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丁看着灰头土脸回到公司里的手下们,疑惑地看着他们,这些人可是他从大型的安保公司雇来的,能力方面公司可是向他做过保障的,可是,只是将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孩带回来这件事却出了如此洋相,这让马丁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

  “本来我们已经找到了小姐,但是,一个女孩突然出来把我们所有人打趴下了。”

  “一个女孩就把你们都打趴下了?!”

  在下属说出了这番话之后,马丁更是火冒三丈,眼前这些人说的话仿佛就是在刻意惹自己发火一样。

  “那个女孩身手很灵活,而且她的力气大的可怕,我们只是正面挨了她一拳就直接被打飞了出去,而且有一个同事当时直接躺在了地上,我们将他送到医院才回来的。”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子?”

  正当马丁准备把自己心里所有的怒火全部发泄出来的时候,原本坐在一旁的梅菲斯特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那个西装男的面前。

  “那个,一个金发的女孩,瞳孔的颜色是很少见的淡紫色,看上去的感觉像是北欧人的感觉,长得很漂亮......”

  西装男语无伦次地描述着莉莉亚特的外貌,然而他所说的除了瞳孔颜色的特征比较明显以外却并没有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你们几个先离开,你,留下来。”

  在梅菲斯特指明让之前和自己说话的西装男留下之后,其他人都陆陆续续走出了马丁的办公室,而被留下的西装男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你的视力怎么样?”

  “唉?”

  面对梅菲斯特突如其来的问题,西装男很奇怪地看着她,面前的这位尤物突然问了自己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这让他原本就很疑惑的思维更加混乱。

  “一直都很好,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考虑到对方是自己老板的熟人的关系,他还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很好。”

  梅菲斯特在西装男给出答案之后露出了笑容,然后,她的手直接贯穿了西装男的胸口,之后,另一只手,直接将他的脑袋从脖子上扭了下来,这过程十分快,西装男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马丁看清楚一切的时候,西装男的脑袋已经被梅菲斯特拿了手里。

  鲜血像是喷泉一样直接从脖子里喷涌而出,艾德利安自然不说,悠闲地看着这一切,连马丁也已经完全对于这样的场面麻木了。

  梅菲斯特看着手中的刚被自己所杀死的人类头颅,眼神之中都是茫然,以及在临死一刻的因疼痛而扭曲的表情,这本应让人作呕的东西,在她看来却像是有一颗刚刚被摘下的过是一般鲜美诱人。

  “那么,让我来看看吧,你是什么人。”

  梅菲斯特说着,张开嘴,开始一口一口地啃噬着这令人恐惧的她的美味。

  艾德利安就这样看着梅菲斯特,而马丁则是看着艾德利安,他看到了艾德利安的脸上那像是在欣赏着什么艺术一样的表情,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但是,无论多少次,这样的表情都足以令他胆寒。

  “哎呀,看来我担心的事情也发生了呢。”

  梅菲斯特抹了一下嘴边的血痕,脸上的表情依旧是笑容,但是却和平时那种天真的笑容不一样,艾德利安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怎么了吗?”

  “这次介入进来的确实不是什么简单的势力,或者说,应该是我们所要对付的,最麻烦的势力了。”

  “最麻烦的势力?”

  “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异端审判局。”

  当梅菲斯特说出了这个名字之后,艾德利安的表情开始慢慢沉重起来,然而梅菲斯特却依旧是一副十分悠哉的模样。

  “异端审判局,这次来的人可是很意外的哟,或者说,这应该算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呢。”

  “怎么了?”

  “这次来的这个女孩,可是预言之中的「羔羊」啊。”

  马丁看着两人的对话,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询问两人所说的究竟是什么了。

  “那么,如果,「羔羊」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要控制她的难度有多少呢?”

  对于梅菲斯特所说的「羔羊」,艾德利安自然是听说过,但是,对于「羔羊」所能够具有的价值,在为亲眼所见的时候,他依旧持保留态度。

  “连珍贵的「羔羊」都敢让她出来,这样看的话,估计来说的话,最坏的打算就是和她一起出来的是审判局里失踪已久的死亡骑士。”

  在梅菲斯特说出了死亡骑士的这四个字之后,艾德利安的表现完全坐不住了,他走到了梅菲斯特的面前,眼神里充满了愤怒。

  “别给我开玩笑,那种怪物一样的存在,到底要怎么才能......”

  “不要急。”

  面对着艾德利安的怒火,梅菲斯特嗤笑着伸出手指放在了他的嘴唇上,脸上的表情再一次回归到了原本天真可爱的模样。

  “我们所需要的只是抓住那只「羔羊」而已,牙齿已经磨平了的牧羊犬什么的,只需要骗过去就可以了。”

  梅菲斯特帮着艾德利安整理了一下衣装,然后,转头看向了马丁。

  “五天之后,以你的名义,举办一场晚宴,将柏林的那些上流人士都邀请来,这一点你的面子应该可以做得到吧。”

  “这个......没问题。”

  “嗯,很好,地点的话,就选择在你的私人酒庄里,你明天去准备一下吧。”

  梅菲斯特笑着拿起了一边桌子上的红酒喝了一口,但是,身边的艾德利安显然没有要罢休的意思。

  “你这样做到底是要干什么?”

  “这是一场邀请啊,既然我们需要「羔羊」,那么,我们还需要能够引开牧羊犬的骨头不是吗?”

  梅菲斯特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酒杯中的红酒不断翻滚着,散发出了真真白雾。

  更》新l.最/‘快G上酷匠网~

  “而且这一次,我可绝对不会再失手了,为了伟大的阿伊诺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