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寇,风不凡,乾玉子三人不久也来到这酷似大厅的洞穴中。玄铭依旧上前问安,叶青竹他们也齐声道:“拜见众位师叔祖”。

  三人也略微点头示意。玄铭亦知众弟子的急切心情便开门见山道:“不知众位师叔伯关于考验这些弟子是否已有结果。”

  还是乾玉子发言道:“昨天他们的表现我们三人也已暗中观察,总体资质及能力都相当不错,奈何名额有限”,说完还惋惜地摇摇头,把众人口味可掉得十足。

  昨天已有经历的玄铭自然体会到这些前辈可不是什么老古董,反而还有戏耍晚辈看笑话的小毛病。赤浩赤涛更是前倾身体,两双眼冲满期待地盯向乾玉子,其他人虽没这么夸张,但期盼的神情却也是显而易见。

  乾玉子这才慢吞吞道:“经我们商议决定,左寇挑选烈焰堂赤涛进行指点,我选了雷霆堂李天龙,风不凡选的是柳无痕。”

  话刚落,被选中的赤涛已经大声欢呼起来,李天龙虽没出声但刹那间转换的一脸喜sè可掩饰不了,只有柳无痕相对冷静。叶青竹听到没自己一颗悬着的心立即落了下来但也不是特别失落,独孤剑生更是眼睛都没眨一下。

  反而是一脸不平的独孤断水立即对着乾玉子质问道:“怎么没选我哥,他可比在这赤涛他们厉害多了”,从小被宠大的她可没多少尊敬师长的观念。

  但玄铭却叱道:“断水,不能对长辈无礼”。前玉子呵呵一笑,也没和她计较继续道:“就因为你哥太厉害,我们才没资格再指点他,成为先天高手后,再想提高只能靠他自己。”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徇私啦,真是对不起”。心情转好的独孤断水没头没脑地笑着道。玄铭听完,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出来对着乾玉子道:“师叔,弟子觉得叶青竹不论是资质还是功力都是上上之选,昨晚的表现更是有目共睹,可否再考虑一下”。

  叶青竹虽不是特别在意是否选中之事,但还是感激地看了玄铭一眼,从小的内向孤独使其特别在意那些帮助和认同他的人。

  赤浩等人却齐刷刷看向乾玉子待他如何决定,同时心里也暗暗纳闷,毕竟通过玄铭的叙述他们知道,昨晚抵抗寒风叶青竹可只仅次于独孤剑生,明显高出这三人一筹。乾玉子却没立即回答,反倒把目光转向风不凡。

  一直未曾表态的风点了点头,会意的乾玉子方道:“本来没打算告诉你们,但既然问了我也就直说了。叶青竹当然实力突出,我也非常想收下他。但本门一位故友高人也看上了叶青竹,要亲自指点,所以我们才没选他。”

  玄铭听后相当意外,要知道这本门师长指点众人的jīhuì就已相当难得,外人主动提这种要求那就更怪异了。要知道这些高人平时可都是高高在上,一心只想着进军天道,很少把时间jīng力浪费在这些“小事”上。

  亲身体验失而复得的叶青竹难得微微一笑,心里还有些疑惑,明明自己资质一般,昨晚的表现也纯靠功法的优势,什么高人居然特意挑中自己。显然刚刚功力大进的他还没完全正确认识道自己的成就,和赤涛这些早已是各堂翘楚的新生代相比,十几年的压抑再带点略微自卑的心理也不是这一朝一夕便能轻松化解的。

  赤涛和李天龙先是轻轻松了口气,他们可不想这好不容易得来的jīhuì被别人再抢去,ránhòu众人才对着叶青竹一顿恭喜。赤浩不忘本sè道:“呜呜,又被叶木头伤了,你们都选上了,可怜我和英才啊,就像可怜的孤儿”。

  边说还边攀上王英才的肩膀,越靠越近,本来心情略有点失落的王英才也受他感染,一手推开他戏虐道:“我可和你爱好不一样啊,求您放过我把”。众人呆了一下,马上就发出阵阵爆笑,都没想到平时言语不多的王英才也会如此搞逗。看事情圆满解决得到解决,玄铭也忘了师长们的存在,跟着一起乐呵。

