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的时候,孟倩来到我们班,“各位同学,你们的英语老师临时请假了,所以这节课由我来给你们上。”孟倩说完,看向了我这里,嘴角还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我知道,她一定是故意的。知道我不在八班了,所以特意来五班找我,哼!她那点心眼,还想跟我玩?不就是怕我逃避她么?

  听到孟倩的话,大家在下面议论起来,而且他们一边议论,一边将目光看向我,看样子他们都已经知道我跟孟倩的关系了。

  看来我跟孟倩之间的事情就算想解释也没用了,毕竟孟倩帮过我。如果不是她的话,恐怕李文轩的父亲也不会放过我。

  他之所以放过我,那是因为他不敢得罪孟家,不敢惹怒孟倩,而也正因为这件事,大家才知道我们两个的关系。

  其中一个同学开始起哄,“老师,您是来我们五班看您的未婚夫的吧?”听到他的话,众人都开始笑了起来。

  孟倩的脸色很不好看,好像她被人拆穿了一般。

  孟倩冷冷的看着那位同学,“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我虽然与秦风之间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但我是老师,他是学生。我只是尽我老师的职责,代替你们的英语老师给你们上课而已。”

  看到孟倩的样子,这位同学有些害怕,也不敢再说什么了。于是,大家的议论声全部停止了,他们开始安静的听着孟倩讲课。

  下课的时候,我准备去厕所的时候,孟倩突然叫住了我。我回头疑惑的看着她,“有什么事么?孟老师!”

  “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还有大家都知道咱俩的关系了,以后别叫我孟老师了。”孟倩有些幽怨的看着我。

  听到她的话,我只好点点头。然后跟着她向着她的办公室走去,我听到下面又有了一些议论声,不过我也没理会这些。

  孟倩来到办公室后,便往她的椅子上一坐,然后抬头看着我,翘着她的二郎腿,一副很吊的样子。“我听说了,昨天黄日天带人找你们麻烦了,你还受了重伤,为何还要来上课?不在寝室里好好的休养?你不知道这样对你很危险么?”

  孟倩一副生气的样子,话语中也有了一丝的激动。

  “我知道,所以以后我会让洛星尘陪在我的身边,以免有人对我进行偷袭。我要是不来的话,岂不是在告诉黄家,我害怕了他们?再说,我现在也没什么大碍啊!无非就是这只手动不了而已。”我用左手指着自己的右手,告诉孟倩。我知道她这么说是为了我好,她非常的关心我,可是她毕竟只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而已,又不是真的。

  所以她这么对我,让我有些别扭。如果是王柯或者霍思敏的话,我想我会非常的感动。

  不过我告诉他们了,谁也不准将我受伤的消息告诉霍思敏或者王柯。毕竟她们看不出来我的伤,因为都是内伤。

  但孟倩能知道这件事,我想,应该是她通过自己的渠道获取的消息吧?

  我跟孟倩随便寒暄了两句,我告诉她,我还要上厕所抽烟呢!结果孟倩告诉我,不准去,让我憋着。我撇了她一眼,没搭理她,向着办公室的门口走去。

  她一直在叫我,可是没有任何用。我堂堂一个男人,会被她管住?她还不是我的什么人呢!就想管我?而且还只是一个名义上的而已,我才不会妥协呢!

  离开办公室,我便向着厕所走去。来到厕所以后,我听到南宫易跟刘浩然在讨论着什么,等我走近以后,刘浩然看见了背对着我的南宫易,冲他使了个眼色,南宫易立刻什么都不说了,回头看着我。

  他们两个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所以我赶紧看着南宫易,“南哥,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怎么不说了?难道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知道么?”我冷冷的看着南宫易的眼睛,这个小子,想瞒着我,是不可能的。

  南宫易好像在沉思着什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告诉我,“你告诉我们,你受伤的事情不要告诉霍思敏或者王柯,可是听说,这件事刘博旭已经告诉她们了,她们两个还跑过来问我们,见瞒不住了,就把这件事告诉她们了。”南宫易见事情也隐瞒不住了,于是将这件事告诉了我。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原来就这点小事,我只是不想她们知道而已,怕她们担心。可如今已经知道了,那就知道吧!大不了担心而已呗!

  我赶紧安慰着南宫易,“南哥,这件事你们也没错,所以没必要瞒我,这件事都是刘博旭的事情,估计是因为刘博旭想巴结她们吧?”我思考着刘博旭的用意,然后告诉他们两个。

  e更新5最‘r快7…上*A酷匠%"网}_

  听到我的话,南宫易与刘浩然的脸色才有些好转,然后跟我开始打着哈哈,我们三个在厕所一边抽烟,一边扯着淡。

  很快,上课铃一响,我们便离开了厕所,向着各自的班级走去了。

  这节课,我一直认真的听着讲。距离寒假,还有不到两个月了,我可不想我的成绩被落下,我打算考京城的大学了,因为我爸的势力在那边,如果我考上京城的大学,就可以在那边发展自己的另一股势力了。

  虽然我准备将上海的势力统一,但统一了上海,还不能满足我现在的欲望,我可是要做大事的人,我的目标可是统一全国势力。我在心里想着。

  这一节课下课,我还没等出去呢!结果霍思敏跟王柯便急匆匆的来到我们班级门口找我。

  我看到她们,有些愣住了,心想她们两个找我干什么?不会就因为想看看我的伤势吧?这样的话,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有什么事么?”我立刻走上前,迎着她们,然后问道。

  “听说你受伤了,所以我们两个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要过来看看你。”王柯微微蹙眉,眼中满是关心之色,看到我的样子,她不禁有些难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孔圣人说:

  恶魔果实在哪里?小伙伴们,谢谢大家的关心!