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现在正在休息,没有时间接见任何人。”

  圣彼得大教堂的大厅内,科列夫与马尔科被几位神职人员拦在了这里。

  “我刚刚才从昏迷之中醒过来,没有什么耐心,我现在所能给你们的最好的忠告。”

  科列夫低沉着脸,刚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就立刻外出对于一位老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可以让身心愉悦的事情。

  “很抱歉,科列夫先生,但是,在没有教皇的嘱咐下,即使是您也不能进去。”

  对于科列夫的威胁,两名神职人员依旧没有想要合作的意思,科列夫叹了口气,然后,科列夫将双手背到了身后,直接走向了两名神职人员。

  “请您退后,科列夫先生,我们不想对您无理。”

  “对我无理?”

  科列夫看着面前和自己说出这句话的神职人员,脸上露出了一股蔑视的笑容,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你们就算是把你们的几位天使长喊来,想要对我无理,他们还要掂掂自己的分量!”

  刚说完话,科列夫伸出右手,手中闪烁出一阵十字形的光芒,直接冲向了阻拦自己的两名神职人员,而就在他即将直接打向那名神职人员时,一个身影冲上前来挡住了科列夫。

  “科列夫先生,这些人员只是奉命行事,请您手下留情。”

  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少女站在科列夫的面前,她的左手正抓着科列夫的右手,而科列夫的右手此刻距离那名神职人员的眼睛只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

  “我并没有什么想要杀了他们的想法啊,只是想给年轻人一点教训罢了。”

  “您的杀气我可是在西边的走廊就感应到了,如果我晚来一步的话,这个人应该已经倒在了地上了吧。”

  少女一边说着,向着一边已经目瞪口呆的两人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刻点着头跑开了。

  “您要来的话应该早点说,消息给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基层一些的人员都没有得到通知,就连我也是刚刚得到通知来这里接您。”

  “是吗,看来是我们这边有人的失误呢。”

  科列夫转头看了一眼马尔科,而马尔科也是尴尬地假装着咳嗽了一下。

  “对于刚才我们的下属以及我个人对您的无理,我在这里向您道歉。”

  少女说完放开了科列夫的右手,然后向科列夫鞠了一躬。

  “看来对于当初将你送到教廷的决定,是我的预估错误呢。”

  看着自己右手上的那一圈勒痕,科列夫重新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少女。

  “你长大了不少呢,希尔。”

  “谢谢您的称赞。”

  对于科列夫的赞许,希尔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喜悦的神情,然后转过身去。

  “两位请随我来吧,教皇阁下正在等着两位。”

  希尔说着,向大厅北侧的一扇门走去。

  “先生,您的手。”

  “没什么,这丫头虽然是成长了不少,不过想让我受到什么影响,她还需要再多锻炼锻炼。”

  看着走在自己面前的希尔,科列夫的脑海中出现的却是另一个人的身影。

  “真像啊.......”

  卓维拉正坐在柏林的一家酒吧里,她的手里正摇晃着一杯加冰的威士忌。

  她并不是很喜欢喝这种酒,比起这种喝下去后让酒精直接冲击味觉的刺激感,她更喜欢甘醇甜美的红酒。

  不过现在,这种酒却更适合她此刻的心情。

  她在洛青的怀抱之中睡着了,而醒来之后,洛青也已经离开,她并不惊讶,只是心里的空荡感实在是让她无从适应。

  她离开了酒店,找了一家酒吧从五点钟一直喝到现在。

  她看了一下酒吧墙上的钟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正是酒吧最热闹的时间,卓维拉看了看周围,从她进店起就一直有几个视线在盯着自己看,而现在这些视线的数量也随着酒吧的人数一起增加着。

  习惯了这一切的卓维拉并没有在意,而是向酒保又要了一杯威士忌。

  y酷{D匠#网s首*发.

  在接过酒杯的时候,卓维拉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在向自己接近,她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喝着自己手里的酒。

  “一个人喝酒不会感到无聊吗?”

  “不会,或者说,现在我想要一个人喝酒。”

  “嘿,不要这么扫兴吗,这里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作为第一个上来的,我应该算是勇气可嘉的那一位。”

  “勇敢的人不见得是什么好人,我可从来都不喜欢那些有勇无谋的人。”

  “是吗?那很可惜我可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说着话的男人将自己的头伸到了卓维拉的耳边。

  “我从你进店开始就一直在看着你,你可是已经喝了快五个小时了,虽然喝的很慢,但是,现在的话,这么多杯酒,你恐怕连路都走不稳了吧。”

  卓维拉在听完那个男人的话之后,笑了笑。

  “看来你是这方面的老手是吗?”

  “不不不,我只是希望和你一起喝一杯而已。”

  男人的声音让卓维拉感到了不舒服,而现在这个点,酒吧里到处都是人,动手的话,明天的报刊头条自己是绝对跑不掉的。

  “我有点想吐,能扶我去趟洗手间吗?”

  在卓维拉的请求说出之后,男人立刻伸出了自己的手,卓维拉也冲着他笑了笑,然后扶着他站了起来。

  但是很快,卓维拉便为这个举动而后悔了起来。

  她的胸口处,正被一个尖锐的物体顶着,同时她的皮肤感觉到了火一样的刺痛感。

  是银器。

  “不要乱动哦,我可不是很想因为伤了勒森魃家的公主而与魔宴开战。”

  男人的嘴里发出的声音是女声。

  “......梅菲斯特。”

  “没想到你这样的大人物还能认识我呢,这还真是荣幸呢。”

  卓维拉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血红色的双眼正死死地盯着自己,脸上的笑容异常诡异。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银器此刻就顶在卓维拉的胸口,稍稍用力便会立刻刺入心脏。

  “没什么,只是来问你一些事情而已。”

  “什么事情......”

  “我需要知道艾莫斯的弱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