  平时老拿别人开刷的赤浩也没想到遭了报应,一脸尴尬地对这爆笑的众人。乾玉子本也被这句玩笑逗乐,但一想到自己在晚辈面前的形象,只得憋住刚要出声的笑意。看着这一群嬉笑的小辈,不由得暗自想:年轻真好,江湖不久之后就是他们展现自己的舞台,自己的那些老友不知过得如何。

  左寇也若有所思地看着众人,微微叹了口气,到底是为自己还是为这些年轻的弟子就不得而知了。只有独孤断水看着爆笑地众人相当疑惑,摸了摸小头,问旁边一脸笑意的叶青竹道:“你们笑什么啊,有这么好笑的事快给我说清楚。”

  d酷`“匠网py唯一@{正U版n,7(其☆他都C是盗版

  叶青竹可不想把天真的小姑娘教坏,同时也确实不知从何解释,只得摇摇头示意不知道。乾玉子看见独孤断水方想起舒雪梅事先说好的约定,便道:“停下来,我还有事要讲”。

  师长一发话,嬉笑的众人哪敢不听,赤浩满是一脸感激地看向乾玉子。这又和路上叶青竹的事类似,只是接受到感激眼神的乾玉子明显产生误会。再加上乾玉子本就爱作弄晚辈,于是下意思地做了个回避动作。

  存心开刷赤浩的王英才可不放过这jīhuì道:“赤浩,看来师叔祖也怕你这个特殊爱好啊”.于是刚刚安静的大厅爆发更大的哄笑,玄铭可没想到王英才如此大胆敢拿长辈说事,同时想起昨天他们戏耍自己的事,也乐得看乾玉子吃瘪不加制止。

  一直沉默的左寇更是望着一脸通红地乾玉子不停坏笑,乾玉子也是方寸大乱只想找个地洞转下去。赤浩更是难受,恼极了追直着王英才暴打,王英才的求救声可没唤起众人的同情,只有不明所以的独孤断水不停追问着叶青竹jīujìng大家笑什么。

  众人笑闹够了,左寇方才说道:“刚才忘了通知你们,除了先被选中的四人,还有独孤断水也事先被你舒师叔祖选中”。刚被开刷的乾玉子还没彻底恢复常态,只得让左寇发言。

  独孤断水总算听到了句自己能理解的话语了,微微一愣之后便大笑出声来,高兴之余得意地跑到独孤剑生面前炫耀来着。独孤剑生只笑了笑回应一旁激动不已的小妹。

  叶青竹也替独孤断水高兴刚听完这消息,但见她毫不犹豫跑向独孤剑生时心里又有点不舒服。暗道:看来她心中还是他哥最重要。

  说曹cāo,曹cāo到,一袭白衣地舒雪梅突然飘进大厅,对着乾玉子道:“你们选几个小辈弟子,什么事能闹得这么开心,吵闹得整个洞内不得安宁”。

  乾玉子心虚地避开舒雪梅的目光,左寇仗义道:“没什么,就小辈们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你相中的宝贝传人在那边”,说完一指独孤断水。

  乾玉子可暗地好好感谢了把转移话题的左寇。不然,知道了真相的舒雪梅指不定还会怎么来讥笑他,更可怕的是此事一旦传开,恐怕又是苍茫之颠未来好几年的笑料。

  果然成功被独孤断水吸引过去的舒雪梅略过此事走向独孤断水,众弟子一看这外表才三十有余的妇人居然是他们的师叔祖级别的高人,都惊奇不已。

  独孤断水更是直接询问这疑惑,舒雪梅自然很lèyì向小辈们解释自己功法的神奇,众人听后都暗暗陈奇。凤一舞更是一脸羡慕和向往地看向舒雪梅和被选中的独孤断水,独孤断水得知自己也能学这样神奇的功法更是兴奋异常,拉着舒雪梅的手就不放,仿佛生怕她消失一样。看来女人特别在自己意容颜衰老的特xìng还真是不容例外。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叶青竹他们将开始他们各自崭新的武学修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