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台后方巨大屏幕上的电子时钟,此时正式迈入了三点。

此时看台下的观众气氛盎然,为了方便观众与评委审阅绘师创作过程,每一位御绘师的专属工作台都有一台独立的投影屏。此时,无数的脑袋全都将视线聚集在了已经开始动笔的那一方,展台正上方的巨大屏幕也将特写角度打开,将摄影机视角、桌面视角全部落在了幸运“第八人”的电脑画面上。

没人注意到,此时在数千攒动的人头后面,两个身影正轻笑着讨论。

“好不容易来一趟。如何,徐老,有什么看法没有?”

其中一道声音轻松爽朗,话者看上去不过三十,虽然生着一副卓尔不群的英俊面貌,但此时一副谦虚的申请,有些恭敬地问向他身旁的人。

“嗯……绘师小鬼们暂时没有,那主持的小伙倒挺有意思。”

“哦?这从何说起?”听闻答案的青年不禁有些惊讶。

回答的人是一名声音沉稳的中年人,比起问他话的青年,这张脸就平凡到不能再平凡了,那是仿佛往人堆里一丢就找不到的脸孔,仅仅只是在神情上稍显沧桑而已。

此时中年人微微笑道:“他是一个很有计谋的人。你肯定想象不出,刚刚这个小颖跑去跟评委说了些什么吧?”

“啊?不就是跟评委共同计时吗?虽然评委反让他将正选绘师的开始时间推迟了。”

“呵呵,你的想法虽然没错,但却也不对。”

眼看青年听得一头雾水,中年人不禁叹了口气,继续道:“虽然他表面上说是评委让他推迟正选绘师的比赛开始时间,但我估计,真正的情况应该正好相反,让评委推迟开始时间的,是他自己。”

青年皱眉道:“这又如何?有什么区别吗?”

“唉,所以我才说你想得不够多,”中年人又叹一口气,“凝航啊,你忘了,现在究竟是在举办什么活动?”

“难,难道不是御绘大比么?”

“再好好想想?”

青年忽然眼中一动,“唔……是观砚集团的随意板展销会?”

中年男子总算又笑了起来:“算你还没那么笨。你说的也不完全错,今天,是观砚集团的随意板产品展销会,但也是华南分区的一次御绘大比,两者皆重。如此一来,当两个活动同时进行时,你认为观众们会重视哪一边呢?”

“作为绘师,御绘大比当仁不让摆在第一……”

青年口中喃喃道,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没错,不论随意板有多出色,只要观众是绘师,在御绘大比进行时就不会把它放在心中第一位。或许你会问,比赛中御绘师使用的就是随意板,难道不就是通过这一点来宣传这款产品?那么,我可以绝对地告诉你,有实力的绘师们,是‘绝对不会’在御绘大比这种重要场合去尝试使用自己从未用过的工具,因为,那不但不保险,更是不尊重自己所运用的技法。所以,即使必须要使用随意板,他们也只会使用新产品上的旧功能,于是这所谓宣传新产品功能的说法,便不攻自破了。”

中年人缓了缓语气。

“然而我刚才也说过,今天既是御绘大比,也是随意板展销会。就是御绘大比再怎么重要,展销的目的也不能放弃呀,很明显那小颖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我才会说他有意思,但他的解决方式更是让我惊讶。虽然正选的御绘师不会使用随意板的新功能,但不代表就没有人会去用了。”

青年恍然道:“而那人便是……不是正选选手的选手!”

“没错,本来幸运观众就仅仅只是幸运而已,何必为了一名连正选都不是的选手拖沓时间呢?很简单,被幸运选为第八人的游客,没有比赛为主的压力,本身更是为了随意板而来,这难道不是展现随意板新功能最好的演员么?但你也要想到,有那么多实力能通过预赛的选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同台比赛,如果你是绘师,你看谁的画呢?”

“自然是技术精湛的了……原来如此!”

中年人此时的笑容充满着睿智。

“现在你明白,将幸运第八人的比赛时间前置,这一绝妙行为的重要性了吗?”

此时此刻听到这里,俊朗青年已经完全服气了。

他再次恭敬地向中年男子答道:“小子目光短浅,完全没有想到这简简单单的十五分钟竟然有如此多的玄机,今日听徐老一番博言,十分受教,终生难忘!”

“呵呵,好了,不说话了,专心看大比吧。”

哗!

就在两人侃侃而谈的过程中,观众席已经爆发了一阵又一阵地惊呼。

正如中年智者所言,三点过后,提前开始大比的那名郑姓的幸运青年,第一时间就开始操作起了随意板,没错,并没有拿起那传统的压感笔,而是直接用手在电子板面开始操作了起来。

而引起惊呼的,就是个人专属大屏幕上映出的,青年在上面做出的一道又一道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