  “没有了契约人的执念你们只是个比远古凶灵稍强一些的软脚虾而已,只要轻轻一捏......”

  卓维拉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便让梅菲斯特感觉到了难以承受的窒息感。

  “你很幸运,这件事情我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你所要对付只是艾莫斯而已,所以现在,你的命,还在你的身上。”

  卓维拉松开了手,梅菲斯特立刻瘫软着坐到了地上。

  “柏林的黑啤我还没有品尝,威士忌实在是烂的可以,所以,我现在要换一家酒吧,希望在那里不要再看到你,不然的话——”

  ——我可能会控制不住杀掉碍眼的虫子的冲动呢。

  看着卓维拉渐渐远去地背影,梅菲斯特的眼中充斥着怒火,她恨不得现在就上去让那个女人跪在自己的面前,将她的血肉撕个粉碎,但是,现在的她做不到。

  “等着吧,自大的血虫们!等到那位大人醒来!你们!所有人都会跪在他的脚下!哭着请求他的原谅的!很快!很快!”

  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怒火的梅菲斯特疯狂地叫喊着,很快引来了一个人的驻足。

  “那个?女士你没事吗?”

  看着梅菲斯特瘫坐在地上准备上前帮忙的人,还未靠近便立刻身首异处,而他最后看到的画面便是一个宛如恶魔的女人向自己扑来的恐怖景象。

  更C新最|快上酷_匠@%网1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